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四章色相報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色相報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蘭剛才葉幾幫燕照月討錢時為了保護燕照月當時也他過她轉到了後面。..9unet

當時燕照月在短暫的愣神之後差點蒙了。葉凡走後一直在回味道當時在葉凡懷裡的旖旎情景。

當時葉凡情急之下倒是一點這方面的感覺都沒有,也許燕照月心細。才會回味無窮。

「噢!對不起燕姑娘,我失態了。」葉凡訕訕的很不好意思。真想施個法術變只老鼠來個地遁術鑽地而遁。

「沒」沒事!葉先生是照月的大恩人。

」燕照月的話語中耐人尋味。令人不得不浮想聯翩的。

她甚至在想。如果葉凡提出什麼非份的想法的話自己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剛才見葉凡幾拳幾眼下來就把那群自己畏之如虎的混混全放倒了,葉凡的高大形象那可是在燕照月的心坎底里紮下了根。

再加上丈夫已死了半年多了,那久曠的身體也隱隱有種渴望在心頭裡撓著,希望能得到滿意的男人的呵護。

為了免得葉凡尷尬,見葉凡那兩隻狼眼隱晦地從自己那低胸乳溝前一滑而過。燕照月心裡微微有些驚喜,對自己的胸脯還是非常自信的。

故意的還挺了挺。隨勢坐在了葉凡旁邊的一張小凳子上。身子微微向前傾著,乳溝更是深,這樣子就更旖旎了。

因為燕照月的凳子比葉凡的低了一點,再加上葉凡長得高一些,眼神一斜就能把燕照月那深深的乳溝看個透徹。

燕照月也不避著他。知道葉凡那色眼在偷掃。心道:「要看就讓你看個痛快,犧牲一點色相也算是報答你對我燕照月的大恩。

也許葉先生是個正人君子。是我多心了。如果葉先生真想做些什麼出格的事兒,我能找個靠山好像也不錯的。唉!一個女人要生存下來不被人欺負難」

「燕老闆,我想問個較冒昧的問題,你給我說句實話。你這個廠子原來幾年每年的純利潤有多少?」葉凡問道。

「估計有的來萬,不過因為原先借了外債,所以後來一直在還錢。剛賺了個,廠子誰知又會遇上這種事。唉,,

今天晚上那些工人都是來領欠的工錢的。剛才秋林說那麼多錢放廠子里晚上不安全,所以就把這些老工人全留下來陪一晚上了燕照月一想起逝去的丈夫心裡又有些黯然,淚珠在眼眶裡打著轉兒,更是惹人愛牽

這時燕秋林和余草草又回來了。..

葉凡心裡又是微微的嘎了一下,有些遺憾。要不是燕秋林在一旁估計說不定又會很自然的伸出手去幫她捋捋頭。

「燕老闆有沒打算再重新辦這廠子?。葉凡問道。

「重新辦?還怎麼辦?就這點錢買機器都不夠?」

燕照月那彎彎的柳葉眉盯著葉凡看了一下,不知他什麼意思。意思是說我廠里機器全都給你買走了還怎麼辦?

「葉先生的意思是不是想利用這些機器在這裡辦個廠子,叫我姐合股是不是?」燕秋林非常老辣。一眼就猜到了壹。

「呵呵!秋林很聰明,沒錯1葉凡讚許的點了點頭,覺得燕秋林這個人是個。人才,頭腦活,善於揣摩人心。

「如果葉先生肯投資我當然願意,反正這筆錢如果沒用來辦廠子我是打算搬到墨香市去開個小店度日了。」燕照月楚楚說道。

「不過葉先生,現在如果重新開辦有點難度。咱們角溪鎮離市區也不過佔千米路。以後市區東擴的話會離得更近,這廠子估計是難以辦下去,環保那一塊就躲不開。」燕秋林分析得很有道理。直搖頭。

「你們以前是怎麼過的環保一關?」葉凡問道。

「呵呵!我們廠環保一塊也投了十來萬。不過要說達標排放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說是排出污水不會太難看就走了。

當時盤龍區環保局如果有人來就包幾個大紅包請客吃飯,再加上環保局也有熟人。

所以幾年就混過去了。這事在前幾年還行,這幾年勢頭越來越不利了。」燕秋林搖頭嘆息。

「呃!是這樣啊!如果廠子里要上「達標。排放的污水設備得多少錢?」

葉凡想了想問道。其實葉凡也是深惡痛絕污水太濃排放的如果沒上環標措施他也不肯去賺那昧心錢的。

「這個估計得虧本才行,像我們這種小廠子最差的治污設備至少也得一百多萬元,每年的運行成本高達十來萬。

葉先生你想想,咱們這個廠子總投資不過一百萬左右,治污成本高達一百多萬。

每年花在污水治理上的錢就說舊萬來講。再加上設備的折舊等費用估計得力萬左右。

本來就只能賺到的來萬,這樣一來就得先扣除力萬治污的款子了。

如果算上投資比例,一個總投資達勁多萬的廠子一年才賺到力萬,呵呵,還不如把那勁拿去放給私人賺些利息還多些呢!而且穩當得多

經燕秋林這麼一說葉凡也有些傻眼了,直罵自己真是嫩得可以。9u.net

這紙廠的污水處理成本太大了,一個小紙廠根本就負擔不起。以後的林泉紙廠這也是個,老大難問題。一想到這些葉凡的好心情全給搞沒了。

「想不到辦一個小紙廠還有這麼多的道道,我是沒想周到葉凡點了點頭有些失落。

要知道這可是葉凡人生中想到的第一次辦廠子賺錢的想法。因為大哥葉強一直沒事做,所以葉凡想投些錢把這個能賺錢的小紙廠重新辦起來,叫大哥來管理的。

原本是打算把這些機器運回林泉鎮紙廠的,幾個小時前聽燕秋林說這廠子能包賺才有了此打算的,誰知又是這麼個爛攤子情況。

「不過葉先生,紙廠就是這樣的。廠子投資越大那治污成本反而越

就說你剛才買的機器來說,那機器如果全新的可是值二百多萬的。所以這點你就賺了許多,如果能再翻上一倍投資,這廠子就有得賺了

燕秋林十分自信的說道。

燕秋林呻了一口茶,想了想又補充道:「如果葉先生真有信心投資的話那治污設備我們不用去買新的,就我知道的在淅寧省那邊就有一個。縣辦小紙廠到了。

其它機器全賣光了,就剩

值百五十萬的污水處理設備還沒脫年。我當時也去看了看,不過那廠子里負責人說是要的來萬才肯轉讓。我們當時這紙廠還在還債,根本就買不起。

如果葉先生肯重開此廠,我可以去跑跑。一般來說田萬能拿下來。

因為那套污水設備放那兒再不賣掉就真成破銅爛鐵,賣廢鐵可是值不了多少錢的。現在的小紙廠根本就沒有治污設備,大廠的話那設備也嫌太小了一些。

所以一時估計他們也賣不出去。不過這樣一來葉先生對這廠子的投資可得加大不少。」

「我可以拿出田萬入股的。反正這錢也是白討回來的,沒有葉先生估計得全打水漂了,有錢賺的話就值了。」這時燕照月突然插嘴說道。偷偷掃了葉凡一眼。

「行!秋林你看看如果擴大投資除了你姐的田萬和我的機器還需耍多少。這股份又怎麼算才算合理。」葉凡笑道,瞥了燕照月一眼。這兩人好像是有點對眼兒了,不過,,

「我算算。」燕秋林掏出紙筆找來了本子比戈了許久,才點點頭。說道:「如果再重新開廠。得擴大一倍多。除了你的機器,我姐投了田萬。葉先生再拿出舊o來萬,每年除掉治污上花的錢估計也有必來萬的純利潤。

如果投資更大些利潤就會更可觀一些。至於股份就是葉先生的機器,我可以估價的萬。

其實它還不止這個數,如果按市場價除去折舊費差不多有四萬吧。而我姐這邊除了田萬現金還有廠棚及一些固定設施以及土地租金等合起來有力萬左右。

這樣一來就等於我姐總投了們萬,葉先生投了函萬。那股份就好算了是不是?呵呵,

燕秋林算起賬來有板有眼的一點也不含糊,既照顧了葉凡又沒把她姐落下。

只是葉凡先前那機器也不過花了力萬,一下子入股時變成了幻萬,其實就等於白賺了的萬,不過幾個小時的事。其實是燕秋林在報答他這個恩人。當然,此一時彼一時了。

,一口正

「葉先生,那廠棚和先前建的水泥池等我不算錢了,你就算那墜萬的股份給我就走了。」燕照月突然開口說道,她是想報恩。

「姐」這」燕秋林覺得姐吃虧太多了,想開口又不好意思開口。叫了一聲后就沒再說話了。

「不要說了,就這麼定了葉先生。」燕照月毫不含糊。這女人也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刀萬的廠棚和其它設施說報恩就報恩了。

其實燕照月不傻,葉凡今天的能量很大,如果能緊緊的綁上這個有實力的靠山以後還怕沒錢分,大樹底下好乘涼。

再說此人如此仗義,肯定是個有正義感的人,現在像這種男人不多了,這女人眼光毒著呢。當然。有沒其它什麼曖昧情緒在裡面誰也鬧不清了。只有燕照月自己明的。

有多曖昧也不可能,可能是燕照月目前有些好感。

「呵呵謝謝燕老闆的好意,該怎麼算還是怎麼算了吧。這樣吧,燕老闆還是算入股刃萬,我的機器就照秋林說的算的萬。

我另外再投田萬。這樣子我就有了引o萬,燕老闆刃萬。總計四萬。乾脆湊個整數。

我看秋林先生很會管理,另外力萬就算是秋林先生的技術入股了。要知道技術也是錢的。這樣一來就是整數的勸萬了。以後這廠子辦起來我會叫我哥來管理。

他就是總經理了,燕老闆當然就副總,秋林也是副總,專門跑外銷和採購。

而燕姑娘不是財經學院畢業的嗎?這賬務這一攤就由燕姑娘負責怎麼樣?」

葉凡腦瓜子也不笨,憑白了分了力萬好處給燕秋林使得他是激動不已,立即站了起來喊道:「不行」葉先生是我們燕家的恩人,我燕秋林不能再占葉先生便宜了。我就是一個打工的,你們付多少工資就行了。」

「秋林。這樣吧葉先生,秋林是副總就行了。我就沒必要還掛個副總了。我這邊的也全交待給秋林。那秋林的乾股真沒必要」燕照月也趕緊推辭道。

「不要說了。就這麼定了。秋林是人才。我覺得還是我賺了呢。這事等我從水州回來再辦。

這段時間秋林可以先去淅寧那邊商談一下治污設備。隨時跟我電話聯繫,過幾天我會叫我哥來這裡守著這廠子。

免得有人來搗亂什麼的,我估計那個陳虎林暫時應該也不敢亂動了。」葉凡交待完后直接開車回市裡了。

一路上都在算著自忍的錢包。

自己目前現金只有們來萬。離墜萬的距離還差得遠呢!看來能否給鐵哥先講講,把那個以後去金三角執行秘密任務的凶萬國家報酬先給支出來救急。

有了那田萬就只差刃萬了,實在不行問盧偉這財神借點就走了。

不到萬不得已葉凡可是不願意去麻煩自己的好兄弟的。兄弟歸兄弟。注重誼而不在於金錢方面。能不麻煩盡量不麻煩最好,這就是葉凡做人的態度。

第二天早上。葉凡拉上玉夢柄雪和楚雲衣三人直往水州而去。

途中葉凡興哉樂禍的問:「雲衣,昨晚有沒叫盧偉同志跪搓衣板啊?」

「跪了!哧哧」跪的是床板。」玉夢柄雪賊笑不已,在一旁揭楚雲衣的老底子呢。

「胡說,我打死你這個。亂嚼舌頭根子的死丫頭。他根本就不在,早溜了」兩個女孩在車裡差點鬧成了一團。

「雲衣,我那兄弟盧偉不錯吧?」葉凡似笑非笑樣子,顯得有些猥瑣流。

楚雲衣臉蛋兒那是略啦一下就紅透了,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哼道:「不錯什麼?葉大哥,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可千萬別往歪處想。」

「唉!看來偉仔還需努力啊1葉凡在心底里嘆了口氣,故意說道:「也是,偉仔那人就是那樣子,前次在水州「飛雲閣,那個姑娘好像。唉」不說了,再說偉仔就會生氣了,呵呵」

「她是誰?」楚雲衣話語中略帶酸味,失聲追問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