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六章敢在軍營里飆車關禁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敢在軍營里飆車關禁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乘著中秋來臨蘭際,想起以前在學校讀書時節日有田賞;州以今天狗子也給各位書友兄弟們加餐,4更加餐求「訂閱中月票十推薦票扒更到,2更2點。..

「笨蛋,審計局想對林泉這麼大的一個鎮子耍陰招子秦志明先就不會同意的。引得他一出動再惹出李洪陽出來不是更妙。讓李天王跟張曹中好好的斗一斗。

笨啊笨。

算啦,不過孫滿軍那人色性不會改的,這次丟了大臉。我估計他不會善罷罷休的,以後肯定會繼續生事端。

經后如果碰上此等事兒時你給他隱晦的搗鼓一下,激一下他們的

趣。

哈哈哈,葉凡那小子最近走到處樹敵,前幾天得罪了周小濤和費文遠。還有市裡財政局王副局長的侄兒,聽說王小波傷好后就要進看守所。如果判下來估計得蹲幾年大牢了。

王副局長這幾天正在四處活動,想救他侄兒,給他免個牢獄之災。

不過這次常委兩個常委都盯著的,王副局長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市裡檢察院和法院的人都不敢出面為他求情。

如果王小波真的被判刑,那他跟葉凡這段梁子就結得大了。有那小子好果子吃的。

聽說王副局長不久就要扶正了,一其登上市財政局局長之位葉凡一個鎮里的小副書記,還不是像條小毛蟲子被人踩死。

這事兒簡單,人家只要給李洪陽打個招呼,估計李天王也會忍痛拋掉這枚惹事的棋子的。茂才,你看著,這小子嘎不了幾天了,有他好受的,哈哈哈

鍾明頭開懷的笑著,差點磕掉了老牙。

四個小時后大家到了黑香市。

一到墨香市于飛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像個可愛的精靈手舞足踩的好不興奮。

「老弟。聽說你到墨香了?。網進市區市公安局的於建臣就打來了

。..

「網到,怎麼?朱正陽那鳥最後怎麼處理的?」葉凡隨口問道,對於這個暗算自己的禍他可是記的很清楚,沒看見他進大牢蹲著心裡頭那個不穩妥。

「他!早就開除黨籍,正在看守所里蹲著。最近又查到他好像收了別人刃來萬的巨額賄賠。再加上陰謀陷害你這位華夏國術出勇士,以及陰謀插手國家安全事務,破壞國家安全等等多罪並處。

估計判下來的話得把牢底坐穿了。唉!昔日多麼威風的市公安局副局長,轉夜間頭一下子就白了一半。鬍子拉碴的像一個蒼老之垂垂快去的人,連我看了都有些心酸悶。

你小子還真是狠,那個鐵團長一聲令下,差點連通敵賣國罪都給他安上去了。

不過老朱同志也是糾由自取的,自作孽不何活啊!

當初要不是那把小鋸片你小子說不定早就屍骨無存了。呵呵呵呵」中午老哥我請客,還是在墨香市大酒店。

他娘娘的,那天差點還出事了,老子就要去那地方,現在看誰還敢來捋虎胡。麻痹的!敢來陰我

,萬比

於建臣罵罵咧咧的有點像土匪行頭嘯山東。

「好吧,中午准到。那天那個叫張永的國安小夥子,就是他塞的鋼鋸片給我的吧?」葉凡心裡一動問道,這救命恩人差點給忘了,得好好謝謝人家才是。

「多!你小子總算是想起來了。我還以為你全給忘了,東西是他塞給你的沒錯,不過主謀卻是另有高手。等中午我一併給你說叨說叨。」於建臣還賣上了關子。

「嗯1葉凡掛了電話。轉頭問齊天道:「去什麼地方?」

「駐墨香的野戰一師,那裡有一個技術光學組,說不準對這木疙瘩揮頭有辦法。

他們那台機器功率很大,射線的穿毒力強,通過聲納和射線並融,應該能探出裡面到底有沒秘密來的。..」齊天得意的笑道。

說是要去部隊大家知趣的都走了。主要是人家部贗餿私去也不方便,車裡也僅剩下齊天和葉凡了。

齊天一動。軍吉沖向了野戰一師駐地。

在守門的衛兵檢查巋正件慌忙敬禮后,齊天一踩油門車撲了進去。

「李三。剛才那小子是什麼人,如此牛逼,敢在咱們駐地內飆車,這要是被政委看見估計得關禁閉不可?好像,我還看見你向他敬禮了,難道是個軍官不成?」一個精幹的兵蛋子好奇的問著同夥。

「關個屁,李政委關關我們還行。要關他,沒那份量。」李三挺著胸脯站得筆直,好像剛才齊天跟他握了下手他很光榮似的。

「呃!立正!李三,你給老子說說,這軍營中是誰在飆車,他的禁閉看看我是否能關。小兔崽子。在背後居然敢嚼舌頭根子,想反天了是不是?。

這時李三一側突然傳來野戰一師政委李達的吼聲,李三身子骨一凹嗦。頓時矮了半截。

趕緊陪著笑臉道:「政委,俺,俺不是說您老人紋軍營里誰敢不聽您老的話是不是。鄭李圳魁穆川旁剛才問話的鄭魚擠著眼球。

「我有那麼老嗎?李政委心裡好笑故意拉長聲音。

「不」不老。」李三趕緊立正報告道。

「政委,我剛才明明看見李三放進來了一輛軍車,好像不是我們部隊的。而且李三還恭敬地敬禮了。那車一溜煙狂飆進去了。」鄭魚興哉樂禍著,準備看李三挨批了。

「說實話李三,到底是誰?再敢打馬虎眼我關你禁閉。」李政委也有點好奇。

「報告長,是水州藍月灣基地獵豹特種兵團的齊天少校來訪。他跟我說好像車裡坐的是長,我也不清楚,不敢問。」李三千凈利落答道。

「呃!我的奶奶也,獵豹啊!還是個少校,我得去瞧瞧熱鬧。看看獵豹是不是長得有三頭六臂的。」

鄭魚嘴裡失聲叫道,撒腿就想跑。不過網抬起腿又停住了,因為李政委還沒走呢。

「呵呵!是齊天少校啊,那算了。這禁閉還真是關不了。

」李政委笑著搖了搖頭走了。

「我說關不了是不是?哼!叛徒1李三氣呼呼罵道。

「誰叫你不肯說,我是逼你說。哈哈,李三。你慢慢站崗,俺可是沒班了,得去看看獵豹的好漢羅。」鄭魚一臉的粉絲樣子一溜煙跑了,害得李三直搖頭。

獵豹特種兵團可以說是嶺南軍區乃至於整個華夏軍隊的驕傲,對於這些普通的士兵來說那簡直神秘的很。有點像是一個農民大伯對大學殿堂的神往之情。

進了野戰一師基地的技術室,工作人員把木搏頭放在了一台特殊的機器上。

在強大的紫光和聲波穿透下。木頭內部的構造情況反饋到了一個特製的顯示屏上。

經過綜合合成分析。得出結論是裡面肯定有個夾層。只是這個夾層非常的薄,好像就壓夾著一片布質類東西。

「齊少校,這塊木頭估計當初其實是兩塊,先是把布質物平鋪夾於中間然後再用一些特殊方法釘或粘合在了一起。

不過這種方法非常的奇特和古代,也許是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讓兩片木頭生了變異,有點融合現像,所以才把它給當用了一塊整體了。

「這木頭有多少年份了?」葉凡問道。

那個主任樣少校軍官瞅了葉凡一眼心裡有些納悶,不知葉凡是何方

聖。

不過見是跟著齊天一起來的。也許也是獵豹成員,所以回答道:「應該有勁來年了。」

「勁年。那可是屬於清康熙年代了,相當的久遠了。不過我有些不解,這木頭都勁年了怎麼還沒腐爛。從木林頭的情況看好像保存狀況非常的完美。」葉凡追問道。

「這個。原因就較多了,一時解釋不清楚。不過我估計應該跟這塊技頭的木質有關。

你們別看這塊木頭好像跟別的木頭沒什麼兩樣,其實不一樣的。此種木質的樹名「鐵檀木」質地非常的細密,雖說比不上鋼鐵的密度。但也是普通樹木的好幾倍。

而且非常的硬實,不容易腐爛。估計當初在製作過程中還採取了防腐處理。所以至今三百來年了還保存的如此完整,簡直可算得上是一件能賣些錢的老古董。」

那少校組長也挺有興緻的解釋道。

「老古董,這木疙瘩還能賣錢,它值多少錢?」葉凡心裡一喜急著追問道。

如果這木疙瘩能賣個幾十萬到是集干一件大好事,用那錢網好可以把林泉鎮的鐘旭聖君宮給修繕一新,重見它昔日的風華。

「呵呵!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清楚。」那個少校的話語中略顯輕視口氣,估計是把葉凡當作一正宗的爛財迷了,臉色上也顯得有些不耐煩

子。

「馬笠,立正,敬禮1齊天也聽出一點道道來了」里很是不高興。忍不住破口哼道。

「是1馬笠身體一挺,弊真立正了,一臉的嚴肅,「齊少校,有什麼指示?」

「哼!作為一個軍官要服從上級指令,對上級不敬可是要不得的。」齊天繼續冷冷哼道。

「是!馬笠明白了。」馬笠臉頓時有些紅了起來。心道:「齊哥是不是吃錯藥了,從玩到大還沒見過他如此正經過,真是的1

「好了馬笠,你別怪我。咱們是從小長到大的你比我大幾歲,我那時經常叫你笠哥。

你可以對我不敬,因為我們是但你不能對我的大哥不敬,因為他是獵豹特種兵團的顧問,跟你們駐地的師座趙昆將軍同級別,當然是指職務上了。」

齊天指著葉凡解釋道,因為他知道馬笠心裡肯定不痛快,在暗地裡罵自己擺臉子,從小玩到大了還拿出上級的口吻來壓人。,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比。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