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三章宮底難道是地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宮底難道是地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川啦幾聲微響討后,楚雲衣居然撲進,盧偉懷中身子骨慎川盯恿著。..

葉凡正愕然嘆息這小子好運時。感覺一眸子香氣撲來,于飛飛和玉,夢柚雪居然雙雙撲好了過來。

不過挺遺憾,沒撲進懷裡,只是四隻小手緊緊的抓住了葉凡的左右兩隻手臂直抖瑟著。

于飛飛時道:「真,,真是鬼嬰叫。好可怕。」

這時又是幾聲「哇哇哇」隱隱傳來。

玉夢柚雪身子一抖,一下子就把葉凡的手臂給抱進了自己胸前。那鼓鼓的傲人雙峰隨著恐懼起伏顫慄著。在葉凡的手臂上激烈的蠕動著。

某廝心裡一癢,哪還管它去相會什麼鳥鬼嬰,胯下頓時就來了個龍

趕緊側過身子去,就怕玉夢柄雪的身子跟自己靠得太近那東東刺著人家就丟大丑了。

不過葉凡同志防著玉夢柄雪來卻是沒防著另外一邊還有個電視台來的于飛飛,這一側身不打緊,那**的惹事貨,也就是那根子騷棍還真的撞在了于飛飛大腿的一側。

「啊1驚得于飛飛失聲叫了起來,臉蛋透紅熟了。一下子那臉膛子好像著了火。

幸好破宮裡太黑也沒人能看得見。葉凡趕緊隨口摸了摸她的長安撫著想轉移視線:「別怕飛飛,這鬼嬰叫實際上跟嬰兒叫也差不多。」

心底里那是逑死人了。

「導!誰跟你說鬼嬰了,你底下那根東西刺著人家了。好熱好燙好只羞死人了。」

于飛飛心裡暗罵著,奇怪的是好像自己又不願意站一旁去離開葉凡的身體,好像心底里還真有點願意讓那根火熱在自己大腿上彈著似玩什麼浪情似的。

葉凡暗暗叫苦,這時又傳來幾聲鬼嬰叫聲,齊天貼地在感覺著。葉凡又要安慰兩個漂亮姑娘,一時脫不開身。

乾脆施展開鷹眼術和「蝠耳通術,向著音波出之地探了過去。

感覺好像是從地底下傳出來的。嘴裡小聲道:「奇怪!怎麼是從地底下傳上來的,難道宮下面就是地府了。」

「啊!啊1經葉凡這麼一說本來就十分恐懼了的柄雪和于飛飛,這時剛好又傳來兩聲特別尖利的「呃呃,叫聲,兩相一配合就特別的嚇

了。

兩個姑娘嚇得一聲刺耳尖叫,把葉凡的懷中當避難所直鑽了過去。..不過葉幾懷裡就那麼一下子擠了兩個活色生香的嬌體就顯得擁擠了起來。

最在命的就是玉夢柄雪和于飛飛的身子一邊恐懼的顫慄著,一邊還在拚命地擠著。好像想把自己的身體緊緊地貼在葉凡胸膛上,最好是合二為一才能感覺到安全了一些。

當然,楚雲衣也差不多。像個樹袋熊一樣居然掛在了盧偉脖頸上。這小子不老實啊,乘機探出狼爪子在她身上安撫著,其實就是正宗的揩油。

安撫是那樣的嗎?

安撫怎麼能在人家姑娘腰部捏來捏去的,在人家那翹臀上不時裝著不小心的拂過。比較輕就走了,什麼玩意兒。

葉凡當然也看見了,因為他有鷹眼術,模糊中也能看見盧偉手動作的一點輪廓影子。

心道:「這小子!真會找機會。咱就慘了,動都不敢動。一動胯下那根玩意兒幅度更大,如果刺著兩位美人咋辦?」

其實盧偉也感覺到了一點點,心裡也是在哼道:「哼!大哥就是大哥。兩個美人往身上湊,這下子爽死了,唉!可憐的三弟齊天,你就一個人貼著地板,張著耳朵孤零零去捉鬼玩,咱可是不奉陪了。」

不久,玉夢柄雪也感覺到了葉凡身上的一點異樣,好像下面是有個東西在動。

有時還會撞在自己身上,玉夢柚雪突然想到了什麼。差點叫出聲來,身子骨沒來由的一眸子燥熱,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量支撐似的。向著葉凡懷裡整個人倒跌了進去。

葉凡只好緊緊的摟著兩位姑娘,不摟著就怕她們給摔在地下。那樣子自己罪過就大了。

,眺萬

心道:「佛祖啊!不是我要摟的,是她們硬要擠進來投懷送抱的,我是被逼的。我沒那齷齪的,咱是正人君子。」

還別說,三人這一擠在一起。三種體息融合在一起,再加上三人鼻息噴出的氣在這個小圈子內瀰漫著,漸漸地三人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異動的情懷,覺得這樣子摟在一起好像也不錯,感覺特別的刺激。

特別是在這靜靜的夜裡,偶爾還會傳幾聲哇哇,嚇人的鬼嬰叫,感覺特別的新鮮。

所以三人都不願意分開,儘管鬼嬰早就沒叫了。可這三位同志還是假裝著不知,緊緊地摟抱在一起。隨著呼吸三人似乎能聽見各自的咚咚心跳聲。

葉凡真想探開破嘴,兩個姑娘各自來一口,那真是人生最爽勁的

了。..

不過他堅持住了,挺了過來。有這惡念沒有實現,因為師搏教的「清心訣,的確夠厲害,最後讓他毅然輕輕的推開了兩位姑娘,嘴裡失落苦澀的說道:「沒事了,我貼地探探。」

葉凡全力施展開「養生術,的蝠耳通探知著。

這時一聲鬼嬰叫傳來,葉凡緊緊的鎖定了目標,可以肯定此鬼嬰叫聲絕對傳自老宮的地底下。

大家打開了帶來的貯電設備。全方位找了起來。齊天更牛,早就報來了一個小型的探地裝置,一陣按扭按過後直往周遭和地底下射出了一種肉眼難見的光波。

不久!

在一個巴掌大的顯示屏上有一個小亮點在顫慄著,齊天心裡一喜叫道:「成功了,大哥,二哥。這老宮的地底下好像有秘密。」

「是不是地下室之類的東西?」葉凡問道。

「好像又不像,探不出來。只是感覺下面好像有空穴之地,有一部分不是實心的。不過離地面較遠。估計有二十來米深度。

」齊天分析著。

「力來米深度,這倒是有點奇怪了。不會是什麼古代的墓葬吧!裡面藏著殭屍之類的隱晦之物。」盧偉插了一句又把三個姑娘嚇得「啊呀,地大叫了起來。

「殭屍!真的有那種東西嗎?電視劇中是見過,獠牙長長的伸出嘴外。咬中人後那人也立即變殭屍的孩子。中那個孫正英不是整天都在捉鬼什麼了把桃木秘,什一疊黃紙,黑狗血等等,依依呀呀的亂跳了一氣,往殭屍身上一貼符紙就解決了。」周義軍忍不住好奇的插話道。

「呵呵呵,那些都是電視中演的,這些上哪有什麼殭屍?不過人死後埋在地底下有時會生屍變倒是真的。

聽說有的人埋在地底下幾千年了還不會腐爛,也有的傳說身上還長有白毛之類,長指甲之類嚇人的怪東西。這些都跟當時墓穴地環境有關係。

如果當時埋葬下毒后封閉性能良好,隔絕了空氣,也許就會出現異來

當然,能吃人的殭屍之類那是絕不可能,不過大千世界有些事也說不準。有些怪異現象用現代科學理論都無法解釋清楚。」

葉凡嘮嘮叨叨的講了一大篇恐怖的歪理學說,唬得三個女孩子是一愣一愣的。

眼中閃的全是星星,崇拜地望著葉凡,把它當捉鬼英雄孫正英之流以。或者茅山道士也有可能。

不過三個女孩心裡也是更是毛毛的了,想想殭屍那形像就可怕。

就在這時候,「咋1一聲好像誰掉進了水裡的較大震響也不知從何處傳來,還較清晰,大家都聽見了,三個女孩子尖叫著各撲向了自己的「避難所」

%,召

「別怕1

葉凡兩隻手分扶在玉夢柚雪和于飛飛的香臀上,輕輕拍了拍安慰道。這個時候倒沒一點綺念,因為葉凡嘴裡安慰著。其實正在施展「蝠耳通術,

「齊天,好像在鍾旭的底座下,應該有奇巧。」葉凡哼道。

「丹人拿來強光照明開始在打鬼聖君鍾旭身上敲打了起來,這雕像想不到還是石頭搞的。

而且年代估計應該很是久遠了。石頭長滿了那種像絨毛一般短小的麻黃色的地衣苔鮮類植物。

石雕絕對不是空心的,因為敲打起來時聲音非常的厚重,沉實,不會出「空空,聲音。

幾人弄了一身的蜘殊絲以及灰塵,臟乎乎全成了黑碳頭,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屁都沒現一個。

氣得齊天飛起一腳就踢在了鍾旭身上,可惜鍾旭人家是可是鎮宅祖神。打鬼英雄。

怎麼能撼動。齊天人倒被那尊厚重石雕給反震到了幾米開外,差點就撞在一個爛木頭雕的菩薩童子身上了,看得三個姑娘捂著嘴直樂不已。

「看到沒,三弟,地藏王菩薩的童子怒了可不是好兆頭。快點上柱香拜拜,別等下降下地罰,叫牛頭馬面來拉你入地府咱跟大哥可也是束手無策了,哈哈」盧偉得意地尖笑著,唐老鴨又開始喚春了。

「罰罰罰罰個頭!老子還怕地藏王,就是如來那破佛祖來了照踢不誤。」

齊天臉上有些尷尬,覺得在美女面前丟面子了。公子哥和鐵血軍人融合物,那脾氣開始爆了。

以前在葉凡面前齊天可是個乖寶寶,晚上可是顯露出來了猙容來。

這次動真格的了,再次助跑了好幾步。騰地一躍而起近一米五高,一腳就踢在了鍾施身上。

嘴裡邊罵罵咧咧道:「哼!小爺不信踢不動他。就是一座山你家齊天大聖爺也得搬動他不可?」

這小子鬧脾氣狠心了,葉凡也站一旁看熱鬧。推測著,如果按齊天的腳力,這一腳暴怒而下,安該有六七百斤重。這石雕鍾施有3米多高,舊米寬大。

左手中還抓著一塊半長的招魂牌。右手拿著一把粗糙石劍。全加起來最多**千斤重,按理說在六七百斤強烈撞擊下微微動一下或者顫慄一下應該會的。

不過結果卻是令葉凡大為震驚,瞎鍾尬還是紋絲不動,連顫慄一下都沒有。穩事磐石,似乎已經落地生根了。

齊天落地后再沒精力怒了。仰望著瞎鍾旭苦笑道:「格娘老子的。還真是生根了。

咱這小毛毛還真是其耐他何?大哥,你來算啦!我就不信憑大哥的身手連這個石疙瘩都不能讓它顫慄一下?」

「大哥試試。」盧偉也在一旁喊道來了興趣。

聽他這麼一嚷嚷大家都來了興趣,因為葉凡給人的感覺好像有點神神叨叨的,鬧不清底細,所以大家都有一探其底細的衝動。

「葉大哥,試試嘛!讓柄雪也開開眼界。」玉夢柚雪對葉凡也是十分的好奇,那藥丸可就令她佩服不已。倒還真想看看葉凡這個看上去文弱的書生能有多大力氣。

當然,于飛飛也瞪著葉凡。那眼神也差不多,就連周軍義都在一旁淡笑。估計在想:「葉副書記一個文弱官員,能有多大力氣?」

「好!我來試試1葉凡點了點。

盤腿於地打坐調息,雙手緩緩的在舞動著,令得一旁的于飛飛直翻白眼向玉夢柚雪做作想「作嘔,的動作。嘴裡不滿地嘟嚕道:「故弄玄虛。」

「別作聲,打擾了大哥。」盧偉一臉嚴肅的哼道。

「哼哼哼!我就要喊怎麼樣?葉大哥如果能踢得這石雕顫慄一下我「我,于飛飛氣極了,不滿地哼道。

「我什麼?吻一下就行了,而且是你獻吻,怎麼樣,敢賭嗎?」齊天頭仰得老高,他相信大哥葉凡一腳絕對能踢得鍾旭顫慄。

按照當時鐵占雄團長的猜測。葉凡的國術境界應該是五段開源之境。

五段是個什麼概念,就是一腳暴下去能踢斷石板或六七塊重疊的實心青磚。

暴之下應該有一千三百斤左右的腳勁。一千多斤大辦撞擊七八千斤的石雕,顫慄一下是鐵定的了。

「吻就吻!本小姐賭定了。葉大哥踢不動的話我也不提太過的要求。你姓齊的拜本姑娘三下,口稱「于飛飛大小姐,就行了,咯咯」于飛飛倡狂的笑著,好像是贏定了。

「呵呵,三弟,飛飛小姐可是市電視台的大美女,她的吻絕不準還是玉女的初吻,哈哈我很期待1葉凡淡淡一笑,調氣完畢。身上氣勢大作。

第二百三十章藏寶的木樣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