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零八章嚇得尿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嚇得尿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百零八章嚇得尿流

其它的村長都是農民兼職的,不屬於國家幹部之列。只有他這個村長是林泉鎮正式的國家幹部。

聽說鎮里特別安排他駐紮在石坪寨這個少數民族村子搞好民族工作。

其實說白了還不是他的乾爹的影子在罩著他,他的乾爹可不簡單,墨香市財政局局長馬德林,比一些副市長還要牛氣的衝天牛人。

馬蓋天雖說才讀到小學三年級,可人家乾爹一出手。就把他給安排進到了林泉鎮的財政所里混口飯吃,而且還是正式工。

不過叫他搞些財政工作他這水平的確干不來,所以秦志明只好商量了一下,知道馬蓋天喜歡呆村子里,因此就掛了個村長頭銜長期駐村了。

不然葉凡這個財政分管領導怎麼會連自己的手下都不認識。

此刻馬蓋天心裡一驚,但人顯得很老道並沒站起來問什麼話,就更不用說是迎接什麼貴賓了。

半分鐘后才淡淡,有些懶散樣子問道:「你們找誰?」

「你就是馬村長吧!我是林泉鎮來的葉凡。」葉凡笑著走上前去。

「噢……葉副書記,你好像還是咱的領導吧!那坐吧。竹妹子,去叫亭仙過來整幾個菜,我跟葉副書記好好整幾杯。」

馬蓋天不咸不淡的說著大大咧咧的還是躺在靠椅子。好像他才是領導,葉凡就是他的下屬。

敢情人家根本就沒把葉凡這個副書記瞧在眼中。人家老馬也有自傲的本錢,說白了就是他的乾爹馬德林嘛!不要說葉凡算不了什麼,就是秦志明級別咱馬蓋天也只是稍稍有點禮貌就行了。

葉凡皺了皺眉頭沒說話。

齊天和盧偉可不樂意了,心道:「你他娘的也太牛氣了吧1這樣子想著哥倆可不管你乾爹是誰,兩人幾個跨步走了過去,一個左手一個右手,老鷹抓小雞樣子把牛高馬大的馬蓋天村長給提了起來。

「你……你們想幹啥?」馬蓋天有些惱火了,因為手被抓住在肥胖的身子拖拉下有些生痛,感覺這兩個小子那爪子就像是老虎鉗子一般。

「抓你!小爺還要扁你。」盧偉和齊天話剛完提起馬蓋天『』一聲給扔進了亭子前的水池中。

濺起了一池的水花,嚇得一些大草魚都跳了起來,發出啪啪的聲音。

更是嚇得一旁的雷竹妹臉都綠了。大喊道:「來人啊!有壞人要殺二叔。」

「**!你兩個龜兒子,敢到馬爺的地盤上來撒野,不拔了你這兩個小子人皮老子就不姓馬,娘……」

馬蓋天正破口罵著,當抬眼掃見齊天手中那硬梆梆,黑沉沉的手槍洞口時人頓時一激靈,硬是把後面半句罵人的話給吞回了肚皮。

抖瑟著問道:「兩……兩位兄弟,我好像沒犯什麼事兒吧?」見齊天不理他玩弄著手槍問盧偉道:「二哥,你說是打腦袋先斷氣還是打心臟先斷氣?」

「這個好像是腦袋是快一些,因為腦部神經較集中,只要一出血壓迫神經鐵定完蛋。」盧偉一臉正經的回道,「不過打死了也不好玩,乾脆直接把他胯下那根狗鞭子給打斷了更刺激的。聽說這小子喜歡玩女人,還整了一個排什麼的,沒有了這根惹禍的玩意兒那就……」

「也是,聽說還嫌一個排不夠多,在打牌時居然狂放屁詞,說是要整出一個整編連的『相好』來。**!比你我兄弟都牛啊!不過這也有些麻煩,不中,我這槍法有些爛,他那根小蚯蚓太小了,估計就是把屁股給打成塞子了都不中。」齊天裝著很難為情樣子直搖頭。

「那!這個可是有點麻煩,不過綁起來再瞄準一定中標的……」盧偉陰陰的一笑,池中某黑碳人嚇得那裡扒涼扒涼的,快成冰棍棒子了。

「啊!別!咱沒那麼多相好,只有半個飲事班,別聽那些個人亂嚼舌頭根子的土騷貨亂說,跟您二位爺有啥可比的。」

馬蓋天身子骨一嗦趕快捂住了胯下那根玩意兒。這可是他最愛的東東,沒有了它村子里的一大窩子相好,什麼001、002、003……全只能幹看不能弄了。

人生還活個鳥球,這時候瞧見葉凡好像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拚命呼救道:「葉……葉領導,我也是你的兵啊!您是分管財政的,我也是林泉鎮財政所的正式工作人員,求領導救命啊!領導救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好了,齊天,收起來,別嚇壞了馬村長。」葉凡淡淡一笑哼著,轉頭看了看正在池塘里打擺子的馬蓋天被充罵道:「還不爬起來,是不是真想吃槍子兒。我這兄弟有時手根子軟,一不小心走火了就麻煩了,你那根小玩意兒估計還不夠他一槍的。」

聽菜西施范春香說這馬村長居然對她也有企圖,所以葉凡也想教訓一下這小黑子。

心道:「哼!老子的禁肉你也敢來沾邊,不想要胯下那根棍子了是不是?不過這小子估計也是一軟蛋,嚇唬一下也差不多了。」

「轟隆1

猶如鯉魚跳龍門,馬蓋天那粗笨的身子靈活如狡兔,一下子就騰到了院子里,竄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心裡憤憤然罵道:「**!不是從哪裡鑽出來的二個野蠻子,估計是兵蛋子,連槍都有。嚇死老馬了,這葉副書記看來還有點來頭,兄弟有槍,槍竿子誰惹得起1

不一會兒馬蓋天換了衣服回來,這下子像個龜孫子了,恭敬地彎著腰像一太監公公,趕緊是請葉凡屋裡坐。

「嗯!馬村長,聽說你們石坪寨離廟坑鄉很近,如果要打通你們村子跟廟坑鄉的路有沒辦法?」葉凡隨口問道。

「呵呵!葉副書記,早打通了,就是路差了一點。」馬蓋天一臉的得意勁頭,這時,雷竹妹領著一個胖胖的婦人急奔進了屋子。

此婦腰圍如木桶,臉皮厚,嘴唇厚,圓眼矮鼻。一條手胳膊就有小兒大腿粗大,腰部和胸脯根本就是一樣的滾圓,說白了就是根本就沒有腰。

只不過胸脯前那一對肉疙瘩顫巍巍的倒像兩座大山,隨便拿出一堆來比一比,趕快上齊天的腦袋瓜子了。

葉凡三人也是愕然了一下,暗暗心驚,搖頭。心道:「馬村長的愛好果然特別。麻匹**的,這奶了如此之大真是有些恐怖。」

齊天偷偷向盧偉比了個鐵鍋手勢,意思此婦那超級大屁股賽過鐵鍋了。

盧偉也回了個瓦窯的手勢,意思鐵鍋不算啥了,估計跟燒磚的窯子差不多了。後面又翻轉來比了個手勢,意思是齊天老弟,你那腦袋瓜夾那大**去都不成問題,差點沒把齊天給鬱悶死去。

「亭仙,快點整幾個菜來,咱們鎮領導到了。」馬蓋天眼光一閃,嘴咂巴了一下想笑,可一想到剛才那兩個殺星還在場又趕緊緊閉了嘴巴。

齊天又比了個3字,盧偉看了暗中換成了4字。葉凡看了直想笑,估計這哥倆在猜這婦人是倒底是馬村長相好中的003號還是004號,002號肯定不是了,因為不叫翠蓮。

「**!007不知是誰,有機會一定得認識一下。」葉凡惡搞般想到。

「早打通了,什麼時候。」葉凡有些吃驚了,心思從那胖婦人身上收了回來。

「今年六月就已經通車了。」馬蓋天想得意的笑笑可又不敢,還望著瞭望齊天,可能是怕透了齊天,有心病了。

「聽說你們村離廟坑鄉政府駐地也還有四里左右,四里路就是機耕路開闢一條,光算炸藥勞工費用合起來估計也得十來萬吧?」葉凡問道。

「那是,整整花了25萬。我們寨子和廟坑那邊的雷獅寨還出了許多勞力才打通的。」

馬蓋天終於高仰起了大老爺們的狗頭。說起這路他還是很值得驕傲的,因為是在他的一手操持下才搞出來的。

「鎮領導,你們可能不知道。為了這條路蓋天可是整整瘦了十來斤。幸好蓋天的乾爹弄了25萬塊下來,不然休想打通這條路的。」那個叫亭仙的婦人在一旁插嘴道。

「馬村長的乾爹看來是個有錢人啊,呵呵……」葉凡不懷好意地掃了馬蓋天一眼,心裡一動:「如果馬蓋天的乾爹是一個大老闆,以後天水壩子那條路重新翻修也許能從他那裡再搞上幾十萬。」

「他也是國家幹部,不是有錢人。」馬蓋天嘴一咧笑道,「在墨香市財政局工作,作局長。」

馬蓋天語一出差點嚇了葉凡一跳,心道:「娘的!看來又是撞上財神爺了,還是市級的,得抓緊這個機會。」

轉眼馬上換了笑容道:「想不到馬村長的乾爹還這麼有來頭,真是咱們鎮子的萬幸啊!馬村長。

以後天水壩子這條路可能要鋪柏油,乾脆你再出馬問馬局長要上個百來萬,把你們村子這條跟也一齊給鋪了得了。

呵呵……這事做得好我給你請功,你不是財政所的幹部嗎?省里今年年底可是有個『先進工作者』名額,馬村長幹得好我們可以考慮的。」

葉主笑眯眯的像只大灰狼,令得馬蓋天沒來由的身子骨一陣子惡寒。

………………………………………………………………

感謝『陳世祖矣』的打賞,感謝『京男』『wuliuqiba』、『leslie168』、『748268』四位好漢的月票,兄弟們,月票可不能少得,那可是情人,蛤蛤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