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六章打殘一條腿就是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打殘一條腿就是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話落范鵬更是緊張得倉身都在微微抖瑟,太此刻有點像是一個死刑犯正等著判決書的感覺。..

就連副仲揚副總的手也一直在辦公桌上緊緊的叩叩有節奏的敲打著,兒子的前途他可也是十分的擔心著。

「范鵬!我立即叫人查一下,五分鐘后給你答覆。」鐵占雄說著掛了電話。

「葉書記,怎麼樣?」范鵬忍不住了,衝到葉凡跟前遞了一根中華,恭敬地替葉凡點上后急忙問道。

「這事!鐵團長說是要先查一下,畢竟獵豹不是普通部隊,不清楚一個人不可能隨便收人進去的。呵呵,」

葉凡淡淡一笑,吐了個兩個煙圈,嘴裡卻是不說五分鐘後有答覆的事。當然就是待價而沽,看看能否從中爭取點利益。

二分鐘后。

范仲揚這隻老狐狸終於憋不住開口了:「葉書記,我再次重申,只要鵬兒的事能辦成,我這邊鼎力相助電站家屬樓區落戶廟坑政府院子。

那塊地盤和新樓應該能吃下。

不敢說是有舊成把握,八成應該有。至於貫通林泉大通脈的事我們墨香電力集團可以出如耳,這是最少的。說不準還能爭取到更多一些資金。

這筆款子到位后我可以全面委託葉書記代為統一管理,我們電站不插手,只要路能修好就走了,直接打款給你怎麼樣?」

「嗯!葉書記,你就幫范鵬一回吧!如果這事能成我可以鼓動咱們市歌舞團在公路落成典禮上免費來演出一番,怎麼樣?」

一旁的胡晶晶也為情人范鵬助威了,而且這邊盡給一旁的謝尤蓮使眼神兒,意思叫她也求兩句。

謝尤蓮其實早就想給葉凡道個歉了,剛才自己有些過火了。..有些捏扭著,說道:「葉大哥,剛才的事還得再次請你原諒,如果不原諒我恐怕會被媚兒姐罵死的,堂姐可凶了。9unet」

看謝尤蓮一副楚楚可憐相葉凡早就消氣了,心道:「唉!這些上。最難消受美人恩啊1

嘴裡說道:「沒事,這只是個誤會,過去就走了。」

「葉大哥可能不知道,晶晶的父親古永欽可是市交通局局長,以後你們林泉鎮要搞「大通脈,他可是能幫上不少忙的,哧哧」晶晶跟范鵬可過…」謝尤蓮網說到這裡就被胡晶晶一把蒙住了嘴笑罵道:「死丫頭。看你還敢貧嘴,我打你。」

「呵呵」男女之間談戀愛很正常。」葉凡一語道穿胡晶晶心中的小九九,令得她剎時間鬧了個大紅臉,可又不能對葉凡怎麼樣,現在還求人呢。只好羞答答低垂了下了粉頭。

五分鐘后鐵占雄來了電話:「葉老弟,這事成了。你叫范鵬明天準備一下,把自己個人資料全準備齊全帶水州藍月灣基地來。

不過還有得叫野戰一師的政委給開個證明材料。算平調吧,來這邊還是上尉。本來是要降軍銜為中尉的,看你老弟面上就算啦。

藥材方面我準備齊全后叫人專門送過來給你,不要擔心,這事兒就你我知道,大哥不是那麼貪心的人,該保密時一定會保密的。」

「哈哈哈」那就不說謝了,等那藥丸成了后再慶功。」葉凡哈哈笑著很是滿意,知道鐵哥叫自己直接通知范鵬是給自己一個人情面子。

心道不虧為獵豹的老狐狸團長,隨即掛了電話,不過臨了還是補上了一句,乾笑道:「老大,五千塊電話費可別忘了沖啊1

「哼!唉!我看你小子快成財迷了。」鐵占獨亨了一句掛了電話。

「范鵬,你的事已經定了。鐵團長特批。叫你明天準備好一切材料叫你們野戰一師的政委開個證明,直接到水州的藍月灣基地報道。..范總,這事得恭喜了。」

葉凡樂呵呵說道。轉頭掃了胡晶晶一眼道:「胡姑娘,你爸是市交通局局長,我啥時有空還真的拜訪一下胡局長,不知到時胡姑娘會不會趕我出門,呵呵。」

「那可說不定,咯咯」一連串銀鈴般笑聲響徹辦公室,胡晶晶見男朋友得償心愿,一時之間也是心情大好。

而且這次葉凡幾個電話就把范鵬想瘋了都無法辦到的事給辦了,范仲揚、賀雅貞等人心裡也是暗暗驚訝不已,想不到一個鎮黨委副書記的能耐如此的大,這樣的人結交來以後肯定有大用。

「葉書記,走,喝幾杯,高興,哈哈哈」范仲揚開懷不已,幾人到了電站食堂。這電站食堂可是配有二個雅間。絲毫不比一些鄉鎮的酒樓差,空調什麼的都有。

「葉書記,我敬您三杯,先前多有不敬,還請原諒。」范鵬這個時候已經把葉凡奉為神明了。

以後去獵豹想混出個人樣來,還是先得跟這個鐵團長的兄弟打好交道。鐵團長高高在…是難以接觸到的,所以話說得非常的恭敬誠懇。「好!就干三杯。祝賀你高升進獵豹。」葉凡也是豪爽地舉杯相慶。吃過飯後稍微歇了一眸子,范副總提議去廟坑鄉的「紅珊瑚舞廳。去坐坐。

一伙人散步著又到了紅珊瑚。

這廟坑鄉雖窮但舞廳內設備卻是一點都不差。到舞廳時已經坐了不少人。

葉凡等人網進舞廳一個平頭青年人已經打起了電話,道:「費哥,那個姓葉的小子跟賀書記,還有電站的范老總一起進舞廳了。說說笑笑的。跟賀書記挺熱乎的。***,就像是一對那個啥的,嘿嘿嘿。」

「哼!熱個屁。

你小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那小子配得上賀書記嗎?」

費武雲接到電話后一聽,感覺一股子陳年酸味直衝鼻息,狠狠罵了一句,指示平頭青年道:「三麻子,你給老子狠狠的陰他一下,打斷了腿進局子費哥給你撐著,出來后還是一條龍。只要有費哥在,就少不了你那份大頭。」

費武雲本想再過一段時間動手,不過見心儀之人賀雅貞跟葉凡這般的熱乎,心裡早就酸氣衝天了。

說來費武雲也是彼為無奈。為了把賀雅貞給追到手可是花了不少精力的。

隔三岔五的都會叫人送上一束束鮮花,這在魚陽這個窮旮旯縣還是挺前衛的把戲。

不過費武雲最後卻是落得個徒勞否功的下場,賀雅貞早就聽聞過這種公子哥的花花腸子般的風流韻事。

聽說費武雲在魚陽人稱「玉面郎君」估計是看了古龍的裡面有個柳什麼的叫「玉面郎君。而起的封號。

費武雲靠著費家的關係在魚陽那是混得風聲水起,什麼時候遭到過拒絕。

不過他的花兒賀雅貞卻是盡往垃圾桶里扔,沒一束帶回到宿舍里。只是因為費武雲這個「玉面郎君。並不是不夠帥,可以這麼說,費武雲長得非常的帥氣,跟葉凡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葉凡自有一番經過修鍊后的高手大家風範,有股子硬朗作風,還有點邪笑掛於臉上,一種閑散自由的風範。兩個人不屬於同一類型的。

費武雲仗著費家勢力,玩過的姑娘至少不下一個整編排。只不過費武雲的新鮮感保持不了多久,一般來說認識一個女孩子搞到床上后破了人家那瓜蒂后不過幾個月就會棄之如破爛。

如果姑娘想惹事費武雲當然有的是法子收拾她們。不過費武雲對自己玩過的女人還是挺大方的。一般來說如果玩膩后都會甩出一紮錢,估計有上萬塊給打了。

要知道當時魚陽縣的政府工作人員一年不過三四千塊錢工資,有這一萬塊姑娘立馬成萬元富了,那是可以干許多事的,比如在縣城開個店等,所以也沒什麼姑娘敢去找費武雲的麻煩。

魚陽縣圈內人士是這樣描述費武雲的一

天天入洞房,夜夜都是郎!

玉面飄天下,姑娘全進懷!

不過這玉面郎君在賀雅貞面前卻是吃了閉門羹,人這個東西就是這樣子的。

越得不到的東東越是想得到,特別是男人對女人。有的情痴為什麼會瘋了,會跳樓,也許就是一種強烈的佔有慾在作邃。真正搞到手成了老婆后時間一長一點勁頭都提不起了。

俗話不是說:摸著老婆的手。猶如左手摸右手。

就是那種感覺,其實就是沒感覺了。自己左手摸右手有啥感覺,有感覺才怪。

「好的費哥。保准讓他斷一條腿。媽的。敢搶費哥女人,那賀書記怎麼辦?」三麻子恭聲問道。「笨蛋!管賀書記什麼事。別傷著她了,老子還要好好疼她的。」費武雲罵道。

掛了電話后又打給了廟坑鄉派出所的雷溝所長道:「雷溝,如果等下賀書記有電話來叫你出警別作聲。你們派出所的電話不是壞了嗎?」

「那是,我馬上讓這報警電話給壞了,費哥說壞就壞,費哥說不壞就不壞。嘿嘿。費哥。是不是哪個不開眼的惹到您了,乾脆我把他給整所里來玩玩,給費哥出出氣不是更好。」廟坑鄉派出所所長雷溝一臉的乾笑諂媚,活脫脫一古代太監公公形象。

「這個」我想想」好像也行。那就乾脆不要壞了,電話還是正常的更好。不過如果有報警就拖一段時間再去,弄進來好好玩玩,讓你們玩場貓耍老鼠遊戲也不錯。嘎

費武雲笑笑掛了電話,在他嘴中打斷一個人腿猶如喝稀飯一般容易。根本就沒放心上,這種事他可是幹了不少的。

纏綿的舞曲在舞廳中咚咚想起。葉凡跟賀雅貞正交換一些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