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四十九章角溪鎮打虎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角溪鎮打虎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為了證明自只的確有本事,燕秋林文拿出了以前曾經座鋒甘典之紙廠干過的證明以及一些銷售合同、憑證甚至是票等等。..經手過的東西還不少,有一大疊。

「嗯,想不到燕先生還是個能人,如果有機會我會考慮的。」葉凡點了點頭,覺得此人如果真堪大用的話引到林泉紙廠去也何嘗不可。

「燕老闆,那個陳虎林是真沒錢還是想賴賬?」葉凡見到這孤兒寡母的動了測隱之心,想幫幫她們。

「哼!純粹是賴賬。不過錢都被他轉移了。現在整天大魚大肉。開的是幾十萬的三菱,好像跟你這部車差不多。

以前明溪燕照月丈夫全被他騙了。那個時候網辦廠,經常有一夥混混來搗亂。

後來就是那個陳虎林出來幫助明溪解決了問題,從此後就結交了成為朋友。

誰知那些混混根本就是陳虎林安排的,現在才現。可惜太晚了,唉明溪死得冤啊1

講到這些傷心事燕照月眼圈一紅淚珠隨頰無聲地流了下來。

「我早就跟姐夫提醒過那陳虎林不是個好東西,可是姐夫當時鬼迷心竅。還罵我們,說是陳虎林夠哥們,人家又不貪你什麼。

就是請客喝酒時都是搶著付賬。自己還佔了別人便宜。誰知會引來一隻真正的白眼虎!狗雜碎。」燕秋林一談起陳虎林就恨得牙痒痒的雙眼直冒火。

「秋林,這都是命。算啦,咱們惹不起他。你都被他打過兩次了。不要再去討錢了,再討的話說不準就被他打成瘸子了。」燕照月一臉的悲戚。

「多!我就不信他能支手遮天。姐,我看那個陳虎林對你好像不懷好意。整天在棚子周圍轉來轉去的。我很不放心,還是搬回咱們老家去住算了。」

燕秋林手骨捏得啦啦直響,臉色要吃人樣子。

「回老家,那山溝溝里怎麼活。我又不會農活,現在種些花賣賣還能糊口。反正這棚子的土地也還有三年租期。我想再賣得三年花也該存點錢,到時乾脆搬市裡去做點什麼算了。」燕照月態度堅決,不願回山溝溝。

「款不是陳虎林貸的嗎?法院怎麼不管?」葉凡有些憤然問道。

「管!怎麼管?去查說是一分錢都沒有,那賬號卡里的確沒錢。那車也不是他的名下買的,說是朋友那裡借的。

其實全放他的那個女人那裡的,就是那個叫張菊花的騷女人。法院也是沒辦法。..何況法院也不怎麼想管。唉」燕照月氣呼呼的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姐,你不是「蒼海財經學院。畢業的嗎?乾脆搬市裡找個公司說不準弄個財務人員做做也比這賣花耍強很多。」燕秋林建議道。

,正

「那能有多少錢。一個月三百多塊錢工資怎麼養活二個老人。還不如賣花呢1燕照月想了想直搖頭。

不一會兒,盧偉開著輛綠色三菱直飆而來,提了一袋子錢從窗戶里扔了出來后就想溜走。

說是楚雲衣還在做頭,得回去接她。不然估計會很麻煩的,弄的母大蟲飆。一臉的苦瓜相,在裝可憐。

「給我下來,想走沒門,跟我去辦件積功德的事。」葉凡一把就把他從車裡拽了出來。

「燕秋林,你知道陳虎林的住處嗎?」葉凡問道。

「知道,肯定在他那相好張菊花那裡。」燕秋林很肯定答著。

「盧偉,你打個電話,叫市局查一查陳虎林這個人。咱們好好修理一下這隻地老虎。媽的,也太不是人了。」葉凡出口就罵。

「怎麼回事老大?」盧偉一頭霧水。聽了玉夢柚雪的講述后二話沒說就打起了電話。

不一會兒就查清楚了,嘴裡冷笑道:「嘿嘿!這小子根本就是本地的霸頭,跟你們林泉三霸的身份差不多。

在這角溪鎮可是一霸,當初根本就是要騙余老闆的錢。大哥,咱們好久也沒活動一下了,去活動一下,狗養娘的,欺負孤兒寡母還是不是斑?」

「好!那秋林帶路,咱們去會一會那隻破虎。」葉凡淡淡一笑轉頭對玉夢柚雪道:「要不你先回市裡,我叫輛車先送你回去怎麼樣,也跟雲衣解釋一下,免得偉仔回去后還得跪搓衣板啥的,哈哈哈」川

「老大,沒有那麼慘吧!現在去什麼地方找搓衣板。」盧偉啞巴了一下嘴覺得老大太不給兄弟留面子了。

「我不回去,我也想去看看那個壞蛋,最好踹他兩腳才解恨。我打個電話給雲衣。應該不用跪了。」玉夢柄雪也難得的開了個玩笑,氣得盧偉在一旁直翻白眼又作聲不得。

「葉先生,這事兒怎麼能麻煩你們。還是算了,你剛才也說了,陳虎林可是本地一霸。咱娘兒倆惹不起他。」

燕照月趕緊阻攔。估計是怕葉凡這個外地人吃虧,也怕陳虎林事後找上門來報復。

「姐!怕啥,姐夫都給他害死了。..我早就想找他拚命了。」燕秋林見葉凡估計不是個普通人,既然有幫手了膽氣也足了許多,鼓動其姐姐去討錢。

「不行二弟,這事弄不好咱們娘兒倆得搬家了。以後生活怎麼過?」燕照月直搖頭,楚楚可憐的看著葉凡。希望他不要去惹事。

「燕老闆不用怕。我這個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他可是墨香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你們不用怕。

有他撐著,陳虎林就是一頭老虎咱也要把他的牙給拔了。以前你老公貸款時有沒跟陳虎林寫個契約?」葉凡問道。

「啊!刑警隊隊長,那。」請隊長給咱孤兒寡母撐腰啊1燕照月一下子地一聲跪在了地下,要向盧偉叩頭。

慌得玉夢柄雪趕等過去扶住了她。輕聲說道:「沒事,他們兩個都有一幅俠義心腸,你的事他們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幫到底,不用擔心。」

「在燕秋林帶引下不久就看見了一座四層的洋樓,外面還建得有個,花園式的小園子。

裡面一樓大廳中燈光敞亮,傳來坪陣旁旁的碰杯聲音,估計一群孤朋狗黨們正在吃喝海啃。

院裡子停有三輛車,裡面夾著

刪址葳;菱,估計就是陳虎林的坐駕…※

因為大門大開著,所以幾人就走了進去。

還真是熱鬧,一張大號圓桌前坐著十五六個酒棍,男男女女都有。

見葉凡等人進來,一個身穿八匹狼名牌便裝,國字略長的臉頰,頜下有一小撮黑濃鬍鬚,看上去相貌堂堂,老成得很的中年人站了起來有些醉蒙蒙喝問道:「找誰?」

「你是陳虎林?」葉凡淡淡問道。

那人見葉凡不答,反而問陳虎林。感覺來者有些不善,對手下幾個,使了個眼神,頭一甩笑道:「我就是,有啥事。」

不過當他一眼看見後面露出來的燕秋林時臉色突然變了,破口惡狠狠罵道:「燕秋林,你這王八糕子,老子已經饒過你兩次了。

真以為虎爺是泥捏的是嗎?要不是看你那死鬼姐夫頭上,老子早把你給廢了。哼!識相的就快滾!有多遠滾多遠,虎爺今天高興,不跟你計較。」

「虎哥,他那姐姐長得可是風情萬種,以後說不準秋林還是你的那個小什麼的?這事算了是不是?」

這時一旁的一個留長的小青年走到了葉凡跟前,伸手在燕秋林面前隔空拂了一下,張狂地笑著。

頓時引得桌上十幾人全哄堂大笑了起來:「哈哈哈

「滾開!別在我面前狗叫1葉凡冷冷一哼沖那小青年道。

「你他嗎的是啥地方來的雜種,敢管虎爺」長小青年網講到這裡「啪,地一聲巨響。

大家只覺眼前一道人影疾掠過。分秒間「啦啦。又是一連串響動。

定睛一掃,頓時有些毛抖瑟。長青年早就飛到了幾米開外,撞倒了一條凳子此刻就剩下在地下殺豬般慘號苦叫的份頭了。

「阿搏,上!他嗎的給我廢了他。」這時陳虎林身旁一個膀大腰圓。像個金網樣男子略啦一聲站了起來,槍起一旁的椅子就要行兇。

「阿召,慢著。」陳虎林心裡暗暗有些意動。覺得這小子面像看上不咋的」石米左右高度,人也不怎麼壯,面色還挺白的,不過比白面書生又差了一點點。

怎麼出拳是那般的狠和狂,力度老辣。躺地下那小青年叫吳搏,是陳虎林的得力手下。

其人很兇,平時出三。此人一拳頭就讓他趴在了幾米開外肯定有點功底子的。

陳虎林還是一個退伍軍人。小時候跟著隔牆一個賣豆腐的糟老頭也練過幾年。

長大后參了軍在部隊里更是的到了練,聽說還是偵察連出來的,所以眼光老辣,一眼就感覺到葉凡其人有點不凡。

因此才叫住了手下周召,並不是他此人好心,而是想了解一下情況再說。

「兄弟貴姓?」陳虎林態度好了不少。

「葉凡!盧偉1兩人隨口答道。

「你們是為了燕家的事?」陳虎林一猜也就出來了,因為後面站著燕照月和燕秋林姐弟倆。

「嗯1葉凡鼻腔里哼了一聲。這時盧偉跑過去搬了張椅子過來,葉凡也就大馬金刀的坐下了,點了根煙悠閑的吐了個煙圈。

既然你陳虎林是這角溪鎮的大把頭。那咱也充充把頭算了,把頭跟把頭好碰撞。

葉凡也不知怎麼的,好像天生喜歡作「大哥。其實論年齡他是的可憐。比他大的盧偉,齊天,盧雲。李宣石等人見到他都要叫聲葉哥或大哥。

這讓葉凡心裡感覺非常的舒服,有時心裡也是挺納悶的暗中鄙視了自己一番,罵聲「作賤」是不是港片看多了受了影響,認為這大哥威風還是什麼的,黃金寶的受害者陣!

「兄弟哪個山頭的?」陳虎林擺出了把頭架勢,手下那周召過來也遞上了一支中華,給他點上了,吞了一口煙淡淡問道。

「呵呵,咱的山頭可是很大的。整個華夏都是。」葉凡的意思是咱在政府部門混飯吃。整個華夏都是黨的天下,當然也就是大山頭了。

「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有幾斤幾兩,我呸1周召跟地下網被人扶起的吳搏是從小同穿一條褲子的要不是陳虎林攔著早就沖運去扁人了,這時也是反唇相譏了。

「呵呵,要不過來稱稱幾下。」盧偉像個保鏢挺在葉凡身旁,噴了個大煙圈出來不屑地笑道。

「不要說了,葉兄弟,燕家的梁子好像跟你沒關係吧!我勸你哪裡來的還是回哪裡去。至於說照月妹妹,我會小心的愛護她的,哈哈哈

陳虎林露出了草莽的淫蕩本色。掃了掃氣得臉蛋通紅的燕照月一眼猖狂的笑道。

「陳虎林,你」你還是不是人。畜牲1燕照月好像也豁出去了。衝上前去指著陳虎林罵道,「我丈夫被你害死了,害得我們孤兒寡母的差點連飯都吃不上了,還錢!今天不還錢我就死在這裡。」

「寶貝,你死了虎哥會傷心的。哈哈哈」周召逗樂子了。

「燕老闆,你先退下。」葉凡哼了一聲,「陳虎林,廢話少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理,我們拿錢走人。」

比。,2可琺比

「兄弟,真要趟這趟渾水是不是?媽的1陳虎林忍不住了。正想繼續時感覺眼前一影一晃。

「啪啪啪。幾聲震響過後,人已經被盧偉像大鳥一樣抓到了葉凡跟前。幾個狠辣巴掌下來陳虎林儘管也有著一點身手。但哪兒是盧偉這國術三段頂階境界的對手。

那腦袋瓜一下子就成了豬頭。充血腫脹了紫哇哇的。盧偉一腳踩在其頭上喝道:「麻痹的!你也敢吼老子大哥,算個鳥種!信不信老子立即拔光你那爛毛。」

「虎哥被打了,大家上1十來人隨手抓起掄起椅子,酒瓶。菜盤子等就沖了上來。

葉凡怕玉夢柚雪和燕照月等人受傷,隨勢一拉就把燕照月整個人抱在懷裡轉到了後面燕秋林身旁。身子一斜上前竄入人群,兩兄弟一眸子拳打腳踢,好不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