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一十九章分筋錯骨手破案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分筋錯骨手破案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惑友餾。..比口匆班、大大的連續慷慨打賞,狗節日順意」

「雷所長,你們派出所的辦事效益很高嘛!我聽舞廳的吳老闆和電站的范總說是早在半個小時前已經報警了。

你們的值班員也接到了電話。我雖說是今天第一次來廟坑鄉。好像也知道這紅珊瑚舞廳離派出所不過一百多米遠。這麼「遠。的路程你們才用了半個小時就到了,真是神啊!呵呵呵」以後回到鎮里開黨委會時一定要宣傳一下雷所長的辦事效率,讓全鎮人民都來學習學習。哼

想起這小子甩出的陰招葉凡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就甩臉子給雷溝看了。

言語極盡譏諷味道,令得跟在雷溝身後的一幫子警察是冷汗淋淋。

雷勾有費武雲這大靠山不怕,可這些可憐的小警察卻是很擔心啊,人家葉副書記可是正管著鎮里的人事工作的,不怕才怪。

「我,我們當時下班了,值班的小王聯繫不上我們,為了招集大家,所以來得有點晚了,請葉副書記諒解一二。」

雷溝並沒顯得多麼的慌張,張口說著胡話,有費家在撐著他膽氣十足啊!

「呵呵呵」雷所長還很盡職啊!哼!來,我給你介紹一個人,估計你聽說過沒見過。等下你好好配合他審案子,我想有他出馬這案子應該不難審的。」

葉凡干呵呵笑著指著盧偉介紹道:「雷所長,這位是墨香市刑警隊隊長盧偉同志,今天晚上到廟坑鄉來辦事。現在全給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給攪黃了,我們都是配合他辦事的。」

「啊!盧,,盧隊長。」雷溝這時汗珠子一下子就冒了出來,真的也是冷汗淋淋了。

這惹到了市局刑警隊隊長可是沒有啥好果子吃的,人家一句話也許自己這所長的帽子都得飛了。

後面十來個幹警更是連腿跟子都覺得有些軟虛了,臉色頓變,像一張張白紙片,連忙上前問好不已。..

「雷所長,我是盧偉。今晚受市局於局長派遣,特地到廟坑鄉來抓一逃犯。

據可靠情報透露,該逃犯今晚很可能現身廟坑鄉紅珊瑚歌舞廳。網好遇上葉副書記和賀書記。

他們倆人很熱心,立即表態願意在舞廳配合咱們市局抓犯人。唉!居然給這個叫三麻子的混蛋給全攪黃。

此人不但攻擊政府工作官員。而且最後還襲警,破壞了抓捕的最佳時機,驚跑了罪犯。

這事一定得查清楚,鬧個明白。我已經給市局的於局長作了彙報,他指示一定要嚴辦肇事者,法不容情。

全給我銬到派出所去,我得好好問問。如果問出誰在背後玩陰耍詐什麼的決不輕饒。就是魚陽縣縣長來了我也要把要陰的人綁到市局嚴辦,哼1

盧偉表情嚴肅,口氣嚴厲得嚇人。其實這小子全是在講胡話,哪有辦屁的案子,全是胡扯的。

雷溝早就汗透全身,腿肚皮感覺有些抽筋了似的一直在打著閃兒。

心裡悲哀的嘆息道:「完啦!有市局刑警隊隊長出馬三麻子哪能抵得住,扛不住的話如果把費武雲給招出來咱這些小毛毛可就完蛋了。

費武雲有他老爹撐看來個死不認賬估計就是市局也拿他沒辦法。市局拿他沒辦法可咱這些小毛毛就是替罪羊了。

特別是市局於局長可是個鐵腕手段的人,人稱「鐵手無情」要拿自己這個小所長祭刀估計就是張曹中來了都不管用了」

想到這些雷溝感覺心底里那個是扒涼扒涼的,看來真是的踢到一位「真神。了。

不!好像是兩位,那個葉副書記也不是位假神仙的,也許比盧偉這個刑警隊隊長還要可。..

「賀書記,我想在下次黨委會上提出一些建議,對於某些工作不得力的同志一定要給點什麼小處罰才行。

不要認為呆在派出所屬於公安系統就安穩了,反正農村沒派出所。咱們乾脆在農村也設些治安點。

比如下放一些同志到村裡搞點治安工作也行。現在有些村子也非常的亂,有了警察駐點也許會剎住這股惡習。」

葉凡淡淡說著,就那麼幾句話下來雷溝及一幫子警察哥們早就快軟趴下了,這不是明顯指的就是自己這夥人嗎?

下放到農村去駐點,那還活個屁。整天管管東家理長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那還不如直接把咱們下了大牢來得舒坦些。

回到派出所,盧偉和齊天哥倆配合著審起人來那是非常的漂亮。

不過三麻子這小子還挺硬氣的,鐵嘴鋼牙,盧偉技了兩個小時硬是沒吐出後面的主謀費武雲來。

就在盧偉想拿出小汀品時葉幾說道0算啦。不杳了。結了吧1

「大哥,為什麼?要查就查到底,把幕布后指示者糾出來豈不快意齊天可是有些不明白。

「好了,不查了。盧偉列的那幾項罪名也夠這小子坐半年的了。這個我自有分寸,如果要查還不容易,只要用國術界的秘術「分筋錯骨手。把他的骨頭一塊塊拆了。

即便是鐵打的人也受不了的,保管他們個所謂的大英雄,大豪傑們在幾分鐘內就成為一隻軟腳蝦。即便是以前的地下黨我估計照樣子成軟腳蝦米的。

不再查了我是自有打算,暫時還不宜動他們後面的人。剛才那個瘦小子不是已經嚷出來了。

我剛才也問過賀書記,好像是縣委組織部部長費家的公子費武雲一直在追求人家賀書記,估計是把我當作對殘了出氣。

這些酸不啦嘰的事只是一些小事,那小子以後自有辦法治他。目前大哥在林泉鎮勢力太根本就無法跟費家對抗。

明白了嗎二位兄弟,不過我不想假手於外人,我倒是真想跟費家那隻「土老虎。好生鬥鬥,與人斗其樂無窮。不過目前還不成熟,先放放吧

葉凡給倆位不服氣的兄弟低聲說了說。

「怕個。球,一個。小小的縣委組織部部長有啥的,乾脆連他一鍋給端了。」齊天砸巴了一下嘴沖沖的說道,看盧偉也在嘔巴嘴,估計也有些想法。

「幼稚!你以為魚陽費家是紙糊泥捏的嗎?人家這種大家族有著幾千年的古老歷史。

魚陽傳說中有四大古老家族。還有一歌就是描述這四大家族的,你們聽聽,也挺有意思的。

費家土老虎

玉家靠山虎

謝家笑面虎

肖家病怏虎。

怎麼樣?有點意思吧?

這四大家族歷史久遠,在魚陽乃至墨香市都是根深蒂固。就拿費家來說吧,縣裡有組織部長費默。

咱們魚陽十幾個鄉鎮中有四分之一的鄉鎮的一二把手都是費家的人。費家養的狗估計不下半個整編連,全是清一色正科級以上幹部。

想想,像費家這般有勢力的家族市裡難道沒有人了嗎,絕對有。傳說毒香市副市長費玉就是魚陽費家的,是費默的親妹妹,才三十幾歲。

你們也許會不屑的哼道:不就一個副市長嗎?老子的靠山比她硬實得多。

可是你們沒想想,這女人不過三十幾歲居然能爬上副市長之位難道背後就沒幾個人撐著,不然憑什麼她會上位副市長寶座而不是其他人?

也許你會說,媽的!還不是兩腿一叉裙子一擺就上位了,不是那般簡單的。女幹部從政並不全是靠鬆鬆裙子呻吟幾聲就能辦到的。

沒有一點真本事爛泥也難扶上牆,何況人家未必就是靠松裙擺爬上去的。

當然,一小部分女鳳志是靠這玩意兒往上爬的也是有這事實。但我相信,絕大多數女同志是靠實力和關係上位的。

比如廟坑鄉的賀佳貞書記,她就是一個實力型的女幹部。

還有。

魚陽這四大家族的關係也是非常的微妙,錯綜複雜,亂七八糟的,亦友亦敵,可敵可友。費家跟玉家非常的鐵,而玉家的玉懷仁可是墨香市紀委書記,常委!

所以大哥才暫時按兵不動,慢慢跟他們玩。這做人哪,忍一時海闊天空,當年韓信甘願受胯下之辱最後終成一代霸主,千古留名。如果當時他很莽撞的跟那個混混爭鬥,也許當場就被殺了,哪還有今世人人還在稱頌的韓大將軍?

今天的事來說咱們並沒吃虧,把三麻子教得夠慘了,弄進了大獄也算是斬掉了費家在廟坑這邊的一隻爪牙。

震懾住了一幫子想使壞的混混們,也算是大功一件,至少一段時間內還能風平浪靜。

還有一點就是我的事不想勞煩你們助力太多,這人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鬥。

與人斗其樂無窮,身處人群這個大江湖中,都沒了爭鬥那生活也沒什麼意思了是不是。鷹擊長空,搏擊四海才是豪傑本色,哈哈哈

葉凡豪放的笑著,看得聽得盧偉和齊天暗中心服不已。心道:「咱這個大哥沒拜錯!說不準以後定是個青史留名的雄人

不過盧偉轉念猛然想到那什麼神秘的「分筋錯骨手」此術聽說施展開來能把人的骨頭活生生按關節經胳之法給拆解開。

被施了此術之人痛不欲生啊!但又不會致命,如果合骨後人又完好無事了,端的是神奇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