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七章大神橫插了一杠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大神橫插了一杠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3更7點,多繼續求「訂閱」求月餅,哈哈。老7連葩跑俊,「兄弟砸了一張月餅下來。弱弱的問一句,還有哪位老兄弟砸上幾張??,

「對不起長,馬笠知錯了

馬立再次立正,向著葉凡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人顯得有些不安。剛才咋一聽說這個毛頭小子居然是獵豹特種兵團的顧問。

馬笠只覺得耳邊一陣轟響,暗道:「完蛋了,剛才我好像語氣有些輕視,這可是對長不敬。」

要知道獵豹的「顧問。職權可是很大的,跟野戰一師的師長同級別的。也難怪馬笠會顯得如此拘謹不安。

可以說,葉凡可以直接建議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少將撤去馬笠的職務。當然,葉凡也僅僅是掛個虛名,不過這虛名拿出來也挺嚇人的。

「呵呵!馬笠少校,沒關係。這裡不是藍月灣基地,是你們的地盤。

我只是個客人,沒必要這般客氣的。

其實,如果這塊木頭值錢的話賣了能換些錢,重新把那座一百多米寬大的破落「鍾尬聖君宮。給修繕一新。

馬少校可也是功不可沒,落下了積善行德的好事兒。不過我暫時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你叫我葉先生就走了。」葉凡呵呵一笑終於消去了馬笠的一些不安情緒。

「是長,堅決保密。」馬笠又敬了一軍禮說道。

馬笠坐下拿起電話開始聯繫起有關這種勁年前的「鐵接木。的資料來。他想將功贖罪。

不久得到了信息。

「葉先生,我剛才聯繫過一個玩古雕藝品的玩家,他叫雷坦,開了個古玩店,叫「古留閣」好像意思就是想留裝古代文意思。

聽我介紹過後說是對這如多年的「鐵檀木。非常的感興趣,至於價格要看過實物才能商談。

不過我估計應該可以賣個十來萬,因為我最近也聽說了雷坦正想雕一尊「鍾旭降鬼圖」要用的木材正好就是這種鐵檀木了。..9unet」馬笠說到。

「嗯!那個雷坦我也聽說過,好像在古玩那個小圈子內有一定的名氣,水州人。

是個瘋狂的古玩玩家,聽說有次為了一尊明朝的「馬敦。砸下了凶萬。其實那馬敦就是古代人上馬時用來墊腳的凳子。

就那麼一個破玩意兒雷坦還跟別人爭了半天,最後一氣之下砸下旦萬才把對方嚇跑了。真是傻得可笑,哈哈,」齊天講起來就直樂。

「看來那雷坦挺有錢的。」葉凡笑道。

「雷坦這人很神秘,在水州開的「古留閣。卻不是相當的大,不過來往上的生意卻是不

隱隱的聽說他以前祖上是干盜墓這一行當的。聽說還有一個小門派。叫「摸金門」專門乾的就是這種陰人祖墳的缺德事兒。」馬笠笑。話語中有些神秘。

「盜墓。摸金門。倒是很新鮮。有點意思。」葉凡笑道。

「摸金摸金還不是去摸人家棺材裡面的陪葬品,缺德。不過雷坦估計也是個,敗家子兒,就那破馬凳都拋下田萬了那家遲早得被他敗光先,了。」齊不沒好氣的罵道。

比。,萬

「人家這是藝術,你哪懂欣賞。明朝時的一個夜壺都可以賣到幾十

的。

哪像你這個大老粗的,就懂得一天到晚的耍大刀長矛的鬧騰人,所以到現在連個姑娘都沒有。

誰敢跟你談,那長劍可是不長眼的。呵呵,前次齊叔逼著你去見那個趙家的趙四小姐,你小子嚇得差點尿了」馬笠又恢復了平靜,網講到這要齊天已經大吼道:「打住!打住,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用理他,你繼續說,我到是對那個趙四小姐很感興趣的葉凡來了興趣。..沖著馬笠說道。

「是!齊老弟,這可是長的命令。.9u.net我總得執行走不是?怪不得馬哥我了,呵呵」馬笠先告罪了一番,在齊天那殺人的目光中講了起

「葉先生,趙四小姐本名趙佳貞,人家可還是牛津大學畢業的才女。琴棋書法樣樣都精通,趙家在咱們華夏可是名門旺族,有著幾千年歷史了。

今天6月,齊叔說齊天這小子整天像只猴子一樣,就懂得耍槍弄棍的。舞拳頭。

不學好,玩興太大,就憑這性格想在軍隊中更進一步性子太烈,需要打磨打磨。所以想找個名門閨秀給他談個朋友,好管管他磨磨他的秉性子。

不過那天雙方約好在水州的「顧園。相聚,牽個線搭個橋什麼的。齊天去也去了,不去也不行,他老爸逼著的,而且當時他老媽就在身邊。

不過這小子狠啊!臨時頭硬是把小腿弄傷了。擦破了點皮流血了。這相親當然就不能繼續進行了。回來后就躲獵豹去了。

連家都很少回去,呵呵,避難也」害得人家趙四小姐很沒面子,她的朋友揚言要齊天好舊。哈哈哈」這小子現在回水州都是鬼鬼崇崇的,像作賊。

馬笠講著齊天的軼事樂得不行了,彼有股子興哉樂禍樣子。

「我有啥辦法,總不得娶個姐姐來管咱。」齊天在一旁嘟嚕道。

「姐姐有什麼不好,她還會疼你的。對人更細心。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1葉凡也幫腔道。

「那大哥去就走了,反正我是不喜歡。」齊天又嘟噥道。

「奇了!難道趙四小姐生得丑如無鹽不成?」葉凡有些奇怪了。

「不是,美賽天仙,聽說的,我也沒見過齊天嚷嚷道。

「我也沒見過,不過應該很美的。聽說還號稱小玉環」有唐朝時楊玉環之貌,燕肥環瘦的,圈內人士那樣子吹的。」馬笠攤了攤手也表示僅僅是聽說,人沒見過。

「圈你個頭,聽說唐朝時的達官顯貴們都喜歡肥胖的,像印度女人那樣子的。我估計那趙四小姐就是個像肥姐那樣的人。嘿嘿。當沙墊子還湊和。」齊天不滿的罵道。

「好了,那個雷坦什麼時候到?」葉凡問道。

「他趕過來了,估計下午會到。」馬笠答道。

「馬笠,你有辦法在不損傷這棒頭的基礎上,完整的分開它取出其中的那個疑是布質的東西嗎?。葉凡問道。

「這個很難?但也並不是絕對不行。我想等雷坦到了聽聽他的意見。

按他的指點出刀的話這樣頭也能賣個高價的。不然按我們自己的意思胡亂鋸開搞壞了就不值錢了。能多賣點盡量多賣點是不是?。馬笠一臉正色的說道,到是個靈活的小夥子。

墨香市國安局阮局長辦公室內,阮建平局長正掃了一眼恭敬的坐於對再的范宏才副局長一眼,嘆了口氣。

「唉!宏網。你跟**都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得力幹將。現在**蹲了大牢,他也是糾由自取的。

混蛋,作為一個國安強力機構的工作人員,這種事也做得出來。

當時要不是我攔著,估計會被盛怒的飲團長給擊斃在當常

再過三個月我就要退了,關於這市局局長之位我也推薦了你。希望你能繼續大膽工作,干出成績,不讓我失望。

不過這事還有些糾葛,本來不想給你說的,不過昨天去廳里彙報過後這事看來不說不行了。關鍵啊!唉,」阮局長說到這裡一臉的鬱悶。

「阮局,是不是我的事給黃了。沒事,阮局您也儘力了,我曉得,我,,我挺得住的。」

范宏網並不傻,能坐上市國安局副局長位置的全是智商特別高的人。所以一猜就中了。不過儘管掩飾得極好,但那股子失落的神情還是溢出了絲絲。

「也不是說全沒辦法,還是有一點點希望的。」阮建平點了點頭甩出了顆糖豆豆。

「您說1范宏網激動得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在老領導面前失態也沒什麼丟人的,如果是在其他人面前范宏網作為一個老手,絕對不會這般失態的。

「唉!算了,反正我這老頭子三個月後就要退了,有什麼話還不能說。

宏網,咱們國安系統表面上看去在內部風平浪靜的,其實在的狀況就是在國安系統內部也是派系林立。其情況更是錯綜複雜。

國安擔負著保衛國家安全的重任,是國家很神秘的強力部門。有多少尊神,他們的手都想伸進國安系統。別看就一個市國安局局長位置。那可是一個特大號的香餑餑。

咱們國安系統直屬於國安的上級機關管轄,地方政府對我們沒有多大的管轄權,這點跟公安又不一樣,其獨立的權利比法院還要大。

並且國安可以行使公安的一些權利,,這些我都不想說了,你也清楚。

比。,萬

對於這次我的退休,省廳裡面也有好幾系的。他們都有自己的人眩本來這事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你應該有六成把握的,畢竟你是我推薦的,而且在墨香市也幹了一些年頭了,熟悉。

只是後來生了意外,大家全落空了。

你肯定想知道這個意外是怎麼生的,我只能說是有尊大神生氣了。插手了。

面對這尊神不要說我無能為力。就是省廳的費乾廳長也是只能望神興嘆。

大神說了:這次墨香市國安局局長由他親自點將,任何人不得插手。

誰如果再搞什麼小動作的話將以陰謀破壞國家安全罪論處。這大帽子一扣下來誰還敢沒事找事去,所以這事兒我就給你說叨一下,反正也退了,你這嘴一定要守牢著點。」

熙建平是冒著極大風險跟范宏網說這事的,這事如果被那尊大神知曉了,也許阮建平局長臨到退休了還的落個記大過處分的凄慘下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