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七章葉副VS小媚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葉副VS小媚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深后從車裡居然還鑽出來一個更為清純的大美女,葉幾都出必意動的玉夢柄雪。..葉凡當然是看得雙眼直蒙了,剩下乾澀的吞了一口口水的份頭了。

今天的玉夢柄雪上身穿著鑲花邊的藍底白花色緣家姑娘經常穿的那種像旗袍子的衣服,下身配上一條小喇叭藍色牛仔褲,緊蹦蹦的,臀部凸顯特別的誘人,好像兩座型圓球山在招搖著。

聽說她是西雙版納的俸家姑娘。所以身上也縈繞著一股子俸家人的特殊氣質。

比。,萬

這種另類的美使得她人顯得特別的清奇,純美。葉凡眼前一晃而過葉若夢的昔日倩影,心裡微微的一紮痛趕緊轉過臉去。

「怎麼?我們的大書記,不歡迎我和柚雪是不是?」楚雲衣可是不放過他,促狹樣子,翹嘴兒笑了笑,「我們飯量都很不用擔心我們會吃窮了你這大書記的。咯叭

「哪裡!眼睛進沙子了,我想揉一下。」葉凡趕緊扯謊。

「哼!你一見到柚雪從車裡走出來就轉頭,柚雪,人家不歡迎你呢!惹人厭啊1安雲衣緊追不捨。

「不會的,葉書記是很大方的。人家幾千塊的高級包包都送給你了還說人家,你真貪啊雲衣。」

玉夢柚雪淺淺的一笑,一對酒窩彷彿在向葉凡招手一般。令得某豬哥心裡更是一動,葉若夢也是這般笑的,真是善解人意型號的。

「我」我真的是眼裡進沙子了。呵呵。」葉凡再次苦笑想矇混

「真進沙子了,那好,柄雪,你幫葉哥吹幾下,把沙子給吹出來就走了。」楚雲衣咯咯笑著把臉兒開始泛紅的玉夢柚雪推到了葉凡跟前要使壞。

「沒錯!大哥,讓柚雪姑娘給你吹吹。這沙子塞眼中砸巴嘔巴的很難受的。」齊天的盧偉一起來事兒了,這兩小子,配合著楚雲衣使壞了。

「那,那葉哥,我給你吹吹玉夢柚雪見幾個人都這樣子說了也沒辦法再推辭了。再不表態的話不知這幾個人會鬧出什麼更逑人的花招來。

不過一朵小紅雲悄悄的爬上了她那好看的臉頰,粉嫩嫩特別誘人,她走近了葉凡跟前伸出手來就想給葉凡張張眼睛。

「我」我自己來葉凡心裡一緊趕緊伸手說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大哥,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怕什麼,柚雪姑娘在水州音樂學院可是排在校花榜第二的大美女。

咱們都沒那種福氣。唉!可惜眼睛里沒進沙子。要不進了該多好。這個時候雲衣網好在一旁也好叫她給吹吹盧偉像唐老鴨叫春一般嘎嘎乾笑不已。

「我吹!我吹!吹不死你小樣子。」楚雲衣突然威了,腿兒一跺追打著盧偉,兩人鬧了起來。

「那」那就吹吹葉凡不好意思地張開了眼。

玉夢柄雪吐氣如蘭,一張開小嘴兒。那股子特殊的淡淡芳香噴出就飄進了某豬哥鼻子里,渾身沒來由的一盪,心裡開始有點齷齪想法了。

「媽的!禽獸不如1葉凡狠狠地在心底里鄙視了自己一番說道:「好了,出來了。..9u免費提供」

「不會這麼快吧,柄雪,看你嘴都沒動。如果是小截的頭絲或者什麼的會粘在眼膜上的。吹是吹不出來的,我以前幫我妹妹就是用舌頭舔出來的,咯咯咯,你試試,包靈的」。楚雲又想出了個更損人的壞招了。

「是呀是呀!我也弈說過,這法子好像挺靈的市電視台的攝影師周軍義一本正經說道。

「那就試試。說不定還真靈念呢。」

葉凡心裡一動,如果讓玉、夢柄雪這個小美女那妖嬈的香舌舔舔眼睛肯定特別的動人心魂。

心裡也就再一動,想逗逗玉夢納雪,見玉夢柄雪站那兒沒動靜,臉上更是透出了紅染,人賽桃花紅,於是催道:「怎麼?不願意?」

聽他這麼一催,玉夢柚雪可是站不住了。一旁的齊天和盧偉早就在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心裡嘆道:「畢竟是大哥級人物,這種香艷狗血事也會砸他頭上,好像還是問人家清純妹妹討要的,牛1

「我,我」玉夢柄雪小嘴唇兒動著動著就是張不開嘴,這種事也太曖昧了,何況是當作這麼多人面,心道:「紫衣的哥哥怎麼這麼色?不會是色狼吧1

「哈哈哈」逗你玩的。我怎麼敢勞煩咱們的大美女柚雪姑娘。」葉凡一笑,帶大家開始工作了。

「唉!功潰一潰啊!可惜1旁邊兩匹狼就差撫腕嘆息了。

下午拍了紙廠和整個林泉鎮。這次是以廠區為主,重點拍的是鬼嬰灘那一帶的環境,為葉凡的大通脈藍圖打基礎的。

晚上又到了藍月亮歌廳。在包間里這次大家都很規矩,絕沒人再動手動腳的,因為這次的姑娘不一樣。不是能亂動手腳的主兒,正喝得有些醉熏熏時外面傳來玉夢柄雪的憤怒聲音。

「啪1地一聲好像什麼人被打了。

齊天和葉凡網好在門口,那包間門也沒關死,還留有一條縫透透氣。

順勢打開門一著,現正有兩

劇尋醉熏熏男子拽著玉夢納雪要往?號包間去。「你們想幹什麼?」玉夢柚雪捂著臉喝叱道。

「嘿嘿,姑娘,我們孫局長請你去喝一杯,唱幾歌。」一個身著黑色茄克的年青男子嘻笑著說道。

齊天和葉凡一個健步沖了出去。

「葉哥,這兩個流氓打人。」玉夢柄雪喊著,眼眶中已經閃有晶瑩的淚花兒。

「啪啪1

兩聲巨響,那兩個,拉人的年青男子已經隨著聲音,像兩隻死狗樣摔在了牆角。

「你」好小子,居然敢動手,你等著。」兩個男子掙扎著爬起來撲進了2號間。

葉凡根本就不想理會他們,示意齊天進包間去,這邊扶著玉夢柚雪也進了號包間。

,王琺比北

網坐下齊天就問道:「大哥。..怎麼不讓我衝進去教他們一頓,媽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9u.net敢動大哥的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怎麼說話的,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大哥的女人?」玉夢柚雪心裡十分鬱悶,不過此玄也不想爭辯什麼。

「哼!別急,等下正主兒會來的。他們不是叫我們等著,咱們就在這裡面等,好好陪他們玩玩。」轉頭問道:「柚雪,剛才怎麼回事?」

「我」我剛才拿你電話出去給家裡人打了個電話,誰知正打著他們就過來了,叫我進2號間喝酒,我不肯他們就打,打了我一巴掌。葉哥,我給你惹麻煩了。」玉夢納雪驚魂未定,臉上五個指印還印著。

「柚雪,你怎麼啦?哪個龜孫子打你。啊!連指印都在。」楚雲衣驚訝的大叫了起來,轉頭看了盧偉一眼叫道:「你還不去,給我打死那個孫子,敢打我們柚雪妹妹。」

「別急!雲衣,他們會過來的。我會讓這群雜碎跪著給柄雪賠理道歉的,你看著。哼1葉凡臉開始陰沉了下來。

不一會兒,隨著鎖一聲響。包間里一下子擠進來七八個人。

領頭的是個打扮非常前衛獨特的姑娘。二十五六歲年齡,頭染成了半黃半綠的,像個妖精。

那雙眼睛長得倒真像是波斯貓。柳葉眉也給塗成綠色的,長長的睫毛好似會說話,順巴順巴一下,給人一種震憾性的另類衝擊力。

此刻這位妹妹面帶寒霜,這時那兩個被打的男子突然從背後閃上前來。

指著葉凡和齊天喊道:「就是他倆個混蛋打的人,肖老闆,我們到你的歌廳來是付了大把票子的,不是來挨打的。媽的!如果都這樣子咱們孫公子可就再也不敢來了

「肖老闆,難道就是那個人稱小媚娘的肖彩去,林泉三霸中老大肖虎石的妹妹,有趣!

這歌廳來了幾次了到是第一次見到真神,果然名不虛傳,一個、敢潑某色狼局長啤酒的妖嬈女子,果然有股子獨特的蘊味兒。」

葉凡心裡想著顯得更是悠閑自然。嚓一聲點上了一根煙,瀟洒的吐著煙圈圈,渾沒當回事兒。

「好了!我會處理好的,一定讓孫公子滿意。」肖老闆瞥了一眼在一旁悠閑地掃著玉夢柚雪和楚雲衣、于飛飛三位姑娘的孫公子。

「請問客人來自何處,這個包間今晚誰請客?」肖彩雲眉兒一抬,話還算是客氣的問道。不過那股子冰然的傲氣卻是怎麼藏也藏不住的。

「我請客,時凡,林泉鎮當地的。」葉凡乾淨利落的隨口答道。

「為什麼打人?你難道不知道這是我肖彩雲開的歌廳,幾年了從沒什麼不開眼的來這裡芒事。哼1

肖彩雲像只驕傲的精靈,斜掃了葉凡一眼,見這小子成色白晰,長得不壯,像個文弱書生,嫩嫩的像只菜鳥。好像沒見過其人。

估計也就尖一個,網從學校走出來的嫩鳥,也許還是一個。農村娃子。所以口氣一下子變了,老毛病又患了,顯得非常的沖,一臉的不屑,彼有股子頤指氣使的優越感。

肖彩雲開了幾年的歌舞,對於察人觀人這方面還是有一小套的。是不是有錢人,是不是當官人一眼基本上能看個五分。

不過她今天遇上的絕對是另類,因為葉凡同志既不像有錢人也不像當官的。

而是淡淡的溢著一絲絲隱者那種淡然的閑散味道,因為葉凡可是七段的國術高手。

他的氣質是偏向國術修養那方面的,國術修養也是一個神秘的大課題。並不單是指武力。包括內勁、學識、技法、國術道德、作人理念等方面。

國術對於普通人來說那只是存在於電視電影中的神秘傳說中,有誰見過真正的國術大師。

其實普通的名眾倒是彼有股子崇拜國術大師的心境,只不過真有國術大師站眼前時誰也認不出來罷了。

典型的鬧睜眼瞎的份頭,不過國術大師也的確難為分辨。不要說普通民眾,就是同行也難以分辨。

在沒有出氣勢,進行攻擊時國術大師其實也是一個普通人,只不過那種毋特別罷了。修養高的大師能有一點點體會到,層次低的武者也是感覺不到的。

「不開眼,肖老闆,你說誰不開眼了?」葉凡冷冷一笑問

「不是你還有誰,王八蛋!欠揍是不是?」剛才被打的兩哥們其中一個見背後有幾個人頂著,有了勢氣搶先插嘴,所以大吼著非常的霸道。

「媽的龜兒子,敢罵我大哥!卓嘴1盧偉和齊天嘴裡罵著手一點都不慢,來問罪的幾個人和肖彩雲只覺眼前人影虛然一晃。

啪啪啪,,

剛才出口的那個哥們臉上已經被連閃了好幾個巴掌,齊天和盧偉下手可是一點都不輕的,那小子臉一下子就成了豬頭,瞬間就腫起老高,看上去好像是一充氣的豬頭,有些嚇人,像一魔鬼。

「還敢打人肖彩雲生氣了。覺得唄兒丟面子。在自己面前居然會生此種不可能的事。

「啪,地一聲一瓶啤酒被她舉起就想往葉凡身上倒去,估計是想讓前幾年潑了某色狼局長的故革重演。顯顯自己威風。

不過她這次面對的可是葉凡。一化段高手,怎麼可能被她倒中。真那樣子的話估計葉凡同志的買塊豆腐直接撞死了。

「哼」。葉凡輕輕一抬手,那啤酒不但沒潑到自己身上,反而反潑了肖彩雲一身都是。頓時,這個驕狂如天鵝的小媚娘剎時間就成了一個。只**的落湯雞。

「上1孫公子一聲冷哼,後面幾個人撲了上來就動手。

啪啪啪,

一連串聲音響起,地下頓時就躺了一地都是,全滾地上哼哼著了。

盧偉和齊天這哥倆玩得盡興。輕輕舒展了一下拳腳七八個人全倒下了。

不過他們下手也很有分寸,估計這七八個有也僅僅是會很痛,要打的人痛而表面傷情看上去也不怎麼重。這種慣用的下陰手方法,齊天和盧偉那是非常明白的。

比。,萬

「好好!你小子,等著。」那個孫公子斜靠在牆角喘著粗氣,打起了電話。

說道:「瓚鎮長,你們林泉怎麼這麼亂,我跟賀鐵他們只不過到歌廳唱幾歌居然會有混子出來打人。

現在全受了重傷,我希望你能出面處理一下。如果都這樣子下去。你們鎮年底的審核可就有點難說了。」

這個孫公子估計在什麼要害部門工作,說話很沖,隱隱有威脅的

思。

「混子打人,好了孫局長,我跟趙所長過來處理,一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處理方法。」

繆勇鎮長正跟在墨香市檢察院工作的女朋友孔淑菲在床上纏綿著拉話。

好不容易把女朋友給騙上了床,連上衣都給脫了,正想進行下一步緊要的春色工作。

要知道這可是縛勇追了孔淑菲近二年才取得的突出戰果,這下子全給攪黃了,真是惱火得要死。

今天縣審計局的副局長孫滿軍帶著一伙人到林泉鎮政府複核本年度財政決算情況,為明年的預算制定提供可靠參數。

這縣裡審計局可是一個要害部門。對政府部門財政決算實行審簽。審計監督社會保障資金和環境保護資金;審計監督被審計單位財政收支、財務收支,協助公安部門協查等等。

而且孫滿軍的父親還是魚陽的副縣長孫榮春,勢力也是非常雄厚的。所以儘管彈勇是來自墨香市的太子爺。如果是放在市裡他當然不怕。

可是現在自己是一鎮之長了。這跟審計局關係搞毛了這個鎮長還怎麼做下去。人家三天兩頭來審核財務收支等等,沒毛病也會查出毛病來的。

不要說別的,審計局稍微給林泉鎮擺上一刀,也許明年林泉鎮的財政預算就會少了一百來萬,那還不哭死繆勇這鎮長。當然,也不會那般容易,但這總是個麻煩事,能不惹最好不要惹。

繆勇出了房間,女朋友孔淑菲也要跟著去瞅熱鬧。氣沖沖的去叫趙鐵海所長,可是人又不在。

網好半長河副所長正在所里跟幾個民警玩牌,結果繆勇一聲招呼,大家帶上警棍手銬一起撲向了歌廳。

不過林泉鎮的大把頭肖虎石帶著十來個小弟倒是先沖了進來。

「妹妹,哪個不長眼的雜碎敢砸咱們場子,老子拔光他的鳥毛。」

老遠就聽見了肖虎石那如雷般的吼聲。剛才肖彩雲被葉凡輕輕的一使手腕反潑了一身的啤酒。早就有人報到了正打麻將的肖虎石那裡,這廝把麻將一推就沖了上來,因為打麻將處就是歌廳的對面,不過幾分鐘就到了。

「哥打死他1肖彩雲可是從來沒有這般落難過,平時在林泉鎮都是趾高氣揚的。

人家都熱情地叫她一聲「小媚娘。

她還真以為自己就是唐朝的「武媚娘。轉世了。常常是高昂著頭直點,有點貴妃來到貧民窟的感覺。

這下子被葉凡反使了陰手成了落湯雞。那剛剛在魚陽縣城做的新潮拉風頭型也給淋成半黃半綠的,真有點像是山上的野雞。

見哥撲進來肖彩雲覺得有了靠山,惡向膽邊生,馬上指著葉凡罵了一句,覺得不夠解氣。一步就沖了上去,順手掄起桌上的啤酒瓶往葉凡身上招呼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