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章一個任務交換個市安全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一個任務交換個市安全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宏網!你說什麼呢1干建臣突然卑口罵道,想了想燦訛剛白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唉嘆道:「唉!宏網,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是為了朱正陽想借葉老弟之手害我,不過我給你慎重的講講。

以後千萬別再有這種想法了,殺人是要償命的,不就一個市公安局局長之位嗎?大不了不做。

葉老弟是我的好兄弟,我於建臣算不上一個好人。收些煙酒,喜歡吃吃喝喝的,女人也玩了不少。不過大錢絕沒收過。傷天害理的事兒也沒幹過,那是一條不歸路啊1

「姐夫!我當時有些糊塗了。不過沒到萬不得已我決不會幹那破事的。只是有點這方面的想法就走了。我」我」向葉老弟請罪。我自罰舊杯,喝喝喝」

范宏網很是後悔。不過人還算直白。連這話都肯說出來了,葉凡心裡微有些感動。

「好!范兄弟直男兒,男人不玩陰也算不上什麼男人,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不過有個底線,就沖著范兄弟這句話。我再打電話試試,逼也得逼鐵哥幫回忙。」葉凡雖說心裡也有些不好受,但一時豪興大,幹了一杯酒又打起了電話:

「鐵哥,你就幫我一回,推范宏網上馬。你這份情兄弟葉凡我記下了。我現在就可以答應,在明年內再幫一個大忙。」葉凡非常乾脆的說道,態度非常的堅決。

「想好了。」鐵占雄冷冷問道。

「想好了。」葉凡爭鋒相對答道。

「到時別賴,我要求你去完成的任務都是有極大危險性的,有八成可能會直接送掉小命的。為了一個局長位置把命給搭上可是不值的。」

鐵占雄嘴冷心裡卻是暗暗高興,心道:「好!好!這小子肯求我就是好,別說一個甫安全局局長。

就是省安全廳廳長我也得求來。一個市局局長位置換一個高手出一次重大任務,值!最重要的是任務出的多次了就能把這小子套牢了,套牢了不就進加入咱獵豹了,呵叭,」

其實鐵占雄這次對於葉凡的遭陷害心裡非常的惱火的,核心第八組一個重點培養對象,差點被所屬的國家堂堂的情報機關國安局給搞死了。這不是天大的笑話。

所以想安排一個自己相信的人出任墨香市國安局局長,免得舊事重演。

墨香市可是一個大地區。有著幼妾萬人口。並且海岸線也相當的長。被稱為黃金海岸的中部。

最近外國一些敵特組織厘屢在墨香市小打小鬧的,所以阮局長退了后一定得安排個上心的人主持工作。..

而且葉凡這個培養對像暫時這幾年估計也在墨香市嘎著,如果真遇上什麼大事自己不在時,也可以叫葉凡頂上去幫些小忙。

再說以後葉凡能爬到幣里一級領導崗位時也能在暗中幫上一點忙。比如有時幫助查點案子什麼的。是在為葉凡同志打埋伏的。這些葉凡當然不知曉了,眼光沒那麼遠。火候還不到。

「值1葉凡硬梆郡的吐出了一個字。

「好!就這麼定了。」嚓一聲。鐵占雄很是乾脆的掛了電話。

「范局長,於哥,鐵哥答應給省廳的領導說說,是否能成我也知了。」葉凡也是拿不定這事兒有幾成把握。

「好!不管成與不成葉老弟這份情我於建臣記下了。以後有事儘管招呼著點,別太見外了,哈哈哈!來。乾杯。」於建臣舉起酒杯爽笑著提議來一杯。

「謝謝時兄弟了。你這份情我范宏網記下了。」范宏網也有些激動。不過掩飾得較好。

三人喝到了將近中午一點半,正想站起來開個房間休息時范宏網電話響了。

「宏網,恭喜你啊1阮建平局長在電話中是喜滋滋的賀喜了。

「阮」阮局,喜從何來?」范宏網有些丈二和尚,這事應該跟局長寶座沒關係。

因為葉凡一個小時前網跟鐵團長說過,估計他還沒跟省廳領導說吧。

「注意保密。我下面前的話任何人都不能說,包括你最信任的姐夫於局長明白嗎?」阮建平口氣從沒這麼嚴肅過,有點像是再民黨時中情局組織談話。

「是1范宏網作為國安局一副局長,最是懂得保密條例的。捂著電話進了衛生間接聽了。

,正

「你已經通過了審批,三個月後接我的班。不容易啊!這事透著股怪味兒。你找過鐵團長了嗎?」

阮建平也有些鬧不明白。因為這事也是上午的時候才提點范宏網的。

」我,」我」,我一個小時前才叫葉凡給鐵團長打了電話,應該沒這麼快出結果的。

這事還真難為葉凡同志了,好像鐵團長先是沒同意幫忙,後來葉凡又打了電話逼了過去鐵團長好像嘴鬆動了。兩人好像還在談什麼條件。什麼任務什麼的,我聽不清楚。..

前段時間我是去省里活動了一下。也找了一些有關領導,會不會是他們說話了。」

范宏網到現在還有些不相信。心道也許自己峰迴路轉前段時間找的兩個副廳長給講了情。

「找的誰?」阮建平直白地問道。

「鄭副廳長和鐵副廳長。」范宏網吞吞吐吐說道。

「沒用的!你小子撞大運了知道不?一個時前,葉凡一個電話就敲定了你這個局長寶座。

你即將上位市國安局局長,有些核心內部機密也該讓你知曉一點了。因為以後你也權知道一些的。

你仔細聽著,咱們南部七省的國安系統是由鐵占雄團長親自指揮的。他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頭。」阮局長網講出鐵占雄范宏網驚得失聲「啊,了一聲。

「呵呵,正常,任何一個人聽了這級機密都會「埃的一聲的。

咱們南部七省的省廳廳長也只是他手下的一個兵,國家特勤組核心第8組總部就設在水州獵豹基地內。

總領導南部七省的機密大事。在突事件時有權直接不經任何授權。直接調動國安、公安,武警、軍情處、保衛處,甚至正規軍的一個,團。打擊陰謀破壞祖國的組織或個人。

省廳費廳長剛才來電話了,正式通知你衛去省廳談計會帶你到水件獵豹基地去認門面只舊估計還要在獵豹基地內培半年左右。

好好乾吧宏網,一定要立身正。為國效力,為黨效力。前次葉凡聯事就是一個警示,你要深刻反省一下。

以後千萬別走錯路,一步錯也許就是步步錯,一步錯就是一輩子的錯。

老話重提。一定要尊重葉凡。是「尊重。知道沒有?這次你的事我也聽鐵團長講過了,葉凡出了大力,甚至跟用生命去換你這個位置都有點關係,我也不太清楚,你要尊重他。掛了。」

阮建平講究后范宏網獃獃的坐在馬桶上半天沒回過神來。嘴裡低語喃喃道:

「尊重葉凡。尊重,說了三個尊重,難道葉凡是什麼大人物不成?應該沒這可能,算啦!也許就是看鐵團長面子吧1

回到桌上后范宏網一時紅光滿面,印堂亮,整個人氣色大變。與先前簡直判若兩人。

弄得於建臣一直瞅著范宏網驚詫地叫道:「宏子,你這去趟廁所怎麼像是喝了瓊漿玉液似的,是不是撿到太上老君的九轉仙丹給偷服了,哈哈哈

「范哥有喜事兒。」葉凡早從相術上看出了端倪,暗道難道是局長的事給敲定了,鐵團長應該沒那般神吧,也許是其他人幫上了忙。

「哈哈哈,,葉兄弟,我」我先敬你三大杯。」范宏網一反常態,豪爽的舉起了杯子,感覺這杯子還太很是沒有風度的大吼了一聲。叫服務員換了三個大號海碗來,其實就是人家酒店裝湯的小盆子。

比。,石比北

「到底怎麼回事?不會真的是高升了吧1葉凡忍住問了出來。

「呵呵,」范宏網笑而不答。樂著呢。

「你個小宏子,還敢跟姐夫打啞迷。活不耐煩了是不是?」於建臣舉起手來就要動手。

「好了姐夫,是局長的事敲定了。這事還真是鐵團長剛才幫的忙。其實直接幫忙的是葉兄弟,所以我才要敬葉兄弟三大碗先感謝一下。」范宏剛微笑。

「好!好!同干1葉凡叫著。「叮噹,一聲,三隻大號小盆子撞在了一起。

「葉兄弟,我有個哥們。叫王俊昂。跟我大差不多。別看他才飛歲。已經是「天服集團。的總經理了。

當然,這些都是他老爸王董事長一手辛苦開創的。不過王俊昂也是留洋博士,哈佛商學院畢業的。

回國不過三年,他父親一手創立的「天服集團。已經由原來的紅。萬資產展到了現在的3億資產。

集團公司合股后總資產達到了刀億元。好像經營的都是跟服裝有關的廠公司。

比如絲織面料、布匹等等。如果葉兄弟以後要找投資人到林泉鎮或魚陽縣辦廠什麼的,憑我的交情,在不虧本的前提下,弄個三五百萬應該不成問題的。」

范宏網馬上就投之以桃,不然真還有些過意不去。

「謝謝!以後有機會時我一定來相請你那朋友王俊昂。

」葉凡大為高興,能多撈筆資金對林泉鎮來說可是件大好事。

不過目前時凡最重點的著眼點還是放在紙廠上。先把紙廠的事擺平再說,如果盲目拉投資,這種全給繆勇鎮長作貢獻的苦活兒葉凡可是不會去做的。

投資當然要拉,適可而止。

中午休息了一眸子迎來了從水州趕過來的古董玩家雷坦先生。

雷坦其人長得的確有一股怪怪的古味兒,刃來歲左右。一今年青人看上去非常的老成,頜下一溜近眶米長黑色鬍鬚。

穿著的居然是一襲淡青色古袍子。不過也經過現代工藝改進過。比唐裝來說還要古味一點,有點類似於古代的學士服。看上去那當然就是怪怪的,說難聽點就是怪氣十足。

張口也是一股古味,朝著葉凡雙手微微的拱了拱,問道:「兄台貴姓?」

葉凡趕緊也學著電視中見過的古代人微彎身還了一禮道:「免貴姓葉名凡,全名葉凡。」

感覺真是古怪異常,不過挺新鮮的。葉凡甚至有點在拍古裝戲的感覺,一直想笑。

齊天早憋不住了,趕緊溜進衛生間去狂笑去了。而馬笠跟雷坦較熟悉,所以早知如此也習以為常了。

「馬兄,拿出來看看,那鐵檀木做的摔頭。」雷坦就是個古玩迷。見過禮后直接提出要見那塊木疙瘩。

當見到那截麻不溜秋的木疙瘩之後。雷坦那雙眼中突然閃現出一道利銳般的鋒芒的。

「怪了!這姓雷的好犀利的目光。不愧是古代專搞盜墓這一行的「摸金門。傳人。」

葉凡暗暗嘀咕著頓時來了興趣,盜墓這一行當是相當的神秘的。古墓那玩意兒陰森森的多可怕。骷髏滿墓飛。真是有些佩服干那一行當的人。全是膽大包天之輩。

「不錯!應該是勸年前之古物。」雷坦摸了一下長鬍子坦然而說。

把那個麻不溜秋的木棒頭當寶貝樣在手中翻來覆去去摸遍,敲遍。甚至伸出舌頭去舔了幾下,把髒東西舔入嘴邊似乎在品償美食似的,看的齊天和葉凡差點就石化了,目瞪口呆的連哈喇汁什麼時候自個兒出來了都不曉得。

「媽的!這也行,真是瘋狂。」葉凡暗罵了一句,渾身一眸子惡寒。

估計此人把這木頭疙瘩看得比他老婆還要重要得多,真是玩「古,玩到瘋癲的地步了,大師級別啊!

「呵呵!你們感覺我很「怪。是不是?其實這只是每個人的嗜好不同罷了。

比如有的人喜歡去高爾夫球常拿著一把勺子跑為跑去的有啥意思。」

雷坦很是和軟的微笑著,這時人好像又變了,顯得很有君子儒雅之風度。

令葉凡小小的震憾了一下,心道:「雙面人也許講的就是此等情況。人的氣勢風儀變換如此之快真是高手。

如果我在官場能做到如此地步的話。估計得等到主政一市或一省的時候了,路還長著呢,也不知此生有沒那個風光之時。」,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訓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