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二章齊氏家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齊氏家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胖子叉弟的月來狗子想在本月喚破省求的美夢猶如鏡中花水中月了,有些遺憾。..官術的兄弟們,火力不夠猛啊!

當然,近句萬塊也太重了,是由燕秋林背著的,整整一麻袋子。

「陳虎林,這事就算了啦。我希望你經后別再惹出什麼事端來。我這個親戚如果在你們角溪鎮這兒受到一點傷害我是不會饒過你的。哼1葉凡哼了一聲上車了。

「陳虎林,你不要認為我大哥跟你講著玩的,嘿嘿,只要我肯查你,想想,一個刑警隊隊長要查死你那是一點馬虎眼都不用打的。經后給老子老實點,燕老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以後直接打來。大哥,我先走了,雲衣可是罵死了,這下子可完蛋了,柚雪姑娘,你等下可得給我解釋一下。」盧偉同志甩完狠后又是可憐地求上了玉夢柚雪。

「那個」很難,雲衣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我」好吧,我給說說。有沒有用就不知了,哧哧

玉夢柄雪終於逑到了機會,給牛逼的刑警隊長好好的上了一課。

先把玉夢柄雪送到了楚雲衣家,她還沒回來。

葉凡驅車直趕往「雲雀樓」

這「雲雀樓,的設計真是名符實樓。因為此樓外觀看上去就像一隻正在空中騰飛舒翅的青色麻雀,因為樓的座基下那一層層乳白色石條上還雕著許多像雲朵狀的飄絮物。所以美其名日:雲雀樓。

裡面設置得非常的優雅,小泉叮咚。小流沙沙,虯髯小樹盤根錯節環繞著像一個睡老翁。

一顆顆乾淨的雨花石環繞在樹座下顯得晶瑩剔透,閃潤著晶亮的

走進包間,居然全是實木雕刻的。還得脫了鞋子,一個純秀的姐輕輕上前幫你脫出鞋子。

端來一盆中藥熬的葯湯水給你輕輕的撫摩之下洗去了一腳本的臭味兒。

不過你千萬別想歪了,這裡的小姐可是正宗的服務員,不是廊泡腳的小姐可比的,不帶一絲色*情味兒,只有純樸的茶園姑娘。

然後才能進入包廂房內間,赤足走在木紋理古老的實木地板上,鼻子噢著淡淡的茶味兒,真是愜意舒適。

緊蹦的神經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真是個放鬆心境,與世隔塵的好去處。

曹萬年和於建臣正閉目在細細的品味茶之純香,一個巨大的木疙瘩樹根正盤於其間。..

中間樹根的自然彎拱處放著一把把的實木小轉椅子,茶壺和茶杯都放在襯根上,設計非常的精妙,可以自由轉動。

「來啦1於建臣微微張開眼睛掃了葉凡一眼,指著一把小轉椅說道。

「嗯!讓於哥,曹部長久等了,失禮得很。」葉凡趕緊告罪。

「呵呵!葉老弟不必過於放在心上,我等飲茶品茶之人時間如草芥。要的只是這個味兒,沒事。」

曹萬年非常和藹,赤足倒像個山野隱士,一點不像個位高權重的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

葉凡不經意細掃了一下,現曹萬年雖說有三十七八了。但那雙隱約露出的腳看上去卻是非常的白嫩,有點像是小姑娘的嫩腳。心裡不僅暗嘆這官位越高的人就是越懂得保養修身之道。

哪像自己,不過舊歲,那雙腳已經是傷痕纍纍,坑坑窪注了。已經姐根雕藝術風範。

於哥的腳那也遜色得多。畢竟工作的部門不一樣。

「葉老弟,人家曹老哥都叫你葉老弟了你怎麼還叫曹部長,這可是有些見外了不是?」於建臣微微有些所指,給葉凡泡了一杯茶居然講經論道了起來:

「宇宙萬物。都有所屬的星系。比如我們地球所屬的太陽系只不過是銀行系中一環。而浩渺的銀河系又是更大的星系其中一圈,沒有一顆星星能夠獨立生存下去。周遭必然圍繞著許多的小星星,通俗點講就是一個個的圈環狀圈子。這樣子大圈套小圈,圈圈相套就形成了浩渺無邊的宇宙。」

於建臣講的東東葉凡聽得可是一頭霧水,深深一思忖突然醒悟道這是於哥在提點自己。

告訴自己人類社會猶如宇宙眾星系,有一個個的小圈子小圈子又依附於大圈子。

不想進圈子的人最後必定成為散星。那些散星的結果就是最後淹沒或被毀滅。

因為圈子是有眾人合力的,折斷一雙筷子容易,要同時折斷一打筷子就彼為不容易了。

「呵呵!曹哥,於哥,小弟我以茶代酒。敬你倆一杯。」葉凡舉起一杯茶態度認真,一口飲之後笑道:「於哥這是大宇宙論,小弟我感同身受。

我想於哥所講的大宇宙圈也有點像是官場的官圈了,我是粗人一個。今天既然開口叫了曹哥,以後曹哥可得多提點著點小弟了。呵呵!能認曹哥小弟可是賺大了。」

「俗套了沒有?你小子。..專門搗鼓咱們的茶品。唉!還需磨練啊!知道是一回事,明白了又是一回事。9unet悟透了更是一回事。

不宜出口矣!自個兒悶著體悟到就走了。哈哈哈,不說了,這文人雅士搞的東西我也不習慣。」於建臣當先笑了起來。

「唉!老於。你是修練了十幾年了還是未成正果啊!葉老弟剛剛入門怎麼能要求太高呢!哈哈」曹萬年也樂了。

幾人天南海北的胡侃了一通。當然。葉凡主要是聽,從其豐細細的品味一些官場上的小事。

感覺曹萬年如果從經驗上講。有種潤物細無聲的厲害。在不經意間潛移默化著葉凡的思緒,感悟到的東西也是彼有一番收穫,算是落了中乘。

於建臣的理論彼有股子土匪文化氣息,走的是網猛強悍的路子。不過於建臣也不失狠辣,彎彎道道也照樣子會。算是落了下乘。

葉幾對比了兩個牛人的言談,覺得自己幾個月來的官路走得太過於霸道,純粹就是以武道來走官常不是伸拳就是抬腿,更嚴重的就是拔刀子相助了。

年少氣盛。對領導彼有不敬。太張狂了一些。給領導的印象就是一個「刺兒頭」用來衝鋒陷陣還行。

但真想成為領導的「哼哈,之幹將那個,難」因為

比。,萬比北明川台你眾愣頭青惹出什麼大事端來禍及他的身上,般來瞞不舊妾以

任。

自己像一隻無頭蒼蠅沖了幾個月,還不是在為秦志明以及上面的李洪陽擊殺。對手,此行為已落到了官場中的下下下乘。

「唉!我的要求不高,啥時能落到「下乘。就滿足了,而不是「下下下乘」

「葉凡,老哥跟你說一句掏心窩子的話。老曹跟我是同學,現在更是好兄弟。

這次老曹這個常務副部長耍上位市委組織部部長一位可是遇上了大麻煩。

要知道像我們這一級想坐上一個實權級的位置已經難於登天,像老曹這次要爭取的還是常委,比我當初上位更是難了好幾倍。」於建臣突然拋出了今晚的重磅主題。

曹萬年作為當事人沒吭聲,估計也有些尷尬。一個正處級的常務副部長要去求一個副科級的鄉鎮副書記,說起來當然有些難堪了。先前打了那麼多的鋪墊,放下身段跟葉凡結交等等還不是為了此一時亥。功利性太強了一些,也太扎眼了。不過曹萬年為形勢所迫,因為沒時間了。

葉凡一下子就明白了,人家肯認自己這個兄弟那是因為自己手中有值得用的東西。

不過能認曹萬年這個兄弟葉凡打心眼裡興奮。只是葉凡對於自己件真不知自己該怎樣去幫這個網認識的曹哥。

所以有些訕訕的笑道:「於哥,你說。要小弟怎麼做?」

「那個齊天的家裡人也許能幫到老曹的,我跟你說實話吧」。於建臣神秘的壓低了聲音說道,其實這「雲雀樓,的包間根本就是有隔間設施的,所以隔壁根本就聽不見。

「齊天家人,這個我倒真不清楚,這樣,我先問問。」葉凡嘴裡答著,心裡一驚,罵道:

「好小子。跟老子掩藏得深啊,不顯山不露水的家族中人居然有那麼殷實的靠山。難怪年紀輕輕就能爬到獵豹少校營長之位。不過這子家裡到底有什麼大人物呢?」

「好!好!想個辦法先隱晦的問問。當然,要注意口吻,別太直白了惹人煩於建臣連聲贊好,曹萬年也難得的擠了點笑出來嘉許的點了點頭。

其實曹萬年此刻心情可是特別複雜。就怕最後葉凡問出個空氣來那就白儘快活半天了。

自己舔著臉去求一個鄉鎮副書記最後落空了不是一今天大笑料。即便是問出有靠想要接近也是個大難題,所以曹萬年的心情是亦喜亦傷。莫名得很。

「待我想想怎麼問,想個什麼由頭較好。」葉凡閉目思考,一會兒眼開了眼笑了,打起了電話來。

「齊天嗎?睡了沒有?。葉凡問道。

「沒有!正在家裡。」齊天答道。感覺有點奇怪,這個時候了葉哥還來電話,估計是有什麼事兒。

「是這樣的,那天墨香軍分區的顧司令在常委會上聽說幫了我大忙。現在大哥我也獲得了「跨世紀青干班,培的名額。

不過想來想去的也不知怎麼去感謝一下顧司令。有些奇怪。我跟顧司令並不認識,他為什麼要下這般大力氣幫我。

不過現在想了想,好像記得當時聽說是你跟顧司令說了幾句的是吧?」葉凡問道。

聽到葉凡這麼問於建臣和曹萬年互相對望了一眼,交換了個嘉許的

暗道:「這小子還真是聰明。這個,開頭很妙。」兩個人耳朵當然是張得大大的準備聽下文。

「哦!的確是我說了幾句。咱們是兄弟。這點小事沒啥。」齊天並沒想多少,隨口答道。

「哼!既然叫我大哥怎麼還有事瞞著我,那顆,雷陰九龍丸,不想要了,還敢跟我打馬虎眼。」葉凡突然冷哼一聲。嚇得齊天手一羅嗦暗自納悶。

心道:「大哥這是怎麼啦?難道吃槍子啦,火氣夠大的,不會是受了什麼女人的鳥氣吧!可這跟我也沒關係的,咱還是真冤。」

趕緊問道:「老大,這到底怎麼說。我可沒什麼事藏著掖著啊1

「沒藏著,我就想不通了。你齊天是什麼人,不過獵豹一個少校。真有那麼大面子能命令墨香市軍分區的大校顧司令,兜奈O粘隼次我這一小毛蟲吶喊助威。」

葉凡又是一聲冷哼,齊天的汗終於冒出來了。

拿著個電話喃喃道:「大」大哥,我的確沒那本事。人家是跟鐵團座同級別的,我算是哪根蔥蔥。

不過這事兒主要是看我家那老頭子面子上的。我老爸跟他是戰友。是那種生死戰友,所以我當時也是扯起虎皮拉大旗了,呵呵」

齊天趕緊解釋道,他還真怕葉凡再來一次冷哼這兄弟情誼沒掉那可的去撞牆了。

這段時間好不容易跟葉凡這個大好青年攀上交情,自己的功力也有望突破到國術第三段。

這可是齊天的夢想,這事要是黃了齊天真不敢想像自己會頹廢到什麼樣子。再說大哥葉凡也是一個重兄弟情的人,齊天認為跟他交往值。

「呵呵呵!難道你家那老頭子是什麼大人物不成?」葉凡轉入正題了。盡量讓自己口氣變得隨意,好像就是那麼不經意一問罷了,略帶點奇味道。

「大人物算不上,齊振濤你估計沒聽說過,在省委工作罷了。這樣吧大哥,反正明天你要到水州,乾脆你到我家來逛逛,不就知道他了。

不過說句實話,我到真有點怵我老爸。你見了他別提著車就是了,哈哈」

齊天談起他爸爸可是有些虛。好像看見了葉凡見到齊振濤時那手足無措的狼狽樣子一時失聲笑出聲來。

「怕啥,腦袋掉了腕大的一個疤。咱好歹也見過縣長書記的,就是墨香市的謝副書記也見過。省委大員倒真沒見過。不過也是兩隻耳朵一張嘴的,有啥好怕的葉凡故意裝逼熊人一個。

「好!明天來了再說,到時別尿了褲子就走了。」齊天直搖頭,齊振濤的官威再加上鐵血軍那役子氣勢那是能壓垮人的。他不相信葉凡見了會一點驚慌都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