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一章殭屍一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殭屍一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丹了甩頭問道0雷井生,你看看泣鐵檀木能值多少錢幾※

畢竟最終大家還是個俗人,必需談談錢這個庸俗問題的。..什麼高雅古風等等只能看不能當飯吃的。

「舊萬1雷坦伸出了一隻巴掌翻轉了一下。

「這麼」齊天網叫出這兩個字時已經被葉凡打斷了,估計齊天是想說「這麼多?」在齊天眼裡這麼個破揮頭當柴火燒還行,雷坦居然出到了舊萬,簡直是個瘋子。

不過葉凡卻是嫌少,說道:「太低了,不賣。」

說完一把就拿回了技頭,令得雷坦微微一怔。兩隻眼睛如狼樣直直的盯著那木技頭,好像老婆被人搶了似的。

葉凡暗暗好笑,其實葉凡早就從他那隱晦的驚喜之中看出了他是特別喜歡此物了,投其所好當然能多詐點就多詐點了。

齊天卻在一旁暗自嘀咕道:「這麼個破木頭疙瘩賣了舊集大哥還嫌少。真是黑呀1

「這樣!我剛才聽說裡面還夾得有一張神秘的布質東西,也許裡面有驚天的秘密。

如果你們讓我也參與解謎這接頭之謎我就再加萬。而且你們要取出裡面之物,肯定會對這揮頭造成損壞,有這個數已經算高了。

當然,我先申明,不管摔頭理解出任何寶物我只是欣賞不分你們一杯羹。

而且會為你們保密的怎麼樣?我這人別的不想說什麼,馬笠最知道我的性格了,君子重承諾,決不欺人。」雷坦提出了個條件,看樣子他是想加入破謎隊伍了。

「葉先生。有雷坦加入可是有實在好處的。雷先生可是經驗豐富的玩家,對於墓葬那一塊也非常的熟悉。」

馬笠也想邀請雷坦參加,所以說這話時一直盯著葉凡,因為只有他才是主腦。..

「嗯!歡迎雷先生的加入,呵呵,那就先打開這技頭取出東西來再說。9unet有沒寶物一目了然了,馬笠。你跟雷先生商量一下,盡量保存揮頭的完整性。不然雷先生花了佔万買了兩片破落的殘次品集心裡有愧。」葉凡笑道。

「行!我儘力。」馬笠很乾脆的答道,棒著摔頭進屋跟雷坦商量著破開之法了。

葉凡跟齊天悠閑的喝茶聊天玩著,「齊天,李橫山在部隊還老實吧?」

「那小子。開始進去時不服管教,不過後來被鐵團長叫來的教官狠狠的整了幾回現在老實多了。治不了他還了得,再凶的山鷹到了獵豹都得把它成家兔子才行,嘿嘿」齊天陰聲乾笑著。估計把李橫山整得夠嗆的。

「你小子,不會是乘機報復吧1葉凡淡淡的掃了齊天一眼笑道。

「嘿嘿,是有點,不過我也是為他好。軍人當然是服從命令為天職的。一個刺兒頭以後不聽話了有重要行動時,就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的。生命失去就找不回來了。」

講到後面齊天已經是一臉正經了。倒真有一股子少校營長的氣派。

「葉先生,我們採取藥物和薄刀片旋轉技術,已經成功取出了樣頭中的夾層。

原來是一片黃綾像布材質做的淡淡的圖,不過上面隱隱有一些字。看不清楚。

那圖再怎麼放大猶如霧裡看花,總給人一種飄蒙隔紗的感覺,就是看不清楚,非常的詭異。」馬笠拿著那片黃綾布有些氣餒。

雷坦乾脆在一旁儘是嘆氣道:「見鬼了!見鬼了!我連殭屍都見過這片莫名其妙的破布到是神秘得很。」看來是給氣糊塗了。

「雷先生真見過殭屍?」葉凡好奇的問道,這雷坦的祖宗既然是「摸金門,的人,也許還真見過神秘的殭屍。..

這種東西俗稱「稼子」如果說沒有也符合科學道理,如果說有也有點可信,只是沒見過只能是以訛傳訛罷了。

聽葉凡這麼一問齊天和馬笠都盯著雷坦,想聽他解釋解釋。

「呵呵!別這樣子看著我,沒你們想得那麼神秘。」雷坦神秘一笑買起了關子。

「還不神秘,聽說那東西還可以用來趕屍,又稱移靈,屬於茅讓。陰術。也就是在屍體未腐化時由術士趕回鄉安葬。

趕屍的術士大約三五同行,有的用繩系著屍體,每隔幾尺一個,然後額上貼著特製的黃色道符,另外的術士便打鑼響鈴開路,晝伏夜行的。

比。,萬比北

天光前投棧,揭起符紙,屍靠牆而立,到夜間繼續上路。這些想想都可怕,據說人被他咬一口后就成為他的子民。

也就是小殭屍了,獠牙露張的。臉白慘慘的。」齊天繪聲繪色的講到這裡時渾身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

「那東西既公幾屍體轉變成的絕對是臭哄哄的,屍體就夠可怕了。再長毖,一長牙那是滲人得很。」馬笠也是直點頭符合。

「呵呵呵,,你們這是什麼地方聽來的。估計是港片看得太多了吧!其實殭屍確切的指:四肢僵硬。頭不低,眼不斜,腿不分,不腐爛的屍體。

為什麼不會腐爛?一些考古方面的專家也推敲過。估計是因為土壤土質酸鹼度極不平衡,不適合有機物生長。因此不會滋生蟻蟲細菌。

屍體埋入即使過百年,肌肉毛也不會腐壞,有些屍體的毛,指甲還會繼續生長。

其實殭屍最早是用來販毒運毒的工具。打扮成道士的趕屍模樣的人往往就是毒販子扮的。

他們搞得人摸狗樣的,晝伏夜出。五六人同行互相照應,不是用繩子系著屍體。

而是用木棍架起來搭在前後兩人的肩上,看起來好像是屍體也會毒路。其實是人在抬著他們走的。

搖鈴、黃紙符都是為了掩人耳目。再加上殭屍的確很臭,那就是屍臭,身上有揮出一種怪異的陰晦令人窒息的難聞味兒。

所以普通的人更不敢接近,守關巡邏的官兵們也會覺得晦氣而不查了。

所以此道倒是販毒的一種絕妙的好方法。夜裡走路還有利於屍體的保存,當然,鴉片之類的毒品可以存放在屍體上

雷坦從科學角度方面解謎了殭屍,葉凡也很是贊同,就連齊天和馬笠也覺得這些無非就是誇大了的謊言罷了。

「雷先生估計還有保存殭屍吧,他可也是屬於更鮮活的古物。」葉凡笑笑著,想試探一下雷坦對古物是不是真的瘋到狂的地步了。

「真的1齊天那兩隻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雖說剛才雷坦解釋過了。不過解釋是一碼,要讓心裡完全接受又是一碼子事。不由得暗罵道:「還有這種嗜好!這些界上真是無奇不有。」

「葉先生厲害,連這個都想得到。沒錯,我家的密室里的確保存著一具。不過」

雷坦講到這裡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了起來,葉凡猜測他估計是遇上麻煩事了。

「不過什麼?快說吧我的雷大爺。你這樣子盡說半句話會噎死人的。」齊天可是忍不住急催問。

「唉!實話跟你們說吧。我來買這塊碧蚌前的鐵檀木就跟那殭屍有關係。

這鐵檀木是稀罕品種,此種類樹木極難見到,長得非常的慢。幾百年了才能長出小鐵鍋粗,家父想找一截雕一尊鍾旭聖君,可是一直找不到。

網好聽馬笠說了我就趕過來了,這截樣頭保存得非常的好,而且年代久遠。

聽葉先生剛才介紹說這截鐵檀木棒頭還是在林泉鎮的鐘旭聖君宮的石雕頭上落下來的。

說明當初這截摔頭就是用來鎮那宮殿的。這種鎮宮接頭會歷代相傳下去的,比如就說你們林泉那鍾旭宮吧。

它應該沒有勁年吧。也許是後來拆了再建的。估計年代也有一百多年了。

而這棒頭卻是有著近鎖來年的歷史了,不過每次拆修宮殿這塊鎮宮接頭絕不會丟棄的。

作頭的人和師傅會把這塊東西源襲下來,一直傳到這塊鎮宮寶木腐爛了,不能用了才會另想辦法重新搞一塊來。

當然,能不換時盡量不換,畢竟這可是古物,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都是寶貝。咱們華夏人都非常尊重老祖宗的。」

雷坦到底是此方面的行家,一出口頭頭是道,葉凡聽了后舟感覺有些為難了。

暗道:「那咱把人家林泉鎮那鎮宮之寶都給賣了經后那鍾旭宮的領頭人知道了還了得,怕不是要生出什麼事端吧!

這群眾可是最信這玩意兒了,雖說那破宮平時放那兒沒人理會,可是遇上重大的拜祭日時估計還會搞一些活動。

這個倒是得回去打聽清楚,不然惹毛了林泉人,人家一人一腿踢過來。咱就得灰溜溜滾蛋去,如果能假造一塊放回原處就好了。既賺來了錢修繕了破宮又沒什麼事生。一舉同得也不錯。」

雷坦好像也看出了壹,開口笑道:「葉先生不必太過於擔心什麼,像這種鎮宮摔頭我家裡還有幾塊。樣式也差不多。

只不過不是鐵檀木做的,我送你一塊你拿回去裝上估計也沒幾個人能認出來,除非是極專業的行家裡手有可能的。

,正泣比北

不過我給你處理一下包準如假如換包,除了我沒人能認出來,呵呵。」

echo處於關閉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