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八章提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提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復到,今天晚衛跟朋友喝得大醉,回來兩更連了,邯小沁,醉了」

范宏網也知曉這其中厲害。..有些激動,連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著轉兒,說道:「阮,,局,我唉!打死我也不會說出去的。」

「嗯!知道就好。呵呵,不談這個了,你還年輕,今天才到驢巴!有的是機會,好好乾

阮建平拍了拍范宏網肩膀,神情親切,不過手勢顯得卻是相當的沉重,甚至有些僵硬。

對於自己的兩個得意門生,一個蹲了大獄,一個居然又遇上這樣的極不公平的事,阮建平心裡也有些難受。

「阮局,您放心,我會好好工作的,決不會鬧什麼脾氣,盡全力配合好新局長干好工作

范宏網表態時心裡十分的苦澀,有點酸酸的味道。沒有情緒是不可能的。但有的事自己無能轉變也是沒辦法之事。

他知道失去了這個,機會也許自己這一生就蹲在這副局長位置上了。想再次登頂主撐一方權柄何異於登天之難。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機會一旦失去也許就誤了一生。特別是對於國安這樣的系統,有能力沒靠山不行,有靠山沒有能力也不行。

不像是普通的政府部門,如果有靠山混個縣長沒能力還是照樣子可以乾乾的。動動嘴皮子功夫有秘書狗頭軍事幫襯著一點,就能順當的作下去。

放在國安系統絕對不行了。沒能力也許你一上馬還沒幾天就被人陰下來了。而且國安系統涉及的是國家安全。來不得半點的馬虎的。

「宏網,林泉鎮那個葉凡不是建臣的好兄弟嗎?」

阮局長隨意地居然聊到了葉凡身上,令得范宏網有些奇怪,一個鄉鎮幹部局長聊他幹嘛。

這其中難道有什麼提點不成?一想到這些范宏網頓時來了精神。也許是阮局有話不好直說,改用的是迂迴戰術。..

「是的。葉副鎮長跟我姐夫於建臣非常的要好。有點拜把子兄弟的勢頭,呵呵

范宏網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隨意一些,不過耳朵可是張得大大的專等著阮局長的話,想從他的話語中捕獲得到一點妹絲馬跡。這個有關自己的前程,馬虎不得的。

「呵呵,聽說前次還是你出的餿主意派出張永,偷偷塞了一截特製鋼鋸條給葉凡。才讓他就憑著一雙鐵拳砸出了咱們市安全局的。的確是個高手,咱們市安全局在他面前就像紙糊的一般阮建平話語中對葉凡可是佩服不已。

「嗯!葉副鎮長身手的確厲害,估計有著三四段國術境界。這樣子的一個大高手去當一個。普通的副鎮長,那是人才的賣沒!太可惜了。

如果能招進咱們市國安局就好了,不過這事有些奇怪,他這身本事又是從哪裡來的?。

范宏網也是佩服不已,心裡也是疑惑重重的拿不定因由。

「呵呵!獵豹的鐵頭兒不是他的拜把子大哥嗎?有一個這樣的大哥什麼本事學不上。

這次鐵頭兒震怒那還不是因為葉凡是他的拜把子鐵竿兄弟。鐵團長對他這個兄弟可是照顧得很哪!

呵呵呵,不說了不說了。宏網。有機會有的人一定要抓住,要懂得運用才對,呵呵,看我,話多了點,不說了

今天的阮局長表現非常得十分的怪異,一直重複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范宏網回到辦公室后一直在揣摩著阮局長的話。這裡面太值得推敲了,無緣無故的怎麼會關注起葉凡這個屁大點的副鎮長來。

按阮局長的脾氣應該沒有那般子閑功夫的。這裡面的事難道跟葉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葉凡不過一個副鎮長,他難道有本事左右市國安局局長人選不成?

應該沒這可能,一個副鎮長安排市國安局局長。..那簡直是今天大笑話。

要知道像阮局長可是副廳級的省廳直管幹部的,跟市裡屁關係都沒有。.9u.net

副科級安排副廳級,這事說出去估計得笑掉人家老牙。葉凡本人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他本人不耳能難道是其背後的人。

范宏網苦苦的在腦海里反思搗鼓著這些糾糾葛葛,想從一團迷霧中解開這些盤根錯結在一起的千千個結,找出一條通天官之路來。

可是這事兒又不能外傳。阮局長可是有慎重交待的,本想找表哥於建臣給出出主意,這下子看樣子這條路不通了,得自己解開。

整整二個小時后。范宏網突然從大板椅上跳好了起來。嘴裡失聲叫道:「看我!盡在套中轉,葉凡那拜把子的大能人,獵豹的鐵團長不就是尊神嗎?

那天從阮局長對鐵占雄的恭敬份頭上可以看出鐵占雄有著不得了的深厚背景,感覺有點像是上下級關係。

這倒是有點奇巧了,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詭異乍占雄是軍隊的個大校,雖然說獵豹很出名但淤出…管了著市國安局吧!

何況阮局可是一名副廳級幹部,跟鐵占雄的級別也差不多,其中難道有什麼隱秘的東西沒浮出水面?

難不成這次那尊大神跟鐵占雄有點關係。就是因為葉凡受了陷害所以上面的大神震怒了。有可能,不然為何這般的巧合?

沒錯!

一定跟鐵占雄本人有關係,應該就是他身後的大神在作怪。咱只要結交來葉凡,再通過他打通鐵占雄的關卡。也許這事還有點希望。不然阮局為何一直往鐵占雄和葉凡身上扯去,連續說「不說了。可還是在搗鼓著那句話…,

中午2點左右。

墨香市大酒樓中,市公安局局長於建臣請客。齊天被趙司令抓去了壯叮

趙司令逮住這難得機會,要求齊天給他,的野點一師的偵察兵們上課去了,所以這包間內僅有四個人,於建臣、范宏網、張永三人和葉凡。

「葉老弟,這位刻是我在國安工作的小舅子范宏網,那天你已經知道了。

永就在宏網分管的「反間諜偵察科,當一副科長,你當時在密室中嘗辣板水時應該認識,當時你去國安時我正好要去淅寧省辦案子。所以就交待宏剛照顧著你。

不過你進國安時宏網也正好出了外勤。三天後才趕了回來,也讓葉老弟多受了幾天苦。

一回來后永這小夥子很機靈啊,把疑點給宏網說了。所以後面才演出了抽了一鞭子暗中塞了截鋼鋸給你的事,呵呵呵」

葉老弟吉人天寺,現今苦盡甘來,大難之後必有後福,你看。現在不是又陞官了。坐上了林泉鎮第三號人物寶座,這度可比咱們國家的長征火箭升天破空還快啊!

哈哈哈」於建臣樂呵不已。張大嘴豪笑著。

「謝謝!張科長,范局長。這事兒還真得感謝你們。說實在的。你倆人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先自飲三杯,還請倆位原諒這遲到的感謝。」葉凡熱情的說著。

「呵呵這其實是我們作了本份內該做的事,**之流膽大妄為,公然私下對一個。愛國的勇士作出如此傷天害理的狗屁事,下大獄還算輕了。要是依著我的性子。早刻,該掏出槍來斃了才解恨。」

范宏網義憤填膺的說著,其實當時范宏網為了姐夫於建臣的前途,也作好了殺葉凡滅口的準備的。

此一時彼一時罷了,為了各自的利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哪裡的事!當時我還抽了葉先生一鞭子。不好意思。」張永倒是有些靦腆起來。

「沒有你那一鞭子也許我現在已經到地府報道了,哈哈哈」葉凡有些苦澀的笑著。「唉!國安系統權力很大。如果這權力用歪了那是會要人命的玩意兒。

想起你們局中那冰寒的密室。**的鞭子我都有些毛骨悚然。太可怕了。」葉凡聳了聳肩心有餘悸樣子。

「唉!說得也是。永本該有套三室一廳的福利房分的,這下子估計得泡湯了。

」范宏網有些歉疚,伸手拍了拍張永肩膀。

「分房子,難道跟我的案子有關嗎?」葉凡輕聲問道。

「唉!說有關也有關,說沒關係也沒關係,總之,這裡面的道道太複雜了,說了也是白搭。」范宏網嘆息道。其實是在請君入甕子罷了。這個,「君。就是葉凡了。

,柑萬

「說來聽聽,我也想聽聽。葉老弟的事怎麼跟永的房子扯上關係了,這事可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太詭異了。」於建臣也有些不信樣子。

「不說了不說了,喝酒,我陪葉老弟喝幾杯。」范宏網舉起了杯子連連搖頭,其實在演戲,不過范宏網太老練了,演得逼真。

「范局。我那套房子沒了是小事,可你那局長寶座可是飛了刻,可惜了。唉」

張永一想到自己靠山不能登上局長之位臉皮都黑了下來,咕嚕著自飲了一杯。

「宏網,阮局不是推薦你了嗎?怎麼有消息了?」於建臣好像還真不知這回事兒,露出了驚詫的神色,「要不我去省里跑跑,這事兒千別給搞黃了。」

其實於建臣還真不知這回事兒,因為阮局長有交待不讓說的。范宏網作為國安的副局長,深知保密工作的重要性。

「沒用的了姐夫,這事兒上面定了。唉」范宏網搖了搖頭,一臉的苦味兒也喝起了悶酒。

「到底他娘的怎麼回事,你兩個小子給我講清楚,真是急死人了。格**的什麼話?」

「啪。地一聲,一個。酒杯都被於建臣這個脾氣火爆的人給氣得砸在桌上砸碎了,看來是真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