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三章踢到鐵板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踢到鐵板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啊!你是刑警隊隊長。不胡晶晶失聲叫出尹知副總的心開始有些下沉了,估計自己的兒子今天可能是真的惹到幾個太子爺了。

盧偉其人看上去也不過跟自己兒子差不多大,居然是市局的頂樑柱子,刑警隊的隊長,其背後的家世深得肯定驚人。

這種人幾年後就可以爬上市局副局長的寶座,再過得幾年一扶正也許兼著政法委書記直接入常了。

就連一旁的賀雅貞也是暗暗吃驚,想不到葉副書記身旁這兩個像跟班樣的人物如此有來頭,原本還以為一個是司機,一個是鎮政府的工作人員。

不知那個齊天什麼來頭?一屋子人都在猜齊天又是什麼來頭。

范鵬雖說被刑警隊隊長的光環一下子閃嚇了一下,不過轉眼間又恢復了過來,只是在兩個姑娘面前這個面子丟不起,說是硬著嘴又說道:「那又怎麼樣?警察跟軍隊不一個系統的,沒啥希罕。」

「哼!小子,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實話告訴你,我大哥」齊天網說到這裡就被葉凡打斷了,說道:「好了齊天,不要說了。范副總,我們林泉鎮是有這個計利。原廟坑鄉三成*人員留守在這裡繼續

作。

比如原來派出所有力個幹警。以後合鎮后還會剩下6個左右在這裡維護治安。

各個科室都差不多,只是文件還沒下來。不久就會出台了。所以還請范總考慮一下,履行合同,繼續租用廟坑鄉的新大樓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可以考慮。但不能立即答覆范副總施放了個煙霧彈,想把此事給拖著。

其實他有打算把墨香市電力集團魚陽分部安排在林泉鎮。廟坑鄉合併過去后林泉鎮會成為級大鎮。

以後肯定會成為魚陽下半部區域幾個鄉鎮的經濟中心,再現昔日上海。的輝煌。

「呵呵!范總,你這是在拖。我還有個建議,如果范總不想把分部設在廟坑鄉也行。

你們不是要新建職工宿舍嗎?而且聽說竹水溪電站的二級分站也要動工了,以後這兩個電站的職工住宿都將安排在廟坑。

因為廟坑的地理位置好,正好處於這兩個。電站的中心位置,這樣子投入肯定不小葉凡笑笑道另有打算。

「這個。葉,消息還挺靈通的。」范仲揚笑道,「不瞞葉書記,我們是打算投入勸多萬建設一個花園式小區,讓這兩個電站的職工都能安心在廟坑家屬樓區中生活。..du讀免費提供

說不準連景擋那個電站的職工都要合過來,如果能打通廟坑至林泉的路,景擋電站的職工走景陽林場那條路穿過石坪寨子到這邊也很近。

不過舊來里路,三個電站總人數也不會少於奶人。不過現在還處於規中,墨香市電力集團也有人主張那家屬樓乾脆就建在林泉鎮,所以一時難下決斷。」

「建林泉鎮不過是錦上添花,建廟坑那是雪中送碳,一定得讓電站職工家屬樓區落戶於廟坑才行,那樣子連帶家屬突然增加了幾千人對於廟坑鄉政府撤走後經濟的繁榮不可估計。」

葉凡心裡暗地裡一震,掃了范仲揚的兒子范鵬一眼,下了決心,說道:「范總,不知貴公子范鵬兄弟在野戰一師是做什麼工作的?」

「他!最喜歡搗鼓先進的紅外線。電子信息等什麼裝置了,所以在軍隊裡面乾的是這方面的活范仲揚謙虛的說道,在沒摸葉凡底細前也不敢過於囂張了。「呵呵呵,范公子,想不想去水州藍月灣基地工作?」葉凡開始釣魚了,拋出誘餌。

「藍月灣,當然想,不過很難,那裡全是高端人才。

難道葉副書記有辦法?。

范鵬有些意動了,不過他只是有些懷疑,你一個鎮黨委副書記憑什麼能把我給弄進水州的藍水灣。

「他當然有4法,不就一句話的事兒齊天說得輕描淡寫,好像葉凡是藍月灣基地司令似的。

這句話一說出去可是惹得胡晶晶有些不高興了,認為這小子盡吹牛。估計這辦公室裡面除了葉凡和盧偉知曉外其他人都是這般心思。

「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我小叔在藍月灣基地好歹也是個上校團長,可就是他也沒辦法把鵬仔轉進藍月灣。

說是部隊有硬性規定,藍月灣基地進出人有嚴格的規定什麼胡晶晶得意的砸巴了一下嘴笑道。臉上寫滿對齊天的不屑有輕視。

「嗯!我也聽我堂哥說過。藍月灣基地不好進,裡面全是精英。」謝尤蓮在一旁幫腔道。

「你堂哥,誰啊?」盧偉問道。

「他就在你們魚陽縣的羊頭峰基的的少校營長。聽說他們那個基地也是屬於藍月灣管轄的。..」謝尤蓮淡淡微笑著說道,人顯得更是清雅淡致。

「難道是謝遜那小子?」齊天脫口而出。du讀免費提供

「你」你講話注意點。我堂哥可比你還大,怎麼成了小子,真沒」

謝尤蓮撅著小嘴兒生氣了,不過最後那「教養。兩個字終究沒說出來,不過辦公室中所有人都聽出這個味道了。

「我叫他小子還算看得起他,「哼1齊天的狂勁頭又上來了,當場再次給謝尤蓮追加了個難堪。

「你」你是幹什麼的,口氣這麼大?。謝尤蓮再也忍不住兇巴巴問道,也是給氣得太夠嗆了,本來謝尤蓮是個非常有修養的女子。

小夥子,年青人不要太沖,尤蓮的父親就是咱們市委謝書記,呵呵。」范仲揚點了點。

「原來是謝副書記的千金,呵呵。咱們是一家人,剛才差點大水沖了龍王廟了。」

葉凡一下子就貼上去了,無恥啊無恥。

其實葉凡也是沒辦法,看范仲揚好像跟謝副書記關係挺好的,說不準粘上謝副書記后這電站家屬樓的事就好辦得多。

這可是一大筆錢,只要是能為林泉鎮合鎮做些好事,葉凡並不再乎自己臉面了。

說完這句話后就連葉凡自己都感覺有些莫句其妙,怎麼那個一向狂傲的自己變成了這種人,為達目地不擇手段,連面子都不要了。也許這

一、所說的厚黑學吧!看來自只是不斷講步了。啥時臉皮慷罰刪底子時就差不多了。

不過葉凡也有自己的做人準則,沒有觸犯到自己的做人準則也無傷大雅。

「一家人,就你!無恥1謝尤蓮估計是誤會了,脫口罵道。這個「一家人。說法就有點太那個了,好像葉凡有占自己便宜的意思。意思那不就是說自己是他女朋友,不然怎麼變成一家人了。葉凡絕想不到會造成謝尤蓮的如此強烈反感,早知道這樣打死他也不說「一家人,了。

其實說起「一家人,這三個字為什麼會引愕謝尤蓮如此反感這其中還有個故事。

去年有人給謝尤蓮介紹了一個門當戶對的男朋友,當時相親時謝尤蓮本來是不去的,后被母親硬逼著去了。當時謝尤蓮把堂姐謝媚兒也給帶去助陣,想給對方那男士一個下馬威。

誰知對方更厲害,兩家人網坐到桌子上對方那男的居然開口叫道:「蓮兒,咱們不久就是一家人了,來,坐我身邊來。乖1

說完對謝尤蓮招了招手,好像在招一條叭巴狗兒似的,當場就把堂姐謝媚兒給惹惱了,冷煞煞哼道:「我家尤蓮妹子不喜歡小狗順便亂叫。」

這一句話一甩出去當然就是不歡而散,謝尤蓮的目地當然也達到了。不過也得罪了對方,聽說對方那男子家很有來頭,在省里也有很深的背景。

謝尤蓮回去后被其父謝國忠副書記狠狠地批了一通。其實謝國忠也不是逼女兒非要嫁給對方,只是從禮貌方面批評的。

說是不滿意也不能罵對方是小狗。不過謝國忠可是不忍心批評謝媚兒。所以謝媚兒這個當事者倒是逃過了一劫,謝尤蓮就成了替罪羊。

不過謝尤蓮一點也沒惱堂姐,反而感激得熱淚嘩嘩直流。所以這個。「一家人,三個字就成了謝尤蓮的一個心玻

剛才咋一聽到葉凡說出這三個字來。頓時就好像老鼠被踩了尾巴似的才脫口罵了出來。

不過罵過後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臉歉意地盯著葉凡想解釋一下又開不了這個口。櫻桃小唇曬巴了幾下終究沒說出道歉的話。

「哼!你敢再說一遍」。盧偉和卒天都是正宗的公子哥,背後家世更是深不可測,這下子哪裡忍得祝兩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指著謝尤蓮凶煞煞逼問道,好像要吃人。

齊聲喊道:「給我大哥道歉1

「想幹什麼?這裡是電站,我們不歡迎你,滾1范鵬也是軍人,脾氣也忒火暴。

其實范鵬正在追市歌舞團的胡晶晶,而范家跟謝家交往也是彼深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而且謝尤蓮跟胡晶晶關係特好,像親姐妹一般,范鵬當然要好好表現一下,來個英雄什麼的,當即站起指著盧偉和齊天大聲吼道,有點吼下人奴才的氣勢。

這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子,齊天和盧偉怎肯讓人如此這般的吼叫。如果是大哥葉凡這樣子吼吼還行。外人絕對不行。

「媽的!給你三錢料也敢開染房。」齊天和盧偉一人一隻手,反轉過去,啪地一聲就把范鵬給反扭著壓在了地板上,唰啦一聲兩隻黑手槍對準了范鵬的腦袋瓜。

嚇得范仲揚連忙站起,嘴裡大喊道:「住手,有話好商量這時連聲音都有些抖了,他還真怕這兩個橫小子一槍把自己寶貝兒子給崩了。

賀雅貞和謝尤蓮以及胡晶晶也給嚇呆了,張著嘴喃喃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不過見盧偉、齊天兩個橫小子不理自己,范仲揚知道這兩個小子都只聽葉凡的,趕緊向葉凡求救,說道:「葉,葉書記,你先叫他們把槍收了,會出事的。

那租樓的剩餘款子的萬我可以馬上開張支票給你們,還可以多給一些

范副總是真給嚇怕了,雖說在官場摸爬打滾了不下力年了,可用槍指腦袋的事還從來沒見過如此的駭人場面。

「葉」葉書記,還是別把事給鬧大了,我們另想辦法算了。」賀雅貞還以為葉凡是為了討不來錢火了,嘴上喊著心裡還微微有點甜滋滋的味道,心想:「葉副書記人不錯,為了我連槍都敢使。」

其實齊天和盧偉的槍里根本就沒子彈。葉凡也知曉這一點。漫不經心的叩了一口茶,道:「好了齊天盧偉,收起來吧,別嚇著人了。以後不可如此,怎麼能用槍指著平民,那是對壞蛋時用的。」

再次掃了有點畏縮樣子,連眼淚都溢出來了的謝尤蓮淡淡說道:「你認為我跟你說「一家人。有高攀和無恥的意思是不是?那好,我葉凡以後決不再認你們謝家為「一家人。了。

實話跟你說,你堂姐,也就是水雲居的謝媚兒是我的干姐,沒聽你父親說過嗎?

那天我在林泉鎮春香酒樓請客你父親謝國忠書記還來吃過飯。當時走時還送了一塊狼鼠肉給他,配了一包草藥,怎麼樣?燉出來味道不錯吧」。

謝尤蓮早就張大了小嘴,難以置信地喃喃道:「我沒想到,你就是林泉鎮的那個葉凡,對不起」。

葉凡不理她。又對怒目而視,臉呈豬肝色的范鵬一臉正經說道:「你認為我那齊天兄弟有點吹破天的味道是不是?哼!實話告訴你,羊頭峰基地的謝遜營長見了我兄弟齊天還得敬禮,口稱長。

他的真實身份說出來估計你會吃驚。水州幕月灣基地獵豹特種兵團少校營長,你認為他可有資格說這種話?」

「真,真的1范鵬雙眼突然往外凸出非常的明顯,就差掉眼珠子的樣子。

這小子很靈活,臉皮也夠厚。回過神來對著齊天「啪。地一聲行了一個標準軍禮,口裡喊道:「墨香市野戰一師上尉連長范鵬向長問好。」

「嗯1齊天也拉不下臉,障了一聲算是回禮。擠出了點笑意說道:「怎麼樣?我不是吹牛大王吧。實話告訴你,站穩點,剛才你叫他滾的這位葉副書記可是咱們獵豹鐵團長的拜把兄弟。,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燦。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