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章葉醫生誘美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葉醫生誘美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葉凡講的是實情,並不是想占玉夢柄雪的便宜。..心」

因為這「後宮玉顏丸,在調製好后經過了七段高手內勁蘊潤才成功的。

所以在塗藥時也得在七段高手一邊塗藥一邊施內勁逼於掌上,在受葯人臉上均勻塗上,把藥性全逼於受葯人的臉部毛孔穴中。

塗上后一邊抹著一邊利用內勁和藥性吸噬,調養著受葯者的傷處,這樣子才能起到活絡通血,逼出毛孔中毒素的作用。

使受葯人如果有受輕傷的話能很快使淤積的青血舒展開去,沒有受傷的毛孔中毒素排出后也能起到美顏去斑的作用。

不過此種場景好像十分的曖昧,玉夢柄雪一聽心裡一涼,連忙說道:「不」不,我不塗了,這指印很淺,謝謝你了葉哥,我沒事了。」

這下子可是把玉夢柚雪嚇得夠嗆。人家姑娘現在百分之百把移子,一個騙色的正宗騙子。

說完了就要關門拒客了,看架勢如果葉凡再不識趣要進屋子估計她會喊人救命了,臉上已經顯出了驚慌的神色。

比。,萬

一直朝著盧偉他們打牌的房間瞧去。

葉凡臉一沉本想立即轉身走了,心道太存只好歹了,也許是自己太過於熱心,引起人家姑娘誤會了。

不過心裡總覺得玉夢柚雪是來自己這邊玩所以才出事的,女孩子時臉蛋可是寶貝得不行的。

如果這樣子回去被妹妹葉紫衣現。肯定會把自己罵成豬頭的。而且葉凡打心眼裡疼愛玉夢柚雪,因為她太清純了,純如天上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子。

想到這裡這廝鬼使神差般的一推就進去了,順手還把門反鎖上了。嚇得玉夢柄雪張嘴就想喊人,不過葉凡的手更快。畢竟人家是七段高手。

一出手就捂住了玉夢柚雪那透顯著淡淡粉紅色的小嘴唇兒,急得玉、夢柚雪淚珠和汗珠一起溢出來了,憤怒地盯著葉凡雙腿一抬就要踢人。

正好,葉凡手探出往下一抄就把玉夢柄雪給抱了個滿懷,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葉凡反而是放開了,君子坦蕩蕩。乾脆把玉構柄雪給隨手抱到了床上輕輕的按在了床上。

輕聲說道:「你不用怕,我對你沒壞心思。如果你不相信我的治療方法,可以先塗點葯在你手腕上試試如何。不過我放開手后你不準喊叫。..聽到沒有,不然我會生氣的。」

葉凡這話里好像透顯出了一絲絲霸道之氣,似乎隱然有一種皇者之風範。其實這是葉凡受到了那「火龍翔天,太歲果陽烈之氣的影響。

因為那株太歲長在龍墓底下的一個石縫裡面,經過幾千年慢慢的吸噬天地自然靈息之氣,浸乳的靈息那是特別是精純的。而且全是火烈之陽性靈清之氣。

其實天地生成,自然也有優劣之地。就像是人生出來就有自然的美醜之分。

而龍墓那塊寶地的確是大自然的傑作,陽烈之氣被山川河流集於那個地方。

不過這種陽烈又是帶有絲絲陰柔浸乳的陽烈,如果全是陽烈之息葉凡早就被那股陽網霸氣火焚了。

從表面看其實就是國術修鍊者所說的走火入魔罷了,如果真那樣子這些上哪兒還會有葉凡其人。

玉夢柚雪本來以為葉凡要使壞,都已經把自己給強行抱到了床上了。

再想到盧偉和齊天都叫葉凡大哥。他們肯定不會幫自己的。而同學楚雲衣一個女孩子,有啥辦法幫自己。

而且剛才從歌廳的情況看,紫衣的這個哥哥能量還不就連那個,繆鎮長,縣裡的什麼局長,林泉鎮的那個看上去能殺人的牛氓頭頭肖虎石好像都有些怕他。

人家權勢酒天自己一個弱女子怎麼斗得過,這些上還有誰能幫得了

她悔得直想嚼舌自盡,悔自己怎麼會跟著楚雲衣跑到林泉這個狼窩來受這禽獸的污辱。

心如死灰就是目前玉夢柚雪的心思,哀嘆自己清白之軀即將遭到色狼污辱。不!這還是一匹披著人皮的色狼。

葉凡見玉夢柚雪動了動頭表示同意自己的看法后鬆手了,玉夢柄雪果然沒有大喊。

其實她估計即便是自己想大喊最多喊一句,外面人根本就聽不見。

如果引得這個無恥的人獸性大那不是更慘了。先同意他的看法。看看能否拖點時間再另想辦法衝出房間去呼救。

「呵呵呵」不用緊張,我沒你想得那麼壞,我也沒有你想得那般的色。你雖說長得清純可人,是個男人都想得到你,我承認自己也疼愛你。不過這天地之間自有法度。男人也未必都是色狼。」

葉凡乾脆挑明了說,這下子倒是讓玉夢柄雪那顫慄著的身體好了不少,有些奇怪的盯著葉凡。..

忍不住問道:「那你剛才為什麼那樣子粗魯的對我,這是君子風範嗎?」

「呵呵,我還不是被你逼的。9u免費提供你是我的客人,我有義務保護和照顧好你。

如果明天回去讓我妹妹現你臉上的指印肯定會哭鼻子罵我豬狗不如的,所以我一時急了。

而且跟你說這藥丸對你大有好處,以後試過後別哭著喊著問我要。這藥丸很貴的,一千多塊錢才弄了這麼一顆,而且是有錢都買不到的。」

葉凡見玉、夢柚雪來了興趣,站起來找到了水調好了藥丸說道:「此藥丸名「後宮玉顏丸」女孩子長久使用最佳的效果會達到面色肌膚如乳玉般光澤嫩滑,信不信由你。

但至少能去除你臉上的指印和幾顆小青春痘,一個半小后就見效果。

我先塗在你手腕上試試,如果感覺會熱你就讓我給塗你臉上去。如果沒感覺就不用塗了,我轉身就走。」

葉凡笑著。

「嗯!那就試試。」玉夢柄雪也有些好奇了起來,此刻畏懼之心倒是減去了不少。伸出手來讓葉凡塗藥,葉凡把葯糊均勻的塗抹在了手掌上。

拚命行氣逼向了手掌,因為現在內勁強度還不夠。還不能達到「先天尊者,的那種內勁可以直噴而出的任意狀態。

以現在自己的七段國術身手拼了命能逼出一絲絲內勁之氣於掌心上。只能是感覺到內勁那東西可是看不見的,達到先天後能否看見這個。就不

輕輕的在玉夢柚雪那嫩白的手上滑塗著,開始時玉尖柄雪又有些懷疑葉凡是不是想乘機占自己便宜。

不過只是手給他佔一占也就算了。不過,一分鐘過後,感覺小手臂上真的開始熱了。

驚得玉夢柚雪一直盯著自己的手腕看,張口問道:「葉哥,你那手好像著火了似的,有點像是電燙斗,真是奇怪,怎麼會熱。而且這熱好溫潤,非常的舒服。」

「呵呵!相信了吧,我有特異功能。要不要在臉上試試,去斑美容。還能立即去除指櫻」葉凡極具誘惑道。

「是不是也要這樣子摩啊摩的。」玉夢柚雪想到什麼,臉色頓時紅了起來。想到如果葉凡的手在自己臉蛋上那樣子摩來摩去的那得羞死

「那當然,越摩藥性散得越快,就越能逼出臉孔中的毒素來。」葉凡一臉正經的說道,好像不是開玩笑的。

「我」我」玉夢柄雪倒是很想試試,可是想到那般羞人場景一下子又膽怯了起來,嘴唇張著喃喃了好幾分鐘就是開不口來。

「算了,不試我先去休息了,你那臉上的手指頭印也不知能否消除了。聽醫安說即便是治好后也許還會留下一點痕,那樣子臉可就有點」葉凡說了一半,裝著樣子轉身就要走。

「別」別走」我試試,不過你不能使壞噢1玉夢柚雪下定了決心,臉蛋紅得快像水密桃子了。

她可是有些擔心自己的臉上真的會留下什麼痕來那就慘了。而且覺得紫衣的哥哥應該不會騙自己。

,王琺比北

浮說剛才手臂上也的確會熱。當時自己還檢查過,葉凡的手掌心中絕對沒放什麼能熱的電器之類東西。

那可愛的樣子令得葉凡覺得好笑的很,心道「柄雪真是太純了,這種小把戲都能蒙住她。也許在美容面前所有的女人智力都會下降吧1

玉夢柄雪乖乖的躺在了床上,葉凡就像一個醫生。慢慢在她的臉蛋上輕摩暗搓著。

網開始時手一觸到她的臉上。她不由得想躲開過。後來漸漸的習慣了也就閉上了一又美目,靜靜地享受著葉凡手中溢出的內勁流撫弄了。

不過摩著摩著葉凡感覺自己有些心痒痒的了,因為玉夢柚雪吹氣如蘭。一股淡淡的清氣通過呼吸直往葉凡鼻子里灌去。

再加上玉體橫陳在葉凡面前,儘管她還穿著寬大的睡衣。

但一躺下去胸前的雙峰就特別的扎眼,而且玉夢柚雪估計也有些緊張。

胸脯起伏得非常的厲害,一起一伏之間惹動得某位暫時冒沖的醫生豬哥開始有些心猿意馬了。

「豬!畜牲不如1葉凡狠狠的心底里罵了自己一句,抱元歸一,意守丹田,終於拉回了綺念。專心的當一個按摩師外加夫得掉渣的醫生了。

紛鍾過後,葉凡臉上淌滿了汗珠子,心裡暗暗叫苦道:「媽的!想不到這,後宮玉顏丸,實施起來如此耗費內勁,跟人決鬥也差不多就是這種狀況了。太累了,差點就堅不住了。」

不過。

。分鐘後葉凡漸漸的進入了狀態,感覺從玉夢柚雪身上有溢出一股陰柔之力。

通過她的臉蛋上孔穴源著自己手上孔穴融入了自己身體經膾中。感覺非常的舒服,而且那股陰柔之力好像還略帶有淡淡的絲絲涼息。

最後,這股溫潤的陰柔之力源著經胳徹底融入了自己丹田氣海之中。

「怪了!難道玉夢柚雪的身體就是師傅所講的,陰之體」傳說這種體質的女人娶來後有助於內勁修鍊。不會是撿到一個活寶貝了吧1

葉凡心裡豁然而亮,又聯想到了扁鵲手札中記載的,陰陽合融術。

如果在「陰之體,女人身上再實施起「陰陽合融術」使修鍊內勁的人達到陰陽調和,圓潤之後才能使身體的精氣神三寶得到有力有利的互相諧調,助力內勁達到更高一個層次。

此術在武俠秘本里也稱之為「春宮之術」不過以前一些採花賊搞的采陰之術只是有利於自身。往往被男人采完陰精之後那女人就會暴死在床。

而扁鵲手札中記載的,陰陽合融術。卻是沒有什麼副作用,有利於實施此術的男女雙方,其實說白了也就是一種雙修陰陽術。

葉凡曾記得《參同契》云:「物無陰陽,違天背元」丹家以天下萬物皆須陰陽配合才能成丹的道理。認為內丹的人體修鍊工程也須男女雙修,陰陽配合才能結丹。女子外陰而內陽,如坎口卦;男子外陽而內陰,為離口卦。內丹家利用陰陽栽接的功夫將女子的先天真陽採回來,補入男子離卦中間陰文的位置,稱為取坎填離,是陰陽派丹法的基本功夫。

雖說這些都是一些古代煉丹士所講的子虛烏有之事,不過葉凡感覺其講的東西也有一些道理。

天地由陰陽組成,人也分陰陽。太極生陰陽。這就說明陰陽之術是天地間最為和諧穩定的。

搖了搖頭,這時玉夢柚雪突然睜開了雙眼,現葉凡臉上淌滿了豆大的汗珠子,差點給嚇了一跳。

心道:「葉哥給我上藥想不到還這麼費力,虧我先前還把他當作一個色狼,真是有些太過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1

想到這些玉夢柄雪感覺心裡一陣陣溫軟,一時之間葉凡在她的心目中好像高大了不少。

感覺此刻的葉凡特別的有男人的霸道味。那舊年來從沒人撞進的芳心裡也是嘎了一下,估計某豬哥就那樣子突然在玉夢柄雪的心底里留下了一絲絲足跡。

玉夢柚雪默默的注視著葉凡。心兒也更是沒來由的咚咚跳動著,趕緊閉上了雙眉罵道:「我是怎麼啦?我從來沒有這樣過的。是不是今天太累了,一定是太累了出現了幻覺。

「好了!終算完成了。我去隔壁睡了。你看一下時間,一個半時過後自己或者叫雲衣她們給你洗乾淨就行了。」葉凡有氣無力的說完。也沒理針玉夢柚雪嗒嗒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