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零七章妖棍范剛捉姦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妖棍范剛捉姦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江種紅頭狼豬聽說是狼至與豬王亂交的雜種,性情極知世「六狠厲似狼,力度如豬,尖利如金鋼鑽的豬牙露出長達晦米。..

一口下去准咬斷人脖子。兩凶物融合在一起的優良品種,極少見,如果有幸見到的話單身的你就等著被它咬噬成碎片作下酒菜!

范網可也是一個,「狠辣。級人物,雖說未及防備之下赤手空拳與這狼豬像熱戀情人一般緊緊地貼擁在了一起。

身上布衣瞬間就被這狼豬咬抓撕而裂。胸前也是頓蔡咋現幾條深深血槽,猶如在胸前披了一紅亂橫線划的肚兜。

但范網這一個小大老爺們也不甘心連女人的山洞子都未探鑽過,就那般子英勇就義於狼豬的淫蹄浪威下。

於是「喳。地猛吼一聲,雙手像一隻大號老虎鉗一般狠狠地箍住了狼豬的粗糙脖子,身子乾脆緊貼狼豬肚皮,幾乎與那狼豬融為了一體。

該一向蠻橫慣了的狼豬王也絕沒想到會遇上范網這一號狠人,四隻鋼爪子樣長豬蹄子一直在范網的背上抓撕著。

范網可不敢鬆手,如果一鬆手狼豬的嘴就會致命地咬斷自己的脖子。

可不鬆手,手就無法解放出來砸擊狼豬,如果任由狼豬在自己背上抓扯,估計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背也會成一血淋淋的爛肉片。於是乾脆,也狠地張嘴猛地咬向了狼豬的下胯脖子處。

不過!

狼豬的下腥脖子處雖說是它身上較脆弱的地方。但也是皮糙肉厚如薄鐵皮。

范網的牙齒又不是鋼牙?咋能咬破它的硬韌實粗糙厚皮?不過范網也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這條路子了。

所以它是拼了命,紅了眼,著狠,一次不行再來第二次,直咬了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眼冒金星終於咬破了狼豬的喉管外皮,一股腥臭的狼豬騷血味嗆得范網差點當場就「隔屁。了。

但他忍著背上的劇痛死不鬆口,嘴裡如一根強力吸管在拚命吸著那臭烘烘的騷血,也不知吸了多久,范網也麻木了,連背上的劇痛都感覺不到了。

狼豬最後居然因為失血過多「掛了」而范網也是奄奄一息,肚裡腥騷豬血灌了足有一水桶。

迷迷糊糊中看見趕來救他的已經淚下如雨的姐姐菜西施范春香時還睜開眼笑了笑說道:

「今天這頭狼豬就不用扛到林泉鎮上去賣了,全寨子人來一個豬肉燉粉條,那味兒肯定香。..」

石坪寨人可都說范網這娃仗義、大方。這一頭狼豬扛上魚陽縣酒樓的話至少也得賣個上千塊,這狗娃拼了性命換來的卻便宜了全塞子人開了一頓洋暈。

當然粉條是沒有石坪塞人最後燉的是地瓜扣,噢!現在叫啥「金絲扣。的就是它了。

淡黃燦燦的亮晶晶的,味道還特別的鮮美,有機會大夥可以到魚陽縣來嘗嘗。

一今年僅才口歲的瘦少年咬死了二百多斤重的兇殘紅頭狼豬,就是長得牛高馬大的成年人都不敢想此犯騷子事。

這事兒也的確驚人,從此後「妖棍。的美名就這樣冠在了范網的頭上。范網聽了不但不生氣,反而略顯得瑟「呵呵。憨憨笑著戲侃道:

「妖棍總算是比凡人厲害,老子不高興了興許還吞人啃人成妖精呢1

所以這次馬蓋天村長被捉個正中時條件反射般地摸了摸自己那厚敦敦粗脖子,如果真不給范網面子的話先得想想自己的脖子,是否能比那狼豬的粗糙鐵皮脖子還要厚實。

最終范網這牲口免費看了一場活色生鮮的極度黃色肉搏大戰後,拿著村長的擔保書屁顛屁顛的跑到信用社,終於貸了幾千塊錢入學有望了。

每當看見信用社時范網都會想起二貴子媳婦兒翠蓮那肥得如豬,大如石磨的沙樣軟乎乎屁股,其中間還夾有一根細長的火色皺巴巴辣腸正在進進出出的推磨。

因為當時馬村長進入的方式較前衛,估計也是從片中叫啥麻木鈴子的僂國騷妞處學來的雞姦式。

但范網可以指天誓證明,那絕對不是玩後庭花,因為馬村長還沒修練到那種崇高的性燒友境界。前面的山洞雖說松垮垮的,但總算是正宗的,圖個乾淨省力。

「看來那個妖棍范網其人挺逗的。」齊天呵呵扣得直樂呵。

「當然,太有鬼才了。」盧偉也是直點頭佩服不已。

「那是1葉凡哼道。

當時范網望著那根從翠蓮身體內抽出的細長話兒時隨即開口譏諷著馬村長,說道:「不咋的!牛高馬大的一爺們還不如老子這瘦猴子的妖棍子粗擴呢1

氣得馬村長當時就有一種叫范網當場拔出**一較長短、粗細的強烈衝動。

不過!最終想了想,就怕范網這個妖棍如果一時收手不及,見到翠蓮的肥嫩屁股此牲口突然春起來,想玩一玩那騷洞子那自己不就只有乾瞪眼的份頭啦,虧大了,不合算!最終差集鬱悶而亡。..

其實當時范網一點那種打秋風。抽冷子鑽山洞的風流想法都沒有,雖說褲襠下已經是帳蓬高支。

但要他這童子雞的那根連山洞都未打鑽過的辣腸,直接扎進翠蓮那破石磨坊中間玩個嫩羊推磨,他可也是不甘心的。

要推磨至少也得把自己的第一次粉子撒在高中情人的磨坊里才對得起自己,所以是馬蓋天村長是想歪了。有些多心了。

對於翠蓮的那個爛騷洞,范網是不屑為之的,人家是大專生嘛,在石坪塞算是一飽學之士了,跟古代的秀才差不多了。

「大哥,其它都沒什麼,就是你說的那個春香酒樓的女老闆的弟弟范網口歲咬死二百多斤的野豬,還叫什麼紅頭狼豬這一點我可是有些不信。

那紅頭狼豬性情多烈,不要說他一個口歲的孩子,就是成年人遇上它估計都只剩下逃命的份頭了。

」盧偉真有些不信,齊天也不信的直搖頭,顯然有些認為大哥葉凡同志是虛吹牛皮了。

「呵呵」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范網其實就是天水壩子李炎亭老爺子的親傳弟子。

好像從6歲開始就被李炎亭看中了,所…引歲時凡經煉了祈六年了,身年方面當然有此了,估目術一段的純化境修為了吧!

不然怎麼能咬死紅頭狼豬?不過這個運氣和勇氣也佔了大頭,聽李宣石說是范網的水準現在也有著二段的純化境力度,跟齊天差不多。」葉凡呵呵笑道,終於為齊天盧偉這哥倆解了惑。

「那他還是個人才呢!大哥。你不是說他現在就讀於「水州警察專科學校。嗎?你給他說一下,畢業舟就跟著我了。」盧偉笑道。

「那敢情好,我給范老闆說一下,她聽了肯定高興,有你這個市局刑警隊的隊長罩著陞官也快一些不是。」

葉凡也挺高興的,說起來范網算的上自己暗地裡的小舅子,為他出點力應該的。當然這個也只能是暗地裡的了,名不正言不順的。

「葉」葉哥。能不能把他招進獵豹去,那裡不是更好。」齊天雙眼也開始閃光了,一個。好苗子他可是不想放過。

「我說三弟,你怎麼跟二哥我搶生意,啥意思?」盧偉急了,忍不住大喊道。

「呵呵」先下手為強,不過咱聽大哥的。」齊天撓了撓頭道他認為葉凡既然也掛了個,獵豹顧問的名頭也該為獵豹著想,所以把此事轉葉凡頭上了。

「這個以後再說吧,反正他明東才畢業的。」葉凡笑道:「開車,估計快到石坪寨了,咱還真想去見識一下那個姘頭有一個排的馬村長此等牛人。」

「那是!咱們都想見見,去取取經。大哥還是馬村長的領導,等下老馬同志肯定很熱情。

喝上幾杯,叫他把那個鯉號翠蓮也給叫來作陪。如果能把奶、腆等都叫來那就美了,長見識了。」盧偉網說完就被葉凡狠狠的敲了個暴栗。

「你小子,學點好不行嗎?這大白天不是找抽嗎?弄得人家二貴子殺過來咱們連酒都沒得喝不是就太慘了。」葉凡乾笑不已。

「哈哈哈,」

路上飛盪著三匹狼的嚎叫聲。旁邊干農活的村民們身子骨一眸子惡寒。姑娘們更是擔心啊!

石坪村其實原來叫石坪寨,因為是俞族人的聚集地,所以叫塞子也

常。

整個石坪村建在一個,平緩的半山腰上,全是由土牆竹樓建成的。因為農村地多,不值錢。所以一座座土竹樓都非常的大,樓外還有個土牆或直接用籬笆樹圍的院子。

大的竹木樓連院子算上也有上千平方,小的也有一百多平方。院子里種上花花草草,有的還挖得有池塘。看上去純暗合天意。渾然天成。人與自然的完美結合講的就是這種情況。

村子里有幾座紅磚房,外面也罩著大院子,估計村長馬蓋天就佔了其中一座。

「唉!要是沒這幾座磚房咱們倒有點穿越回古代的荒唐感覺,這村的確美,美得令人心醉。一股古代氣息蘊育於其間。」盧偉忍不住嘆氣道。

「姑娘,你們馬村長在嗎?」葉凡微笑著問一個戴頭巾的十八姑娘。

少女用紅色絨線與頭纏在了一起。編成了一條長辮子,盤在頭上。身上衣服多處著一些花邊。束腰也是一條花帶子,明艷照人,有著一種另類的村姑美感。

「找我二叔幹啥?」姑娘抬起頭掃了葉凡一眼並不膽怯,反問道。

「我們是鎮里來的,姑娘芳名叫什麼?」盧偉還文皺皺的學起了古人問話。

「竹妹,姓雷。」雷竹妹瞅了盧偉一眼臉蛋兒突然紅了,「你們是鎮里來的幹部?我帶你們去。」

「謝謝。」齊天趕緊也湊上一句,在盧偉耳旁嘀咕道:「二哥,那山裡的翕家妹子估計是瞧上你了。你看,她那臉蛋兒突然就那樣子紅了。

唉!人長得帥就是好,咱就可憐了。沒人疼啊1

「讓給你算啦,咱沒這福份,呵呵」盧偉打趣著,不久到了一座三層氣派的大磚房前。房子估計有勁平方,外面一個大號院子足有蹦平方。

推開門裡面還有一個微型亭子和池塘,種滿了花花草草小樹木,彼有股子江南園林一角的自然風範。

此刻在亭子里正放著一把竹子做的斜躺椅,一個長得像李逸的漢子正躺在椅子上。

李逸號稱黑旋風,此人也稱得上黑中黃,比非州難民營出來的好一點。

腰圓膀子粗,微眯著眼正哼著「妹子妹子等等我,哥哥抱你上床上」這種自編的黃歌。估計是把火風大大的「大花轎。給改編了。這要是給火風大大知道了不知會不會氣得噴血。

旁邊還擺著一張小四方桌,上面有兩碟小菜。一碟花生米,一碟炒黃豆。還整了一瓶二鍋頭,前方支起了一根魚竿,此騷人居然在自家院子里一邊飲酒一邊釣魚玩。

看得葉凡三人是目瞪口呆,嘴裡嘀咕道:「強人!在自家院子釣魚飲酒唱黃歌。媽的!太牛逼了。」

葉凡一眼就瞧見了此人上衣口袋裡不正插著一把「英雄錮筆。聽說還是張副縣長親送的。

一看到那隻鋼筆葉凡腦子裡就浮現出當時翠蓮用它捅騷洞子時的艷情場景。

齊天和盧偉估計也正在幻想著那種旖旎場景,所以一時三人都沒說話。外人看上去就是三隻呆鳥站人家院門口呆玩。

「二叔,你又亂唱歌了,難聽死了。等蘭姨回來一定要你好看,真是的。」雷竹妹跑了過去一把奪下了馬蓋天手中的杯子直喊道。

「千嘛竹妹子,不去水州找你的妖棍哥哥范網大才子盡來煩我幹嘛。走開!走開!把杯子還我,二叔正喝痛快著呢1

馬蓋天立起了身子正調侃著尖然瞅見門口站著的三隻呆鳥。其中一個好像很是面熟,可一時又回想不起來了。

當時葉凡就職副鎮長時在魚陽二中的梯形教室里馬蓋天遠遠的見過他。不過當時老馬同志也是一觀眾罷了。到現在估計也忘了形象。

別看馬蓋天是一個牛人村長。可他還是一個正式的吃皇糧的國家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