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八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咫慢著妹妹!猛聽背後肖蔗石聲大喊,肖彩雲就被日沉」死死的給抱住了。..

手上的啤酒瓶也被肖虎石奪了下來。肖虎石可是眼尖得很。掃了一眼,頓時身子骨一顫。心裡一寒暗想道:「真他娘的衰氣!又遇上這個剋星!老子還怎麼活?還要不要老子活,這大把頭屁得當

比。,石比

「哥」你幹嘛!讓我砸死他。」育彩雲手腳亂踢著不肯罷休,樣子有些滑稽可笑,不過她這亂踢亂動的終於惹毛了肖虎石。

「啪,地一聲清脆的耳刮聲響起。開口破罵道:「蠢貨,快給葉歉!媽的,飯都吃到狗肚子了。」

肖虎石聳著隨手先給自己倒滿一杯酒舉起說道:「葉書記,我代妹向你賠不走了。我先自罰一杯。」

說完一飲而盡,肖虎石的作派可是令得整個包廂里人全看傻了,特別是肖彩雲和那個孫副局長。

「小妹,還不敬酒。」見肖彩雲還在一旁捂著臉蒙,育虎石一聲冷哼硬是把一杯酒給塞妹妹手中逼著他向葉凡敬酒。

肖虎石這人畢竟是林泉的大把頭,起狠來砍人也照樣子敢下刀子。

在家裡也是凶慣了,他妹妹還真有些怕他。嚇礙手一羅嗦抖瑟著拿起酒杯楚楚可憐的說道:

「葉」葉書記,彩雲不懂事,衝撞了您,我」自罰一杯。」肖彩雲說著這話委屈得想直接撞牆。可是哥哥肖虎石在一旁虎視曉眈的逼著。沒辦法。

「哼!一個鎮黨委副書記牛氣個屁這時斜靠在牆上的孫滿軍站了起來不屑的冷笑。

「呵呵!咱可沒說自己牛,倒是你這個審計局的副局長牛逼衝天啊1

葉凡淡淡一笑舉起酒杯跟肖彩雲碰了一杯道:「我這人從來不去欺負人,從來就是自衛還手。

肖大老桓,剛才你不問青紅皂白衝進來就是一頓子質問,後來又撒潑抓起啤酒就要灑,這可不是一個好老闆應該做的事。

作為一個歌廳老闆,咱們來這裡消費都算是你的客人。按理說你也應該一視同仁。

可你到好,見人家是審記局的大局長,很明顯的偏了方向。這事看在你哥面上也就算了,一個姑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是不是」

葉凡網說到這裡肖長河帶著幾個民警跟著繆勇鎮長沖了起來。

「嗯!葉副書記,你怎麼也在?」緣勇有些驚訝地望著葉凡。一看這陣仗心裡就明白了,估計就是孫滿軍這騷包惹的破事兒。

孫滿軍這人繆焉也有耳聞。傳說特別的好色,又不注意形象。一見到漂亮姑娘就湊了上去,聽說在縣城曾經鬧出個幾次花邊傳奇。

因為葉凡這一號包間內有好幾個長得很艦的姑娘,特別是那個上身穿著有點像是俸家族人民族服裝的姑娘,更是生得清純可人,秀如天上七仙女下凡塵。

就連球勇的心都狠狠地抽*動了一下。..再斜了身旁的女朋友孔淑菲一眼。感覺長得真是太普通了。

其實孔淑菲很冤的,她長得也不錯,只是不如玉夢納雪罷了。緣勇跟她接觸太久了所以有些審美疲勞。才會感覺差別如此之大。

心道:「娘的!這姓葉的小子就是盡走狗屎運,這麼清純的妹妹都能勾上。咱還是墨香市的公子爺,怎麼就這般的衰氣。得讓這小子丟丟臉才行,解解氣,不然難解心頭之恨」

繆勇還沒想出讓葉凡丟臉的勾當來後面的孫滿軍早就不奈煩了,湊上來大喊道:「肖所長,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們鎮的葉副書記無故打傷我們,我希望肖所長能秉公處理。嚴懲兇手。」

「這」這」肖長河副所長真是腸子都快悔青了,心道:「他嗎的,人走背運時喝口涼水都滲牙。

老子幹嘛好好的下班了還耍賴在所里打什麼五十。錢沒贏到幾塊這騷味倒是惹得一身都是。

早知道回家抱著女朋友推幾下肉磨多爽事。這下子可好,就這群大佬。他嗎的老子這一個小毛副所長也誰也得罪不起。一個是審記局副局長,父親還是握有權柄的副縣長孫榮春。

另一個更厲害,是咱的頂頭上司,在這撤鄉並鎮的關鍵時刻誰敢肉鎮里分管人事的葉副書記。咱林泉鎮的第三號大腕啊!得罪了明天他不還不給咱小鞋穿。

最近聽說原廟坑那邊的派出所還要留下幾個民警駐點。如果惹毛了姓飲會有好果子給我吃。

估計都會被他給整到原廟坑鄉那個鳥都不願意去拉屎的地方駐點去了。

帶著五卉個歪瓜裂棗的小民警,整天跟幾個窮旮旯鄉民雞婆打小交道。那還不鬱悶死啊,,

想到這裡面的彎彎道道,肖長河直想抽自己一個大耳刮子,臉上表情比哭還難看,可憐巴巴的看向了繆鎮長,這下子估計只有他能救自己了。

而後面幾個民警早就嚇得一羅嗦。悄悄的溜到了門外。不過一下子也不敢走,一個個都在心裡著直罵道:「媽的!神仙打架咱們這些凡人還活個球球?」

緊把在堵在門口正圍觀的人倉驅趕出了歌廳,而賞虎見切嗆的十幾個小弟一見到葉凡這個傳說中。能用一雙竹筷子就把林泉的第四霸頭肖大川,那練了幾年的鐵拳頭手骨給敲裂開的殺神。全都如病怏鬼一樣蔫了下去,趕緊也是悄悄的溜到了大廳中呆著。

「王剩,他嗎的好險,剛才差點就惹毛了那個殺神。」一個光頭小混混心有餘悸。趕緊掏出煙來猛抽了幾口壓壓驚。

「嗯,今天要不是肖哥在場就咱們衝過去的話估計跟先前審計局那一夥蛋蛋差不多了,全得躺地板上乘涼去。媽的!估計還要更慘些。被打了還得被銬進所里蹲上幾天。

唉!彩雲也真是。怎麼連葉副書記這個殺神都沒認出來,這樣子下去可是不行的。」王剩更是驚恐地摸著自己的三角眼低聲罵道。

「剩哥,你說那個葉副書記會不會真的那麼厲害?」這時一旁有個,胖子混混有些不信樣子湊過來問道。

「嘿嘿,麻子,要不你去充充英雄,讓葉書記練練手咋樣?我呸!你這個小兔崽子,敢懷疑你剩哥講的話不是真的。..9unet」王剩氣就不打一處來,一巴掌扇過去差點扇蒙了麻子。

「葉副書記,今天孫副局長可是來咱們鎮核實結算財政收支的,你忙自己的事我也就沒通知你了。他們也算是上級領導,所以,你賠他們喝一杯這事就算結了怎麼樣?」

繆勇這招很陰的,話語中明顯是以全鎮財政大業來壓葉凡,何況葉凡還是分管財政的領導。

意思是如果真惹毛了審計局一夥咱們鎮明年的財政方面肯定會吃虧。這個責任你葉副書記可是擔當不起。

表面上看是叫葉凡陪審計局的孫滿軍副局長喝一杯,其實的意思就是叫葉凡賠罪的意思了。

聽繆勇這麼一說,孫滿軍也是吊吊的高仰起頭來,就等著葉凡當作幾十個人以及這些美媚的面敬酒賠禮了。

那樣子該多爽氣!比吸了夫麻還得勁頭。

見葉凡真的舉起了酒杯繆勇更是大跌眼鏡,他認為以葉凡的性格絕不可能認錯的,何況當作這麼多美媚。男人的顏面何存?

孫滿軍見葉凡準備服軟了更是氣盛,覺得好像就葉凡一人敬酒還不夠解氣。眼睛色迷迷的隱晦掃過玉夢柄雪和于飛飛以及楚雲衣臉上。

開口加法碼了,說道:「行!葉副書記有這個態度我也不矯情了,不過嘛想讓這事就此揭過也行,讓剛才這位姑娘也賠著喝一杯就走了,此事就此揭過。」

他這麼一說葉凡這邊一夥全失了顏色,玉夢柄雪更是氣得小嘴兒抖瑟著,有些可憐的盯著葉凡。

就是想看看葉凡是什麼態度。齊天和盧偉早就想作了,不過葉凡沒吭聲他們硬是憋住了。

「呵呵!孫副局長,我可沒說耍陪你這色棍喝什麼酒。咱們自飲自樂,跟你沒關係

葉凡說著自己悠閑的喝了一杯后突然「略。地一聲把杯子砸在了茶几上,轉過頭去沖肖長河冷冷質問道:

「肖副所長。騷擾婦女是什麼罪,毆打調戲婦女又是什麼罪,強逼婦女賠酒又是什麼罪?你是公安。對這頭熟悉,說來讓我開開眼界。哼1

「這」這」肖長河腦門子上全是汗珠子,用手一捋就是一把。噎了半天也沒放出一個屁來。

「鄉!連這點都不懂你這個副所長看來是干到頭了。」葉凡淡淡一笑,笑得肖長河汗毛盡豎,身子一抖知道想兩邊都不得罪是不行的了。

這個時候就要硬朗起來才行。不然兩頭不討好就沒得人做了。掃了繆勇一眼,覺得還是市裡空降的繆鎮長來頭大,何況自己現在正準備投靠以繆勇為的一夥子人。

打定主意后開始板起了臉孔子,說道:「葉副書記,你講的這些我不太明白,誰騷擾婦女了,又是誰強逼婦女賠酒了,還有誰說敢在咱們林泉動婦女?」

「就是他們這兩個混蛋,還是國家工作人員,比流氓還流氓玉夢柄雪突然站了起來哭著,指著剛才打人的賀鐵和唐木華兩人罵道。

,正泣比北

「血口噴人,就你那**樣子值得咱們堂堂的國家幹部要牛氓?肖副所長。這血口噴人好像也叫污陷罪吧!並且污陷的還是國家幹部。哼1賀鐵指著玉夢柚雪罵道,官勢逼人。

這扒子是審計局一名科長,實際上就是一個正股級的屁官。其父親倒是挺有名氣,魚陽縣交通局局長賀新才。

也是孫滿軍這個圈子內組員,魚陽有好多的小圈子。

就像是紀委周長河書記的兒子周小濤跟費默的小兒子費文遠,市財政局副局長王天亮的侄兒王小波三人也有一個圈子。

而最厲害的井計就是費默的大兒子費武雲這個玉面郎君組成的小圈子了。各個小圈子勢力大小不一。品味當然也不同了,級別也不一樣。

「柚雪,坐下來慢慢說,別哭,有葉哥在今天會給你個說法的。」葉凡輕輕拉著玉夢柚雪坐了下來,安慰了幾句轉頭一雙電目中頓剛既小冷煞煞寒光。在賀鐵身!掃問道0你是誰。給去牛網才還不夠是不是?」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賀鐵。怎麼樣?老子就要罵他**一個。**就是**怎麼樣?」

賀鐵一聽說掌嘴。嚇得脖子一縮趕緊躲到了繆勇和肖長河身後,覺的這下子安全子,嘴又開始硬硬的答道,連罵了幾句**。

正罵得得意時感覺眼前影子一晃。大家還沒鬧明白怎麼回事。人已經被齊天一把老鷹抓小雞樣,給抓到一旁空地上連抽了幾個大耳刮子,鼻涕嘴血一起冒了出來。

隨勢后又被棄天狠狠地一腿壓在了地下,賀鐵感覺怎麼頭上好像有個**東西磕得人難受,拚命地甩了甩頭終於看清了。

媽呀!一把黑乎乎門亮的手槍正頂在他的腦門子上。嚇得這小子身子骨一眸子羅嗦,褲襠一眸子溫熱。一股騷味兒頓時瀰漫在了包間裡面。

「呵呵,齊天,你看看,嚇的人家賀鐵英雄都把咱們的號包間當廁所尿褲子了,呸!沒用的孬種1

盧偉走上前去嘻嘻笑道,轉眼臉色冷得如鐵,哼道:小子。剛才打人家姑娘那勁頭都啥地方了。」

「孫,哥救我,救我」賀鐵早嚇得語無倫次,哪還管它屎不屎尿不尿的,先把命保住才是上策。那玩意兒磕頭上要是一走火不就玩

了。

「你」你是什麼人?胡亂用槍指著人是犯法的。肖所長,快上去下了那小子的槍。

孫滿軍心裡也在打鼓,不過他是這個小圈子的老大,只好硬著頭皮嘴硬著喊道。

不過那聲音還是有些顫,都走調了。聽上去有點像是太監公公捏著嗓子在叫春。葉凡手一抖,差點杯子都拿不穩當了,心裡一眸子惡寒。

「媽的!叫我上前下人家槍。那槍一眼就看出是我軍最新裝備的那種高檔手槍,既短威力卻是一點都不估計不是高級警察就是軍中一軍官,說不準還是神秘的國安部隊出來的,看樣子今天是夾在鐵板上烤了。」

肖長河這樣子想著,真有一股子立即打開窗戶跳下去的衝動,只好硬著頭皮盡量讓聲音放軟去。

問道:「同志,你是那全部門的,這樣子用槍指著人家也不好。能不能先放下槍咱們好好處理這件事。」

「呵呵!孫局長,前段時間你們縣紀委周書記的公子被軍人押走差點脫了層皮的事知道不?」盧偉在一旁陰聲笑道。

「嗯1孫滿軍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道:「這個誰還不知,滿縣城人都傳開了。難道跟這小子也有關係,他是軍官不成?」

「呵呵!相信你也想到了,沒錯!這位出槍的同志就是那天押走周小濤的少校謝遜的長,你說說。呵呵

盧偉話說了一半玩味得很,不過孫滿軍臉色可是變了,一想到周濤被押入軍營中所受的皮肉之苦。那肯定是特別的慘。

要知道周濤的父親還是紀委書記,縣委常委。自己跟他都沒比,他那一夥檔次好像比自己要高不少,連他都惹不起的人咱今天真的是踢到硬鐵板了。

「好了齊天,收起來吧,別嚇出毛病來還得貼葯錢。」葉凡淡淡一笑打了個招呼。齊天聽話的收起了槍。

覺得不解氣,還狠狠地罵了一句道:「媽的!你小子敢罵我大哥的妹妹同學**,簡直是活膩味了。信不信我馬上就打穿你的狗頭。」

「信!我信!饒了我吧1

這時的賀鐵糊裡糊塗了,一個勁兒只懂得求饒了,哪還管它其它什麼了。

保命才是王道,對於這種縣級公子哥來說哪見過如此大場面,沒暈過去已經算他素質高了。

肖長河此刻也不敢吭聲了,惹不起乾脆就閉嘴吧!

「玉夢柚雪,你說說剛才的事?從實微」葉凡哼道。

「剛才我拿了你的電話出去打電話給紫衣,網聊了幾句就是這兩個人牛里牛氣的走過來。指著2號間里說是一個叫孫局長的叫我進去

酒。

我見他們倆個那樣子很怕,當然不肯了。誰知這兩個人居然撲過來拉我拽我,我拉不過他們踢了一腳過去。當時這兩個人生氣了,每個人打了我一耳光,好痛!

你看葉哥。我臉上指印還在。

當時被打時網好遇上歌廳的一個穿紅毛衣的服務員過來搬啤酒,我大聲呼救過。

她當時瞅了一眼就被這兩個人罵道:瞅啥瞅,再瞅拔光了你。媽的,這妞還不錯!

當即就把那個服務員姑娘給嚇的低下了頭在整理牆壁旁的空啤酒箱。我再呼救她就裝著沒聽見了。

不久聽到2號間里那個孫局長在裡面大喊道:賀鐵、木華,你兩個浪蹄子還不把人給帶進來。

比。,2可琺比

哈哈哈,」這妞好水水的,屁股捏著,好好陪老子玩玩,說不准你家孫爺一高興晚上還賞你幾張大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