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五章背後一尊真菩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背後一尊真菩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樂然是朋友你肯定去討齊天的家,他家在水州什麼勛口:廠呵曹萬年跟葉凡碰了一杯酒隨口談著,好像是很隨意的,不經意的。..

「奇怪了。曹副部長怎麼一直抓住齊天不放,難道齊天還真是個名人不成?。

葉凡心裡有點鬱悶,感覺齊天是越來越神秘了,老實的搖了搖頭道:「他家裡我還沒去過,不過明天我將去水州,到時一定要到他家裡去拜訪一下。唉!鐵竿兄弟。不去不太禮貌」。

當然,這也是葉凡故意的。把「鐵竿,都整出來了。既然曹萬年想認識齊天或什麼,咱就要整得自己跟齊天好像是同穿一條褲子樣子的才行。加重法碼。

聽了這話曹萬年心裡又是一眸子竊喜,心道得找個好機會。該怎麼才能不著痕的粘上葉凡的邊也去拜訪一下齊副省長呢?

這裡面太值得推敲,太露骨肯定不行,那樣子功利性太強,會弓起齊副省長的反感,會以為咱是一個專門跑官的人。

太不露骨也不行,又怕這小子體會不到。畢竟太嫩,這事兒還真有些難辦。

後來兩人閑聊一眸子后就散了,不過曹萬年後面對葉凡那是更親切溫和有加了,有朝著稱兄道弟這個方向展的趨勢。

葉凡直接奔回酒店補覺去了,估計等一下盧偉還會叫自己一起喝茶什麼的。那些高雅人乾的東東葉凡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心道:「品茶,那苦澀的味兒能品出啥來,浪費時間和精力

「建臣,你馬上到臉譜閣來,有事跟你聊恥曹萬年又回到了臉譜閣。不久於建臣就到了。

嘴裡笑呵呵道:「怎麼啦老曹,是不是沒吃飽還要整一桌子的慰勞一下咱這五臟廟?。

「老於,你給說說,老哥我對你怎麼樣?。..曹萬年一臉正經的。似乎大有深意的說道。

「鐵竿兄弟,跟親兄弟一樣的。奇怪了,老曹,怎麼啦?不會是吃錯藥了,難道是那位置的事出了砒漏?。

於建凶心裡一驚問道,兩人較隨便,所以於建臣也敢直接問。要知道曹萬年跟於建臣還是同學。從小學一直讀到了高中。

曹萬年比於建臣大二歲,兩人還真是同穿過一條褲子。於建臣能上位市公安局長之位曹萬年也是使出了渾身解術的。

而這次曹萬年想爭取的可是組織部部長之位,比不是常委的公安局長之位那是難。

儘管於建臣也是四處為老朋友奔跑,托關係,吶喊,造勢,不過畢竟這組織部部長要由省委常委會議決定。關鍵一頭估計還在省委組織部方面。

於建臣和曹萬年在墨香市還算得上是一個實權級人物,可是一跑到水州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也差不多。找到的人基上上也是幫不上忙的一些小角色。

省城副部級以上的高官可也是不少,可曹萬年的事普通的副省級高官還幫不上忙。還需要前面帶個「常委。兩字兒的才行。這難度就增加。

,…萬

省裡帶那兩個,字的大佬就那十來個。於建臣那是一個都不認識。所以基本上也是幫不上什麼忙,不過市委楊書記那裡於建臣倒是幫了一點忙。

因為於建臣還算得上是市委楊國棟書記的較得力手下,當然。還沒進入核心圈子裡,只是現在還處於徘徊在圈子之外。

於建臣最近也是削尖腦袋想往思面扎,不過此事比較難,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取得楊國棟書記認可的。那需要長期堅掛不懈的努力才行的。

再說時下於建臣的層次還不夠高一些,楊國棟書記的核心圈子至少也得是個副廳級才行。..於建臣這個公安局長沒掛政法委書記頭銜。還沒入常。所以份量小了許多。

「唉!建臣,你曹哥這次估計走過不了這個坎兒了。這次機會失去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才有再次的機會了。

真到那個時候曹哥都是一個糟老頭子了還有啥盼頭。」曹萬年跟於建臣碰了一杯紅酒心裡是苦澀不已。面相看去有些喪氣,面帶灰色。屬於那種典型的要倒霉運的色度。

「曹哥,有什麼話你就真說,兄弟能幫得上的上刀上下油鍋那種話就不說了。那些都是一些小屁孩子們經常玩的舊把戲

於建臣倒是非常直爽,跟曹萬年兩人都揭下了虛偽的臉孔,真的做到了坦誠相待。

「只有一條路了,那個葉凡跟你關係如何,我要聽實話曹萬年問出這句話後有些緊張。

他還真有些怕於建臣講出關係一般那種話來。

因為葉凡可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希望,最重的法磚,最大的救星了。

「生死兄弟:沁品泛跟你樣的門其實我跟他認識就幾個討他巾。億好幾次了。前次差點還弄沒命掉。所以我們可以說是生死兄弟。」於建臣沒有絲毫猶豫說出了這句話。

「好!是生死兄弟就好!既然葉凡跟你是生死兄弟,而我跟你也是生死兄弟,那咱們三個這樣子圈子一繞繞不就都成了生死兄弟了。

哈哈哈,如果再來個桃園三結義還真夠有些意思,唉!不過咱們太老了一些,不合時宜」曹萬年一時來了豪興,跟於建臣連碰了三小杯。

「奇怪了老曹,你這有陰謀啊!我聞出點味兒來了?說說吧。是不是想求葉凡幫忙又開不了口。哈哈哈

所以,這個」那個,的就找我這個燈泡,通過我牽線達橋什麼的。」於建臣也不傻,直接就揭穿了曹萬年的鬼把戲,兩人隨便慣了,什麼話都可以直白的打趣。

「不過我有些不明白,葉兄弟就一個鎮點委副書記,他能幫你什麼忙。

說出去估計會笑掉墨香人民的大牙,一個副科級幹部幫一個正處級的常務副部長,而且還是管官員帽子的小神。」

於建臣可是十分的不解,心裡嘀咕道:「如果老曹要解決軍隊里的事兒找葉凡應該還能幫上一點忙,地方上的事兒就是鐵占雄團長應該手也伸不了那麼長。

小舅子的事估汁是鐵占雄網好跟省國安廳廳長關係特別的鐵,或者說是軍隊跟縣安部門也有一絲聯繫所以才幫上了忙。

,正

這組織部方面的事鐵占雄還能幫上忙那才是奇事了,那可是八杆子也難以打在一起的屁聯繫都沒有的兩全部門,除非鐵占雄的背後還有什麼人沒顯出來?」

「不愧是我曹萬聳的兄弟。這個都能聞出來。沒錯1曹萬年豎起了大拇指,轉頭有點神秘直白的說道:「你那位小葉兄弟可是個人物,背後有人啊1

「背後有人,這點我倒是不怎麼清楚。好像他說過就軍隊裡面的一個大校。姓鐵的團長是他的拜把子兄弟。其它沒聽說過有什麼大神在後面襯著。

我想也應該沒有,如果有他早就進市裡或縣裡了,還會窩在林泉鎮那個破旮旯地方為了拉點投資都快跑斷腿了。

唉!我看著都有些心焦。那破地盤有誰願意去投資辦廠。幾百萬扔進去一個泡都不會冒的,吞金怪獸!

不過我說老曹,你這小道消息是從哪裡道聽途說的,可不可信?」於建臣淡淡的搖了搖頭,覺得一般來說是子虛烏有的傳聞。

「有五層可能,他那個,朋友齊天你知道不?」曹萬年神神叨叨的說道,還以為於建臣什麼都不知曉。

「齊天,我知道哇。獵豹的一個少校營長,很牛氣的那種。以前只是個小連長時見到咱們省廳的李昌海隊長。

也是大大咧咧的沒怎麼當把他當領導看待,這也許是軍人性格吧1於建臣搖了搖頭,好像對齊天有些看不慣似的,覺得太囂張了一點。

「呵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當然。我也是猜的。齊天的家世你知道嗎?」曹萬年呵呵笑道。

「早查過了,前次在林泉鎮見那小子如此囂張咱氣就不打一出來。你要知道,干我們這行的最喜歡查對方老底子了。

知彼知已才能百點不殆嘛!免得惹了不該惹的真神什麼,呵呵」於建臣對著曹萬年互揭著老底子和逑事,也不怕丟臉子。

「你老弟還有一點沒說吧」亨!老子是市局的一個堂堂副局長。公安不牛誰牛?哈哈哈你兩個牛人撞車了。所以不服應該正常。哈哈哈」曹萬年調侃著於建臣直樂不已,「查出什麼了嗎?」

「沒有!一查進去就說許可權不夠。後來問我小舅子,也就是在市國安工作的宏剛。

才知道駐點在咱們南福省水州的獵豹特種兵團是只特殊神秘部隊。所有軍官的身份都查不到的,全重新整理過了。

就是他們想查也沒辦法打開,還是許可權不夠。估計也只有獵豹內部才知曉了。」於建臣無奈的說道,看來是一無所獲。

「不過我也跟他處了幾天,好像說是家在水州,估計挺有錢的。看他那出手和抽的煙就知道了。

一個軍隊裡面的小連長能有多少津貼,可人家抽的是什麼,中華?還有幾包是特供的,老子還沒資格抽呢?

就那普通的中華咱也抽不起呢?咱當時一個市局的副局長還不如他一個小連長,老曹。你說說看,這能讓人心服嗎?」,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山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