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八章踢到尊真神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踢到尊真神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節人連人帶棍被踹到了幾米開在其它的跳舞的青嘩洲甘身上。..頓時引動得舞池中一眸子騷亂。

二十來對正沉醉的色男色女們都受到了波及,亂成了一鍋粥,有人大聲喊著互相拳來腳往的扭打了起來,這個時候是非常時期,當然大家都不痛快,美事兒被攪誰都暴燥如公牛,全紅了眼,燈一下子亮了起來。

不過,葉凡這邊的戰鬥還沒停歇。網踢飛一個又從另外三個方面又彈出幾條巴掌大的厚實鐵板如一條條黑板劈將而來。

「啊1

賀雅貞終於看清了,才知道葉凡剛才並不是想占自己便宜。嚇得一聲尖叫。

葉凡冷哼道:「什麼人。敢下好此狠手。雅貞,別怕,有我有。」

把賀雅貞托在身上緊緊的護住,用剩下的一條腿兒轉了一圈子如一陣狂風橫掃過去,這下子真走動怒了。

用了三成力勁,「啪啪啪。三聲暴響,幾個,黑衣人如死狗樣跌在了舞池中。

「媽的!敢襲擊大哥。」齊天和盧偉也反應過來,一個餓虎撲狼撲將上來。幾拳幾眼下去踢得那幾個跌倒的人哼哼慘嚎不已。

「嚓,一聲,估計是其中一個什麼人被齊天和盧偉給廢了,小腿骨折了。

一個黑衣人痛得受不了啦大叫道:「麻哥,點子硬,快救命1

「上!木子受重傷了,媽的!敢打咱們廟坑人,給這群外地佬放放血。廢他一條腿,麻哥獎一千。」

這時不知誰躲在暗處喊了一聲,原先還坐在舞池一旁沙上的一堆正喝酒的青年聞聲就桌上掄起酒瓶盤碟全沖將上來,圍著葉凡三人就動起手來。

「哼!來得好。」齊天,好久沒活動一下了,該是咱們荊民一下的時候了。..

「嘎嘎嘎」那是,人肉靶子更帶勁,去哪裡找這般好的免費貨色。9u免費提供兄弟,咱倆比比1齊天尖聲陰笑道,掄起臂子就竄了上去。

「你小子,動作挺快,我可還沒喊開始呢1盧偉笑著也不慢,一個螺旋腿橫掃千軍。

哦啦啦,,頓時就倒了一地都是,地下頓時哀嚎一遍。而葉凡卻是半抱著賀雅貞站一旁看起了熱鬧,沒他什麼事了。有兩個得力手下還礙著他什麼事。

這時范鵬也是狂笑著沖了進去。加入了戰團,這軍人都是好戰份子。三人聯手之下十幾個混混幾分鐘全躺地下哼哼了。

舞廳老闆在一旁直跳腳,可惜沒人理他。報警電話打了十幾分鐘了居然沒動靜,派出所早就說要來人到現在也沒看見人影。

其實廟坑鄉派出所離紅珊瑚不遠。如果小跑的話三分鐘准到,這都過去紛鍾了還沒現警察的半個人影。

「九哥,場子被人砸了,你快帶兄弟們回來。好亂,好像是三麻子帶人來找一對青年男女麻煩的。不過對方好像身手不錯,也有好幾個,人」只舞廳老闆在電話中慌急的叫著。

「媽的!三麻子他***,老子不就早跟他說過了嗎,這舞廳是哥哥我開的,還敢來搗亂。兄弟們。回舞廳拔三麻子那卵蛋蛋去。」九哥一聲大吼,坪地一聲敲在桌子上。一聲號令下正在隔壁樓上喝酒的兩桌人全哄的一聲跑了出來,二分鐘狂飆到了舞廳。

「三麻子呢1九哥聲震如雷。不過被小跑過來的舞廳老闆吳歡林給拽住了,用手朝前一指。九哥頓時身子一震,徹底傻眼了。

只見舞池中亮堂堂的旋轉燈還在轉著。里啪啦著躺著一大片人。一個帥氣的年輕人大馬金刀的坐在從旁邊挪過來的一張塑料椅子上。

其人橫眉如刀,嘴裡叼著根大號的,長長的鑲著金邊圈子花紋的高級雪茄,在港片中的黑社會老大經常抽的那種。..

彼有一股子山大王的蓋世風範。.9u.net九哥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危險感,給九哥的感覺就是令人窒息。令人無形中就恐懼了起來。

「他是誰,哪裡來的牛人1九哥在心底里咕嚕著沒有吭聲,三麻子都給踩在一個人的腳下正哼哼著爬不起來。

「聽說你叫三麻子,快老實交待,為什麼要對我大哥和賀書記下狠手。

不說是不是?老子讓你狠。」

盧偉邪邪的一笑,一腳踩下頓時啦啦直響,估計三麻子的骨頭正處於被壓碎的邊緣,不過還沒碎罷了。

看到如此場面九哥也心寒了。

三麻子是什麼人九哥心裡最是清楚了,以前在廟坑鄉自己是大把頭。三麻子是最近崛起的新貴,聽說在石獅那帶捅了人跑回來的,彼有股子取自己而代之的勢頭。

九哥當然不服了,兩人拉上自己小圈內的一夥混混火拚了三次,各有勝負。

不過最近三麻慌渠了白陽四大家!家十老塗,家費武型猛工勾,更是神氣活現了。

九哥漸漸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了。心裡唉嘆著自己這個大把頭的位置估計是保不住了。

可此刻一見到那般拉風的牛人三麻子,在一個嘴上掛著一絲絲邪笑的青年人腳板底下哼哼時,九哥頓時感覺到一眸子快意,比在娘們身上播種子時還來得暢爽。

心裡罵道:「媽的!三麻子。讓你爽個夠。我得做點什麼了,這次這麼久了廟坑鄉派出所的雷所長還沒有到,估計這次的事說不準還是費家的費武雲指使著三麻子乾的。

只要捅出費武雲,讓三麻子失去了這個靠山這廟坑鄉還不是咱九哥的天下。

至於說費武雲如果能跟自己合作當然更好,不合作老子一地頭蛇也未必就怕了魚陽縣的土老虎,」

想到這些九哥眼珠子骨穆碌一轉拿了主意,把一個小瘦子招來神秘的哼了幾句,瘦子領命而去。

「三麻子,今天費武雲又招呼你了什麼,看來雷所長也沒空了,嘎嘎。現在被人踩到腳下,該剛才在九哥面前被面授機宜的小瘦子突然衝進來大聲喊道,裝著是網進舞廳的樣子,轉眼掃見了賀雅貞連忙點頭哈腰道:「啊!賀書記也在。」

「是張虎啊!怎麼回事,你給說說,這跟雷所長有什麼關係?」賀雅貞臉色一沉,想到事情生都快半個鐘頭了。剛才舞廳老闆和范副總早就報警了,他們也接通了,說是立即出警。到現在居然都沒到,拿自己這個鄉黨委書記當什麼人看。

這張虎是九哥手下的得力幹將,廟坑鄉名人。人雖說瘦。但打起架來全往死里招呼,這點賀雅貞作為廟坑鄉的書記也有耳聞。

「這個。」這個。我也不大清楚。不過剛才在政府時費蒙他們鬧事。我偷偷的到了一點。

那時雷所長一被擠出來我正納悶。一個所長怎麼被人一擠就出來了。後來好像是聽說有人打來了電話。聽口氣好像是要家人打的。問雷所長事辦得怎麼樣,雷所長說自己,」

張虎殺人不見血,嘴一張馬上就把雷溝所長給拖入了萬劫不復之

因為雷溝在林泉合鎮后也一直想取代趙鐵海的位置成為林泉鎮新任

所以全力投靠了費武雲,當時費武雲也是胸脯拍得鎖鎖響說是全力保他上位。

所以下午有人圍攻賀雅貞書記時雷溝走出工不出力,給人輕輕一擠就到一邊涼快去了。

賀雅貞一聽就明白了,再加上下午那鬧事的頭頭,也就是那包公頭頭頭也是費家的費蒙。

估計這些都是費家那玉面郎君費武雲整出的事端。想到下午自己被圍攻得如此慘,差點都尿拉褲子了,賀雅貞氣得身體都在抖瑟。

「不要急賀書記,范鵬,搬條椅了來請賀書記坐下,咱們慢慢審。」葉凡笑著悠閑得很,一點也不急。

有齊天和盧偉這兩個高級審案工人在場什麼案子破不了。抽死他三麻子也能抽出背後指示人來,不過差不多已經相當明顯了。

「住手,你們想幹什麼?在舞廳鬧事,反天了是不是?都給鏑起來帶回所里。」

這時門外突然衝進來十來個威風的警察,領頭的那個瘦小個子,」眯眼年輕人估計就是所謂的雷溝所長了。

此熏毛卜子挺威風,這廟坑鄉雖說鄉窮,但人口也有五萬。所以派出所也有十來個警察同志。

不過因為魚陽縣太窮了,就連警棍都無法全都配齊。所以有四五個同志拿的是警棍,三四個同志抓的是閃亮的手錯。

還有三個同志抓的居然是掃把柄,再加上歪著帽子,活脫脫三個《神鵰英雄傳》中丐幫出來討生活的乞丐形象,差點沒把盧偉和齊天哥倆給笑噎死過去。

不過雷所長一見到賀雅貞馬上堆上了笑臉假假的笑道:「賀書記也在啊!到底怎麼回事?」

「雷溝,這位是咱們林泉鎮分管組織、財政工作的葉副書記,今天三麻子一夥居然攻擊他,這事你得給我狠狠的查清楚,嚴懲不待。」

賀雅貞冷著臉。享到,知道雷溝當了費武雲爪牙后哪還有好臉子給他看。

「啊!葉副書記,您好,我是廟坑鄉派出所所長雷溝,請領導指示。」

雷溝戲演得非常的棒,裝著網認識很激動的樣子。葉凡心裡早就看穿了他的花把戲。

這小子明明在下午圍攻賀雅貞書記時還有,那個時候應該聽說過自己了。這下子居然裝著網訕識的樣子,欲蓋彌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