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三十九章自私是人的本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自私是人的本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吏大圓滿,加餐宗要睡了,太累了」※

「於哥,別急,讓范局好生說說,大家一起想想是否有轉環的餘地葉凡趕緊出來打著圓場,調和一下氣氛。..

這時張永昭機響了,回了個電話后說是要出任務告了個罪先走了。

范宏網沉默了一眸子,終於下定了決心。為了局長寶座這面子暫時擱一邊了。

舉起杯酒,說道:「葉副書記,我先敬你一杯。有個事想麻煩你問問。」

「咱倆共飲一杯就走了,有啥事范局長請說葉凡也舉起了杯子,嘴上說著心裡有些納悶。

自己難道還真有本本能幫上范宏網這個市國安局的副局長上位不成?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九成九是個笑料子的,太詭異了點。

「葉兄弟,你跟我姐夫建臣是兄弟,咱們也算是自家人了,有些丑我也不怕丟了

網講到這裡范宏網突然想起,臨離開阮局長辦公室時阮局還淡淡的開了句玩笑

說:「鐵團長那個拜把子兄弟如此年輕就是一個副鎮長了,聽說才舊歲。前途無量。宏網,也許經后他爬得比你還快,說不准你經后還是他的手下呢!呵呵」

「呵呵!那是,有鐵團長寵著葉凡還不青雲直上范宏網也應了句玩笑。

他也知道這僅僅是玩笑。因為即便是鐵團長也不過在軍中一個大校團長。對於地方的事務應該插不上手。

如果葉凡在軍隊中有他罩著也許爬得快。在地方那就無能為力了。

自己今年才刃歲擔任這市國安局副局長已經有幾年了。這其中還有許多的運氣成份。

葉凡刃歲能爬個,副處應該也不是那般容易的,在地方上往上爬阻力更強大。..事情更雜亂,盤根錯雜的本事關係都重要。

葉凡的老底子范宏網已探清楚,知道他背後沒什麼「靠」一個鐵團長搞不定什麼事。

沒「靠。在政府部門想平步青雲那是比登天還難,升了副鎮長也許憑的是運氣。

再想主政一方,比如一個鎮長寶座就不是光憑踩中狗屎能行的了。憑的是人脈,當然也要有點真本事。沒有強大的人脈想坐上一鎮之長的寶坐將是難於上青天。

所以范宏網在回應阮局長的玩笑話口氣中略顯得意氣盛,阮局長當然一眼就看穿了范宏網的「要強。心理。

臉瞬間就變了,立即敲打下來道:「宏網,軍隊不干涉地方事務我知道。不過葉凡的能力太出眾了。

沒有鐵團長相助他照樣子會有龍騰飛天的一天,就憑他一雙拳頭就能砸出警備森嚴的國安局這一點就夠了。

你想想你有這個,本事沒有?沒有的話就給我老實點,別帶著有色眼鏡瞧人,那樣子會吃大虧的。

有能力的人不管在什麼地方他都是一條龍,絕不會是一條蟲的。

我可以斷定,當初即便是沒有你送的一截鋼鋸條他也能逃出咱們視之為虎牢的市局密室的。

你不可錯過這個,機會,雖說他現在地位層次還低,這才是大好良機。

我幹了一輩子了,在識人方面這雙老眼應該有點經驗的。你如果也想騰飛,可以附在龍身後借龍勢而騰飛。

作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謙恭點並不代表你失了再子。

八個字送你一龍飛升。雞犬升天。

呵呵,你願不願作那雞犬自己決定,這就是一個運數,一個命道,一個能改變你一生的命運數理。就這樣吧。好好琢磨一下,你有大收穫的。」

阮局長的話敲打得非常明顯了,就是要求范宏網這個副局長放下面子。..

跟在葉凡這個副鎮長身後,經后自有龍騰飛天的時候。到那個時候也就是「一龍飛升,雞大升天,的時候了。

現在再次回想到這段話時范宏網決定放下面子了,反正就姐夫在場,也沒什麼外人。

「葉書記。聽說獵豹的鐵團座是你的拜把子大哥是嗎?。范宏網開始進入話題了。

「拜把子雖說沒拜過,不過他的確對我非常好葉凡笑笑道。說的是實情,兩人倒真沒拜過把子。

,柑萬

心道:「難道此事跟鐵哥還有點關係。好像不通,鐵哥是軍方的,跟國安屁事也聯繫不上的。

不過那天鐵哥好像很威風。市局的那個頭有些白了的阮局長好像他的一個下屬樣子,可憐兮兮的站一旁恭敬得很。有點像是咱遇上縣委」

這事奇巧啊!當初**副局長被鐵哥當場槍擊傷了腿阮局長連個屁都不敢放。

一直規勸著**趕緊從實招來保命要緊。難道

媽的,這事太複雜了,彎彎道道的不想了,再想這腦袋裡的細胞得全整死了不可。

「我是聽說鐵團長跟咱們南福省國安廳的領導關係非同一般。所以想求葉副書記能否給鐵團長嘮瞌幾句,看看是否管用。」范宏網終於吐出了這句想了幾千遍的話,人一下子感覺輕鬆了起來。

心道:「他嗎的!求人也求了不少回了。就這次求人最為難受。還是心理有問題了!見人家職位低拉不下這個破臉子

「這事我還真沒聽鐵哥提過葉凡應了一句在想著問題。按酪菜愕蒙暇攘俗約閡幻。

不過當時即便沒有范宏網的鋼鋸條自己孤注一擲時利用小李刀,估計也能搞斷那鐵鏈,只不過麻煩很多了,所以這事兒可以先探探鐵哥口風再說。

葉凡正考慮著時於建臣早在一旁嚷嚷開了:「我說葉兄弟,你還考慮個啥玩意兒,直接打個電話探探不就清楚了。

我可是跟你說啊,宏網可是我的親小舅子。這事兒如果有門兒你一定得幫上忙,我想宏網如果上位了他不會忘了你的。

你可能還不知道,你不正拉投資嗎?宏網有今生死兄弟可是一個集團副總。手掌握著上億資產的公司的

口石

「於哥,你這是說什麼話。不要說別的,就沖著那截鋼鋸條我也得打電話不是?別急,我馬上就打,先探探鐵哥口風再說。能幫上的這還用說

葉凡淡淡一笑拿出電話當作兩人面打了起來:「鐵哥是嗎,我是葉凡,飯吃過了先拉拉家常,顯得親近些。

「飯!還沒吃。有什麼事,你小子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是不是?。鐵占雄硬梆抑問道。

「噢呃那我說了葉凡有些不好意思,心裡對於鐵占雄的官威還真有些怵。

「有屁快放,別噢呃的像個娘們鐵占雄笑罵道。

「鐵哥,你認識咱們省國安廳的領導是不是?。葉凡作賊樣問道,感覺有點像是地下黨接頭,就差來句「天王蓋地虎,了。

「嗯!你問這幹嘛?」鐵占雄有些訝然。

「那能不能幫個小忙嘿嘿」葉凡嬉皮笑臉道,想掩飾內心尷尬。

「幫啥忙,不會是你小子又犯什麼事來著了吧?」鐵占雄開起了玩笑。

「那當然不是,犯國安的事可不好玩,一出就是什麼陰謀危害國家安全罪,這事可不是鬧著玩的

葉凡笑著,「我有個極好的朋友,就是墨香市國安局的副局長范宏網,前次還多虧了他送了截鋼鋸條進密室才讓我逃出升天了。不然也許鐵哥現在只能到兄弟我的墳前打電話到地府了,呵呵。

「死了活該!早就叫你小子到咱們獵豹來還不聽,也不會整出這麼一檔子破事來了鐵占雄有些好笑,狠狠地罵了一句。

心裡早就看穿了葉凡那點小九九。無非就是想給范宏網說說情。搶局長寶座罷了。

心道,這小子,盡給我惹麻煩事兒,這一個市的國安局局長何其重要,能隨口答應嗎?

「死了,兄弟我可是高手。鐵哥到時候別哭就走了。」葉凡笑道。

「范宏網。我知道。前次那事兒他小子私心很重啊!如果真肯救你直接向阮局長彙報不就屁事沒有了。

當時他跟**好像是聽說正在競爭局長之位,心眼小了一點。大局觀念還差了一點,不過可以磨練一下鐵占雄直白的批判道。

意思也就挑明了,范宏網不在考慮範圍內,令得葉凡有些鬱悶。出師不利。

雖說當時范宏網是有些私心。估計也是為了其姐夫於建臣。

人啊!誰沒私心,此一時彼一時罷了。

葉凡掛了電話,看著於建臣那滿是期待的眼神兒和范宏網那渴盼的眼神兒也有些難受。

「葉兄弟,實在有難處有算了。來,咱們兄弟喝酒,這事就算了於建臣舉起酒杯說道。估計也看出了其中端倪。

「葉兄弟,能否把鐵團長對我的評價告訴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唉!算了,這事兒你不能說范宏網舉起杯子連幹了三大杯。心裡一片混亂。

「唉!人都有私心葉凡嘆了口氣,模稜兩可的話給挑了出來。

范宏網臉帝地一下就紅了,又幹了一瓶紅酒有些醉意的說道:「葉兄弟,當時我的確有私心。甚至想過要殺你滅口,唉」。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