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二十九章後宮玉顏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後宮玉顏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漢還在拚命掙扎。9u.net那個賀軍又槍起只掌想抽我,後來聯牲「書記和齊先生衝出來一腳給踹到牆根了。」

玉夢柄雪楚楚可憐的把事給說了一遍。

「牛氓,混蛋,還國家年部,我都替你兩個丟臉,呸」。于飛飛大怒,指著在正一屁股坐在下的賀鐵罵道。

「哼!還有一個沒動手的更大主使牛氓,就是這位孫大局長。好像還是審計局的副局長吧!

如果能這樣子審計什麼姑娘都被你審計成了破爛貨了,我呸呸呸,」。楚雲衣更為潑辣,她根本就不知道審計局是幹什麼的,還以為是計生辦那樣子專門搞婦女工作的。

所以朝著孫滿軍連呸了好幾口,孫滿軍那臉一下子燥熱如火,跟豬肝有得一比了,氣得怒吼道:「你們胡說。我哪有講這句話?」

「胡說沒胡說剛才柚雪姑娘不是說了嗎?剛才歌廳里有個穿紅毛衣的姑娘不正在場

葉凡冷冷一笑,轉頭對肖彩雲說道:「肖老闆,就請那位紅衣姑娘出來作個筆錄吧,今天網好肖副所長在這裡,咱們當面鑼對面鼓。當作大家面說個。明白,這事兒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來不得虛假,正好來個現場辦公。」

肖彩雲瞥了孫滿軍和繆勇一眼不想去叫人,葉凡一看冷笑道:「怎麼?肖老闆還想包庇人犯,那可好像是犯罪的。」

轉頭朝盧偉說道:「盧偉,你這個墨香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給說說,公民有協助破案的義務沒有?」

「嗯!這事兒如果肖老闆不配合的話我只能命令肖副所長關停歌廳,先整頓一下,等調查清楚事情后再說了。」

盧偉淡淡一笑,對肖長河說道:「你好肖副所長,我是墨香市刑警隊隊長盧偉,要不工作證。

今天這事兒因為我也在場,而且還是葉副書記的朋友,所以這案子就由你來調查取證,審理記錄了。

,石

當然,我的要求是秉公處理,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利益,因為她們是弱勢群體,所以一定得嚴辦兇手,給受害者一個滿意的答覆。」

「啊!盧,盧隊長。證件就不必看了。我會秉公處理的,嚴辦兇手肖長河心裡一驚,那臉色更是呈菜色了,比苦菜更是難看得多。

想不到這裡面還隱藏著一尊更大的神,而且是直屬公安系統的。

如果真要收拾自己只要給縣城的周拍成局長打個電話,建議一下估計自己就徹底完蛋了,這輩子就休想翻身了。

要說葉副書記那也僅僅是分管人事,有些利害關係。但公安系統的直屬領導盧偉隊長肖長河是再怎麼也得罪不起的,何況來頭如此之大。

想到這些肖長河再也不敢怠慢,不過沒等他出口肖虎石早就沖他妹妹大喊道:「還不去叫人過來,這歌廳你不想開了是不是?」

不三會兒那個身穿紅毛衣的姑娘就被叫了過來。

聽說名時胡麗麗,是肖虎石的一個遠親,在歌廳幫忙的。..情況跟玉夢柄雪述說的差不多。

這下子孫滿軍可是站不住了,一口氣憋在那裡差點暈菜了過去。

「帶走1肖長河瞥了繆勇一眼,不過在盧偉虎視眈眈之下無奈的輕聲說道,後面幾個警察拿著手銷走了上來。此刻的孫滿軍真是後悔得真想立馬甩自己幾個耳刮子。

自己報警叫人來居然是鏑自己這邊一伙人,這臉可是丟大了。所以一直冉著繆勇,希望他這個鎮長能出面調解一下。

不然自己帶隊下來核賬,核到最後一伙人進了局子那真會成為明天魚陽縣的頭版大新聞的。

這時繆勇的女朋友在一旁一直扯著繆勇,好像是叫他不要管這破事。

女朋友孔淑菲嘴湊近他耳旁低語道:「那個女的應該是市電視台來的于飛飛,是市公安局局長於建臣的侄女,你可不要去惹事生非的,於局長可是市局局長。

這事兒又完全是因為孫滿軍惹起的逑事。要不是看你面子我都想踹這個畜牲幾腳,一個色狼混蛋。那於局長侄女的事還是不要去摻和,惹毛了他不好

「我知道繆勇點了點頭,斜了孫滿軍一眼,無奈地舉起一杯酒苦笑道:「葉副書記,齊先生,盧隊長,孫副局長,這事兒看我面子就算了,沒必要扯得那麼大是不是。

大家都是同在一口鍋里吃飯,低頭不見抬頭見。大家同幹了這一杯這事兒就算扯過了,至於玉姑娘受的傷先叫賀鐵和唐木華給賠禮道歉,然後付清藥費怎麼樣?」

賀鐵和唐木華也懂事,有瓚勇鎮長出來為他們作合事佬了那是趕緊走上前去對著玉夢納雪深彎一禮。

說道:「玉姑娘,剛才我倆人喝醉了,多有得罪,還請你諒解一翻,對不起。」

不過玉夢柚雪板著臉沒反應,那雙好看的眼睛一直盯著葉凡,估計是叫他拿個主意。

「玉姑娘,今天這事兒是有些荒唐了,我們當時都喝醉了,我自罰一杯向你賠個不是。」孫滿軍此人不簡單。能屈能伸,臉色變了凡番后也舉起酒杯自罰了

「好吧!既然孫局長也認識到了錯誤。賀鐵和唐木華也受到了懲罰。再說繆鎮長的面子也要給是不是?柚雪,這事就揭過算了葉凡輕輕一笑舉起杯子一炊而荊

這場鬧劇總算是收場了,孫滿軍一夥灰溜溜的溜之大吉了,繆勇卻是一直搖著頭直喊晦氣。

不過孫滿軍走時那嫉恨的眼神雖說掩飾得非常好,但還是被葉凡的鷹眼術給感覺到了。

心裡冷笑道:「這次看在繆勇份頭上饒了你子一次,以後再敢玩陰的老子把你陰到大牢裡面去喝尿玩。

以前縣公安局那個古副局長就是被老子陰到大牢的,就連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朱正陽,國安的那個副局長**還不是照樣子被我整進了大牢。

現在估計跟水州藍月灣基地那個劉副師長一起在唱著《鐵窗淚》呢!你小子還嫩著點了。

奇怪!我這人是不是天生犯沖煞星,一畢業不過才半年時間,居然有三個副局長給咱惹進了大牢。..du讀免費提供

都這樣子下去還了得,過得幾年怕不是連什麼市長常委的都給咱陰進大牢吧,咱可是干紀委工作的天生料子。」

想著這些好笑的無聊事葉凡自己也是覺得有些可笑,好像還挺有成就感的。

自己不就一個小副科,居然連副處級的市局副局長都能陰進大牢,也的確有點牛氣。

大家因為半夜要去捉鬼所以也都回紫雲酒樓休息了。

回到政府的房間後葉凡拿出那筒「扁鵲手札。細細的翻閱了一眸子。

再次研讀了裡面記載的一種給帝王的妃子們養顏的中藥秘方。叫「後宮玉顏丸」因為今天玉夢納雪臉上的指印一下子估計是消不去了,所以葉凡才想起了它來。

傳說此術是當時峨嵋山著名的隱士「黃塵道姑。經過幾十年的研究創製出來的。

「黃塵道姑。本來是一大家閨秀,不過奇怪的是她天生的皮膚黃如黃歧,看就就像一個垂垂快死的病怏鬼一般。

就因為這個原因她被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司馬狂旭給休了。其實這也怪不得司馬狂旭薄情,他作為一代大將總不能娶一個黃臉婆作正妻。這也不能怪「黃塵道姑」因為是天生的,人力無以回天。

所以最後「黃塵。小姐脫出塵緣,想去峨嵋山削為尼。不過她的運氣很好,最後落了個帶修行,無意中在一個破落的古洞中撿到了一本古代煉丹士的煉丹手稿。

結合中醫藥草,「黃塵道姑。為爭一口氣。誓要讓自己盡除黃斑。以絕美仙容好去羞辱那個叫司馬狂旭的大將軍一把。

所以自此後,「黃塵道姑。經過整整為年的研究,趴山涉水,走遍了華夏的溝溝坎坎。在4歲時結合皇宮中的養顏之術,終於研製出了「後宮玉顏丸。

,王琺比北

據「扁鵲手札。上記載,此藥丸也是極難配製的,因為當時的「黃塵道姑,已經是一個8段的武林隱俠。要配製此丸需用內勁之氣來蘊養藥性。

當年「黃尖道姑。憑此藥丸終於消去了一臉的黃斑,顯出廬山玉容來。

特別地到司馬狂旭的將軍府去展示了一番,她那個已經人到老年的未婚夫早就一臉的老態,皮膚皺巴巴的像老松樹皮。

當咋一見到肌膚吹彈得破,膚如凝脂,唇如桃花的「黃塵道姑,時頓時驚為天人。

後來苦苦哀求「黃塵。想再述前緣,不過「黃塵。一笑道:「緣已盡,悄已逝。潑出去的水還能再收回嗎?」

然後飄然而去,最後司馬狂旭不久鬱鬱而終。

自此後,「黃塵道姑。的「後宮玉顏丸。就成為皇宮的貢品,後宮妃子們爭搶之物,不過也是貴得驚人。一顆「後宮玉顏丸。可價值百金,沒錢的妃子還用不起呢。

其書上吹噓說是醜女服了能去斑,一般女人服了能升級,天姿國色服了更是顏如乳玉般能淡閃玉之光澤,如凝脂白玉,所以稱之為「後宮玉顏丸」

「唉!不知是否有用,也沒試過。本來是研製來給我的春香妹妹試用的。這下子春香還沒試過倒先把玉夢納雪拿來當一回白老鼠了。」

葉凡看著手中那顆淡淡的溢著葯香,閃著一點黑色彩光的「後宮玉、顏丸,嘆了口氣。

這顆藥丸是他無聊時整整用了一個月,每天晚上用上半個小時把調製好的藥丸捂於手中,施內勁之氣蘊育的。

本來是給范春香試製的。不過因為擔心這藥丸會出什麼狀況,最後變成毀容了就慘了。

所以一直貯存於玉盒中也不敢拿出來。今天見玉夢納雪一直在痛惜著自己那如花容顏,居然印上了幾個淺淺的指印而嘆息楚楚欲滴淚時,葉凡那護花之心蓬勃而,咬咬牙決定用此丸拿去試試。

心裡可是在求著菩薩保結千萬別把玉夢納雪給毀容了那自己真沒法子做人了。

不過葉凡也有八層把握這「後宮玉顏丸。不會毀人容貌。因為他曾經抹在一隻猴子臉上實驗過。

當然,當時作試驗的那隻猴子臉上也是長滿黃斑以及青春痘二卜老江湖賣共的中年人的吃飯,※

在葉凡許諾了助塊錢的重利下才獻出了自己那賺錢的猴子來當了一回白老鼠的。

幾個小時過後那猴子還真沒被毀容掉,而且感覺那猴臉好像也白了一點點。當然也僅僅是一點點,只是一種感覺。到底真白沒白這個只有天知道了。

不過猴臉上的青春痘和黃斑倒是少了一些,說明這葯還是有點點效果。

當時那耍猴的江湖藝人眼睛一轉,心道:「這什麼破藥丸如此神奇,如果能買一些下來給咱的猴子整成一個臉白如雪的特殊猴子出來那這猴子就真值錢了。以後要賣些什麼狗屁膏藥的話就憑著這張猴臉也能作證明,騙娘們的錢財那不是更容易嗎?了1

於走向葉凡提出購買,不過當葉凡伸出一拇指頭,說這葯里含有幾十年的山參,烏,七星海棠,玉蓮根。

表示這顆藥丸本錢都花了一千多塊時。當場差點就把那耍猴人給嚇暈菜了過去。

害得葉凡還貼了一哥八寶驚風散之類的受驚葯給他服下才算把此事給擺平了。

此剪想想這犯騷事葉凡還想笑,既然猴臉沒事那人臉也應該沒事。

不過人與猴子還是有些差別的,據科學家研究過就是什麼體都不同的,所以這個沒有經過臨床驗證的東東藥丸葉凡心裡也沒底,還是有些忐忑。

懷著這股子心思葉凡到了紫雲酒樓,!還真熱鬧,幾個傢伙全沒睡。

盧偉齊天周軍義跟于飛飛等人正在熱火朝天的玩著五十,輸了的就貼紙條。盧偉和于飛飛的臉上已經貼了好幾條鬍子了。

就連一旁跟于飛飛合作的楚雲衣也倒霉的貼上了幾根紙鬍子,只有齊天稍好一些,紙條鬍子才三根。

周軍義早就成一白鬍紙老頭了,幾人樂得很。葉凡看了幾眼悄悄到了玉夢納雪的房間。

「納雪,你開開門,我是葉凡,找你有事。」葉凡輕輕地在門邊一邊口著一邊說道,感覺自己怎麼有點作賊的樣子。

心道:「怪了!我是正大光明來給玉夢納雪姑娘治病的,怎麼有著偷情的荒唐感覺。」

「嗯!是葉哥來了,我給你開門。」

玉夢柄雪其實並沒有睡,只是剛才受了驚嚇,心裡還有些葉葉跳著,還有一個感到委屈。一直在為臉上那淺淺的印指愁。

要知道玉夢柚雪不過才舊歲,還是個清純,什麼都不懂的姑娘。對自己的容顏可是分外看重的,這些對於音樂學院的女孩子來說特別的重要。

玉夢狂雪彈得一手的好鋼琴,聽說從小就開始學了。而且還是舞蹈班成員,嗓子特別的好。

如果以後有機會上舞台那張臉蛋的確重要。沒有一個觀眾喜歡幾個長得丑的女孩子在舞台上跳來唱去的。

網打開門,看著一身淡黃色寬鬆睡袍,長披在頭上如雲瀑樣一瀉直下,胸前堅挺的淑乳還在輕輕顫慄,脖頸處雪白嫩滑如三歲嬰兒樣的玉夢納雪。

葉凡心裡又是重重的一抖,好像靈魂深處有某個聲音在喊著。一股子寵愛性情頓時就縈繞上了心頭。

不由自主地探手輕輕的伸了過去,在玉夢柚雪的臉蛋上那指印處撫了一下,輕如鴻毛撫過。

玉夢柄雪實在想不到自己同學葉紫衣的哥哥會如此大膽,甚集感覺有點色,一時慌得有些呆愣住了。

轉眼回過神來臉蛋頓時就爬上了紅暈。轉過臉去不想讓葉凡再撫摸。不過葉凡早就知趣的放開了手,剛才的荒唐舉動只是一種出於心疼的性情本能才在無意中出手的。

見玉夢柚雪的樣子知道她不願意,只是作為禮貌才沒有甩臉子給自己看。

有些訕訕的笑道:「柚雪,剛才我是把你當妹妹看了,有些不禮貌請你原諒。」

「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嗎?我,我想休息了。」玉夢柚雪先人為主,遲疑了一下,認為葉凡對自己有什麼不良的企圖,所以委婉的提出了要休息,其實就是下了逐客令。

「呵呵!我以前跟一個老中醫學過一些土方子,回去配了一個藥丸,塗在你臉上不用二個小時后包你臉上的指印完全褪去,並且一點痕都沒有的。」

葉凡拿出了那個玉盒子,打開后一個黑乎乎的乒乓球大的藥丸子露了出來。看上去實在是不起眼,甚至有些難看。

「這,這個能行嗎?我,,我有點

玉夢納雪顯然不相信這黑乎乎的破藥丸子,實在太難看了,倒有點像是污穢搓成的丸子,黑不啦嘰的令人噁心。

「怎麼?不相信。我是紫衣的哥哥,再怎麼說也不會害你的。實話跟你說,這藥丸先要合著水,充分融合后磨成稀糊糊狀后塗在你臉上。

這塗藥還有些講究的,不能用棉纖。要我親自用手掌把葯先抹在手上再塗於你的臉上慢慢抹合才行。」葉凡很是真誠的說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叫,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