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二章竹水溪電站討錢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竹水溪電站討錢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范仲揚副總四十來歲,瘦高個兒戴金邊眼鏡,穿著山賞裝顯得人很穩重有才。..9unet

辦公室里還坐著一男二女,男的跟范仲揚長得有幾分像,身著一身標準的陸軍野戰服,非常威風。

一扛三星,還是個上尉,估計不是范副總的兒子就是親戚。

二個女的二十來歲左右,個子都挺高,估計有西米左右。一身薄衫風衣再加上飄飄長頭看上去特別有現代感。

充滿一股蓬勃的青春活力,雖說不如蘭閩竹和謝媚兒長相好看,但也別有一番風味,葉凡隱隱地從她們身上感覺到了一種藝術家的那種特殊的文化氣息。

「是賀書記啊,請坐。」見到賀雅貞范副總還算客氣,畢克賀雅貞是廟坑鄉的書記,算得上是地頭蛇。你竹水溪電站總得在人家地盤上生活。

「這位就是范總經常講的范鵬公子吧!才飛歲就是上尉了,不簡單。

賀雅貞的眼神也特別的准,一眼就猜到了。為了緩和氣氛便於後面開口提租樓討款子的破事,賀書記打了個迂迴戰術。

「呵呵!賀書記多誇了。這小子。網研究生畢業就特招入伍,一進就去混了個上尉,有點運氣。」

范仲揚也略顯得意,對於這個兒子他是非常滿意的。指著椅子上兩個姑娘介紹道:「賀書記,這兩個可都是從墨香來的客人,一位是墨香師專的音樂講師謝尤蓮。一位是市歌舞團的名星胡晶晶。有時在電視里也能看見她,歌唱得好。舞更是非常的好。」

「你們好!歡迎到廟坑鄉來作客。我們這裡雖說偏僻窮困了一點,但空氣清鮮,山美水美人更純。」

賀雅貞書記那嘴還說得挺溜的,畢竟是文化人。..跟先前被圍攻時判若兩人。

因為葉凡有交待說是先不表露身份。所以賀雅貞也沒介紹葉凡三人。范仲揚也沒問。他還以為是賀雅貞帶來的手下工作人員。

「嗯!賀書記好,你們廟坑鄉的確很美的,如果開來搞旅遊倒不錯1謝尤蓮一笑露出了兩隻淺淺的小酒窩。非常的迷醉人的。

胡晶晶也笑道:「早就想來范伯伯工作的廟坑鄉玩玩,還次真是不虛此行,的確特別。

聽說這邊還有兩個翕族村,我們歌舞團最近想排演一台土生土長的翕族舞蹈,所以想來了解一下翕族人的生活,不然還排弄不下來了。」

「那敢情好,咱們這裡的翕族村也有著幾千名俞家人,民風非常的純樸,那寨子更是特別。你們市歌舞團能宣傳俞族文化這是給我們林泉鎮添光彩,我們會大力支持的。」賀雅貞現在改口稱作林泉鎮了。

「林泉鎮?不是說幕坑鄉也有翕族村嗎?幹嘛不去反而要去林泉鎮的翕族村,難道林泉鎮的俞族村更有特色?」謝尤蓮忍不住問道。

「呵呵!謝姑娘可能不知道,廟坑鄉已經撤鄉併入林泉鎮了,所以經后就再也沒有廟坑鄉了,就剩下林泉鎮,反正也一樣的。」賀雅貞解釋道。

「合鎮,有點意思。」范鵬插話道,看了看時間。

范仲揚笑道:「賀書記來得正好,現在也到飯點了,咱們幾人再加上站長副站長網好一大桌子。熱鬧一番,一起去食堂喝幾杯怎麼樣?」

「這個就不必了,我這次來主要是有點事想找范總商量一下。」賀雅貞有些難為情說道。

「唉!賀你又是為了租那大樓的事兒,我們已經付了五萬,如果你們廟坑鄉政府沒搬走我們肯定租,那樣子才有點人氣是不是?

現在你們都搬走了叫我們去守著那空樓有什麼意思,這事就不必說了。..」

范副總好像在這事上也給賀雅貞弄得挺煩的,口氣已經開始變味了。估計已經講過不少次數了。

「范副總,我們開始可是簽有協定的,如果違約是要賠償損失的是不是?」葉凡開口問道,語氣平和。「哦!這位同志是誰,好像面生的很小夥子,毛都沒長齊別在那裡瞎嚷嚷著賠償。

關於這方面我比你懂,我們合約里先前有寫好鄉政府沒有什麼大變動,現在你們都搬走了成了一座空樓還不算大變動嗎?

所以,我們沒告你們違約乙經算給足你們賀書記面子了。那先期投入的五萬塊我們也白送了,已經仁至已盡,記面子上,哼1范副總開始露出了一點官員的霸道本色來,隱現威脅之態勢。

「哼!這點范副總可能要失望了,廟坑鄉政府並沒完全搬走還會留下四成左右的工作人員堅守崗位,各個「

按正常時間上班。而且還有一位副鎮長或副書記坐鎮廟坑,所以我們並沒違約,你們還得按約祖我們的大樓。」

葉凡口氣也強硬了起來,心道:「又是一個老氣橫秋之輩,居然罵自己毛頭小子瞎嚷嚷。」

「哼!你說沒搬就沒搬嗎?你有什麼憑證證明,如果你是林泉鎮書記或鎮長講這話還有點力度,至於說你嘛!

就不要在這裡關門說胡話了。這麼大的事你一個小夥子能定下來,我看你是燒糊塗了。說難聽點,就是你們的賀書記也不敢講這般大話

這時一旁的范鵬突然插了一句冷哼道,畢竟也是年輕人,再加上年青得志。飛歲就是一個正宗的上尉了,心高氣傲一下子就凸顯了出來。

「哼!我大哥說的話沒力度誰說的話有力度。不要看你身著上尉服。是不是在水州藍月灣基地的嶺南軍區第二集團軍駐墨香市野點一師當兵?」

齊天忍不住硬是吊吊的問道,那眼神兒根本上就是不屑一顧樣子。心道:「你吊老子比你更吊,看誰能吊過誰。」

「哼!連這個你也能猜得出來還算有點小本事,我看你去當算命測字先生還不錯,神棍一個」不過話又說回來,是又怎麼樣?本人就是在駐墨香市的野戰一師當兵就咋的了?」

范鵬也是冷言相回吊吊的樣子更是顯目,看來兩人有點少年鬥氣了。

「是就好,哈哈哈,,我大哥一句話就可以讓你這上尉連長變成一個普通的兵蛋子去看大門,信不信,呵呵呵」齊天居然笑了,當然是乾笑,一副盛氣凌人之態。

兩人王八對綠豆而上了。

「信,那才怪!太狂妄了。如果你是咱們野戰一師的師長那還有點可能,至於你大哥嘛!一個在鄉鎮混飯吃的小職員也想撤我。那除非日頭打西邊升起還差不多,哈哈哈,今天我范鵬把話撂這兒了,賀書記,先給你打個招呼。不是我范鵬狂,是你的手下狂得沒底兒了。」

范鵬嚎笑如狼,好像遇上了天大的笑話。

「這位同志,不知道你在廟坑鄉政府任何職啊?咯咯咯,不會比賀書記還大吧?人家可是還有個太上書記不成?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胡晶晶突然插話在一旁冷嘲熱諷著。

「他叫葉凡,林泉鎮政府黨委副書記,在整個林泉鎮的政府系統里他排在第三位,除了書記鎮長外就是他了。

所以,他的確是我的領導,呵呵,這一點你說得沒錯胡姑娘。而且人家也未必比誰差,海江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今年才舊歲。」

賀雅貞也有些生氣了,把葉凡老底子給擺了出來壓一壓對方。

「啊1謝尤蓮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范仲揚心裡也暗暗有些震驚,如此年輕的政府三把手真是聞所未聞,估計其背後有著深厚的根底子。跟這樣的人結怨實在不是一件高明的事。

「哼!林泉鎮的三把手又如何?能把我怎麼樣,就是你們魚陽縣的書記也拿我耐何,真是笑談。」

范鵬心裡雖說略感吃驚。但也並沒放心上,照樣子一耙子繼續挖了過來。

「范鵬,別胡說。葉副書記。剛才范鵬有點過火了。

」范副總先話了,知道了葉凡的身份范仲揚倒是有些忌憚了起來。

就怕范鵬無端的惹到省里或市裡的某位太子爺就麻煩了,雖說自己家勢也不錯,不過能不惹最好不要惹。

官場不怕朋友多,朋友就是人脈。是陞官的起吊機。惹上一個勢力雄厚的太子爺也許麻煩就大了。人家市裡或省里如果有人一句話就能把你打回原形。

「爸!怕什麼?一個小副科。你還是副處呢。咱又在軍隊,地方能管軍隊嗎?所以,他能幹什麼?哼」。范鵬沒想那麼遠,畢竟還嫩著。沒有其父那般老的道行。

「他是不在軍隊,不過他的拜把大哥卻是可以輕易的把你貶成一個,兵蛋子,哈哈哈盧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又是誰,說話瘧狂得很。」范鵬差點氣炸了肺,這姓葉的副書記帶來的兩個手下怎麼好像吃了槍子兒,比自己還要狂不止。

「我,盧偉,墨香幣刑警隊隊長,一個小正科,當然不入尊駕法眼了。不過,好像也不比你差。呵呵呵」。盧偉直白,**的塞答了過去,頭抬著斜瞄了范鵬一眼氣勢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