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六章引入市裡的小圈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引入市裡的小圈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廣建臣談起眾事兒都覺得有此窩火,好像與懷沒今消凶

「呵呵呵」老於,彆氣壞了身子骨。..du讀免費提供現在這社會比咱們有錢的多的海里去了。就拿那些作生意的老闆們來說吧,哪一個不比咱們吃皇糧的有錢。

咱們呢?過年過節收幾個小紅包還數額,太大還不敢要,紀委的同志可是盯著的,就怕被捋了帽子。

不過跟農民兄弟相比咱們還是好得多。你知足吧,別整天嘰嘰歪歪的一臉的苦大愁深樣子。就看你整天出入墨香大酒樓如家一般就知曉了。」曹萬年開玩笑訓叱道。

「那到是,呃!不對啊,你難道比我還厲害,查出齊天背後的貓膩啦?那個不是有個許可權什麼問題的。」於建臣終於反應了過來。追問。

「也不敢確定。也許跟省委那個常務副省長齊振濤有關係。」曹萬年拋出了枚重磅炸彈,差點就炸蒙了於建臣,一臉的僵硬樣子。嘴張得老大的,有些不信似的問道:「老」老曹,不會這麼趕巧吧?一個常務副省長的家裡人肯去當兵。當兵可是個苦差事,不怎麼好玩的。按你的推理那齊天應該是屬於省城太子圈內人士了。」

於建臣嘮叨著,神情中透出有點不敢相信事情會如此巧合愕然眼光。

前段時間在林泉鎮整天跟自己鬥嘴的小屁孩齊天居然是常務副省長的親戚,要知道當時省廳的李昌海隊長也絕對沒看出什麼的。這事就透著股子邪味兒了,難怪於建臣不信。

「這事說來也有些詭異,也難怪你不信。我也是從另外一件事上沾邊掛水的才摸出一點門道的。

前幾天那個「跨世紀英才班。不是沒有葉凡的名額嗎?後來常委會投票完后軍區的顧司令突然站起力舉葉凡。說是什麼獎的獲得者。

以此為據逼得市委的楊書記都親自打了電話到省委組織部給問了一下。結果此事出乎意料的順利。

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宋初傑查核過後立即同意了,就這事兒都透著不尋常的味道。

按常理來說這「跨世紀英才班。大家都盯著,這次省委組織部可是比較隆重的。

要特別增加一個名額也不容易的,老曹你也是咱們體制內的人。也知曉官場的一些規則,像這種培刮班全省至少有幾萬雙官員的眼睛在盯著。

隨便增加一個名額那可是犯官場大忌的。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子要求那個班不就人滿為患了,太多人進入又有何意義?

不要說別的,就是省委的那些個副省級的高級幹部每人提一個估計就得再辦幾個班了。..du讀免費提供

呵呵」

我都有些懷疑葉凡那小子難道是宋副部長的親戚?不過此事絕對不可能,也許就是那個什麼「華夏國傑出勇士獎。起了作用。老曹,你看出了其中的水份來了嗎?」曹萬年問道。

「我好像也聽說過,顧司令跟齊副省長是戰友,關係非常鐵的那種。不過這跟齊天也扯不上什麼關係,齊天不過姓齊罷了,咱們省里姓齊的沒有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這有啥奇怪的,你這證據不夠充份,說服力不夠強。」於建臣還是信。

「單憑這點當然難以讓你相信。不過剛才葉凡說是估計是齊天給顧司令說過話了。所以顧司令才會那樣子幫他。

不過葉凡也不知齊天的家世,也許知道一點不願意給我講也說不準。畢竟我跟他還沒到那種層次。」曹萬年有些苦澀樣子。

「這樣,我叫省里的朋友查查,如果齊天跟齊副省長有關也許圈內人士會知曉一些。」

於建臣說著打起了電話,十幾分鐘后卻是一無所獲,人家根本就沒聽說過齊天是何方神聖。

,正

「老於,葉凡說明天要到水州去拜訪齊天家人。咱們就剩這次機會了,所以,呵呵」曹萬年臉皮再厚這沾邊的話也說不出口。

「曹哥,你的意思我明白。是不是先讓葉凡認了你這個哥然後順理成章的搭上齊天這條線。不過我認為咱們先得確認了齊天的身份才行,不然白忙活了幾天那就有些」於建臣有些吞吞吐吐了。

「查又查不出來。你說該怎麼辦?我的時間不多了。」曹萬年也很苦惱,「我決定「賭。一回了,即便最後知道了齊天的家裡人不是齊副省長對咱們也沒什麼損失。

最多就是去了幾瓶好酒就走了,而且葉凡這小夥子也不錯,既然連你都能認這個,兄弟了我曹萬年又有什麼不能認的,年輕人前途無量。你說是不是?」

「好!老曹,你決定了沒有。」於建臣一臉正色的盯著曹萬年,這點方面他可不想作什麼假。

雖說目前曹萬年即便是要認葉凡這個兄弟其中的功利性佔了絕大成份。但也無傷大雅。

就連親兄弟之間都存在著功利性就更別說什麼異性相稱的兄弟了。兄弟兄弟只是名字好聽點,不過能幫的也幫上點忙,比普通的朋友要上檔次一點罷了。..

不過能讓曹萬年認可的人也不多。9u免費提供葉凡能到這種地步可是高攀了。所以於建臣也相當高興,為葉梵谷興。

如果曹萬年能坐上市委組織部部長寶座以後對於葉凡和自己的幫助那可是相當巨大的。

特別是對葉凡的幫助,受益無窮。以前於建臣也一直在曹萬年這個兄弟面前嘮叨上幾句葉凡其人。無非就是想讓葉凡在曹萬年心中留個

象。

以後有機會拖帶他一把,想不到這次是曹萬年自己先提出來了,令於建臣有股子作夢的感覺,這事兒有些反了過來,曹萬年這也是在「搏」

「決定了!咱老哥倆了,難道還騙你不成?來,老於,干一杯1曹萬年決定后心裡也放開了,樂哈哈跟於建臣又碰了一杯。

「好吧老曹,這事兒我先跟葉凡說叨一下。既然明天就要去水州了今晚就得把事給辦了,不然來不及了。不過老曹,你總得給新加入的兄弟一份見面禮吧。是不是?呵呵」於建臣詭異的一笑要「禮物。來了。

惹得曹萬年笑罵道:「我說老於。咱們可是老夥計了。怎麼胳膊肘往外拐不是?」

「老曹你這就說歪了,你自己不是說要認葉凡嗎?既然一認大爪卜與,說向難聽點。就是同栓在條線上的螞炸了

這個見面禮還非給不可。你是管悄子的,給小葉提一級就走了,哈哈,應該不是特別的難吧1於建臣倒是談起條件來了。

「好了老於,我算是怕了你。有機會一定給怎麼樣?不過也不是的你想得的那麼容易。

小葉已經是林泉鎮的副書記了,再上一步就是鎮長書記之流,那可是主政一方的官吏了。

雖說主的只是一個鄉鎮,但也是關係著幾萬人甚至十來萬人的大事。這個可也是有一定難度的。

要知道一個鄉鎮的一二把這種顯要位置,作為該縣的書記縣長可是盯得緊著呢。」曹萬年耳朵都快生繭子了。趕緊說道。

「我明白,那般容易的話還用跟你這個大部長說個球,我找人就搞定了。

說句實話,這麼久來我倒真沒幫襯過葉兄弟什麼忙,反是他卓了我幾次。有些過意不去。

不然也不會逼著你了老曹,呵呵」咱哥倆就不說了,我的忙也該你幫是不是?」於建臣那臉皮可堪比鍋底子,氣得曹萬年那是連白眼都翻出來了。

「好好!你狠行了。」曹萬年自飲了一杯感覺有些氣悶。

「葉凡啊!曹部長這個不錯吧,呵呵,」於建臣當作曹萬年面打起了電話,直白的就炸了過去。

「嗯!還行!人很親切。不過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官,我這小毛毛跟他也扯不上關係,想扯人家也未必看得上眼,層次太低了,呵呵」葉凡坦然說道。

「現在給你機會扯上關係你做不做?」於建臣拋出了今天的重磅話題。

「那要看怎麼扯了,而且那機會又是什麼?」葉凡也沒立即就答應。想了想答道。覺得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有餡餅砸下就有石疙瘩落下,機率都差不多的。

「還不相信你於哥啊1於建臣覺得有些丟面子,訕訕的說道。

「我當然信於哥了,不過我這人你也是知道的,一個臭脾氣硬要我死皮白臉的求人巴上誰我也難做到,所以葉凡說了一半,表明了自己態度。

「你小子,叫我說行么好。求人有什麼錯了,這個世道誰不求人。結交朋友更重要了,多個朋友多條路子。當然,交上心的朋友就的注意點了是不是?。於建臣開導著。

「這個我明白,於哥你就直說吧,要我怎麼做,我聽你的。」葉凡說道。

「今天老曹跟你聊過了,覺得你很對他味口。所以晚上口點咱們就在「雲雀樓。喝茶。

,正泣比北

讓你正式的認識一下曹哥。對。以後私下裡就叫曹哥就行了。人家可是比我還大二歲,你叫聲曹哥不虧的。」於建臣呵呵訕笑道。

「好。我準時過來。有曹哥叫了我難道傻呀?他可是管帽子的,以後少不得勞煩他了

葉凡開著玩笑,心想:「奇怪了。剛才才跟曹副部長吃了頓飯,這才多久。於哥又要介紹我正式認識曹副部長。莫非是介紹我進入他們那個小圈子,有可能。

這官場到處都有圈子,大圈子套小圈子。三五成群是一個圈子。臭味相投也可組圈子。

大的圈子就指一個派系了,其實一個國家也是一個圈子。對宇宙來說地球也可算是一個圈子,甚至太陽系也算是,」

如果能進於哥的圈子那當然是好事,葉凡心裡一喜但也有些惶惶。

要知道於建臣他們那個圈子的層次估計相當的高,至少也得是副處級及以上的人物了。

自己這個小副科參合進去也只能是跑腿兒的份頭上了,算啦,成龍大哥當初不就也是從跑龍套開始的?咱跑著跑著說不是准就出頭了。

七點鐘的時候盧偉打來電話,說是拜託葉凡去陪玉夢柄雪逛街。

差點氣得葉凡直翻白眼,笑罵道:「重色輕友你小子,是不是帶著楚雲衣過二人旖旎世界了,這苦差事就落咱這當哥的頭上了。」

「這還苦差事,這種苦差事你可得多多落些在兄弟我頭上了。我還求之不得呢!

人家玉姑娘在「水州音樂學院。可都是頭牌。咱的雲衣排名才處在第雛,玉夢柚雪可是高居第2位榜眼位置的。

晚上你能有這個親近大美人的機會那是因為我盧偉跟你是兄弟,特別給你創造的。哈哈哈」說完后一個勁的得意乾笑。

「老弟,你那臉皮子快趕上鍋底子了。算啦。咱們是兄弟,有難同當嘛,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了。

不過晚上的花銷可得上你那裡報銷。因為我是給你跟雲衣姑娘創造大好機會,拉走這個強光大燈泡。不然你倆還能如此如魚得水的。嘎

「好!好!美女陪你逛街這開銷還得我來付,算你狠!咱投降了,惹不起還躲不起,咱走了。」盧偉怪怪的一笑早就沒聲音了。

不久到了楚雲衣家,果然,盧偉那不良傢伙真的帶著楚雲衣不知早溜到何處去了,就剩下玉夢柚雪無聊的看著電視。

「玉姑娘,去逛逛街,這麼早窩在房間會憋出病來的,呵呵」。葉凡打著哈哈想掩飾自己的尷尬相。

「是葉大哥啊!你」你不是去水州啦1玉夢柄雪以為葉凡去水州了,一下子站了起來,顯得有些拘謹樣子,臉蛋也有些微紅了。

「你這大美女還呆在墨香我怎麼捨得去水州是不是?你看,我不是特地留下來陪你了,美如雕玉啊!呵呵!哥我喜歡的。」

葉凡耍起了油嘴巴,令得玉夢柚雪心裡一甜,一朵紅雲悄悄的爬上了臉頰兒。

更使得她是清純可人,像一枚半熟的鮮桃子惹得某豬哥盡在心底里吞咽著可憐的口水。

「美!天然巧作。如果能擁入懷中愛憐一番就太美了。畜牲!妹妹的同學我怎麼能有此等想法,給老子從腦海里滾出去,這念頭太骯髒了」葉凡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句。

「葉大哥」我」我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子嗎?」玉夢柚雪純純,的。甚至說是蠢蠢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