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一章旖旎的辦公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旖旎的辦公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要尖大姥山玩,怕晚回不來,所以二章連4夕大家按順序訂閱,別跳章。..你們的訂閱是支持狗子每天日更一萬字的無窮動力。謝謝!

「是這樣的嗎賀,從賀雅貞身上傳來一絲淡淡的香水味,其中還夾雜著一點點女子那體息汗香味兒,令人更是浮想聯翩的。其實這樣子坐著葉凡也挺不自在的。連轉個身子都要小心。因為幅度太大很可能就會撞上賀雅貞的大號性感胸脯,那樣子可就太逑

了。

葉凡並不是個色狼,所以此刻到是有些後悔剛才的猛浪,不過騎虎難下只好僵持著下去了。

「嗯!他講的沒錯。唉!我也是沒辦法。不是不給們錢,原本這座新樓的第二層整層,外加第一層的兩個店面,都被在咱們廟坑鄉境內的竹水溪水電站租去了。

當時也說好了,先期一次性付清舊年的租金輝萬,耳是等我們封頂后他們老總范仲揚先生出國療養去了。這一去就是個月。

網回來一聽說咱們廟坑鄉要撤鄉併入林泉鎮了,聽說整個鄉政府駐地全搬走了。

所以就不想租了,因此那錢一分也沒拿到,虧得我們還按他們的要求裝修好了房子的,當時就給了五萬塊錢。

我也找過他們幾次,可人家不理人。我,,我也沒辦法。後來又去其它地方弄了刃萬回來,本想先付一點給他們這幾個包工頭,唉!教師工資好幾個月沒足了,所以又挪到那邊去了,」

賀雅貞柳眉緊皺,感覺這板凳子坐一小塊地盤好像不怎麼舒服,無意中居然向著葉凡的屁股擠了過去。

這下子可就有點感覺了,兩隻屁股緊緊的貼擠壓在了一起。賀雅貞想著心事沒注意到這些,葉凡這豬哥可是有些心猿意馬了。

再加上從賀雅貞身上噴出的一股女子特殊氣息,熏得某豬褲當處自然就有了反應該。..

不過某豬還是很鎮定的,師傅費老頭的「清心訣,高行氣一番下來終於消了點火,心道:「好險!差點就不敢站起來了。還是先坐坐安全些,免得露餡了

葉凡沉思了一眸子,想道:「人家來討錢也正常,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只是方式過於偏激了一些。

可是廟坑鄉也是窮得,丁鑽的響,不要說廟坑,就是林泉鎮財政上也是空落落的。

總得找個什麼由頭把這事給擺平了。而且此刻的賀雅貞是我見猶憐。一幅楚楚可憐相。眼巴巴望著自己,就等著自己這個林泉鎮的第三號人物來個英雄救美顯顯王八之氣。

從經后的合作方面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如果這次自己幫了賀雅貞。她可也是林泉的七名黨委委員之一。

以後要辦事她應該能靠近自己一些。等於為自己爭取到了寶貴的一票。幫!非幫不可。」

葉凡快在頭腦中繞了一圈子回來。

開口說道:「這樣吧費老闆,這事兒你也聽見了,其實也並不是賀書記不想給錢,而是竹水溪電站違約了。

我準備去電站跑一趟,如果能弄得來錢賀書記就先付給你們。如果暫時弄不來錢我可以把以後林泉鎮的工程分一些讓你們承包,當然,質量一定要保證,不然是沒份頭的,怎麼樣?

再說廟坑鄉政府還不是有這座樓在。人跑了樓也跑不掉是不是?你們四個合伙人可以先商量一下,賀書記暫時沒錢,你即便是綁了人也沒用。而且還是違法的,進了局子可就不合算了是不是?」

費蒙幾個人湊一塊錢商量了一眸子,最後走過來說道:「葉書記你說話可算數,以後林泉鎮的一些工程可得漏*點給我們包。

當然,質量絕對沒問題,又不是軍事工程,你可以問賀書記,這座樓建得怎麼樣?縣裡的專家都給了合格證書,評的還是良級呢」。9u.net

他們其實不傻,早就聽說這個葉副書記在林泉鎮可是手握重權。

天水壩子那線路現在已經湊集了近4口萬巨款,而且林泉以後合鎮后的建設項目也很多。

聽說原魚陽紙廠如果盤活后也要搬遷,這裡面的好處太多了。既然這尊大神開口了還不順竿子往上爬去。

得罪了肯定沒有好果子吃的,既然賀雅貞一時又拿不出錢,再把這尊大神給得罪了就太虧了。這做工程包頭的都是八面玲瓏的人,腦子可是活著呢。

「行!不過不可能給你們太大的工程,畢竟你們只是一些卜包工頭。不過至少工程量不會少於賀書記該付給你們的一百萬。」葉凡笑道。

人也散了,賀雅貞突然像是被人抽了筋一般整個人一下子癱軟了下去。

一下子就向了葉幾,葉幾感覺著一個軟平乎的身子靠擠了討柬心甥」為人家賀雅貞是不是感激自己想來個以身相許什麼的,正丫丫著時轉過頭一瞧。嚇了一大跳。

賀雅貞臉色慘白如紙,就連嘴唇兒都有些紫了,渾身不自然的顫慄著,看來是緊張過度精力消耗過度造成了脫水還是什麼原因。

「怎麼啦賀書記,葉凡趕緊扶著她上了車叫齊天直飆向了廟坑鄉衛生醫院。

「表侄,這事給一個姓葉的小子攪黃了。」費蒙在電話中嘆著氣把事給說了一遍。特別是把葉凡跟賀雅貞兩人屁股擠一塊兒辦公說得是色度飄飄。

「姦夫淫婦,賀雅貞不是表現得很高潔嗎?老子送了十幾次鮮花都給扔垃圾堆里了。怎麼,今天就投懷送抱了。葉凡!你他娘的等著老!雷所長怎麼樣?」

組織部長費默的兒子費武雲「啪,地一聲,氣得把茶杯子給摔砸在了地上,兩隻眼珠子往外凸出特別明顯,大喊道:「葉凡小兒,老子跟你誓不兩立,敢搶老子女人,有你好果子吃的。」

「雷所長表現還行,我們一擠一起鬨他就撤了。不過聽說他們耍到竹水溪電站去要錢,這事兒想玩陰的就較難了」費蒙鬼鬼的說道。

「要錢,屁的錢給他們。現在廟坑鄉要撤了搬走了,竹水河電站那辦公聯絡處還辦在廟坑吃蚊子啊!

沒有了政府工作人員原來的廟坑鄉就是一個大村子,他范老總再傻也不可能還去租那空空無人的辦公大樓。

這點不用擔心,絕對是要不到錢的。」費默的兒子費武雲口氣很是自信。

到醫院后喝了瓶補液,補充了點水份賀雅貞精神了許多,休息了半個鐘頭人已恢復了正常。

抬起頭來說道:「對不起了葉副書記,我沒事了,剛才有些虛脫,估計是站太久。

現在沒事了回去吧,你們遠到是客,今天的事還得多謝你了,我算是這裡的地主,快到吃飯時間了。」

「呵呵,那不如你先回去休息。我想先去竹水溪電站跑一趟,看看能否說通這事。能弄點回來當然好,弄不回來就當是去電站玩玩。」葉凡笑道。

「我陪你們一起去算了,這事還是因為我引起的,我不去就太說不過去了。

竹水溪水電站離我們廟坑鄉不過三里路,拐個彎就到了。不過他們范總不知在不在?要不我先打個電話先問問。」賀雅貞說道。

「別打了,反正沒事幹去玩玩也不錯!齊天,開車。」葉凡笑道。

現賀雅貞顯得特別的文靜。甚至有點小鳥依人的感覺。這樣的一個文靜文弱的大姑娘怎麼能撐起如此窮田的一個鄉,真是有些了不起。

竹水溪水甚站就在廟坑鄉的上游。不久車就到了。聽說此電站還算較大,當時投了六千多萬。

老遠就看見了電站那巨大的引水筒子如一條長龍斜在碧山青岩之間。水電站屬於半官方性質,是私人和官方合股的。屬於墨香市水電集團控股的。

說是國企又不完全是國企,說不是國企又有點像是國企,裡面的站長經理等全有行政級別。

比如說電站老總范仲揚經理就是一個副處級領導,還是墨香市水電集團的副總經理。

而就連墨香市水電集團也是一個官私合營的公司,裡面既有私人派的經理之流,也有官方行政人員任老總。所以這裡面情況較複雜。有些亂。

進入電站后直奔辦公室而去。

因為魚陽縣廟坑鄉的竹水溪水電站和車湖水電站以及林泉鎮的景擋水電站,這三個小水電站都是由墨香市水電集團控股的。

三個水電站總投資共計約一億四千萬左右,在建電站的昭年時期也算是一大筆資金了。

為了便於墨香市水電集團管理。所以特別的派了范仲揚這個,副總來坐鎮廟坑鄉管理三個小水電站。

其實三個水電站每個站內都有站長和副站長。辦公室主任,公會主席、婦聯主任、秘書室等一系行政職務科室,平時范仲揚都在墨香市,一個月差不多也僅有o天左右在廟坑鄉的竹水溪水電站落腳。

「哈哈,賀書記來了,難得的貴客啊!今天咱們范副總也在,從墨香市還來了三個。客人,網好晚上一起吃飯了。」

從樓里走出一個碘著個啤酒肚皮的中年人大笑道。看來以前經常跟賀,所以較熟悉。

「那好,我也正想找范副總有事。正好了。」賀雅貞笑著帶著葉凡三人直奔副總辦公宴而去。日o8姍旬書曬譏齊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