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七章節外生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節外生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比說的壞要美!萬人如,起尖必甲口,帶你去逛狂墨香的夜市。..」

葉凡無意中把玉、夢柚雪當作了初戀情人費月嫣,手很自然的就伸了過去。

「葉大哥這是怎麼啦,怎麼能才見面就想牽人家小手。那只有情人戀人才做的事,羞死人了。我到底伸不伸手,不伸太不禮貌了,伸又太難為情,怎麼辦」玉夢柄雪可是有些羞澀不已了,遲疑著站哪裡好久了沒伸手。

葉凡沒感覺到小手入自己大狼手中覺得有些奇怪,抬頭看見一臉紅暈的玉夢柚雪才記起來自己跟她認識沒幾天。

這樣子的確有些過於猛浪了。趕緊隨勢收回了手裝著撓頭皮痒痒了。不過想想又伸了過去。

有些訕訕的笑道:「呵呵,怎麼啦?算起來我也是你哥,你跟我妹妹是同學,所以你也是我妹妹,哥牽牽妹妹的手覺得好笑嗎?」

「嗯!不好笑。」玉夢柄雪失聲叫道,轉念感覺這句話有些不妥,有點那個怪怪的曖昧感覺。

心道:「葉大哥臉皮真厚啊!賽過鍋底了。明明想牽我的手話講的還是如此的冠冕堂皇的。令人好生難以拒絕。

連妹呀哥的都冒出來了,現在男女之間除了親妹妹之外哪還有什麼妹妹,情妹妹還差不多。

羞死人了,葉大哥可能也是個花心大蘿蔔,這種手法如此純熟肯定用了。」

葉凡可是沒想到這麼一厚臉皮,其造成的結果就是自己在玉夢柚雪的心目中那網建立起來的光輝形象全給毀了,變成了一個花心大蘿蔔。

,萬比

不過玉夢柚雪最終還是小心地把小手放在了葉凡的掌心中,還是有些不放心,有點防賊感覺。

因為小手有點顫慄,不過感覺葉大哥的大手特別的溫暖,舒服。..突然又浮想起昨天晚上葉大哥用手在自己臉上塗藥的旖旎情景,就那樣子摩呀摩的,好溫濕,叭,,

唉!如果能一直的放著很有一種安全感覺,此刻經過實踐的檢驗,葉凡的形象又漸漸的回復了不少。

女人心啊!難以琢磨!

兩人逛了幾條街,有些拘謹的談著話,感覺有些彆扭。葉凡心裡大喊晦氣,早知如此就絕不該答應盧偉了,這太不自由了。

不知什麼時候玉夢柚雪已經悄悄地抽回了手,葉凡也裝著不曉得的樣子,免得引起玉、夢柚雪難堪。

心裡還是微微彼為失望,暗道:「看來我的魅力還是不足啊!沒在她心裡留下一點漣漪。不過我本無意,又行強求呢!

心裡甩了甩頭舒展多了。

「柄孿,你家裡有幾口人?」葉凡隨口問道。

「我算算,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哥哥姐姐妹妹弟弟,姨姨嫂嫂好像不少,十來口。」

玉夢柚雪扳著指頭正算著,突然聽到一個好聽的少女聲音脆聲聲問道:「先生,買幾朵花送女朋友吧!這大種玫瑰花苞大,紅若心血,形如心脈,代表著你們倆的心永遠火紅。真情如潮似火。」

「我」我們」不是」玉夢柄雪頓時給鬧了個大紅臉,想鼻釋說我們不是情侶,偷偷掃了葉凡一眼扭捏愕很。又說不清楚。

「咯咯咯!不是就是「是。了。越是熱戀的情侶們女子都會這麼說。這樣一說帥氣的先生就會更加殷勤。如果連朵花都捨不得買還能說明愛嗎?漂亮姐姐,你說是不是?」

那賣花的小女孩子嘴實在是油,說得玉夢柄雪是啞口無言,連爭辯的心情都沒了。

估計是家裡大人教的,甩為那賣花的姑娘也不過才**歲左右,根本就是一小女孩子。..

鵝圓的臉蛋,精明的眼睛,背著個裝花的大背簍佝僂著小身板顯得很是吃力,那大背簍跟她的小身板相比網好成反比。

看上去水靈靈的像個。怪異的小精靈,令人吃驚的就是小姑娘身上穿著的衣服居然是名牌子的,估計要三四百塊一套。

葉凡心裡就想不通了,普通工作人員穿著的衣服一般來說就一百塊錢左右。

這姑姑一身名牌能抵得上工作人員一個月工資,絕對屬於有錢的

有錢人家的公主還出來賣花,不會是貪玩在搞怪吧!就像時下有些喜歡裝逼的富家千金公子差不多,有時喜歡穿身農民衣顯擺一下說是要親近自然,作一回農夫隱士體驗生活的艱苦什麼的。

像陶公一樣種種花澆下菜,不過這小女孩子好像又不像此種情況的。決定先試試再說,一時倒來了興趣。

玉夢柄雪聽小姑娘那麼一說,心裡也是蠢蠢欲動。隱晦的眼神斜眼偷窺了一下葉凡,心道不知他會不會真

既有些擔心他買。因為自己跟他不是戀人關係。到時自己接也不是不接更不是,逗來煩惱,惹人生氣,這樣一想就有些說不清了,太曖昧一點。

更多的是擔心他不買,那就說明自己在他心口中一點地位都沒有。一時之間進退得失胡思亂想,酸甜苦辣都有,那個心情可是複雜得很。

「小妹妹,你很會說話呢!哈哈哈」全給我包起來,就弄一整包的一束。要送當然就要送顆大紅心給自己的心上人了是不是?小妹妹。你看哥哥我講得是否在理?」

葉凡詭異的一笑,王八氣十足,的全要了,男人都有這股子通病,在姑娘面前喜歡顯擺著。

謝謝大哥哥,謝謝大哥哥,我叫余草草,以後大哥哥有空到我家裡去玩。我娘正在床上等著拿錢買葯。大哥哥救了我娘了。謝謝1

小姑娘連連稱謝,晶瑩的小眼淚在眼圈裡打著轉兒。說著就要下跪。這樣子看來絕對不是作假的。葉凡趕緊伸手扶住了她。

心道:「又是一個窮人家,也許她身上的衣服是什麼富人施捨的二手貨也說不定,唉!連治病都沒錢,國家要展啊,林泉鎮像這樣子的窮人佔了全鎮人口的八成以上

葉凡想到了小時候有次弟弟耍動一個小手術,需要一千多塊錢,差點急白了父親頭。

因為家裡本來就借有外債,還沒還又去借自己也不好意思。那個時候父母工資加起來也才上百塊。這一千多塊可是個大數目。

「小妹妹,你家裡還有花嗎?」葉凡順口問道。

「有!還有上千朵。正在我家那小棚里種著,好美的!小女孩的意地答道,估計是用小型溫棚種的。

「走!到你家那溫棚逛一圈,我想親自采些花送給這位大姐姐。剛才你不是說她是大哥哥的什麼嗎?大哥哥聽你的話,當然要對她好了是不是?」

葉凡盡挑著話講,占著玉夢柚雪的小便宜。其實也有開玩笑的意思。說著話幫小姑姑提起了背簍子回到車裡,直往小姑娘家裡而去。

玉夢柚雪心情又微微動蕩了起來。暗道:「葉大哥這是怎麼了嘛!盡說些油嘴滑舌的好聽話。是不是想騙我,如果葉大哥真心的就好了,唉

偷偷地斜了葉凡一眼,有些痴了。心情兒直飄蕩,也不知這份情緒到底怎備回事。

「余草草,你家裡還有什麼人?」葉凡邊開車邊問道。

「外公、件婆,母親和我。當然。還有我舅舅現在也在。」余草草很老實的答著。

「你爸呢?」玉夢柚雪忍不住問道。葉凡暗道一聲要糟,余草草不肯提爸了說明他爸不走出事了就是拋棄了她們母子二人。這麼一問余草草可是有得受了。

果然,余草草一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就變了,更加慘白,淚珠子滾呀滾的終於「巫巫。哭出聲來道:「我」我爸死了,死了牛年了。是被人給氣死的。旺歷,」

「對不起草草,大姐姐不該提你的傷心事。草草別哭,是大姐姐不好。」

比。,萬

玉夢柚雪也是心裡一酸,知道自己惹禍了,問了不該問的,趕緊摸出紙巾給余草草擦眼淚。草草的小模兒著實可憐得很,引起了玉夢柚雪的天然母性。

「草草,你能不能給叔叔說說。怎麼會把你爸給氣死的,這裡面肯定有冤屈或者什麼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那股子正義感又升了上來。決定問個清楚。

「我」我爸叫餘明溪,三年並辦了個小紙廠,後來幫他的拜把子兄弟,就是那今天殺的陳虎林。

他說是做生真,叫我爸給他貸的什麼款擔保。後來我爸用家裡的房子和廠子擔了保。整整田萬。

今天開春時陳虎林的款子到期了。可是沒錢還,說是做生意虧得血本無歸沒能力還錢了,求我爸先給墊上。

我爸沒辦法,只好把廠里賺來的幾十萬和家裡的房子賣了還了銀行貸款。因此還欠下了七八萬外債,人家天天來討。

爸」爸一急之下舊病復就那樣子去了,冤刃」現在家裡就剩我媽種些花來養家了。

我媽生病了,躺床上,沒錢去醫院,所以我就出來賣花了。已經快一個星期了,家裡舅舅拿了葯,可是沒多大作用。我媽死了怎麼辦」余草草一邊哭一邊說著。

「紙廠1葉凡聽了心裡一動,問道:「草草,別哭了。你們家那小紙廠還在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