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六章敢打大哥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敢打大哥的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求下月票。..今天忙。兩更萬字,早七晚七,希望夫漆。支持狗子碼字」

「哼!這天下還是黨的天下。不用怕!我會保密的,如果黃廠長一伙人找你麻煩就打我電話。」

,石

葉凡儘力給陳二牛鼓氣,說道,「如果你以後還有現什麼新的證據。咱們就約在這鐘旭聖君宮裡好了,經常來這裡你怕不怕?」

「怕啥!真有鬼了這個世上壞人還能長活嗎?那不早被冤鬼附體抽魂了透毛」

陳二牛倒有一番歪理,聽了后感覺還真有道理。如果真的有鬼魂。比如某某被害了他肯定會找害死他的人,,

兩人一番談話下來已經到6點左右了,天麻麻亮了。陳二牛先走了。估計還是有些擔心有人看見,葉凡倒是對這鬼嬰灘很是好奇。不過今晚好像沒聽到什麼「鬼嬰。在叫。

回到車裡抱著范春香睡了一眸子。一直等到7點左右天大亮了才下

車。

乾脆爬到路旁的那座小山上。山上種了許多樹木。站在高處往谷里一瞧,頓時驚喜若狂。

「天然!天然的好地方啊1葉凡喃喃著差點手舞足蹈了。

因為他現這鬼嬰灘根本上就是一個荒地,級的大。一眼根本就望著不見裡頭到底有多長,在灘的中間有一條寬大約凹米的小溪把整個鬼嬰灘分為了兩半。

每一半差不多有幾百米寬的地盤,葉凡急下了山。叫范春香先回去了,這裡反正離鎮里也不遠,開車送她到附近有人家的地方葉凡又返了回來。

興緻勃勃的源著小路一直往裡走去,還真是大,一個峽長的狹谷。

源著那小溪兩邊天然生成的兩塊地盤,都是荒草地。足足走了4千米的荒灘地才漸漸的變窄了起來。

並且兩邊的止。緊靠荒灘這頭開始之初並不十分的高,也就二三十米。越往遠處越高,全是由裸露在外邊的麻青色岩石組成的,土層非常的薄,長著一叢叢低矮的草和樹木。

這簡直就是今天然的廠區,葉凡為何這般狂喜?

因為他想到了如果能把魚陽紙廠搬到這裡來簡直就是天意,而且這裡源溪兩岸都可以建廠子。

建上幾十個廠子都不成問題。如果能在林泉搞個小型的開區之類的東東就更完美了。

當然也稱不上是開區,只能說是集中辦廠就走了。

再加上這裡是荒灘,全屬於無主之物,國家的東西,估計是連地皮錢都省了下來。

不過葉凡想了想覺得肯定不會這般容易的,因為這裡既然叫「鬼嬰灘」說明林泉人都怕這個地方。

有時迷信的東東比什麼科學的威力都來得大,關鍵的問題是廠子要搬到這裡,紙廠的工人肯不肯。如果大家都怕鬼,都反對的話那還搞什麼。

這才是最大的阻力,不然這麼好的地方早就被林泉人開來種上樹木茶葉了,哪兒還會留著讓葉凡來撿漏。..

這倒是個大問削

農會人都很是信迷信,大家不肯搬的話惹毛了工人鬧起事來可就麻煩了。9unet

群眾的力量可是最大的,葉凡可是深有體會的。前次自己被縣公安局的那個。到霉的古副局長抓去時,李宣石就組織了上千人到縣府靜坐示威,嚇得李洪陽書記和張曹中縣長那汗都出了一籮筐,當官的最怕這個了。

葉凡獃獃的坐峽谷口想了整整二個小時,給齊天打了個電話,叫他通知范鵬給他那電視台的表哥周軍義再講一下,麻煩他再次來拍攝一下魚陽紙廠和這個鬼嬰灘。

葉凡的想法就是乘這次搞「林泉大通脈藍圖。的機會幹脆把魚陽紙廠。以及關於這個鬼嬰灘變小型廠區的事給辦了。

齊天聽了也是十分的好奇,隨口一句道:「那還不容易,大哥,我看你是糊塗了。

既然有鬼嬰在叫咱們把鬼嬰抓出來不就成了,哈哈哈。要消除工人的疑慮就得對症下藥,如果查出鬼嬰叫的秘密來不就真相大白誰還怕那個。」

「對!對!是我糊塗了。你小子,腦瓜子靈埃那今晚下來一起抓鬼怎麼樣?老子到真想抓幾隻鬼給紙廠的人瞧瞧。」葉凡哈哈嚎笑

已。

「是長!鐵團長命令我今天送葯過來。這下子正好了,連假都不用請了。」

齊天正經完後轉眼嘻嘻笑道:「大哥,你真是牛氣,居然敢從鐵團長身上榨油。」

「我可是作苦力的,幫你們這幫子好兄弟跑路,唉!求人不好求氨。葉凡嘆了口氣放下了電話。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看來我是局中人,這種辦法還要外人來解套啊1葉凡嘆道。

回到政府自己住的房間,葉凡關上門上開始拆紙包了。

現裡面除了有一疊厚厚的票以外還有一本筆記本,票裡面有三成東西是正宗的票,近七成是複印件。

從票的種類看那是五花八門。什麼報銷手段都有,看得葉凡是膛目結舌。

心道:「受教了,真是大開眼界啊!黃海平這廠長的腦瓜子還是真靈氨。

票跟筆記本一對照,終於雙譏;其中端如到縣城去澡堂年、按摩店,廊甲獅甘請心換成了在魚陽賓館開的正式票相抵的。這種偷梁換柱的手法是最正常的了,是目前華夏官場最盛行的手段之一。

不過像這種票查賬的人認真些一定會現問題的,比如今年的6月日國際兒童節黃海平代表魚陽紙廠去城關向幾所小學捐筆盒玩具等等。

在魚陽賓館一娃費高達四多,怎麼可能會生這種荒唐事。

魚陽縣賓館里最貴的房間一晚上不過勁來塊,你這凹多塊難道一個人還要睡上舊個房間不成?

真是可笑至極,這樣的破票最後魚陽紙廠的上級單位,也就是縣經貿委派來核賬的工作人員都會審核而過,說明這裡面有多少的貓膩,

經常說官員是蛀蟲,這就是貪腐蟲子啃食國有錢物的招術。..黃海平住一個晚上值得普通的紙廠工人一年的工資了。9u免費提供

據說黃海平的家是在縣上,為何要去住賓館,這個真是有些邪。

不過這也是官員們慣用的小手段。這個葉凡不想去查,他只想搞些大的抓住就行了,畢竟自己不是審計局的,也沒那麼多精力和時間。

其中有一筆賬數額很大,引起了胰ぁ1始潛糾鎰魎凳竊謨年3月2日魚陽紙廠曾經出廠了幾大車的紙張。

是賣給水州一個叫隆興的紙板廠的,總經額達到了鈣萬左右,當時只收回了舊萬定金后就沒再拿回錢來了。

可是在最近紙廠出納張春艷出據的明細帳里絕對沒有這麼大的數額。

因為鈣萬畢竟是個大數字,葉凡的記憶可是好的,當時聽財政所所長鄭力文匯報過幾次。

沒有聽說過那個大客戶還欠著魚陽紙廠的萬巨款。倒是一萬二萬三萬這樣小筆的錢合計有五六十萬還沒收回來估計也算得上是三角債了。

「這筆錢去什麼地方了?難道已經收回來沒入賬,或者說是根本就沒收回來,或者說是根本就沒這回事。這本賬本是假的,陳二牛道聽途說亂記上去的。」

葉凡一直在腦子裡打著圈圈。決定就以此為突破口好好查查,看看誰在說謊。

「力文,你給我馬上姿查紙廠送過來的賬本,看看上面是否有在水州隆興紙板廠的交易記錄?」葉凡問道。

「好的葉書記,我馬上就查。」鄭力文很聽話的說道。

紙廠工作組已經成立了,不過十個人。葉凡任命鄭力文為副組長。原天水壩子工作組的段海也是副組長,兩人合起來負責日常的清查工作。

段海以前在縣委辦呆過,有些方方面面的東西他倒是挺上手的,兩人帶著工作組已經對原魚陽紙廠清查過兩輪了,沒現什麼奇巧之處。

最後精確的核算了一下,得出的表格如下

魚陽紙廠正式職工昭人,合同工勁人,臨時工歷人,合計人數達到口刃人。

機器設備加廠房除去折舊費等估價勁萬,地皮估價勁萬左右,所有資產總估價叨萬。

,王琺比北

欠銀行及原材料,機器設備等等費用合計徹萬,欠工人工資、醫藥費用等合計勁萬,這樣子兩相一抵,魚陽紙廠實際上就是欠債四多萬。

一個典型的資不抵債的爛攤子企業。

縣裡領導也開出了合資的條件。就是不能隨真開除一個工人,除非觸犯了工廠條例或犯罪才行。

就目前這種情況看沒有哪個傻子願意注資魚陽紙廠的,葉凡看了這筆爛賬頭都脹得比豬頭還要大。

這種爛攤子怎麼盤活,不過當看了陳二牛的票及明細賬后又升騰起了一絲希望。

也許第一次只是陳二牛的試探性質的接觸,估計黃海平手中的貓膩還不止這一些,葉凡也只好暫時作一魚翁,等著陳二牛想通了全盤托出底牌再作打算。

正考慮著時鄭力文打來了電話,說是已經查清了。今年3月2日的確出廠了一批貨,是分批運到水州的隆興紙廠的。

當時的成交量是佔万,已經收回定金舊萬,還有萬欠款沒收回。

「媽的!田萬的成交量居然變成了佔万,就這一筆貨款就整整差了

到底誰在扯謊,只能走到水州興隆紙廠去查證過後才知道了。不過要查出真相那是相當的難,不容易,也許黃海平跟興隆紙板廠有著長期的交易,這種見不得光的東西有些難辦。」葉凡忍不住罵道半天過後回過神來喃喃道:

「娘的!也許像這樣子的瞞報、虛報的大項目估計不少。魚陽紙廠從車間主任到銷售科長,從廠長到出納全被黃海平這個廠長一手給控

了。

這裡面簡直就是一張大網,錯綜複雜。估計還牽扯著縣上一些官員。黃海平就是這網中的一隻主陣的蜘蛛。唉!我只能作個吃蜘妹的螳螂了。」葉凡嘆氣不已,煩得很。

網到辦公室黨政辦王元成主任來了。又是說了一個人事方面的人情。

葉凡答應了,不久鐵明夏、肖「等人也是陸續來討了。照樣早是希望葉副書記能照顧獅口七曉在廟坑鄉的一些同事,葉凡也答應了。

繆勇到是乾脆,直白的開了張人事任免名單來要求葉副書記在考慮人事安排時重點考慮,這一開就是以,差點沒氣炸葉凡的肺。最後拍板了8人。留下一半答覆以後再說。

曲英荷這個主要直管人事的組織辦正式主任也送上了一張報表,是由組織辦副主任李春水送來的,因為主任是由曲英荷兼職的。

葉凡翻了一下,現幾乎覆蓋了林泉的一半多的股辦,科室以及鎮里直屬的所。

「春水。這名單是你跟曲副鎮長一起商量著辦的嗎?」葉凡有些生氣。因為有幾個科室已經被秦書記和繆鎮長以及幾個實職副鎮長搶走了。

曲英荷還安排人是什麼意思。這不是逼著自己答應了別人的事又得重新考慮嗎?

先前自己已經開了一張單給春水事先打個照呼了,誰知組織辦居然沒有理會,這有逼宮之嫌。

「葉副書記,我」我也沒辦法。裡面就兩個股辦是我建議的,其它的都是曲副鎮長直接安排的。我也只好上報到您這兒來了。」李春水有些害怕樣子,很是委屈的說著。

葉幾乾脆抓起筆來把已經搶走了的位置「喳喳喳。全劃掉了,把筆一據,說道:「拿回去叫曲副鎮長重新考慮,合理安排。根據每個人能力、成績、特長適當的安排工作。」

十幾分鐘過去了現春水抓著那張已經被劃出許多人員位置的名單不作聲在站桌子對面。

葉凡有些詫異,抬起叉時現李春水眼中已經蘊含著點點淚珠子了,看樣子馬上就要哭了。

「怎麼啦?」葉凡問道。

「我」我不作了,這幾天我天天坐桌前排來排去的,連上個廁所都有人追進來要求安排個好位置。排位都快排成瘋子了。

位置就那麼多,人數卻是有好幾百人。咱們林泉鎮在編人數丑3人,廟坑鄉也有曰人。

合計晰人,可位置才多少,滿打滿算也才墜來個科室主任加副主任。將近勸人搶這助來個位置,都快打破頭了。」

李春水網講到這裡葉凡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還笑,武都急死了李春水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好好!我不笑了,你繼續葉凡一臉正經道。

「崗位也一樣,差的科辦沒人去,好的擠破頭。我這個組織辦的副主任就像一個皮球,被你們這些書記鎮長的踢來踢去的。

這個說要安排誰,那個,打招呼說是某某又是他們親戚。這些人我誰都得罪不起,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組織委員,只不過一個正股級小毛蟲。

我有啥辦法,你們這些大人物我誰也得罪不起。剛才我的表妹都被你劃掉了,我回去肯定會被她罵死的,我還怎麼活?旺」當不下去了我實在太累了,旺兩,」

李春水居然委屈得要撂挑子不幹了,開始的時候是小聲哽噎,一分鐘后開始慢慢聲音大了起來,展到最後乾脆真接就開哭了。

再下去估計會嚎啕大哭,香肩在拚命的聳動著,鼻子也在抽*動著。

嚇得葉凡同志趕緊衝上前去關緊了大門。免得給外人看見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欺負了李春水惹出什麼風言風語來就麻煩了。

走到李春水根前輕輕扶著她的香肩低語安慰道:

「春水,作工作都是這樣子的。特別是咱們剛剛並展撤鄉並鎮工作。肯定是非常不如意的,麻煩呀!

不過事可以慢慢幕做,你也別急。總會有辦法的。我們安排一個是一個,不要說你,我的壓力比你還要大。

方方面面要考慮的東西太多了,做工作哪能是那麼舒服就過去了的。只要並鎮完以後就輕鬆得多了,」

在葉凡的安慰下李春水一下子軟倒在了某豬懷中,哭了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良久才好了一些。

「春水,好些了嗎?」葉凡撫了一下春水那一頭柔柔的,略顯清香的秀。

「嗯」。李春水白了葉凡一眼離開了家人懷中。

「剛才你說的哪個是你表妹,我給她補上。」葉凡笑道。

中午,齊天和周軍義以及盧偉到了林泉鎮,奇怪的是就連電視台的播音員于飛飛也跟看來了,說是聽說要抓鬼好奇。

盧偉居然帶來了一個貴客,也就是同葉凡妹妹一起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的墨香市的楚雲衣。

這小子進展快啊,也不知怎麼勾上的。聽說是盧偉在墨香市恰巧碰上楚雲衣回家玩,憑著他那條三寸不爛之舌,利用女人好奇這個勁頭給逛來的。

楚雲衣長得秀氣,在水州音樂學院校花榜上雖說比不上玉夢納雪,但也處於第舊位。

這非常的不簡單,要知道水州音樂學院可是美女的集散地,猶如眾香國,鶯鶯燕燕令人迷醉,是男人們的天堂。

比。,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