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三章夜見美少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夜見美少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7更到,口點環有更,謝謝大家的支小

「嗯!等一下,我先上個廁所再聊。..du讀免費提供」葉凡掛了電話。

「他說他爸叫齊振濤,說是在省委上班,說是明天叫我到他家去逛逛。曹哥,於哥,齊振濤是誰啊?。葉凡問道,倒真不知齊振濤是何方神聖。

%,巴

「哈哈哈,」曹萬年和於建臣有些狂喜味兒,不過掩飾得很好。

裝著豪笑樣子打馬虎過去了,於建臣笑道:「葉老弟,你牛氣。敢直呼咱們南福省坐第五號交椅的大佬。齊副省長,還得加個常委頭銜。也就是常務副省長。

十幾個省委常委中除了書記省長和兩個專職的副書記后就是他了,估計就是咱們甫的楊國棟書記見了他腿兒都會有些微微打閃兒的,呵呵。你厲害,於哥我佩服」。

「啊!老天!常務副省長。這」過,」

葉幾一時也有些憐愕了,張大個嘴巴估計一時之間是難以合攏了,逗得曹萬年和於建臣狂笑不已。

說不怕那是假的,那可是真正的官場大腕,自己在他面前還真變成小蝦米了。

「曹哥,我想明天在水州請客。能否搞到一頭大號的山貨,我會配一幅特殊的草藥

你們那天在林泉鎮的春香酒樓也嘗過了。那綠毛狼鼠湯就是我配的草藥,味道不錯吧1說起這個葉凡還是彼有一股子自信的。

「當然不錯了,可以說是極端大補。葉老弟,我那天晚上可被你害慘了你嫂子都被我整得第二天直罵,哈余於建臣的土匪性情又展現了,把跟老婆作的秘事兒都給捅出來了。..使得葉凡感覺非常的親切。

「葉老弟的意思是弄一隻山貨到水州請齊副省長賞光,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曹萬年贊道,瞪著於建臣笑道:「這大山貨的問題就你老弟負責了。你是干公安的,森林武警方面也有路子,估計弄一隻絕品的山貨不難。不過不能是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不然會惹得齊副省長反感的。」

「好!我立即打電話問問,應該不難。」於建臣立即出去打電話了。

十幾分鐘后回到了樹根前樂呵呵笑道:「老曹,真是撞了大運,還真遇上了一隻綠毛狼鼠。

紅脈縣那小子來的電話,說是剛捕到的還沒殺了。估計有是百來斤重,開始時大家還以為是山豬。

後來一個吃過那肉的認出是綠毛狼鼠。我已經叫他連夜送過來了,這下子葉兄弟又可以大展拳腳了。那把草藥湯一整,保管叫絕」。

「齊天,明天我打算在水州請客。搞了一隻綠毛狼鼠,個頭很大。鐵團也叫一下。咱們找個地方殺鼠拔皮整一鍋合著茅台才夠味兒。你有沒什麼好地方整這東東。」葉凡呵呵笑道。

「我想想,」齊天也是一喜叫道,分把鍾后笑道:「就是它了,叫「老王獸記湯」整出的湯頭絕對一流,我先給你訂一張大桌子來。請個十來號人沒問題,不會有這麼多人吧?。

「估計有舊個人左右,到時再說。不過你老爸會來嗎?」葉凡問道。

「如果是去別的地方那可就說不準了,不過前次你搞的那個綠毛狼鼠湯我也拿回去燉給他嘗過了。

後來一直在逼我叫我再整一鍋出來。我哪會那本事,那葯我又不會配,試了幾次味道差了幾倍,差點被他罵得狗血噴頭的。

還是大哥整的好啊!夠味兒。..吃完了馬上泡女朋友去。這次你藥性給下狠一點,老頭子喜歡那道道,就讓他嘗嘗,嘿嘿,」

齊天這小子倒是想陰他的老爸來。不過想了想再補了一句有些不確定樣子問道:「大哥,,那葯沒副作用吧?。

「沒有!這點你放心,純屬大補品的。只要不是天天喝就沒事,再說那葯可不便宜,想天天喝也要有才行。如果害怕你小子就不用吃了不是?」葉凡笑著掛了電話。

「嘿嘿。俺金槍不到,怕個球1齊天乾笑不已。

掛了電話給曹萬年和於建臣說了地點,看看時間已經2點多了幾人就散了。約好明天下午四點左右在水州「老王獸記湯,店見面。

於建臣這次雖說沒什麼事要求人。但能乘此機會認識一下常務副省長齊振濤那也是賺大了。

雖說別人未必怠見自己,但先混個臉熟總有好處的。過得二三年後在市公安局根基穩實后,肯定也要向常委席位挺進的。

對於葉凡來說他也是暗暗高興,曹萬年如果能上位立馬就是常委,話語權那是相當大的。而且是管官帽子的,經后提點提點自己升起官來也是快了不少。

叮夏甘樣的國度,幾千年來的封建傳統邁是存在的朝扒知州作官是千古來雷打不動的真理,是經的起實踐檢驗的潛規則。

看看時間雖說已經口點半了。但葉凡可是沒時間睡覺。

幸好中午補了一覺;再說修鍊了著生術後身體機能得到了很大提高。耐久性和抗打擊性都漸有增長,二三個晚上不睡都能熬得祝

葉凡開車直奔角溪鎮燕照月廠棚而去。

,眺萬

本來打了個電話,可是一直沒人接。乾脆就直撞去了。

雖說人家孤兒寡母的有點唐突,不過幸好燕照月的弟弟也住在一起,不然這深更半夜的葉凡倒真不敢去打擾人家,免得落人口食。

到了那廠椎處倒真給嚇了一跳。好多人,廠棚里電燈開了好幾盞。

燕秋林睡的那個有機器的車間里此刻有十來個人正談談笑笑的,也不知是什麼人。

見葉凡來燕秋林也有些愕然。不知這深更半夜的來幹嘛。不過燕秋林也沒說什麼,趕緊叫了姐姐過來迎進了花棚中。

「深夜打擾,有點唐突。不過我明天要去水州,所以沒空,因此晚上就來了,有一件事想跟你們商量一下。不過晚上這麼多人倒是有點奇怪。」葉凡笑笑。

余草草見了葉凡很是熟絡,估計是骨子裡認為葉凡是好人,也不怕生。再加上也不過才口歲,一下子撲到葉凡身前扭著他的手葉叔叔直叫著。嘴巴很甜的。

惹得葉凡很是高興,隨手一把抱坐在了膝蓋上,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很精緻的進口布娃娃送給她,樂得余草草在葉凡臉上親了一口。

「草草下來,別勞煩葉叔叔了。」燕照月精神好多了,估計是因為討了錢回來生活壓力小了許多人也就放鬆了下來。

「舅舅。我要去廁所。」余草草突然喊道。

「好了,舅舅帶你去。你看你。吃壞了肚子吧,今天都拉了四次了。」燕秋林笑著抱著余草草去外面的廁所了。棚里就剩下葉凡跟燕照月了。

燕照月走近來對著葉凡淺淺的一笑,兩個小酒窩窩淺淺的勾魂得很。倒跟棚里的玫瑰相映成趣,惹得葉凡這豬哥差點掉了眼球,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趕緊眼瞄向上方,想迴避一下。

暗道:「白天的時候倒沒細看這美少*婦燕照月,聽說也不過才刀歲。此刻這燈下花叢中看了一下,跟燈光花朵相映成趣,倒真是個美人。

此刻那臉蛋上自然泛出的點點紅暈。配合著淺淺的兩個酒窩窩。嫩滑的白晰皮膚隱隱透出股子玉之光澤來,顯得更是惹眼得很,純粹就是古代有錢人家裡的一個家碧玉那楚楚可憐樣子。

他娘的,難怪陳虎林那騷包一直在騷擾著她。就是換作老子也是心動不已,尤物啊!唉,女人啊!是男人永遠的心動」

「葉先生,不知有什麼事跟我們商量?」燕照月又是淺淺一笑,端了杯茶裊裊上前而來。低頭俯身放茶杯時胸口裡面那一抹雪白嫩滑以及深深乳溝,在葉凡面前顯得特別的扎眼。

燕照月估計是才才從床上爬起來,眉眼中還有點睡眼惺忸的樣子,那睡袍的開領是相當低的。

半個蛆房都露在外面,那飽滿的峪鼓得漲漲的,隱隱連**都能感覺到。

也許燕照月平時跟女兒余草草睡這花棚里習慣了,也沒在這裡面接待過什麼男子,倒沒想到葉凡有這麼齷齪的心眼。

在燕照月那淺淺的勾人魅笑中葉凡彷彿看見了葉若夢的冷淡笑容。再加上燕照月那股子少*婦特有的迷人風韻。

我見猶憐的楚楚樣子,一股從沒聞過的淡淡體香直衝葉凡鼻息,這廝一時有些恍惚。見燕照月額頭上有一撮柔順的絲垂在那裡遮住了雙眼。

這廝鬼使神差般隨手就探出手去,輕輕的用手拔拂了那一小撮頭一下,心道幫她把這小撮頭順捋到頭上去別遮眼眉。

不過手指在憂惚間沒有拿捏得准。再加上燕照月剛好準備抬頭。葉凡那彎曲著的手指就那樣子正好滑碰到了燕照月那淡淡的粉紅色嘴唇上。

這廝感岩手上彈性十足。非常的滑潤,一時手腕懸停在空中難以忍心收回。

燕照月也沒想到居然會生這種事,一時有些愕愣住了。就那樣子葉凡的手指頭拂在燕照月的嘴唇上兩人互相對視著,足足過去了半分鐘左右。

燕照月從朦腦中驚醒了過來,頓時鬧了個大紅臉。臉色一變微啟小嘴道:「葉先生,你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