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五章鬼嬰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鬼嬰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鬼嬰灘倒底什麼時候那樣年叫的也不清楚,據說有斤介訓吏了。..古時聽說那地方還是個刑場,清朝時還作個刑場呢!殺了不少人,血流成河,整個沙灘都給染成紅色的了。

奇怪的是!每到深夜四五點左右,那裡都會傳出鬼的厲叫聲,而且那些鬼好像還沒長大,是嬰兒鬼在叫。

咱們鎮的神婆子麻姑說過,嬰兒鬼都是一些冤死慘死的嬰兒死後成的鬼魂,比成年鬼更加的兇殘。

因為他們想長大,所以見人來就想附身於你身上把你害死他們好轉世投胎講到這裡范春香連打了幾個冷顫,牙齒叩叩直響。

「怕什麼,那都是謠傳的,這些上哪兒真有鬼。真有鬼好人還不都被害死了。不怕,有我在。我現在要去「鬼嬰灘。辦一件事。可我又不知道往哪裡走,你帶路算了。」葉凡安慰道。

「不行,你不能去,」我求你了,不能去的,」范春香失聲叫了起來,幸好這房間隔音還不錯,不然半夜真會把別人給驚醒了。

「別怕!我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那牙杯我都集隨手捏碎就是真有鬼嬰來我也能把它給滅了。

跳大神神棍的不是說過,人的陽網之氣很盛的時候選連鬼都不敢靠近的,所以你不必擔心什麼,我是有急事要辦,走吧1

葉凡安慰了幾分鐘后范春香聽說葉凡要辦急事,咬了咬牙點了點頭。

一看時間差不多四點鐘了,兩人鬼鬼崇崇出了門。鑽進了三菱里。在范春香指點下不久就開到了下龍灣。

其實離鎮政府也不過三四里路左右,源途因為是省道,稀稀拉拉的隔著一段路都建得有房子,心裡在暗笑范春香的膽

到了一座很長的矮山前。范春香叫住了葉凡,指著那一面長長的讓峽說道:

「就在這峽谷裡面,有個很大的灘。..其實就是個亂亂的毛草地。全是由雜亂的石塊和沙泥堆成的。

以前因為有鬼嬰在叫,所以建了個,「鍾旭聖君宮。捉鬼。本來那宮每隔十來年都會大修一次的,保存得也還不錯!

不過百年前有個修宮的木匠師傅從樑上突然摔下來死了,抬回去臨死前聽說一直喊道:不要抓我,你們再叫我用斧頭砍你們,救命氨,就那樣子真的嗝氣過去了。

大家可以肯定,他絕對是被鬼嬰附身奪魂了。所以後來就再也沒有石匠木匠去修理那破宮了。

去年神婆麻姑牽頭說是願意捐出二十塊請人修理那破宮,可是就是沒人願意去。唉!錢再多也沒命值啊!沒命了那錢拿來還有什麼用?」

「那我們走吧?」葉凡故意笑道。

「不,」不,,我不去,我就在車裡,要,」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范春香好像被踩中尾巴了似的在車裡嚇得跳了起來,「。地一聲就撞在了車頂上疼得直叫嚷。

「好了!嚇唬你的,我自己去,唉!女人啊,這個都怕。」葉幾搖了搖頭感覺好笑,拿著手電筒下了車。

「凡,凡哥,我跟你去?」背後又傳來范春香那抖瑟著的聲音,人已經下車了。

不過身子骨在寒風中抖瑟得厲害。

「你別去了,在車裡先睡一覺,如果怕的話就把音樂開起來葉凡心裡一眸子溫暖,因為范春香儘管怕得要命,可是看見自己一個人去冒險時她又甘願意隨自己一起去。

這就叫同甘共苦,現代人,有酒喝時孤朋狗黨全都一叫就來。

有大難時這些喝酒的兄弟全溜沒影了。所以葉凡有些感動,走過去把范春香抱回了車裡,幸好出來時兩人都想好了,連被子都帶了一床,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常..

在路口照了一眸子,才現了藏於一人多高的茅草叢中隱隱有一條石條小路,差不多兩個人寬。

不過也許是因為長久無人走的緣故,現在小路基本上都給亂草枯枝遮了。

葉凡很後悔沒帶把砍刀來,不然邊劈邊走也舒服一些。源著小路鑽了進去,大約走了一里路左右還真是現了一座黑乎乎的影子。

感覺有點像是天水壩子的那座老宮的樣子,橫在一個小山坡上。

其實葉凡心裡還真有點怵,這黑燈瞎火的在蘆葦叢里鑽不怵那才怪,何況是聽了這麼一個可怕的傳說。

那破宮還真是大。好像比天水壩子那老宮還大。黑巍巍的看不見頭。估計有一百多米寬大。

到處髒兮兮的都是一些蝙蝠大便,幸好大冬天的還不怎麼臭。不過噁心得很,地上雜亂的堆著一些蘆葦,煙盒,香煙頭滿地都是。估計是有些地下賭鬼肌個地方來賭別說,在泣里賭搏的話趙鐵海他們似小會來抓的。

裡面並沒人,心道難道陳二牛還沒到不成?按理說他自己叫我來應該早就來了,不過自己是開車來的,也許他是走路。

用手電筒照了一圈,現大殿正中位置上蹲坐的不就是那「鍾旭聖君。是誰?

鍾旭,傳說此人是華夏傳統文化中的「賜福鎮宅聖君」。古書記載他系唐初長安終南山人。生得是豹頭環眼,鐵面虯鬢,相貌奇異;然而他卻是個才華橫溢、滿腹經綸的人物,平素正氣浩然,網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膽相照。

是捉鬼的英雄,這破宮中雕的鐘旭還真有些像,不過那雙眼珠了都掉了,現在變成了瞎子鍾尬。

葉凡直想笑:「娘匹**的,瞎鍾尬還怎麼捉鬼,除非那鬼也是瞎鬼,瞎對瞎才能配上號,呵呵1

笑過後乾脆用手掃了掃宮裡一排爛糟糟的寬木凳子,掏出一根煙點上抽了起來。也許陳二牛是個較謹慎的人,要試探一下子才敢出來。

此人絕不是膽小之輩,如果肥心肯定不敢約自己到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來的。

估計今晚應該有收穫,在這種地下秘密相會,擔驚受怕不說。還得忍妾臭氣等,

不久!

一個頭從側門伸了出來。作賊樣問道:「是,是葉副書嗎?。

「是的,你是陳二牛是吧!沒事,出來吧,這裡晚上應該沒人來。」葉凡拍了拍那條爛木凳子笑道,想給陳二牛壯壯膽子。

陳二牛終於有些抖瑟著走了過來,手裡一把微弱的小手電筒虛顯了一下。

「有什麼事你大膽說,我會為你保密的。就你我兩人知道,如果能現什麼有價值的問題我還有獎的。」葉凡遞了根煙給陳二牛打著氣。

「不了葉副書記,你那個太貴,我們抽不慣,我抽這個。」陳二牛不敢接葉凡的煙。自己掏出一包幾毛錢的。連過慮嘴都沒有的「大前門。抽了起來。

「拿去吧,沒事,我帶了兩包。」葉凡塞了一包中華進陳二牛懷裡,嚇得他一羅嗦站了起來。

一直用手跟葉凡推磨一樣,推了幾個回合,見葉凡有些生氣只好抖瑟著手把中華塞進了懷裡。

像寶貝一樣小心地還摸了摸,這個無意的動作令葉凡心裡有些酸,現在自己抽一包三四十塊的中華,比當初網畢業時抽一包三塊五的牡丹還要隨意,這就是差距。

想到魚陽紙廠的工人一個月就拿四塊左右的工資,有的還要供孩子讀書,養活一大家子人。冉頭喜事要走,生老病死都要花錢。怎麼夠用。

「唉!我一定要盤活紙廠,至少要讓大家領上一個月二百多塊的正常工資。

」這個時候葉凡的決心得到了空前升。

「葉書記,我是紙廠的車間副主任。咱們紙廠原來是會賺錢的,後來還是有錢賺的,可是最後。

全被黃廠長,秦明楷一伙人吃光光,貪光光了。他們天天花天酒地。你去問問,光是紫雲酒樓一年的招待費就高達二十來萬。

二十來萬啊!夠我們全廠工人一個多月全額工資了。即便是天天來客人也用不了這麼多啊!

,萬比

還有藍月亮歌廳。一年也有七八萬,整個林泉鎮的餐館加上去魚陽外地吃的喝的,合起來一年光是招待費就高達田來萬,怎麼會吃這麼多啊!

唉,廠里有部分工人窮得高燒時說著胡話,可是還是不肯去醫院治玻怕去得一次二次后就把那一個月百來塊錢的生活費都給吃藥了。

所以全都是躺在床上用冷濕毛巾蓋頭減熱。一些婦女人痛得在床上打滾,用嘴咬著毛衣不敢喊出聲來怕被隔牆人笑話」陳二牛心痛不已,直嘆氣搖頭。

「哼」。葉凡氣得冷哼了一聲,嚇得陳二牛又不敢吭聲了,趕緊說道:「我不是哼你,是給氣的。你有證據嗎?這些如果沒有證據就難辦了?。

「有,有一些。」陳二牛說著,抖抖瑟瑟地拿出一個報紙包著的紙包說道:

「全在裡面,有的是憑證,有的是憑我自己當時知道的記下來的。葉書記,您一定要替我保密,不然我」會給黃廠長一夥整死的。您也看見了,他們那天連你這個鎮領導都敢起鬨打架,我們只是一,我們就更不用說了。如果給他們知道了晚上也許就會在飯桌上紮下一把馬刀來。」

說到這裡陳二牛一直在東張西望著,怕得很。,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