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四章貓走貓道狗鑽狗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貓走貓道狗鑽狗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中秋節狗子也在碼牢,希望能穩住各位大大的見公石望看盜版的能回來支持一下狗了,不然令人家心。..呵呵,苦笑」

這事太過奇巧了,魚陽縣這次是怎麼回事?這個原因我不想問了。也許是說那小夥子資歷級別不夠吧。不過我希望在坐的常委能給他一個機會。

顧司令話網完後面政法委書記秦天網同志也點了點頭,說是因為分管政法的緣故。前次那血案中也聽說過天水壩子和你。

還有謝副書記,就連盧副市長都直點頭。建議乾脆多增報一個名額。就以這兩項大獎為由頭,看看省委組織部能否照顧一下搞出個意外來。

規矩是死的人可是活的,也許能通融一下。此事如能辦成墨香市多了一個名額臉子上也有光彩。

就在這時候,咱們常委楊:好!好!好子凸我終於記起你來了。

各位常委都莫名其妙地看著楊書記。不知他又想起了誰。

誰知楊:當時那伙子在不要命的追擊歹徒,聽說還是什麼級通輯犯,殺了十來人。

我當時命令他回到天水壩子,當然是擔心他送了小命。誰知那子嘴硬得很,怎麼說知道嗎一開除就開除,老子不幹了,做一個無業游民也要把這些雜碎殺了再說!格老子的刁六順。

還罵人!哈哈哈」膽子勇氣可佳啊!

就這麼定了,我楊國棟拋下了這張老臉子不要,也得給他爭取到個,名額,呵呵呵」

曹萬年講到這裡直樂。

笑得葉凡心驚膽顫,暗道:「我講過那話嗎?我有那膽子跟市委楊書記叫板。那不是找死?汗!也許是當時糊塗了,根本就不知道是誰。也幸好不知道,不然也不知會怎麼樣了。」

嘴裡卻是顯得有點后怕樣子拘謹的說道:「我,」我當時給氣糊塗了,出言不遜。..幸好楊書記大人大量,不然我估計都睡不著覺了。」

「哈哈哈」沒事,楊書記才不會跟你去計較這些,人家是市委書記。每天要憂心著全市六百萬人員的吃喝拉撒問題。

沒有那閑功夫去操心這些蒜皮小事。只要你干好了工作,不辜負楊書記的期望。

當時還親自為你打了電話到省委組織部。把你獲獎的情況給說了一下。

想不到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宋副部長非常的支持,沒絲毫猶豫的立即拍板了你這事兒。所以我說你是撞了大運。」曹萬年也樂了。哈哈不已

「那是卑委們照顧我,其實我也沒做出什麼挺顯眼的事。」葉凡謙虛的說道。

「你認識顧司令?」曹萬年突然開口道。

「問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曹萬年還懷疑我跟軍分區的顧司令有什麼瓜葛不成?

,正

難道這就是曹萬年今晚叫我喝酒的目地。無非是想探探我的老底子。因為市常委會上有好幾個手握實權的常委為我講了幾句話。

這事連我自己都是一頭霧水,那些個常委除了謝媚兒的伯叔謝國忠副書記為我說話估計是看在謝媚兒的份頭上。

其它的,政法委書記秦天網估計是鄭輕旺場長當初也打個招呼。那盧副市長就不清楚了,我可不認識他的,顧司令我還沒見過面,這事還真有些奇巧。」

葉凡心裡一愣急思著怎麼樣回答好。

繞了幾個圈圈后決定還是老實回答最好。所以小心的答道:「這個說實話我是不認識顧司令的,不過我有個很好的朋友好像會認識他。」

不過葉凡出口時也是回答得摸稜兩可的,當然不願意把事給說絕了。

這樣子說兩條路都可以走。你曹萬年信的話說不準以後還會照顧著我,不信的話也正常。..

即便是當面遇上顧司令也不怕,因為齊天的確認識他的。9unet聽說當初自己被縣公安局的古副局長抓去時,就是齊天聯繫的顧銘凱司令的。

所以後來就生了顧司令和謝副書記兩幕市委常委嚴厲批評魚陽縣常委班子的事。

特別是逼著李洪陽和張曹中給自己回饋安撫。當初也的確落了好處,由林泉鎮的副鎮長升到了副書記。算是小提了一級。

「這小子,還真跟我打馬虎眼。如果跟顧司令沒一點關係人家一個堂堂的市常委為何要幫你一個鄉鎮的黨委副書記說話。

一個屁大點的官,人家會感興趣。而且當時顧司令那是下了大力氣,從沒見過他如此扎勁過。

這其中肯定有貓膩,我得套出來才行。」曹萬年面不改色,還是微笑著,心裡的算盤卻是拔弄得啪啦啦直響。

「朋友!能否給我說說你的那位好明友是誰?當然,這個是你的**。可以不用說,我只是有點好奇,呵吼」

曹萬年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隨意平和一些,其實他心底里也有些緊張。因為現在的自己可也是關鍵時刻了。

市委組織部的肖志展同志即將調往省城水州市委組織部任部長。自己老早就死盯著墨香市組織部長這個位置了。

這次拼了命也得拿下,不過競爭者太強大了,從省里到市裡以及外市的都有人想搶這個寶座。

墨香市市委組織部部長可是常委。所以必須得經過南福省委常委會討論通過才行。

當然,市委書記格國棟的意見也相當重要,不過主要拍板權力還在省委常委會上。

曹萬年雖說也巴結上了省委的個把常委。不過這市組織部部長職務太過敏感。

這部長職務雖說是術里的,卻是牽扯著省委各個派系對墨香市的掌控能力之爭。這裡面的彎彎道道就太複雜了。想起來估計都能把個大海人給活活繞暈過去。

曹萬年最近一段時間是東奔西跑。去省城成了家常便飯,可是常常是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埃

這次顧司令對葉凡的異常表現又讓曹萬年看到了希望。顧司令本人倒不怎麼重要。

他不過一個市軍分區的司令。對於自己上位組織部長一職幫不了什麼大忙的。

主要是聽圈內人士傳說,顧司令跟他的戰友齊振濤非常的要好,鐵哥們。

聽說以前打仗時曾經同穿一條褲子,同睡一張床,同喝一杯水,有沒同去**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圈內某知情人士當時喝得大醉時一口氣說出了十幾個,「同,來。看來兩人關係很鐵。不過為了那十幾個「同。字曹萬年肉痛不已。

因為請那位圈內高人指點迷津時那消費可不便宜,一餐飯外帶著娛樂節目等等整整花了曹萬年同志二年的工資。

當然,曹萬年也有許多的灰色收入。不算很違法的合理紅包等等。不過總感覺肉通啊,那可是整整一萬塊。

話又說回來,曹萬年收穫也彼豐。

齊振濤是什麼人?

南福省常務副省長,牛逼得很。在南福省舊多個常委裡面耳是穩坐第眈交椅的大人物。

上面除了省委書記敦樸陽,省長朱世林以及兩個專職副書記外就輪到他了。

也是今年網提上去的,如果能通過葉凡介紹認識上墨香市軍分區司令顧銘凱,再通過顧銘凱打通齊副省長的這道高難度的關口,那這個市委組織部部長的位置八成是穩了。

「噢!叫齊天,我鐵哥們,剛才我們還在一起來著。」葉凡網說到這裡曹萬年失聲問道:「齊天1

葉凡略顯疑惑的望著曹萬年時他立馬恢復了平靜,笑道:「呵呵,這名字有點奇特。怎麼跟孫猴子的外號有點像。齊天大聖嘛1曹萬年馬上掩飾性笑著。

心裡卻是震奮異常,暗道:「中大獎了,這次真的是中大獎了。葉凡的朋友姓齊。

這個姓齊的只不過給顧司令打了個招呼就能令顧司令如此相助葉凡。說明這個齊天不簡單,有八成可能跟省委的常務副省長齊振濤有關係。估計關係還不淺,難道就是齊振濤的兒子

曹萬年心潮澎湃時葉凡卻在冷靜的回想著剛才曹萬年聽到齊天這名字后失聲叫著的話。

雖說曹萬年掩飾得很好。說是對這名字跟孫悟空聯繫有點新奇。

不過葉凡不這麼看,通過「相面術,施展開來揣測,曹萬年估計是對齊天這個姓有敏感,或者是齊天這個名字在什麼地方聽說過。

怪了,齊天在水州獵豹兵團里當兵。按理說曹萬年作為墨香市的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兩人不可能有交集。

曹萬年怎麼會聽說齊天的名字。這名字排除在外后就僅剩下是曹副部長對「齊。這個姓很敏感。

為什麼?

葉凡還嫩著,當然想不明白其中的道道,想不明白也懶得去多想了。那樣子還耗損腦細胞。

「你那個齊天好朋友現還在墨香市嗎?既然是你的朋友,反正我們這個包房裡就兩個人,多加一雙筷子沒什麼的,一齊叫來喝幾杯就是了。」曹萬年淡淡的說著。好像是關心葉凡的朋友似的。

「噢!他網開車回水州了,他是一名軍官,軍隊的事多,謝謝曹部長的好意。」葉凡搖了搖頭。

「太可惜了,失之交臂啊1曹萬年後悔得直想用頭去撞牆上的各式臉譜。

要是早個半小時就好必了,把齊天拉來一起吃頓飯不就慢慢的熟悉了。

這下子連顧司令都不用去找了。直接通過葉凡認識上齊天再打通齊振濤這個關節。

比。,萬比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