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章一條凳子兩屁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一條凳子兩屁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示卜零點討后連7章。..9unet謝謝大家受持,求「賀書記,今天不把錢付給我們你休想離開,大伙兒說是不是?」人群中一個身穿一件黑色皺巴巴西服的中年男子大喊著大手一揮。

「那是,我們要錢1幾百人喊道助威著。「賀書記,你也太過份了。六月都完工了到現在已經是新年了款子還沒到。今天不看見錢咱們就陪著你了。

你去哪兒咱們跟去哪兒,這些警察我們也不怕,咱們不是鬧事,咱們是要回自己的錢。」一個小眼矮子穿著雙裂開了兩個洞口的解放鞋喊道。

「楊老闆,那人家去廁所你也跟著去,睡覺呢也同睡,哈哈哈」有鄉書記陪睡那個。舒爽勁就別提了。」

這時人群中一個像混混樣,剃著個光頭的兇相青年淫蕩的笑著乘機搞亂。

「哈哈哈,」

「對!沒錢睡一覺就走了。」人群中有人更是淫蕩的回應著逗得幾百人全起鬨笑了起來。

圈子中央一個,身材嬌好,一身職業便裝的女子那白晰的臉盤上全是汗珠子。

臉兒憋得通紅,氣得身子骨都在抖瑟,叫道:「你」你們是不是人。這種話也說得出來。」

那女子指著一個身著警服的中年男子喊道,「雷所長,你趕緊把這些野蠻人給趕走,太不像話了」

「哼!不像話,我看你這書記才不像話。我們是債主。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你們這些貪官吃香的喝辣的。咱們拚死累死幹了活還不給錢。我們犯哪條法了。你有本事就叫雷所長把我們這幾百號人全鏑起來。咱們也好吃上幾天免費牢飯。

媽的!這都什麼世道,今天不給錢老子還真的就把你這書記給上了。不要以為是城裡娘們咱們就不敢。你不是說大伙兒都是野人嗎?野人就喜歡干這尿根子事。上!上,」

一個粗壯青年一連乾笑著一邊跳著腳,說的話很有盅惑人心的力度。

「對!不給錢她娘的就拔了衣服給扔大街上去,媽的!一個**嘴巴比鋼刀子還利,治不了你了他娘的騷娘們。」

先前的皺巴西服客乾脆站在了一條破凳子上更是得意地呱燥著。人群在其鼓動下開如蠢蠢欲動了。

「住手」那個瘦瘦的雷所長揮著電棍可是被人群一推就擠到了什麼旮旯地方去涼快去了。..

也許他還是順腳給溜偏的都說不定,像這種情況警察也是最怕的,暴怒的人群可是不管你警察不警察,一頓子拳腳招呼過來可不是吃素的。

「你」你們」想幹什麼?」中央那個冷臉女子估計就是賀書記,臉色一下子變了。嘴唇抖著眼淚都快冒出來了。

一雙略顯驚恐的雙眼中顯得是那樣的無助。雖說身旁還有幾個政府工作人員抖瑟著裝樣子擋在她面前,可是如果這群人鐵了心的話這幾個。人估計不抵什麼事兒的。

「哼!退開1葉凡聚集內勁,「化音迷術。以內勁音波形式瞬間炸出。幾百人感覺耳旁好像有枚小鞭炮炸開了似的,渾身一震清醒了許多。全呆愣在了一旁,葉凡四人隨勢擠了進去。

「媽的!你小子是誰,活不得不耐煩了是不是?大家上去扁死,他。」光頭青年大叫著掄起臂子就想上前。

「李光頭,想幹什麼?他可是林泉鎮的葉副書記,想找死就儘管上前。」

馬蓋天臉色一黑,更像個黑碳頭了,跨步橫身一攔像截黑焦碳鐵塔立在了葉凡前面。

不過馬蓋天交識廣,居然認識這幾個人,一聲大喊完后還偷偷瞄了齊天一眼習慣性的縮了縮脖子。

心想:「真是不知死活,老子剛才都差點嚇尿流了,葉副書記可是有兩個殺神手下,那手槍瞄著可是一點都不好玩的。」

「呃!這不是馬哥嗎?你啥時來的?」李光頭愕然了一下也認出了馬村長來,好像兩人還挺有交道的,看來馬蓋天的名聲還是唄兒響的。

「知道就好,我是陪鎮領導來廟坑視察工作的,你們都給老子聽好了。好好聽葉書記講話,如果誰敢再鬧事就別怪馬哥我翻臉不認人。」馬蓋天頭昂得高高的,倒真有點鐵塔霸主味兒。

「賀書記。到底怎麼回事。能否先說說?」葉凡轉頭掃了一眼那泣泣欲滴淚的賀雅貞,真是個尤物,心裡一癢,我見猶憐啊!

一件黑色短式西服裡面貼著的是白色的緊身套頭羊毛衫,把上半身曼妙的曲線勾勒得玲瓏畢現。

鼓脹豐隆的雙峰和慘白的雙頰,以及此刻受了委屈的可憐樣子相對成映,給人一種特別的想把她給擁進懷裡愛憐一番的衝動。

「葉」葉副書記,我,我想先到辦公室休息一下。」賀雅貞估計是被圍太久了,再加上擔驚受怕的,兩條腿兒並在了一起好像還在打閃兒。

「好!我扶你進去。」葉凡說著伸手托著她的手轉身就要離開。賀雅貞掃了一眼葉凡的手砸巴了一下嘴終究沒說出來。..

估計是沒有幾個男人這樣子託過她的手。9u免費提供好像有些不習慣,不過非常時期也顧不了太多了,轉身挪步子了。

「慢著!錢先付了再走。」這時那個像領頭的皺巴西服客又開始叫囂了。

「怎麼?費蒙,真不給馬哥我一點面子。」馬蓋天可是覺得有點丟面子,剛才自己一吼之後還真鎮住了一會兒,想不到賀雅貞人一挪居然又開始緊迫了過來。

「哼!馬蓋天,別盡往自己臉上貼金,你算個球啊!別人怕你我費蒙用得多怕你嗎?

也不打聽打聽,魚陽四虎那「費家土老虎。難道是白叫的,咱費家人啥時候怕個。事,姥姥的。」

皺巴西服客費蒙站凳子上眼神一使,幾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一下子竄到葉凡眼前鬧哄哄的圍逼了過來。

「退開!圍攻政府官員,衝擊政府是犯法的事知道嗎?」葉凡冷冷喝道。

「犯個球法,給他幾耳光嘗嘗。咱們是要錢的。怕啥1費蒙很是狂妄。

「哼1葉凡怒了,手臂掄起往外掄掃了一圈,好像一把大掃把在掃井口周圍的蜘妹網似的。

啪啦咖…

幾聲脆響過後,五個。圍逼葉凡的小夥子全蒙蒙的也不知咋回事兒就躺在了

沒受到少傷。只是屁股摔得有點痛。一個個坐在下盡揉眼睛,嘴巴張得老大,根本就不相信這是事實。

「嘿嘿,大哥,有人想玩玩,二哥,咱們陪他們玩玩。」齊天一聲乾笑早就憋不住了,見葉凡點了點頭,跟盧偉衝上前去胡亂一眸子拳腳。

「啊!別打1

費蒙慘叫著被齊天老鷹抓小雞樣抓到了葉凡跟前啪啦一下扔到了地板上。馬蓋天早就擠出人群也不知在什麼地方搬來了條很大的木椅子請葉凡坐下。

「怎麼樣?費家土老虎,吐給大家看看。」盧偉一腳踩在費蒙大腿上輕輕一使力痛得這老小子呲牙咧嘴,「哼!一條蟲也敢自稱老虎。」

「好了二弟,讓他起來。這蟲子老是在眼前晃蕩也難受。」葉凡哼了一聲,轉頭見賀雅貞嘴唇兒張得老大,估計還處在剛才對葉凡那一掃。就掃倒五六個青壯年的震驚中沒醒過來。

葉凡挪了挪屁股,現這木椅子是大號的,擠一擠坐兩個人應該沒問題。

隨意的拍著另一半僅僅屁股丫大的空板地方說道:「賀書記,站這麼久了估計也累了,坐吧!湊合一下,咱們把這事給解決了再休息。」

「這,這,」賀雅貞臉兒師地一下紅透了,瞅了瞅那屁股丫大的空板地帶。這如果坐下去怕不是要跟這個葉副書記變成屁股擠屁股肉貼肉了。

雖說還隔著幾層布,但那情景也太過旖旎了。這個葉是故意的相占我便宜,不會是大老粗吧?可是聽說他還是海大畢業的高材生,才滿舊歲,,

見賀雅貞那難為情的樣子葉凡才猛然醒悟過來,人家是一位有修養,氣質高雅的女士,可不是農村出的土疙瘩型號的,哪能跟你屁股貼屁股。

不過轉念想了想頓時起了一種促狹之心,要是這樣子那情景肯定特別的旖旎拉見。

一個鎮的兩個副書記擠坐在一起辦公,而且有還是一男一女,太有衝擊力了。

少年太輕狂。該輕狂也要輕狂一點。所以某豬哥裝傻樣子還伸手拍了拍那空板地帶問道:「怎麼?嫌臟是不是?」葉凡說著伸手掌當作抹布給小心的抹了一遍下來。

點了點頭自語道:「嗯!應該不髒了,這下子總行了。」

見賀雅貞還是不敢挪動步子,很是難為情,就連網爬起來正打閃兒的皺巴客費蒙也給葉凡搞蒙了。

心道:「奇怪!這葉副書記怎麼如此蠢,簡直是笨貨到家了。人家大姑娘不好意思跟你擠一塊兒,屁股貼屁股的太他娘的浪騷了。這點都不懂還當什麼書記,還不如咱這大老粗的,我呸!

娘的!沒看見那賀雅貞臉兒都快紅成爛草莓了。不過這女人的確迷人,那臉蛋摸一下多爽勁。

特別是級胸脯,還有那屁股快翹成小船兒了。咱們家費武雲公子想把這個姓賀的女人整個床都想了許久了,就是不肯就範。

本來這次想乘機給整點事出來然後公子出來擺平,誰知會遇上這麼個大老粗樣的八皮傻鳥也出來救美玩,倒霉呀1

「噢!嫌咱身上衣服臟,剛才山上下來的,的確有點臟。」葉凡呵呵呵笑道轉過了頭不想再理賀雅貞工

心道:「看你能翹到什麼時候?你那屁股香老子的屁股也不臭的,最多有點汗味兒。」

「不是1賀雅貞終於開口了,有些難為情。

「不是那是什麼?」葉凡頭也沒回直接追問。

「好了!我坐還不行嗎?」賀雅貞也給氣到了,心道這個榆木疙瘩。這麼笨的人怎麼也能坐上林泉鎮的第三號寶座上。

輕輕一挪步上前輕輕的坐在了空板上,不過身子斜歪著,盡量跟葉凡保持著一毫米的距離,不讓兩屁股貼一起。

不過這種距離太難保持了,也不知葉凡是不是故意的。屁股一歪兩屁股終於貼在了一起。

賀雅貞紅著臉終究沒有站起來,畢竟人家葉凡剛才可是幫了自己大忙,要不是他自己剛才怎麼下台都不知道了。想起來就有些膽寒。

齊天和盧偉哥倆網開始時也有些給葉凡這個大哥給弄蒙了,後來一想也就明白了。

心裡直豎起大拇指佩服不已嘀咕道:「高!就是高!大哥簡直就是聖手級泡妞高手。看賀雅貞是個多高傲的女人。一個飛歲都還沒結婚,學歷又如此高的女人那眼光肯定特高。就這麼一下居然被大哥給逼著屁股貼屁股了。高手啊!不佩服都不行了

「說說吧費蒙,這款子到底咋回事兒?」葉凡淡淡問道。

「咋回事?還不是姓賀的婆娘欠我們的。」聽費蒙這麼一嚷人群又有些蠢蠢欲動了。

「哼!大家還想不想要錢1葉凡冷哼了一聲,出了二層的「化音迷術。音暴。

「想1幾百號人不由自主的出聲了,心道:「怪!這小子的聲音怎麼那麼尖利,好像在腦中喊一樣,好像震得人還有點疼,似乎被小蜜蜂哲了一下。」

「葉副書記,去年我和楊學勝,李大磨。羅海平四人合夥承包了廟坑鄉的這座辦公大樓。

長的來米,寬達口米,高六層。前後都有一個房間外加中間一個三米寬的大過道。

每層樓都有三個衛生間,一個大的兩個小的。建築總面積達的。平方左右。

底下兩層都是商鋪,是集商鋪、辦公,住宿、開會於一體的大樓。靠政府內面還整理出了一個小花園和一個停車場子。

當時預算是函萬,簽定了合同。前期地基整平后廟坑鄉政府先拔給我們刃萬作為起動資金。

這刃萬到走到賬了,第二期建到第三層時的再加刃萬也到位了。

可是後來一直到封頂,才再次拔了的萬給們。說是鄉政府沒錢。就那樣子從六月一直拖到了今天。

我們多次來討錢了都沒弄到錢,整整還欠我們田萬哪。葉副書記,你不就看見了,有些工人人家連飯都吃不上來討點錢吃飯治病也是給逼的。」

費蒙嘴很油,頭頭是道,畢竟是一個老包工頭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柑,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