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一章被女人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被女人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同志們。..月底了。有月票的可以砸了,別放那裡霉訛昔了」

此人望風而轉的本事那是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本來是為了巴結市委組織部來的韋科長來抓人的,這下子立馬轉了口風。變成協助被抓的人查案子了。

葉凡聽了都有點啼笑皆非,感嘆此人變臉技術之厲害。

「哼!市局刑警隊也不能胡亂抓人打人搶錢,這是市局刑警隊的風格嗎?

這事我得好好跟你們的韋副局長好好嘮嘮了,這警容警貌警風可得好好的整頓一下了。」

八匹狼韋占強科長斜瞥了盧偉一眼,居高臨下,神氣十足,完全就是以教的口吻在說話。

人家有傲的資本,市委組織部組織科科長,在組織部里也是要害部門。

就是市公安局的那些個副局長見了他了也會是笑臉相迎的,更何況盧偉一個嫩鳥狀的刑警隊隊長。

韋占強的心思很簡單,他是見到楊所長那一臉奴顏相氣就不打一處來。

心道:「小子,你牛老子更牛,看誰能牛過誰。」

聽韋占強這麼一冷哼。楊所長才想起韋科長的小叔韋木洋可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比這姓盧的官還要大。

矮了半截的身子骨一下子又挺了起來,又訊挨到韋科長身旁,臉色頓陰沉了下來。

其人很有氣勢,大手一揮道:「盧隊長,既然是刑警隊辦案子怎麼就你一個人,請出示逮捕證。再說即便是警隊辦案子也要人道些,不能像個土匪樣子打人搶東西是不是?。

「呵呵!這小子又神氣起來了,天生的一幅奴才相啊!見風轉舵的手法真是純熟啊1

葉凡心裡感嘆著正想開口,盧偉卻是哼道:「咱們市刑警隊辦案子還要向你楊所長請示彙報不成?」

「哪到不要,我只是提醒盧隊長要按合法程序走,這警察知法犯法也是有人管的。9u.net別的不說。韋副局長就是管的警務督察方面的科室。我是希望盧隊長別犯錯誤

楊所長陰聲乾笑道,顯擺出了背後的「靠」有了人撐腰這下子又活氣了起來。

這時葉凡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你小子到底在幹些什麼破事兒,都快。點了。曹哥可是等急了。有什麼破事給我說說,趕緊辦了回來,真是麻煩。」

於建臣在電話中吼道,顯然跟曹萬年已經到了「雲雀樓。估計都喝了幾壺茶了。尿都拉了幾回了居然還不見葉凡的蹤影,有些急了。再加上於建臣這脾氣本來就是燥烈。所以跟葉凡也很隨便。

葉凡聽了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訴苦道:「唉!沒辦法,以前一個遠房親戚被角溪鎮一個混子頭頭,叫陳虎林的給害了。

幫他擔保了田幾萬。結果人家本地虎哥不還錢最後我那遠房親戚賣了房子連廠子都到了。

更可氣的是他最後還給氣死了,我一氣之下和盧偉拿著憑證來討錢,誰知差點被打死。十幾個人埃

這時角溪鎮派出所長的楊所長在市委組織部的一個姓韋的科長帶領下連盧偉都攔不住了,手鎊都快鏑咱倆手腕上了。

比。,萬

估計這茶一時是喝不了啦,說我是殺人放火搶錢搶車砸房子等等,看樣子得判個幾年了。你跟曹哥說一下。兄弟我是對不住他了。呵聽,」

葉凡這戲演得還是相當的老辣的,弄得一旁的乒偉差點笑破了肚皮子。..不過葉凡跟於建臣正通電話,他也不敢笑的。

「哼!把電話給那個楊所長,都什麼破事兒。反天了,一個所長也敢攔市局辦案子,看來這警風是該好好整頓一下了。」於建臣沉默了一眸子估計是給曹萬年嘀咕了幾句什麼。

「喂!有個姓於的要跟你談談,呵呵。」葉凡隨手把電話遞向了楊所長,這小子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電話,剛把耳朵湊近就聽於建臣破口罵道:「你是誰,報名!我是市局於建臣。」

「啊!啊!於局長,我」我是角溪鎮派出所所長楊付民楊付民心裡一眸子寒氣直冒,心道:「完蛋了,本來以為巴上韋科長還能往區里調動,想不到這個姓葉凡居然跟於局好像關係挺親的。」

「聽說市局刑警隊辦案子你們派出所還要阻攔是不是?還是拿人,要不要連我一塊兒給修到你們那所里去喝幾盅,格老子的!反天了於建臣劈頭蓋臉的冷冷的罵了過去。

「沒」不敢」我楊付民嘴裡拉扯了分把鍾也沒拉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哼!混蛋!按法律辦事,把人家欠的款子給老子追回來,這任務就落你這所長頭上了,討不回來就不用給我匯」直接那涼快去蹲哪兒辛!把由話邁給那位葉叉廣建臣哼罵道。

「是!是!堅決完成任務。」楊付民快把腸子都悔青了,這下子接了個燙手山芋,兩邊人都得罪透透了。

辦吧!韋科長和韋副局長秋後肯定會算賬的。不辦吧!更完蛋了。於局長一個讀職罪自己馬上玩完。所以權衡利弊,還得立即辦較好。

這小子一翻臉馬上就變了人色,大喝道:「把地下的全鎊起來,帶回所里好好審審,欠債還錢天經地理。陳虎林,說吧,什麼時候還清。」

「楊付民,你想幹什麼?你就不怕你頭上那帽子飛了嗎?」豐占強往前一攔大喊道。

「飛帽子,不辦老子馬上就飛帽子了,說不準還得蹲拘留所去。韋科長,對不住了,欠債還錢這個理兒你一個大科長應該清楚的楊付民也給惹毛了,反正也是豁出去了,所以聲音也是高了八度。那臉跟臭狗屎也差不多,擠了一點笑容比哭還難看。

「好好!楊付民,你等著。」韋科長打起了電話,估計是搬救兵了。

「葉凡啊!錢討回來就走了,別磨磨蹭蹭的像個娘們,嗯!好像旁邊還有個姓韋的科長是不是,那破喉嚨也是蠻響亮的。老曹,還是你出馬吧!咱可管不了組織部的大科長,哈哈哈,」葉凡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葉凡啊,把電話給那個韋科長,這小子叫我說什麼好。」曹萬年在電話中親切的說道。

「韋科長,你的電話葉凡一把捋下了韋占強的電話給遞了過去。

「想幹什麼?」韋占強可是火大了,正想破罵時電話中卻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冷「哼聲道:「是韋科長是不是?這破嗓子也太大聲了,別嚇壞了葉凡同志。

咱們可是組織部的官員。要有組織部門的作風,不能像個潑皮無賴樣子,這會壞了咱們的名聲的。」

「氨呃」是曹副部長韋占強一下子也矮了半截,微躬著身子接上了電話。

「聽說你的表弟使陰手借了人家幾十萬還不想還是不是?這事市局的於局長也在一旁聽見了,介不介意於局長叫人給查一查。多!馬上給辦了,把電話還給葉兄弟。」

曹萬年最後一句話很厲害,直接就點明了葉凡是他的兄弟。什麼叫兄弟,那意思可就不言而喻了。

最近曹萬年要接替肖部長的位置上位組織部部長一職的傳聞可是越來越凶了,估計八層是定了。

即便曹萬年沒上位可人家是堂堂的正處級的常務副部長,要處理自己這個雖說較拉風的組織科科長那也是一點也不含糊的。

現在肖部長已經到了水州市,目前部里就是曹副部長在主持。找個由頭調整一下崗位職能,人事分工。把自己給處理到一個垃圾科室,比如老幹部科這地兒去管幾個老頭子那是不用費多少手段的。

所以韋科長一下子好像龍被哪吒抽了筋一般頓時就軟癱了下去,這個時候再掃著地下正坐著的表弟陳虎林時韋占強真想衝上去給狠踹一腳。

心裡破罵道:「媽的!一天到晚不學好,老子差點跟著完蛋了。這下子即便是不是完蛋以後在曹部長眼中估計已經掛了號的了。

,可

以前沒上號時天天想上號,此刻上了號可是更是心驚肉跳啊,因為這不走向前進的「號」絕對是一個。「暗號」唉,」

所以一放下電話后韋科長立即甩臉子說道:「哼!整天不學個好的,把錢立即給人家還了。就現在1

「我」我暫時拿不出,還差飛萬表哥撒手不管了陳虎林也像被人拔了皮一般,頓時就軟了。

以前自己能在角溪鎮這一畝三分地止稱王稱霸的,還不是因為有這個表哥撐著,不然早被人拔了皮了。

「別給我玩花格,張菊花,快點拿集來,是不是真想跟楊所長到所里去喝茶聊天

韋占強對自己這個表弟可是知根知底的,一撅屁股想灑什麼屎都是清楚的。

「我」我去拿來,韋哥你別生氣張菊花無奈之下只好又往樓上跑去。

「麻痹的,差點被這**給玩了。

居然跟我也打了馬虎眼,著樣子咱還是心軟了,對女人下不了狠手。

算了,這是咱的毛病,女人是用來疼的,怎麼忍心下手。」葉凡心裡一陰,差點罵出聲來,想想也就釋然了。

最後墜萬全到齊,還結算了半年的利息四萬塊,最後燕照月是淚流滿面的接過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