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四章玉女的初吻老子愛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玉女的初吻老子愛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啐!想得美,本姑娘的初吻只獻給心卜干飛划飯練口勺尖笑道,不過畢竟是個姑娘,臉上已經紅透了,艷嬌欲滴真是人賽密桃,看上去真是可人得很。..9u免費提供

「那好,咱就預先取了你的初吻。你不知道,老子最喜歡玉女的初吻了,哈哈哈哈哈少葉凡一聲嚎笑,霸氣初顯,猶如一尊人間帝王彼有股子令天下所有雌性伏的氣魄。德興。大家全暗罵道。

「喳1

一聲尖響從他嘴裡噴出,遠隔七米遠助力跑了幾步。一躍騰起二米

高。

從空中一腳實實在在的踢在了瞎鍾尬身上,「喳喳喳。幾聲微響,石雕像喝醉了酒似的倒真的左右搖擺了一下才停了下來,不過還是沒移動地方,令葉凡感覺有點喪氣。

,正泣比北

「唉!還是沒踢動一分1葉凡直搖頭。可一旁的于飛飛在震驚之餘想到剛才的「初吻之賭。一下子怔在當場逑大了。頭低垂著腳步慢慢的向破宮的角落處移去。

估計是想閃到一邊去免得引起齊天和盧偉的注意,把剛才的賭給忘了,放過自己。開玩笑,當作這麼多人面要獻初吻那還不得羞死人去。

「神力1楚雲衣嘆道,玉夢柄雪臉蛋兒無由地一紅,想到剛才在紫雲酒樓時葉大哥那溫熱的手掌在自己臉蛋兒上按摩時,摩呀摩的。想到這些柚雪姑娘心魂有時動蕩不定了。

「我,,我怎麼會想他,我怎麼覺得他在我心中好像特別的帥!有點像是一尊菩薩。」玉夢柄雪嚇了一跳,「啐!春了1自己罵了自己一句。

「別溜飛飛大姐,你的承諾還沒實現呢1齊天可不會忘了這一茬的,眼睛早就盯著她的。

「嗯!飛飛大姐的初吻看樣子要被大哥誇走了,唉!阿門!為一個少女的初吻被狼奪走默哀一秒鐘。

」盧偉煞有架勢,還在胸前比走了個十字架。..

逗得楚雲衣跑過去一直擂他的胸膛,嘴裡大喊道:「我叫你使壞,這個陰招子你也想得出來。飛飛,別管這些臭男人。女人的初吻多麼重要,怎麼能隨便給人的。」

「雲衣,你的初吻獻給咱這可憐的帥小伙吧!我的女神。」盧偉仰天祈福樣子,做得很逼真。

「多!踢你一腳是有的,想要本姑娘初吻,沒門1楚雲衣一腳飛踢而過。盧偉側身閃過,咯咯。楚雲衣母雞下蛋樣子狂笑個不已。

「我,,我,,沒說」于飛飛居然用起了女人慣用的手段。來個要賴的幹活。

「呵呵」周軍義摸了摸脖子也開玩笑,道:「飛飛,這樣子不信守承諾可不好。這樣吧,採取個折中辦法,飛飛的初吻還是要留著給他未來的心上人的。這次改由葉副書記把初吻獻給飛飛姑娘怎麼樣?」

「哈哈哈,」

「中1

「行1

盧偉齊天,就連楚雲衣都答應了,在一旁拍手看熱鬧。

玉夢柄雪淺淺的笑著,不知在想些什麼。其實她心裡沒來由的有股子淺淺的酸味兒溢出來,倒是嚇了她一跳。

「我看算了。」時凡搖了搖頭。

「算什麼?本姑娘的臉蛋還沒被臭男人吻過,便宜你了,來吧!不過」只能吻旁邊,嘴不行。」

于飛飛這時居然想開了,落落大方的走到石雕跟前,乾脆閉上了雙睞喃喃道。好一幅活色生香的女人思春圖。

「上!上!大哥上1盧偉大叫著就差跳腳了。

「快點老大,有玉女獻臉蛋難道還不敢上。」齊天急得直跺腳。

「哧哧,,葉大哥。你是不是男人?」楚雲衣更絕,逼葉凡上前了。如果不吻就不是男人,哪個男人受得了這種逼。..

「唉!可憐的玉女,咱們市電視台的台花今晚將遭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摧殘,雨打風吹花飄零啊1周軍義也在一旁作起了打油詩助威,一時場面快沸騰了。

「哼!上刀山下油鍋咱皺個眉頭沒?」

葉凡哼了一聲,轉頭嘴湊近了于飛飛的臉蛋上,在左邊臉頰處的隔空處試了試,又在右邊臉頰住隔空試了試,感覺角度好像不好使。這時現於飛飛的鼻子特別的圓潤,如果吻在上面肯定刺激。

這般想著嘴無意中就向鼻子湊了上去。楚雲衣手捂在小嘴唇邊,跟大家一起屏氣凝神,等待著那激動人心的一刻的到來。

只有玉夢柚雪那淺淺的笑容里那一絲絲酸味兒更明顯了,苦澀澀的。

快到臨界點了,馬上就要碰上毒了。就在這關鍵時復,意外生了。

鍾旭石雕頂部突然砸下一物來。度還飛快。周圍的人全嚇得大喊了起來。

因為大家不知是何物,如果是石頭鐵器之類砸將而下那還不把人給砸得頭破血流。

齊天和盧偉早就飛撲了上去,不過相隔有十米距離,太遠了,來不及。

,正習比北

葉凡思想正開著小差,在決定吻不吻的問題。這時一聽到響動在鷹眼術下看得很清楚。

不過那物件已快到頭上,一個轉身如一坨螺來了個殆度大迴環外加側飄。

緊再雙目的睡美人于飛飛突然感覺腰身一緊,好像整個人被誰緊緊抱住還轉悠了一圈子。

急得大叫道:「怎麼能這樣子?說好只是吻臉的。」一粉拳就向著抱他的人擂了過去。

「飛飛,你誤會了!葉大哥是為了救你,剛才石雕上掉下來一物。」楚雲衣喊道。

大家朝地下那物件看去,現居然是一個木疙瘩,不大,四四方方的有點像是盒子。

上面粘滿灰塵,這東西又特別的粗糙,幾乎跟宮裡樑上柱子一摸一樣。

大家猜測是不是這破宮年久失修。頭上已爛的樑柱子給剛才葉凡的大力一腳震得掉下來了一小截。

「叭1

一聲乾淨利落的吻響嚴驚醒了一群豬哥,大家詫異的盯了過去。原來是于飛飛乘葉凡不注意時,在他的唇上重重的舔吻了一下就跑開了。

咯咯妖精樣子笑道:「本姑娘重承諾的,哼,有啥1

「我」我好像沒感覺,這,,這也太突然了。這初吻難道就是這個味道,可惜了!要不咱們好好來一次?至少愕排演一下才能體會到是不是?」

葉凡打趣道。摸了摸嘴唇傻笑道:「還是有點香氣的,不知道你用什麼牙膏,好像是中華的味道。哈哈余」

「色狼,哼1玉夢柚雪居然冷哼出聲了,引得全破殿男人姑娘紛紛側目,不知怎麼回事若毛了玉大小姐。

齊天跑去撿起地下那木疙瘩。正想一腳給踢飛,突然咦了一聲頓時目瞪口呆,嘴裡喃喃道:「大哥。二哥。這下子真的撿到寶了。這個好像還是一個藏寶的木盒子。」

「啥!藏寶盒子。」這下子可是引得大家呼啦一聲全圍了過來。

這盒子不大,其實也不像個盒子。根本上就是一截木頭疙瘩。長約4掘米,寬紅刃厘米。上面粗糙徽良。就跟大梁一模一樣,表面還沒推平,有許多毛刺刺的木刺和小坑坑。

上面沒任何的花紋條理或圖案,大家看得直搖頭,一個個都罵齊天神經病,想寶貝都想瘋了。把一截大樁。當藏寶盒,害得大空歡喜一常

于飛飛瞥了瞥嘴,這下子終於抓住了報復的機會,尖聲笑道:「齊先生,這截木樁估計就是殿樑上用來墊梁住子的橫權吧?

你看頭頂上,橫樑和豎樑柱子交結處有時應該有跟這截木疙瘩差不多的棒頭樣。木樁的。

不虧是省城來的,連農村人建房用的「木棒頭。也會當作藏寶盒子。嘎嘎」笑死姑奶奶我了。」

于飛飛笑得誇張得很,直打跌樣子。

「嗯!是有點像是「木揮頭」我記得小時候家裡人建木樓時也曾經用到過這種東西,不過好像一邊會削成三角形狀的,因為三角是最穩定的。然後釘在粱柱子上起墊撐作用的。」玉夢柚雪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

她的觀點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嘿嘿,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雖說出身在城市裡。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

這截木樁看上去的確像是頂房梁用的木揮頭。

其實它絕對不是,因為我剛才撿到時也懷疑是那摔頭。

不過奇怪的一抓,倒真現了奇巧之處。這截木頭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來,可是你們手抓住我剛才抓的地方,沒錯。就是這個地方。

用手摸摸,細摸摸,絕對會現奇巧之處的。大哥先來試試。」齊天嘿嘿笑著,得意不已,好像現了什麼天大的秘密似的。

「噢!我試試。」葉凡也沒看出什麼來,也有點同意這東東就是一個稀頭,不過聽齊天說得那般肯定也激起了興趣。

伸手拿過來全摸了一遍,沒現什麼。後來按齊天手抓的地方摸去。閉上眼體會了一下,頓時傻眼了。

「好像是字,對!絕對是字,齊天,你猜出是啥字來著?」葉凡笑問道,一臉的高深莫測樣子。

聽葉凡這麼一說。夫家都爭搶著試手了。

一輪番下來,一群人全有點石化的趨勢。

嘴裡全喃喃低語道:「真是有點像字啊!到底什麼字呢?這截木頭有詭異,湊眼前看出又看不出什麼奇巧之處,只有用手摸時,並且要正好摸在那全部位才會感覺到奇特之處,一截粗糙的木揮頭,這個也太」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