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零六章馬村長的犯騷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馬村長的犯騷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它們的村長可並不是余族人。..而是位漢人,名馬其實馬蓋天村長本來也姓雷的,原名叫雷蓋天。後來拜了一馬姓乾爹,所以就改姓馬了。

此人算得上是一牛人,彼為有些來頭。也很有故事,大家不妨聽聽。

葉凡把從菜西施那裡聽來的有關馬蓋天的犯騷事給齊天和盧偉哥倆說了一遍,聽得哥倆差點震掉了下巴。齊天連車都忘了開了,趕緊剎住先聽聽老馬的風流韻事再說。

要說馬蓋天還得說說石坪村的另一個。「妖棍級。人物,就是范春香的弟弟范網。此人在石坪村也屬於妖孽級人物。

菜西施的弟弟范網被村裡人稱之為妖棍,唯一比馬村長勝過一籌的就是他年輕,才舊歲,文化程度是網考上省府水州的「警察專科學

比馬村長這個小學才念到三年級。冒充的半吊子文化人外加土鱉混混強得太多了。

為了能在石坪村這群土包子面前顯擺自己不光是腦袋大脖子粗,圓滾滾肥得如皮球樣的肚子里除了脂肪多一些,屎尿多一些還裝有一肚子的爛學問。馬村長胸前鐵定插有一支林泉鎮政府的英雄鋼筆,從不離身。

曾經記得有一次馬村長去縣上開會,整整走了舊幾個小時才到了林泉鎮,因為那天網好遇上小公路給滑落的山石堵了,連大三輪都沒法子通過。

所以馬村長其人只好辛苦的步行,到了林泉鎮時馬村長才記起了自已的「英雄。鋼筆來,趕緊一摸胸前那插鋼筆的前口袋,頓時大驚失色。

原來把胸前插的英雄鋼筆忘在了「啞號。翠蓮家。大家聽到這個啞號肯定會以為就是翠蓮家的門牌號。非也!這個凶2號是馬蓋天自己

的。

編來幹什麼?大家又是一霧水了。..

因為老馬同志把自己的相好姘頭全編了號,老婆蘭秀姑當然是當之無愧的老大了,就成o刨號了。

翠蓮本來是二貴子的老婆,不過也跟馬村長好上了,而馬蓋天也特別的疼翠蓮。就像當初的唐玄宗疼楊貴紀那個勢頭,算是寵婦級人物。

所以翠蓮就排在了老婆後面,佔據了第二的個置,這要是在古代地位已經相當高了,相當於二房。

不過老馬的這個二房只是虛位,因為是別人家的老婆嘛。當不得真的,因此就編為了o四號。

據范網透露說馬蓋天還有曬、口、萬、乃」估計不會下於兩隻巴掌數。

昨晚二貴子不在家,馬村長當然就去翠蓮處推了一晚上的肉磨。

早上二貴子回來得早,是突然趕回來的,馬村長忽忽忙忙從翠蓮的肚皮上爬起來提起褲子就跑,所以忘了自己的「英雄。居然落在了翠蓮的屁股丫丫下。

後來翠蓮正在興頭上,而自己的當家人二貴子回家后居然屁都未放一個,一撂下肩上沉重行頭,直接擔上糞桶上山澆菜去了。

惹火得翠蓮不僅憤憤然破口罵道:「你這死木頭,榆木疙瘩。不拔出那根棍棍澆澆老娘胯下騷火,卻跑山上去澆那牢啥子的幾顆病怏菜乾什麼,難道澆菜比打洞子還來得爽不成?唉!算啦!就是它了

結果等到馬村長氣喘喘地從林泉鎮沖回石坪村翠蓮處時,現翠蓮正拽緊了自己的「英雄。鋼筆當**棍棍。

正在自己的騷洞里一邊揮筆練字一邊「嗯埃叫著馬村長的山名馬兒」一旁的騷液淌滿了整床粗糙的布面床單。

當然馬村長的「英雄鋼筆,也被糟蹋得濕漉漉的成了落湯雞了。

「這樣子也行1

呆愣了一眸子的馬村長張大馬嘴被惹毛了,一個健步沖將上去就扇了翠蓮一大耳刮子破罵道:

「媽的!就你那松垮垮的大山洞子至少也得塞一根燒火棍還差不多。..老子這根毛毛蟲「英雄,頂屁用。

這可是張副縣長親自獎給老子的。唉!早知這破玩意兒還有這般惹火用處,還不如下次叫張副縣長一根燒火棍更帶勁一些。」

而馬村長油膩膩黑污垢覆蓋的褲子口袋裡鐵定能掏出一本三指寬的筆記本,上面還有「林泉鎮政府。五個燙金大字。

不過因為馬村長根本沒洗手的毛玻所以現在那「林泉鎮政府。五個字已經看不清楚了,燙金大字已經變成了水墨字,更顯得古老,書墨味、汗臭味、屎騷味兒融合在一起十足的怪味兒。

從腦子方面來說,范網這妖棍自吹與馬村長相比當然靈光得多,就是在玩陰要詐弄奸方面也並不比馬村長差。

就一點不如人家,那就是搞人家媳婦兒方面,范網一」午雞當然只能是自愧不如僅剩下眼紅曉酸的份頭次

時至8歲了范網還是一隻嫩嫩的童子雞,女人下腹那塊神秘的黑窩窩寄然也見過。

來源有二個,一個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舊般武藝,其實也就是春宮圖。

另一個來源就是蹲在人家花妹子的茅坑前偷窺人家那白嫩嫩的大屁股拉尿拉屎時才有得一飽眼福。而且特別帶勁,「曲曲,撒尿聲配上翹臀肥屁股,現場的臨場感特撩拔人。

當然這樣窺探的後果就是范網這廝當天晚上一般來說會凡布短褲,涼水澡,然後姐姐范春香還得給他洗短褲。

在這方面人家馬村長可真是稱得上是一頭大水牛,能耐著呢!光是石坪村的媳婦都搞了不下一個排,馬村長在村裡跟人打打五十時經常會鼓吹自己的人生理想就是湊齊一個整編連。

當時范網聽了就想:「此事估計很難,因為陸軍一個整編連約有2人。估計馬村長連軍隊「連。的編製都沒搞清楚才誇下如此海口的

有句風流俗語就是說馬村長的家家都是丈母娘,豬崽牛犢都

兒。

其實馬村長不是沒把「連,搞清楚。就連「排。都搞混了,他把一個炊事班最多**個。人整成一個加強「排。了。

聽說范網還強逼著馬蓋天村長寫下個擔保書。

「不可能!馬村長如此牛人了范網不過一個才遲歲的毛頭小子憑什麼斗過老馬齊天直搖頭,顯然認為葉凡是在說沒根據的話。盧偉也直點頭表示絕對的不信,這也太牛氣了一點吧。

呵呵!為何這般牛氣的馬蓋天村長那隻粗糙大手撐開來,能遮住石坪村的這片浩然青天的土皇帝,會忍氣吞聲讓范網這個一點都不夠看的妖棍逼著寫下了貸款擔保書呢?

那是因為范網這個被石坪村人稱之為「妖棍。的**自然也會有一些整人的妖蛾子的。

去年范剛剛考上警專,可是沒錢交學費,他可不想再去麻煩本來就辛苦的老姐菜西施了。因為老姐當時那春香菜館子生意也不咋的,再加上混混白吃,所以收入只能說走過過苦日子。

所以范網這廝整整在玉米棒子地里像一盡職的公安抓捕級通輯犯一般蹲點守了三天,才把石坪村的牛人村長馬蓋天捉姦在青紗帳玉米棒子地。

把柄被抓石坪村的土皇帝馬蓋天也只得自認到霉會碰上范網這個騷棍外加混蛋妖貨,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在氣沖斗牛之後他趕緊摸了摸自己那皮糙肉厚,小水桶粗大的脖子思量萬千。

動武的話肯定要進行實力對比。雙方身板對比的話范網根本就是不夠看的。

范網:傷米,精瘦,臉蛋極其稀鬆平凡。屬於那種一點特徵都沒有之平凡窮苦大眾,甚至給人一種病怏怏的感覺,如果笑起來還算能體現石坪存人的特點,臉上帶有一臉的真誠憨實相,整個一鄉下土鱉形象。

馬蓋天:的米。粗壯如大水牛的傻大個,一條肉鼓鼓疙疙瘩瘩的胳臂都有范剛的大腿粗。

聽說年輕時能扛起三百來斤的野豬健步如飛,赤手空拳砸死過一百來斤的兇殘野狼。

所以此人在石坪寨算是有錢有勢有拳頭有地位說愕上話的狠人,村子里幕一個。蓋磚房的主兒就是他,其實也就是一土鱉給混混頭頭罷了。

身板對比范網明顯的處於下風。家財方面范網更是連給人家馬村長提鞋燒湯都不配。不過馬村長可是最清楚范網這個「妖棍。的來歷的。

「妖棍來歷,挺有意思,說說有啥來歷?哈哈哈,」盧偉忍不住插話問道,雙眼閃著光興趣很大。

說起范網這「妖棍。外號的來歷還有一個精彩故事。

前幾年范網僅僅口歲,放暑假了,這小子照例到山上去砍柴。對於石坪村的娃子來說砍柴布陷井抓幾隻野雞野兔什麼的簡單得很,也可以說是此村子人的必修課。

這次為了砍些大些的雜木棍所以他往山裡走得深了一些,砍好捆實后正哼著「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這歌往回走時。

突然一道凌利的邪風夾雜著一股能熏臭死人不償命的腥騷味從後面撲來。

「不好!狼豬崽子到了」。

范網心裡一激靈,一甥嗦,大感不妙。迅轉身撂下柴火正想抽出柴火中的擇擔反手捅去,晚啦!一頭兇殘的,個頭達二百多斤的「紅頭狼豬。從側面直接就把他給撲到在的來了個親嘴嘴玩。,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日o8姍旬書曬譏芥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