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四章就地正法你敢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就地正法你敢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早上口點左右了大家才起了于飛飛網從房間出來。..現幾匹狼都以一種怪異煞煞的眼神望著她。臉兒沒來由的一紅。

嘴裡不滿的哼道:「看什麼看,再看挖眼。本姑娘是不是越來越漂亮了。哼哼1

「沒」沒什麼」昨晚睡得好嗎?」范鵬估。

「當然好甥,從來沒有那麼舒適過。這天水壩子的老宮還真是個,好睡的地方,比五星級賓館睡著還要舒服。哈哈,不像某幾頭豬半夜三更的還衝涼。在天井裡集叫鬼嚷的鬧得人心煩,」

于飛飛網說到這裡更是引來了「哈哈哈,的哄堂大笑,才回過神來好像是自己說漏嘴了。

如果自己睡得香怎麼會知道幾頭豬在春,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一時間趕緊「呸呸。幾聲在地下吐了幾下,順帶著跺了幾下小蠻腳。溜進廚房洗臉刷牙去了。

「葉書記,你那湯是什麼湯?能不能搞點給我們帶回去?」范鵬舔著臉小聲說道。

「怎麼?帶勁吧?算了。走時一人一副,燉野味肉絕對大補。你們經後半個月內絕對精力充足。這個可是隱世高人配的老方子。

據說是從古代春宮方面改造過來的。吃了無副作用,大家放心。不過這葯你們不能外傳,自己拿回去燉著吃就走了。

只不過有幾味葯即便是你們想配也配不到的,因為沒地方買。而且這葯不配齊吃了就會惹上大麻煩。說是毒藥也正常。所以千萬別亂配藥,吃出什麼來就麻煩了,呵呵。」

葉凡一眼就看穿了幾個寶貨的鬼心思,其實葉凡說的是真的,這葯里有那太歲樹樁里擠出的樹靈之液。..

還配得有少量的「艷情草。藥粉在裡面,所以,沒這兩味葯在裡面效果那就大打折扣了。跟普通的補藥相比也僅僅是好了一點就走了。

拍攝工作進展得非常緩慢。第二天,市台又來了幾個人幫忙。先後拍了石坪塞的翕族村,廟坑鄉。角林鎮,南溪鎮,斜岩鎮,武溪鎮,整個魚陽南部幾個富的鎮子都在這裡面。

每去一個地方為了省事。葉凡也沒打擾當地政府。外面人還以為是遊客拍風景,倒也沒引起多大的轟動。

,正

整整三天,拍攝工作完成。

范鵬連夜把片子帶回水州的藍月灣基地,在同事配合下三天時間把此初拍的片子經過一系列高端技術處理,虛擬、立體和真景相融合,搞出一部長達的分鐘的有著魚陽縣林泉鎮大通脈的片子。

當時的獵豹基地內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電子音響設備,畢竟人家是神秘的軍事基地,國家可是砸入了大批的金錢的。一般人哪能享受到這種特級服務,估計也只有葉凡能做到了。

一聽說是給獵豹長搞的,那個光電子影像音響組就特別的賣力。所以搞出來的東西那效果可以跟電影有得一拼了。

范鵬在連夜工作之時葉凡同志也在連夜摧殘著菜西施范春香,盡情的享受著魚水之歡。陰陽融合之道就是這樣子玩的。

什麼招式都給玩了一遍下來,菜西施在他調教下最近也有很大的進步。有時配合得非常的完美。

有時葉凡一個動作菜西施就知道了此狼要玩什麼招子,兩人的動作倒是達到了和諧統一,差一點就快達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舊般武藝算什麼,葉凡同志鼻就開創出了力般招式了。不過也是換湯不換藥,動作幅度不是特別的大。畢竟菜西施沒練過武。身體的柔嫩性差了一些。

有時鬧出的動靜較大,惹得在大廳里看電視的范妍兒那臉蛋紅得像猴子屁股似的,一顆春心在那裡嘎嘎的跳著快出胸膛了。..

反正自從那次葉凡誤把范妍兒認作范春香差點就地正法了之後葉凡也放開了,有些事也沒特意的避著范妍兒。有時候跟菜西施玩把戲的時候門只是虛掩著都沒關緊。

也不知是不是葉凡同志故意的想對范妍進行早期什麼的教育。估計也有點這方面的嫌疑。

當然,葉凡不在意菜西施這個當姐姐的就更不在意了。在她的心目中早就把自己的妹妹給算上了。就等著妹妹滿舊歲時讓葉凡同志去摘桃子了。

有的時候菜西施還會故意創造機會給某豬哥,比如說范妍兒有時正在洗澡時。又恰遇上葉凡同志正躺在廳中聽著時,菜西施就會出手了。

怎麼出手呢?

當然是溫柔而強烈的挑起某豬哥的那種興趣,來個漏*點強吻,來個,投懷送抱於某豬懷中亂動一氣,不過等到某狼的興趣被點燃著火了

惹得葉凡是牙痒痒不已,這個時候火燥上來了沒地兒散那可就招

而一旁的范妍兒正在洗澡,那水聲嘩啦啦響著,好像在奏響著催某人動進攻的戰場號角。

不過葉凡畢竟是黨的幹部,國術七段高手。那心智是沒得說了。嘴裡一直嘴著「淡定!淡定

一百來個,「淡定」下來后最終是口話燥,終於挨到范妍兒洗完了。沒有了那水聲嘩啦啦。當然誘冉力也小了一些。

不過極具誘惑的時刻當然就是范妍兒裹著浴巾網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了。那個時候的范妍兒如一朵出浴的純種雪蓮。

乳峰傲然地挺立著稍微還會露出半邊峰頭來,有時甚至還能看見峰頭上的那粒小草莓,從沒遮嚴實的浴巾中偷偷跳出頭來招惹人,頭順溜著也有點濕,如出浴的什麼。

兩條修條的白嫩之腿大半都裸著,就連那最為神秘的地帶在浴巾的飄動中時隱時現。一股子淡淡的體息夾雜著香味兒直往葉凡的鼻孔中鑽出。

也不知是不是范妍兒故意的。這妮子還會故意翹皮的在葉凡面前走上兩圈子農村人自創的貓步子,那性感的屁股一盪一盪在葉凡面前晃蕩著。

開合之間有時浴巾甩得幅度過大芳草地當然就隆<父草葉估計是因為肥料太過旺盛還會偷偷探出頭來。

當然芳草上還蓋著一層薄如蠶翼的三角褲,這東東還是葉凡同志為了激進情趣,特地買來給菜西施表演給自己看的。

不過後來幾乎一半的那東東都被菜西施的妹妹范妍兒強佔去了。這下子就不得了啦,如果是菜西施表演還行。最多就是猛虎撲羊就地解決了。

此刻卻是穿在范妍兒身上,某豬哥那是遭罪了。遭的當然是大罪了。

晃得某豬那心肝是嘩哇哇地騰著,胯下早就一柱高挑就快飛天了。

葉凡只好示威性的揮了揮手喊道:「還不進屋,惹毛了老子就地正法了。」

聽葉凡這麼一嚷,范妍兒肯定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略啦一下子就蹦進了自己的房間」坪,地一聲緊關了門再不出來了。

心裡暗暗罵道:「色狼。正法,你敢嗎?前次還不是沒進,沒用的孬種子,進了不知是什麼味道,聽姐姐的聲音好像很舒服,很那個的,」

一想到這些范妍兒那臉蛋子可是紅透了,身子一眸子燥熱。看來得再洗一次澡

跟菜西施盡極浪漫后某豬哥四腳八叉的躺在了床上,連衣服都懶得穿。舒爽的享受著菜西施那溫柔的全方位服務。

因為葉凡心裡有些子煩!

這時電話突然響了,裡面傳出一男子聲音道:「您」您是葉副書必,,是嗎?」

「是的。你是哪位?」葉凡感覺有些奇怪,對棄好像很緊張似的。

「我」我是魚陽紙廠的工人,我叫陳二牛,有個重要情況想向葉組長說一下。您能不能出來一下?。陳二牛聲音抖瑟著說道。

「重要情況,好,你在什麼地方。我出來找你。」葉凡人一激靈,心裡一喜暗道:「難道是有正義感的工人兄弟有什麼黑暗內幕要暴出來了?電視中常看到此種情節,現世中再現了。」

葉凡想像力豐富。一下子就聯想到那上面去了。

「那」那就在「鬼嬰灘。上面有個叫「鍾旭聖君宮,的宮裡面怎麼樣?」

陳二牛好像極為擔心,令葉凡有種地下黨接頭的神秘感覺。心道:「鬼嬰灘,還什麼,鍾旭聖君宮。聽這名字都有些滲人。難不成還真有鬼在叫,鍾旭聖君抓鬼?不過。怕啥?難道還怕被人暗算了不成?」

「好,我馬上出來。」葉凡爽快的答應了。放下電話后問道:「春香,鬼嬰灘在什麼地方,那個「鍾旭聖君宮。又是怎麼回事兒?」

「氨你」問那地方幹嘛?」范春香那半裸的身子居然抖瑟了一下,乳峰晃蕩得厲害,顯得十分驚恐的樣子。

「奇怪了!那地方很可怕嗎?」葉凡倒真有些疑惑了。

「當然」可怕」不要說這深更半夜的,就是大白天也沒幾個人敢去?」

范春香嘴辱都有點顫慄著,抖著在說。好像怕冷似的。葉凡乾脆把空調的溫度又調高了一點。隨手一把把范春香輕輕的拉入了懷中,輕撫著她的身子。

比。,石比北

說道:「說來聽聽,我倒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