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七章某豬日以身相許行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某豬日以身相許行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特別感謝下同鄉不蒜蝸猛,,的月票支:杜川次來臨之際賀所有訂閱狗子《官術》的朋友都能摘到天上的月亮,能到廣寒宮會會仙子當然更美。..不過狗子希望各位大大加強「訂閱」同時也給以「月票。支持,隨便能砸一下推薦票就更完美了,因為你們都是燦貴賓,有連續投票的權利。呵呵,」

「賀書記,你認為我的那個以林泉鎮為中心的「交通大通脈藍圖。想法怎麼樣?我想聽聽你的真實建議,進一步完善它。當然,也希望你得到你的支持,在以後咱們鎮的黨委會上能讓它得以順利通過。

這個計如果能實現,對於林泉人民以及將要合併過來的廟坑人民來說都是展的一個重要契機。

以林泉鎮為中心,西北通過景陽林場那條路貫通龜湖鎮,東北斜角向上穿過廟坑接通角林鎮,東面往縣城方向在經過南溪鎮,西南方向順延至斜岩鎮,南東面下去到武溪鎮。

這樣一來,形成一個。五鎮合抱林泉鎮的一個經濟活動區。咱們林泉處於這個特殊區域的中心地帶,前途無量

「嗯!你講的這個以林泉為中心的交通大通脈藍圖,如果真能實現對於咱們林泉鎮以至於整個魚陽縣來說都是有莫大的好處。

葉書記,聽說你在學校好像是學經濟管理的吧,怎麼看上去好像是搞交通專業畢業的,這事兒我會支持你的。

不過,我覺得這個;事你最好去縣裡跟張縣長和李書記都談談,取得他們同意和支持,也許你這個計劃就有實現的可能性。不過要實現這個計劃對咱們魚陽這個窮縣來說太難了。主要是沒錢。

交通建路可是需要大筆的資金。動輒都是上千萬的向路上用錢。如果要縣裡出錢估計這個計劃就得擱淺了。所以這事兒就看你能弄到多少錢了,唉,能讓林泉人民過得好一些,是如此的難氨。

賀雅貞也是佩服不已,講究后想到現狀又嘆了口氣。

「這事我準備明早就去縣上向李書記和張縣長彙報一下,這邊我已經跟秦書記淺談了一下,他也是點頭支持。不過,唉!只能是精神上支持,要錢就沒有了。唉」苦

葉凡一想到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也是頭痛得很,目前自己就搞了勁萬。其它答應的錢還沒到位。

沒到位的錢都存在著變數,這個誰也不敢保證。這些錢沒到位這個大通脈計根本就不敢動工,一動就要錢。如果搞了個半落子工程不是更慘,不如不搞。

轉眼掃了在彩燈映照下肌膚吹彈得破的賀雅貞」里也有些微動。伸出手邀請道:「賀書記,咱們跳一曲怎麼樣?」

「行1賀雅貞剛才弄到了們萬,總算解了燃眉之急,心裡也是非常的高興,隨著葉凡進到了舞池裡,在纏綿的音樂中開始隨步滑行。..

兩人都是中規中矩的,葉凡知道賀雅貞這人非常的高潔,不是庸脂俗粉所能比擬的。

也不是一些土疙瘩之流可以隨便輕漫的,所以雖說心裡有點意動但也不利於動作過於粗莽。

不過隨著舞池中燈光越來越暗淡。葉凡知道重頭戲估計要到了。

果然,若大的一個舞池就僅剩下一盞可憐的燈在著昏微的光了。

也許那些色狼豬哥們一晚上盡在盼望著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燈一暗下豬哥們終於出手了,不安份了起來。

當然,願意吃虧的姑娘也大多兩人本來就是戀人關係,這時在舞步中情迷於其中早就忘了一切。

男友想揩油就讓他揩油吧!反正摸著自己也挺刺激的,特別是在這種環境中更是令人心魂震蕩。

葉凡的鷹眼一施展開,模模糊糊的就看見已經有人動手了。盧偉和齊天畢竟是多情種子,性情洒脫不羈。

也不知他倆在什麼時候早就勾上了兩個不錯的姑娘摟在一起正跳著最拉風,也是咕年那個時候最誘人的「貼面舞。

不過這哥倆還算老實,那兩隻咸豬蹄子也僅僅是在人家姑娘的胸脯上騷擾了一番,其它並沒多少大的動作。畢竟倆位並不是真正的色狼或採花大盜,只是屬於較輕狂的那種級別的。

網開始時這舞曲是慢四,中間沒有停歇燈一暗直接過渡到了貼面。

當然,其中也有一部分舞伴退出了在一旁觀望,這些一般來說都是臨時頭搭夥的,不是情侶或姘頭關係。

葉凡本來也怕賀雅貞尷尬因為貼面舞一般來說都是情侶或非常親密,像姘頭級別男女的最愛。

不過奇怪的是如此高潔的賀雅貞這時候好像沉浸到了一種莫名的境界中,並沒提出退出舞池或者拒絕的輕微舉動。

人家一個大姑娘都能放得開了葉凡一個大老爺們當然也不會傻到去拒絕這種美事兒,不過葉凡表現得還是非常老實。

就是跳貼面舞時整個身體也控制的非常的美妙,兩人身體之間有拉開一點點距離。雖說兩人鼻息都能聞到,從賀雅貞身上溢出一縷縷淡淡的馨香,葉凡聞之有股子陶醉感覺。

跳了分把鍾見賀雅貞還是沒反應,葉凡的動作也漸漸的大了起來。..當然是帶著試探性的。

在不知不覺中手勢輕輕的緊了起來。兩人的身體也越來越湊近,到最後竟莫名其妙的就湊在了一起。

此剪的賀雅貞猶如一個受了極大委屈的小姑娘,全身無力的隨在葉凡身上,完全像一個。附庸品,也許是下午被人圍剮睦鍰累的想找個臨時依靠的緣故。

不過葉凡只是抱緊了一些,不敢有其它動作。比如故意把手撫在她的臀部這些曖昧動作。

隱隱見到賀雅貞那傲潔的雙眼中居然溢出一絲絲媚柔之情,葉凡知道她估計是入套了,也許走過去的事勾起了她的心潮思緒。也許是在回味著初戀的情懷,也許,,

就在葉凡開著小差時手不經意的居然就滑到了賀雅貞那性感的臀部。

這個時候葉凡可以指天誓,天地良心,他真不是故意,也是不心無意中手從腰間一滑就撫在了那鼓鼓的半球形上面。當然,也不排除某豬哥在潛意識中有此種想法在作遂。

某豬哥現自己的手已經貼在人家姑娘的性感臀部時心裡一驚,慌的想撤手上移回到腰間去,免得引起賀雅貞書記反感。

那樣子的話也太尷尬了一些。以後兩人

「嗯!就放那兒吧,挺好的。」老天。這時賀雅貞鼻腔里居然小聲的哼了那麼一聲,而且是貼在葉凡耳旁哼的。

那股子芬芳的氣息差點沒把某豬直接噴暈菜過去,感覺下身一眸子燥熱。不好。那玩意兒蠢蠢欲動。

這下子可是不行了,因為倆人正跳著貼面,如果底下褲襠處那玩意兒撐起來還了得,那不就正中目標了嗎」,

葉凡心裡可是急了,狂念「清心訣」行氣一圈子下來居然沒用。

那玩意兒最終於還是抬起了頭。不過因為兩人正跳著貼面,所以那玩意兒被葉凡隨勢斜壓在了賀雅貞的腹部處,如果讓它彈起來就出大逑了。不過即便是這樣兩人估計也感覺到了。

葉凡當然不敢吭聲,這廝現在只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化形為一隻老鼠鑽進去,太丟人了。

如果冒然分開又覺得有些不禮貌。主要是心裡是的確不舍,這種朦朧的曖昧很是刺激,比真正的**相抱還要來得燥動。

賀雅貞肯定也是感覺到了,沒感覺那才怪了。那麼大的一根東西貼附在她的下腹處,女人又是較敏感的怎麼可能感覺不到。

奇怪的是她也沒什麼動作,好像不知道此事似的依然貼在葉凡身上隨著舞曲跟著音樂節奏跳著。

不過葉凡澆了一點異樣,因為賀雅貞的鼻息漸漸的渾重了起來。

呼吸也漸漸的粗重了起來。通過鷹眼術,隱隱的現她的俏臉上開始布滿了紅暈,櫻桃小嘴唇也在無力砸巴著,在暗淡的彩燈下更是令人有種噴血的消魂感覺。

葉凡甚至感覺到這種味道比真正的跟女人干那事兒還要刺激,依著以往的性子他早就把嘴給咬上去了,不過對於賀雅貞他不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憋住了不湊上自己的臭嘴去咬人。

也許一出嘴就破壞了這種異樣的曖昧,兩人忘情的跳著,五分鐘過後。

賀雅貞還是處於那種朦昧的狀態中;也不知她在想些什麼。長長的睫毛有時還眨巴幾下,不小心時睫毛都會觸碰到葉凡臉上,有點痒痒的感覺。

就在這時候,某豬哥感覺丹田一眸子灼熱,一股激蕩的熱浪噴勃而出。

如激蕩的洪流向全身溫延開去。暗道:「不好!這勞啥子的太歲果又出來惹事了。那什麼「火龍翔天。那玩意兒,媽的,估計是陽烈靈忖被賀雅貞身上的陰蘊之息引動突然爆了。

看來咱這七段根基還是不穩。這種靠太歲果靈精之液助力硬是撐破的境界,跟通過自身苦練突破的境界的確有太多的不同。

不容易撐控,而且容易出來生事。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了惹什麼麻煩來。給老子挺住,千萬別惹出啥事兒來,頂住才是王道。」葉幾在心底里逑逑的大喊著。

不過某豬最終還是沒頂住,那個,的確也太難壓制住了。就像是一個正常男人,一個脫光了衣服的美女站你面前你還能做到無動於衷那真是的柳下惠轉世附身了。

不過即便是古代傳說中的坐懷不亂君子柳下惠也值得考證才行,傳說畢竟當不得真。

某豬意動了,在「火龍翔天。的烈陽之氣搗鼓下情難自禁,眼睛中都露出了火斑,幸好也沒人看得見。不然人家還以為現了血殺狂魔。葉幾的狼手在賀雅貞臀部不安份了,輕輕的上下蠕動著。還算老實。自控力還算行,只是上下輕輕的蠕動,幅度不是特別的大。

異外的是賀雅貞還是沒提出抗議。既然人家姑娘默認了某豬哥動作幅度加大了不強度也增強了不少,改撫為揉搓了。

賀雅貞的鼻息更重,漸漸的顯溢出喘息之感。無意中好像虛脫了似的,整個身子一下子跌進了葉凡懷中。當然是面對面跌進去的,因為兩人正在跳貼面。

賀雅貞整個臉都在無力的貼在了葉凡臉上,倆人的情況是這樣的。

賀雅貞的鼻子卻是觸碰在了葉凡的嘴唇上,給人一種感覺就是此刻葉凡正用嘴啃賀雅貞的鼻子似的。

而葉凡因為身材高一些,所以嘴唇反而觸碰在了賀雅貞的眼眉部,不像接吻,到像是時下另類的在啃眼睛。

感覺這樣子還不夠帶勁,某豬身子微微往下一弓。不好,這下子嘴辰是正中的撞在了一起。

不過!兩人那嘴唇兒卻是一沾即分開了,沒有什麼進一步表現,適可而止。兩也都裝著是不經意,不小心撞上的而自然的就滑了過去。

為了分散賀雅貞的注意力,葉凡下定了決心開始湊在賀雅貞旁邊低語道:「賀書記,今天給你弄了的萬你要怎麼謝我啊?」

當然,此刻兩人正跳貼面,根本上就是貼在一起在低語,情景十分的那個。

「嗯!那」你說要怎麼謝?」賀雅貞低低嗯道,好像是從鼻腔中出的聲音。

「那」以身相許怎麼樣?」葉凡曖昧的小聲笑道。

「就的萬想讓我以身相許,那不成?至少也得徹萬才行,咯咯咯」賀雅貞甚至有些放蕩的也開起了玩笑。令得葉凡似乎有種她變了一個人的感覺。

「那」俺就沒輒了,要價太高。吾一個月就三百多塊錢工資。幹上一輩子還不能達到一點零頭。這樣行不行?」某豬眼珠子一轉又想出了一個新花招子來。

「你說,我聽著的。」賀雅貞語氣綿綿,吹氣如蘭,拂在某豬哥面上痒痒的,令人瑕想萬千。

「就吻一下怎麼樣?這樣子可不便宜,的萬一個瑰」葉凡輕聲

「更不行!我的初吻要獻給我一生的情人的,你,太了,太嫩。哧哧哧」賀雅貞吐氣如絲,像一隻妖嬈的妖精,差點熏死某豬哥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身子一個趔趄。屁股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腳。整個人抱著賀雅貞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了,幸好葉凡身手不錯,不然肯定撞別人身上了。

「嗯1賀雅貞還以為葉凡想進一步占自己便宜,有些生氣了,嘴唇里嗯了一聲站住了。

不過這時從側面飛出了一條像是鐵棍樣的東東。葉凡知道他嗎的有人下黑手了,一股怒氣直噴而出。隨手強硬的拉過賀雅貞一腳踹去。

「啪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