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五章南宮家族內部糾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南宮家族內部糾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亨!女喜歡謊反話,老子讀試不就露底子丫必急急再說。..du讀免費提供不過估計盧偉同志有得罪受了。哈哈哈,受受也好。」

葉凡心裡不良的想著,鼓燥的一動。有些難為情樣子說道:「這個,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好說,你自己去問偉仔算啦。」

先是把這倆位小美女給送回了學校。看了看妹妹葉紫衣,葉凡轉道南宮家的在水州「一刀路。的「流園居。而去。

聽說葉凡專程來給兒子治病的。所以南宮董事長放下了一切事務直接從香港飛到了水州的「流園居。

葉凡趕到「流園居,時古老的別墅里已經坐了十來個人,老者少者姑娘小夥子都有,估計是南宮家最親的人來看熱鬧的。

「葉大師,您來了,請喝茶」葉凡網坐下南宮鴻策的寶貝千金南宮枝鈴,用玉盤盛著一杯茶親自端著。裊裊而來。

南宮枝鈴面容清塵脫俗,那一股子如雪山冰蓮般的傲氣怎麼也無法掩飾祝

今天特別穿著的居然是一身厚重的淡黃色繡花邊旗袍,顯出她身裁的苗條嫂婷與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膚,加上柔軟纖細腰枝,走起路來時肉色絲襪包裹住的兩條修長嫩腿。在開叉口擺動時隱隱閃現一抹春色。

不過她這一身旗袍也只能說道是半開口子的,開叉僅到小腿上面一點點,網好那雪白嫩長的大腿有露出一小截來。

不像民國時有些女子的旗袍都開叉到三角地帶了,走起跑來一搖曳。連那芳草地外覆著的內褲都會斜著隱現一角來。那種殺傷力絕對達到了級水準。引動無數英雄盡折腰啊!

不過南宮枝鈴臉蛋和身材太過於脫塵了,所以就是那一小截大腿露出也會讓某大師浮想聯翩的。

暗道:「尤物1後來又補了句,妖精,二字。然後偷偷吞了吞口水趕緊裝著品茶的樣子半閉上了雙眼,其實留有一條眼縫神光偷偷探出。在人家那大腿上滑來滑去的。猥瑣得很。

其實南宮枝鈴一點都不妖,倒像一隻驕傲的冰孔雀。

「葉先生,這位是我的二弟南宮鴻華。」南宮鴻策指著一位留著幾根鬍子,面相略顯陰霾,下胯處有一顆豆大紅痣,一身黑皮風衣的中年男子介紹道。

「呵呵!葉大師好。」南宮鴻華見到葉凡如此年紀,有些輕視之意。儘管掩飾得極好,但葉凡在,相面術,下還是隱隱的有所感覺。

「呵呵,鴻華先生好。..」葉凡也是禮貌的握了握手點了點頭,態度也是淡淡的渾沒在意。

心裡也知曉這些有錢人鼻孔朝天的陋習是千古來傳下的,又有幾人能入他們法眼,如果自己現在是市長省長還差不多。

這時從後面衝上來一個跟南宮鴻華長得有五分相似的年青人,一身高檔不知何牌子的定製便裝西服上。抬眼掃了一下葉凡衝口而出。

哼道:「你就是葉凡,那個破鎮的副鎮長?」

「我是叫葉凡沒錯,不過我呆的那個地方山清水秀的並不是什麼破鎮子,呵呵。這位先生是有些眼睛朝天了,沒好好看看山鎮的美景,呵呵」

葉凡暗喻那小子長著一雙狗眼,只有狗眼才朝天嘛!

「你」你是什麼東西?這是咱們香港南宮家,不是你那破小鎮子,給我,」

那年青人估計是從來沒被人這樣子暗喻過,一時血沖大腦,直白地脫口而出罵了出來。

,正泣比北

南宮鴻策一看皺頭直眉,正想開口喝叱時不過南宮鴻華已經開口哼道:「飛青,退下。怎麼能對大師無禮?」

轉頭對葉凡硬擠了點笑容出來道:「呵呵,葉大師見諒,犬子無理了。不過林泉鎮雖說是山青水秀的,但好像也有那麼一句。

叫什麼來著,噢!好像是「窮山惡水出刁民。是不是?當然我不是在說葉大師了,葉大師是隱士高人嘛!

至於說是去那個窮山水之地建廠子投資,咱們南宮集團還沒那麼多的閑錢亂散財,」呵呵呵」

南字鴻華隱喻明顯啊,反打了一耙子。

「二弟,不要說了。投不投資自有公司董事會決定,二弟可也不能大包大攬的不是?葉大師。裡面請。」南宮鴻策動了動眉頭乾脆引著葉凡直往內室而去。

今天南宮鴻華父子就是來搗亂的。他們老早就打聽清楚了葉凡的底細。

所以一上來就是激烈的言語衝突,無非是想把葉凡給氣走那南宮錦辰就沒救了。

不過他們的小伎量早就被南宮鴻策看穿了,所以乾脆不理會了直接進了內室施金針救人。

「看來南宮家族內部爭權奪利也是非常的激烈啊!南宮錦辰這一玻空出來的總經理位置南宮飛青這個,堂弟當然眼紅了。..

這麼一來。我倒是無意中成了他們爭鬥的焦點。9unet還是趕緊治好病走人才是上策,人家家族內部的鬥爭咱還是不摻和的好。

那投資辦廠的事鐵定是沒戲了,估計就是南宮鴻華這小老頭子在從中作梗不然為何南宮董事長前次見面時欲言又止,好像有難言之隱。這南宮鴻華父子就是一個大憂。

攘外必先安內,有的時候,內部的爭鬥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更是致命的。因為內部人都熟悉對方,下起陰手來那是全照準對方的要害下手的。」

葉幾心裡暗暗度量著決定趕緊治病走有,這種擁有著十幾億資產的資深大家族裡面水深如萬年寒潭。

那種內部爭鬥有時也是你死我活下黑手陰死人沒商量的,而且防不甚防的,自己沒必要去趟這趟渾水。

南宮錦辰斜躺在床上,葉凡細細的把了一分兒脈,感覺恢復得不錯。這次如果能把剩下的四個穴哈哈一起利用金針之術給解決掉就好了。

「南宮先生,這次就看運氣了。如果能一次解決更好了。以後再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我再開點葯就能恢復了。」葉凡微微一笑,大師風範彰顯。

「謝謝,全靠大師了。」南宮鴻策口吻中非常的敬重,真把葉凡當大師對待了。

南宮鴻華和南宮飛青兩父子嘴角隱現冷笑,對葉凡的話不怎麼相信。

葉凡先給金針消了毒,盤腿調養氣息。半個小時后。忽然睜開雙眼。一道烈陽之芒隱晦的一閃而逝。房間中倒沒什麼人現。

此刻南宮錦辰就穿了一身短褲,葉凡施展開鷹眼術先是定位了手腳上的天泉穴和陰包。

彈指在四個穴胳上輕輕一擊而手,感覺穴孔處似有一微細硬物,估計是淤血或者什麼異物。

手腕一動,輕輕的彈撫著,先要活絡一眸子經絡孔穴,足足半個多時過去了。

見肌肉都松馳得差不多了,手勢一晃。閃電般出動了,摸出一枚鉛筆長金針對準四個孔穴無聲的扎了進去。

這次葉凡是把扁鵲手札中的「乾元金針通絡術。跟陳老頭傳的「天陰雷罡指。相融合著施術的。

嘴裡哼道:「南宮錦辰。等下痛如刀刮,你能受得了嗎?」

「能!只要大師能讓我下地走路痛死了也甘願。」南宮錦辰回答得鏘鏘有力,目光隱晦地掃過了小叔和堂弟身邊。

估計也看到了他們嘴角邊掛著的一絲冷笑,意志更是堅定,心裡也知道他們沒安什麼好心。

「拿條熱溫毛巾來,塞入你哥嘴中葉凡對站在南宮錦辰身後的南宮枝鈴。多聲道。

「嗯1一向清傲的南宮枝鈴今天表現得特別的溫順,好像一正宗的侍女,嗯聲回答后出去準備了。

令得南宮家族中一大片人全震落了眼珠子,心道今天真是開眼界了。這「冰狐狸,也會改了性子,這葉大師還真有點手段,看來並不是一無是處。

其實自從南宮枝鈴前次想羞辱葉凡,後來見到哥真的醒轉過來后就已經震驚不已了,現在哪還敢不聽話;哥的命可都掌握在人家葉大師手中的。

不久南宮錦辰開始痛了,葉凡手指在金針尖上。輕輕的調息著一絲絲肉眼難見的內勁氣息源著金針。如傳熱一般慢慢的傳導了過去。

這次比前次直接施展「天陰雷罡指術,還要來得輕鬆,同時照顧四個經絡孔穴還綽綽有餘。

此刻葉凡才認衍只到「扁鵲手札。中所藏著的這一卷金針肯定不是普通之物,估計跟自己的「小李刀。差不多。絕對是經過了階位高手施展內勁之息蘊育滋養了好多年的寶貝。

不然如果是普通金針在自己這滾燙內息下早就變形或漸漸的溶解了。葉凡試驗過,在全力灌注內勁之息下就是鐵絲也會彎曲變形的。

說明內勁之息有破壞物體內部分子架構的作用,當然,這些都是指山範圍的變化,一切都盡在施展內勁之息人的掌控之中。

可以通過調羊內息的強度來控制的。

如果說拿上一根力毫米的鋼筋叫葉凡用內息使它彎曲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葉凡的內息還沒達到那種強度。使一枚針彎曲葉凡還是能辦的到的。

南宮錦辰痛得全身開始微顫大顫一抖癲,最後展到要彈動身體時葉凡一聲令下,南宮家走出幾個牛高馬大壯漢,緊緊的把南字錦辰給按在了床上。

這些壯漢臉上冷冰冰的毫不留情,仿如在按著一截木樁,豆粒大的汗珠子從南宮錦辰臉上直冒。

,正

「冷血動物1葉凡頭腦中無形地冒出了這麼四個可笑的字來,估計是保鏢之流了。

床旁的美麗女子急得小聲喊道:「錦辰,錦辰,,你一定要撐妝我」,我等你」估計就是南宮錦辰的女友,好像叫什麼鐵拈花

聽說鐵拈花此女子也挺有來頭的。出身於古老的華夏鐵氏家族。人稱「紅玉」長得並不是特別的白晰。卻是妖艷可人,她這種妖艷中不是那种放盪的妖和艷,而是一種純種的妖艷,天生如此。

早把南宮錦辰迷得神魂顛倒找不著北了,南宮錦辰為了追到「紅玉」那玫瑰花估計都送了一火車車皮了,聽來是夠嚇人的。

原本鐵拈花對南宮錦辰並不怎麼感冒。用一句話說就是「落花有意流水卻無情。

不過這次南宮錦辰意外受傷后嘴裡一直叫著「拈花。兩個字,倒是以無意的真情感動了這塊「紅玉,寶貝。

現在鐵拈花天天陪著南宮錦辰,也使得南宮錦辰因禍得福,所以最近恢復得非常的良好,精神方面的治療也是一捷徑。

南宮錦辰隱約中聽到鐵拈花那「我等你,三個字頓時來了精神頭,硬是咬緊牙關撐著挺過來了。

葉凡暗暗佩服,心裡嘆道:「愛情。千古留傳下來的美好聖景,情之一道力量無窮啊!不知我的鐵拈花又在何處?」

想到這些眼前幾道美麗清純的影子一一閃過,謝媚兒,蘭閱竹,玉、夢柄雪,居然其中也有范春香的妹妹范妍兒。

「唉!好像都有些未盡興緻!唉」情歸何處。我是不是太滄桑了一些。不過舊歲,想這麼多幹嘛?可笑。」

二個小時后,南宮錦辰苦盡甘來,在葉凡拔出金針后又塞了一個藥丸服下。

昏睡過去了,下午點,南宮錦辰如期醒來,手腳已經能動了,只是暫時有些軟弱無力,畢竟好久沒動了。

「謝謝。謝謝葉先生南宮董事長激動得嘴唇直抖瑟,其夫人顧鳳鳴更是連連向葉凡打了三個躬。又到老祖宗牌位前連連祈福報平安。

南宮鴻華父子臉上隱現失落。特別的是南宮飛青,那眼神陰毒的目光在葉凡身上一掃而過。儘管隱晦但葉凡敏銳的鷹眼還是現了。

暗道:「看來是把這對父子給徹底得罪了,咱可是斷了他們奪取家族掌控權的路子。會不會整出什麼么蛾子來也說不準。」

不過葉凡心裡那種念頭一閃而過,暗暗冷笑:「如果要整的話老子也不怕你,玩陰的小爺可也有一手,玩死你倆父子咱可是沒商量的。」

「大師,我給您放水先洗洗。您太累了。」南宮枝鈴居然放下了身段,臨時頭當起了桑拿女。給葉凡放了洗澡水悄悄的退出去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山,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