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三章市委組織部曹副部長有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市委組織部曹副部長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藉此機今祝倉體堅持計閱狗午的書友們中秋快樂!圃匠贊天,狗子的《官術》上架也達一個多月了。..每天。字更新沒斷過,偶爾還會加餐來個四更,這是各位大大給狗子的鼎力相助才使得狗子有漏*點這樣子碼字下去。希望各位大大在中秋之際能以「月餅票票。來挑起狗子的碼字狂潮,說不定還有加餐的。你們的訂閱是狗子一直保持「萬,更的最大動力,希望朋友們能連續訂閱。不離不棄,與狗子把《官術》繼續下去,讓葉凡能站在共和國的頂端,」

「想不到宮底還是黃泉路,哈哈哈,真想去探探黃泉路,拜訪一下牛頭馬面閻羅王地藏王二郎神。唉!多牛1

齊天忍不住笑出聲幕,罵了一句:「狗屁不通,我看敦樸雲那狗屁的茅山術師也是個騙子。」

「齊天,不可無理,污衊敦大師風範。」葉凡出口哼道。對於風水一學葉凡不全信,但也有一點點心動。

總覺得好像講得又有點道理。並不是全胡亂不成理。而且有些風水學大師也是很有文才的一代高人。應該尊敬他們才對。

「雷坦先生。過幾天我從水州回來咱們一起去探探那黃泉路,我也好奇得很呀,這些上難道還真有黃泉路不成?」葉凡也是興趣使然。

「好的!本人能有機會一去黃泉路溜溜也是榮幸之極啊!到時葉先生打我電話,也可到水州我的「古留閣。來坐坐。

至於探測黃泉路到時一定到。一饉ね肺蟻卻走了,回去趕時間先雕一尊鍾旭道君打鬼像出來。」雷坦也很興奮,付完款子后匆匆走了。

「大哥。你還真信這個啊?」齊天砸了嘔嘴都嚷道。

「這事兒信則靈,不信也沒東西。我是介乎於信與不信之間。當然。這黃泉路一說絕對是子虛烏有之事了。哈哈,,

我剛才叱責你不是批評你不信風水,而是告訴你要尊重一些著名的有修養有才有德的風水大師。

其實咱們華夏的風水學也稱之為堪輿術,其實就是關於地理山貌,天地自然的一種特殊學術,對於陶冶人的情操等有好處。」

葉凡解釋了一番,倒是蔣除了齊天心中的疑慮,原本還以為大哥就一個迷信份子呢。

原來人家是高人,在研究什麼屁的堪輿術。純粹的神棍一個。齊天在心底里暗自腹誹著這個大哥。

看看已經下午四點了,本想直接趕去水州。這時於建臣來電話說是晚上有個領導要見葉凡,所以葉凡也就在酒店住下了,齊天倒是先趕回去了。獵豹事多,忙不過來。

點鐘。

在市裡的一個叫「臉譜閣。..地方吃飯。的確有特色,一座四層樓。後面有薦茶映照,推開落地窗就能看見滿池的碧色荷葉。

臉譜閣的最大特色不在此,而在於此樓到處掛滿了金劇臉譜。大的小的各種形狀顏色的都有。

令得網踏進樓里的葉凡感覺好像是跳進了金劇的大染缸,廳中小聲地放著金劇音樂。給人一個種極強的國人文化氛圍。

在一個身穿金劇中人女子服飾的姑娘帶引下,推開了鵝房間,葉凡頓時緊張了起來。

因為那精緻的房間並不大,就十來平方。中間擺著一張魯訊在「三味書屋,里描述的八仙桌,面對面就兩把椅子。此刻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略胖、圓臉,很穩重的中年人。

因為此人葉凡以前見過,就是前次自己在春香酒樓請客時跟於建臣一起來的。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曹萬年。

雖說當時只吃過一餐飯,不過對於這種位管一市官員帽子的重要官員,葉凡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怎麼啦小葉?不認識了?」在葉凡愣神的幾秒鐘內曹萬年倒是淡淡的先點了個頭,示意葉凡坐他對面。

「啊!曹部長,怎麼是您?」葉凡回過神來問了一句更逑的話,心裡暗怪於哥請客也不事先透個底,弄得自己一時有些慌亂。

「呵呵呵,沒想到吧,坐吧。今天就我們兩個,建臣臨時頭有事來不了啦。」

曹萬年臉色變了,顯得非常的親切溫和。令得葉凡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似乎在作夢。

人家曹萬年作為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位高權重,估計那些個縣委書記這些一方大佬見了他都得點頭恭維不已,為何要對我一個小毛蟲如此客氣?

耐人尋味啊!

「謝謝曹部長,晚輩失禮了。」葉凡謙虛的說著,微躬著身子打了個招呼,清心訣一滑而過,總算是穩定了一些心神。要說全盤穩住也是不可能的,畢竟清心訣不是萬能的。

走了過去,本想掏出煙來遞一支過去。不過感覺在這種古文化很濃的金劇氣息中點只煙好像很不諧調。有點破壞氣氛的感覺,所以也就沒拿那玩意出來敗興了。

「小葉,是不是有點突然?」曹萬年笑問道。

「說實話吧曹部長,是有點。我們這些小蝦米見到管我們頭上帽子的當然有些怕了,怕這帽子被摘了。」葉凡開始調節氣氛了,開了個小玩笑。

「摘帽子,不不不!小葉講錯了。作為組織部的工作人員,我們經常乾的是換帽子和加帽子的事。..

比如說你要陞官了我們給你換頂更大的帽子。.9u.net比如你本來就是位普通科員我們給你加頂帽子。

而摘帽子的可是「紀委同志。的專長,哈哈哈曹萬年一語道出,彼令人回味無窮,好像挺有理兒的。

又好像蘊含深意,令人回味深長。如一杯陳年老白乾,幽遠綿長,醇醇濃香令人不忍散失去想。

「你想想,一般的幹部那帽子都會換來換去的,我們組織部考察過後不是升就是平調,或者下調。

極少直接捋人帽子,即便是要捋也得有紀委出面,我們只是宣布一下處理結果。

所以嘛,你不用擔心帽子問題。我今晚把你叫到這裡,其實是想告訴你一個大好消息,是來給你墊帽子的。讓你戴得更穩實一些,呵呵,」

曹萬年夾了一塊牛肉,喝了一小口白酒說道。

觀其臉色好像喜色蘊育於其中。不過葉凡總感覺曹萬年有心事,從相面術來細察。那淡淡的鬱悶總是掩藏於眼神之中。

不過只有在葉凡的相面術下才能覺察到,沒有此術估計很難察看出這種微細的變化。

「看來組織工作也是不好做的。方方面面牽扯的事太多了,人這個,東西就更複雜了,人脈關係盤繞如妹

曹副部長過得並不愉快。也許有其它的心事。也許是我多心了。」葉凡心裡想著,連忙露出一臉的喜色。

說道:「不知是什麼好消息,既然是曹部長說的那肯定是天大的喜事。晚輩很想聽聽。」

「說來話長小葉,咱們慢慢說。前次你們縣裡上報到市委組織部的省里「跨世紀英才班。的名額,第一次上報時有你的名字。

我當時看了后還挺高興的。你當時還只是個副鎮長,這英才班原則上說是要求刃歲以下的副處級及以上級別的幹部才行。

所以我心裡還挺納悶,暗道:奇怪了,魚陽縣怎麼會上報個副科級幹部來小葉還挺有本事的,這事兒也能弄上來,不簡單。

比。,石比

不過沒過幾天,魚陽第二次核定時說是報錯了人,把你的名額拿掉換成了繆大興副市長的兒子繆勇。

聽說他當時已經空降到了你們林泉鎮當鎮長,我當時還問了一句為什麼要換人?

當然是想了解一下情況。畢竟建臣跟我非常要好,你又跟他關係非同一般。魚陽的解釋是你的級別太低了,不符合原則,所以換的。唉,」

講到這裡曹萬年嘆了口氣,那意思葉凡猜也能猜到,心裡暗自罵道:「麻匹**的,原來繆勇是謬副市長的兒子。我說怎麼那般牛氣衝天。

估計李洪陽和張曹中也是為了拍馬屁才把我的名額給換了。話是說得冠冕堂皇的,什麼我的級別太低。不符合選人原則等等,全他娘的是在放狗屁。

奇怪,曹萬年把這麼重要的事給我這麼一個小毛蟲講什麼意思。如果說是看在於哥面子上提點我似乎過了一些。

我跟他並沒多少交情,不過吃了一餐飯罷了。要說吃飯想請他的人多得海里去了。

人家一個,正處級的常務副部長怎麼會記得我這個小人物?

不過即便是我知曉了也是無可耐何。

不過曹副部長能點出繆勇的底細就是在暗暗的提醒我了。

叫我要防著緣勇一點或者忍一點什麼。他為什麼要幫我?就吃過一餐飯。運也算是交情的話那這些上根本就沒交情可言了。

如果說是看於哥面子這好像也有點怪怪的,難不成還有其它什麼糾葛在其間我沒看透

「嗯!我的級別的確太低了,也沒什麼話說。這事兒我早就看開了。其實當時縣裡推我上去時我並沒多少再意。

說句實話,不是我不想,如果說不想那是自欺欺人。您肯定會說我虛偽。

主要是希望太渺茫,如果太再乎徒增煩惱罷了,不如放開心思什麼都不想來得暢意。呵呵。我生苦短。何必跟自己過不去?」葉凡淡淡說道語意十分的瀟洒。

曹萬年聽了后暗中直點頭,心道想不到小葉還有這般豁達的心胸,不容易。

嘴裡卻是笑道:「不過後來又是峰迴路轉了。咱們墨香市管著2區2市8縣,每個縣選了一名備選幹部,共計銘進了第一輪圈子。

不過最後能去省黨校,跨世紀英才班,培的僅有3個名額,也就是說有口個名額要淘汰了。

這事在市常委會上還引小風波,市常委會利用開完常委會結束的一點時間,就幾分鐘通過無計名投票選出了銘同志。

不過可惜的是緣勇鎮長最終落選了,有些可惜。唉」

這次曹萬年又嘆息了,不知是在為縛勇遺憾還是祝賀他沒機會。反正葉凡感覺曹萬年的心思猜不透,摸稜兩可,深沉似一潭墨池之水。

心道:「市裡幹部就是市裡幹部。那心思是錯中複雜,難以琢磨。咱畢竟嫩著呢,有很遠的路要走。

按理說曹副部長也不會為瓚勇惋惜的,因為這種事都肯告訴我這個,外人,說明曹副部長跟纓副市長可能不是同一個派系的。

如果從這方面推理的話曹副部長是在興哉樂禍。不過也不能肯定這樣子說,像處於曹副部長這種位置的人繆勇應該還沒進入他的法眼。

這是個檔次和層次的問題,就像是市長我們覺得是大官了,可是在省委常委眼中也算不了什麼的,全省正廳級幹部沒有一千估計也有八百。這事

「呵呵,是有些可惜。估計當時即便是我的名額沒換也是此種結局。換了也好,免得那段時間明知不可能還會作作小夢。一聽說沒了名額也就了無牽挂了。」

葉凡到是表現得很輕鬆樣子。其實心裡還是有股子淡淡的酸味。

這省委組織部搞的「跨世紀英才班,誰不想上,去培完后至少在檔案里可以添上一筆重彩。

以後提拔這個東西可是一個重要的疇碼。聽說一培記完估計就會小提拔一級的,所以說不想是假的。做官的誰不想往上爬,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也是不合格的。

「嗯!年輕人,不錯!不計較一城一地之得失,作人應該放長眼光。你們年輕就是資本,機會還是有的。

這不就來了,你還真是撞了大運。各大常委以為事情順利結束時卻是生了異外。

這時墨香市軍分區的顧司令突然站起來說道:各位常委,本來我老顧不想干涉你們地方上的事務。

不過這次關於省里「跨世紀英才班。的事我得嘮叨兩句了。聽說魚陽縣林泉鎮有個件葉凡的副鎮長。榮獲過公安部頒的「華夏國傑出勇士獎。和國務院頒的三級黃龍勳章。

年僅才舊周歲,已經是林泉鎮的黨委委員和副書記了。在坐的常委一聽肯定會以為這小夥子背後靠山挺硬的,關係人脈很深厚等等。

其實不然,他沒靠山也沒多少人脈可吹噓的。因為他網畢業就鎮住了一個上萬人的大村人。

聽說那旮旯地方選個村長縣裡還出動了武警,就是這個小後生去解決了這個老大難問題。

後來又因天水壩子村的血案同歹徒英勇搏鬥獲得了這兩個獎項。好像還有一個香港來的南宮集團以他明義捐給天水壩子修路如萬元。

老顧不得不說,這小夥子甚至有點牛逼,太了不起了。我想。這次省委組織部辦的預備幹部班叫什麼,英才班。

難道國務院都認可的,華夏國傑出勇士,還算不上英才嗎?國家認可咱們魚陽縣和墨香市在推薦英才的時候倒沒考慮過他。搞什麼明堂。這點有些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