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六章喝聖水喝成了傻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喝聖水喝成了傻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我沒帶多的衣服,讀就免了吧,葉幾有此公說道。..9u免費提供這在別人家洗澡還真不方便。這次出來得匆忙,本想去街上買衣的。後來一治病倒把這事給忘了。

「葉哧,,大師,早給你準備好了,絕對合身的。」南宮枝鈴艷艷一笑,如千朵萬朵玫瑰花開了。弄的某豬哥心裡痒痒的,丹田一陣子燥動。

「媽的!又想惹事兒。再惹事老子真會一刀把你這玩意兒給嚓掉。當個神勇的東方不敗好像也不錯。」葉凡狠狠的自罵了一句。

無奈之下盛情難卻只好湊合著洗著身子,就在這時候。一個清麗女子身披一件薄紗樣寬飄外衣輕輕推門而進。

其人身上肌膚在薄妙下若隱若現更增神秘。臉上掛著朵朵紅暈,有些羞澀樣子,淺淺一笑道:「大師。我叫柳杏兒,老爺安排我來給你

搓。

「你」你」快出去,」某豬哥大為失態,趕緊斜躺進了大號浴盆中,連美聲顫音都給出來了。

心裡暗罵道:「孬種!這古老的大富之家養得有保姚或者俗稱丫環也挺正常。

聽說香港許多的古老家族中還有一夫多妻的,這也是歷史傳下來的。

當然新時代的青年人當然就不可能了,一夫多妻的全是那些個老疙瘩了。

對於這種特殊情況政府也當然是睜一隻眼閉上一隻眼了,那可是從晚清傳過來的,總不得活生生把人家給拆散了吧。

所以法律上也隱晦的認可的。連一夫多妻都有,養幾個丫環還不是小菜一碟的雞毛小事。」

「大師,我不敢。求你體諒一下柳杏兒,如果我伺候不周就會被趕出南宮家的,我家還有父母姐妹等我拿工錢讀書。」柳杏兒楚楚可憐。嚇得眼淚兒直在眶里打著滾兒。

「沒事。你就說是我喜歡自己洗就行了。..」葉凡出主意道。

「還是不行!老爺嘴裡不說夫人也會怪我的。說不準下一次就把我安排去掃地進廚房了。」

柳杏兒直搖頭,「大師」你是高凈隱士」是高人,,你可能是嫌杏兒不幹凈是不是?其實,杏兒現在」還是個處子。」

說完這話柳杏兒臉蛋熟透了,垂下了頭。

「好吧。你就給我搓搓背就行了。」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其實心裡還是有點美滋滋的。

暗罵道:「作賤啊作賤!有這麼清純的處子小妹妹送上門來老子居然還怕,丟人!不過咱既然是大師了。也要有大師的風範。」

就這樣子想著微微閉上了雙目。柳杏兒那雙柔柔的小手輕輕在葉凡背上搓*揉著,有時還輕輕的敲打一下。感覺手法非常的純熟,令人非常的愜意。葉凡不由得放鬆了身體。任由柳杏兒給他洗著香艷的搓澡裕

心道:「莫非這柳杏兒還經過了專門的培刮,就是南宮家供起來伺候一些名人大富顯貴之流的。

屬於上層社會的消費,娘西皮的!舒服啊!麻痹的,這富人的生活就是糜爛。每天洗澡時有個丫環捶捶背,動動手腳,搓一下那還真是一種另類的享受。」

「先生。我給你揉揉下面。」柳杏兒身子惻倚在葉凡一側輕輕說道。

「嗯1這廝現在有點樂不思蜀了,在經得葉大師允許后柳杏兒小心地把手從葉凡的胸脯慢慢的撫摸到了下面,猶如一條嫩嫩柔軟柳枝在身上吹拂一般,和著淡淡的香裕薄薄的水霧之下令人迷醉。

「杏兒,你培刮過吧?」葉凡微閉雙目隨口問道。

「是的,我們可是在香港專門的按摩大師那裡學的,聽小姐說是一年的學費就要十幾萬港幣的。」柳杏兒略顯自得樣子。

「那你們學來就是給南宮家裡人服務的是不是」葉凡追問道。..

「嗯!不過我以前只給老夫人揉揉的。你」你們這些男人我沒揉過。」柳杏兒輕聲說道。

就在這時候,柳杏兒不小心小手一滑,觸碰到了下面那條話兒,羞的立馬霞飛滿面。手在一旁停留了一眸子就是不幹下手。抖瑟著在周遭輕輕的揉著。

「怎麼呢?繼續?」某豬哥想作毒柳杏兒一下,故意哼聲道,淫蕩的表現就是如此,逼著人家良家姑娘做什麼。

「嗯1柳杏兒聲音都有些顫慄,估計心裡還是十分的害怕,不過這是她的工作,要伺候得葉大師滿意才行。只好輕輕的探過手去摩了起來。

一場香艷的按摩式洗浴讓某位豬哥是徹底地體味了一下上層名流的奢糜生活。

心道:「名流的生活也不過如此。不過好像也不錯的,名流畢竟是名流,放鬆就是這般滋味,唉,以後有空真得弄個專門的丫頭放家裡伺候著那種

一點半鐘,

比。%屍萬舊盪怎策董事長專門設了張小晏請葉「兒

屋裡只有兩個人,看來南宮董事長有什麼密事要跟葉凡談談。

兩人碰了一杯紅酒後南宮鴻策嘆道:「想必葉先生也看出了我南宮家的一些事。唉!世世紛繞!作為南宮家的家長,有時也是挺無奈的。」

比。屍石

「鴻策先生不必過於介懷。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小到一個家族,大到一個縣市甚至國家地球,都有大大小小的難解之事。

俗話不是說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也想說: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

葉凡淡淡一笑;彼有股子出塵隱士一般味道,令得南宮鴻暗中也淡淡點頭。

「葉先生,林泉紙廠的事估計南宮家暫時是無法投資了。最近一段時間集團的重點轉到了沿海的一些重工企業上面。

而且紙業這方面我南宮集團也的確沒有涉及到的。所以我很抱歉,對不住了葉先生。

先生對犬子的恩德鴻策永生難忘。」南宮鴻策有些無奈地說著,請求葉凡諒解。

「呵呵!這事兒我早就絕了念頭,另外再尋求合作夥伴了。南宮先生也不必過於放在心上,至於令郎的事我只是盡了一點微薄之力,不足掛齒。」

葉凡淡淡一笑飲了一口紅酒,以用來掩飾心中的極端失落之情。

現在得到了肯定答覆倒是顯得有些輕鬆了起來,看來只得另想辦法了。至於跟南宮家的緣分也許就止步於此了。

「不過葉先生,雖說我們南宮集團不能投資你們鎮那紙廠,不過我倒是有怪異的朋友。

叫胡世林,掌管著泰興紙業集團」以紙業經營為主。如果能說動他的話說不準倒能注資你們林泉鎮紙廠,因為這也是他的老本行,有通達的銷售進貨渠道。」南宮鴻策提供了個重磅線索。

「我想那胡世林既然南宮先生稱之為「怪異」肯定有怪異不異說動之處是不是?」葉幾挑出了關鍵之處。

「哈哈哈葉先生一挑就中了。沒錯,的確怪。為什麼說胡世林怪異呢。

這其中還有個事得說說。胡世林董事長現在也才36歲左右。萬歲從其父親手中接掌過「泰興紙業」以這口年來的拚命運打拚。資產由陣前的必萬展到現在擁有十幾個分公司和幾個廠子的大型集團。他個人總資,產已經突破到引乙大關,集團總資產達到了鰓億。

冉董是個能人,經濟學博士。

不過奇怪的是自從飛歲結婚以來生下的全是女孩子,其夫人柳滿春占年來共生了三位千金。

直到8年前才生下了一個胖胖的男孩子,叫胡重之。其意思就是希望家裡男丁能重複再得一子的意思。

不過這個願望胡董是真辦法實現了。因為其夫人在生下最後一胎胡重之之後已經不能再生育了。

當時胡世林想,反正已經有一個男丁繼承胡家香火也滿足了,而且胡世林跟他夫人感情非常的好,也沒離了再娶的念頭。

不過天降厄運。

三年前胡老太太牽著孫子胡重之去水州落霞山的金光寺上香,傳說金光寺上過香后許下願望。喝了開光聖水就能讓人更加聰明。當然。這些只是傳聞,信則靈不信就不靈了。

胡重之香也上了,頭也叩了。聖水也喝了,回來后居然傻了。

「這個我也不清楚,胡家人還以為是不是在金光寺惹惱了神靈,趕緊趕到金光寺花了重金,也就捐了二百萬特別請主持慧明大師作了法事。最後還是沒用。」南宮鴻策也直搖頭。

「會不會是那寺廟中的「聖水,有含有什麼鉛汞之類的毒素倒致的?」葉凡問道。

「開始的時候胡家人也懷疑這點,特別擊金光寺再求了聖水拿去化驗過了。

沒什麼有毒物質,而且金光寺的香火非常的旺。

每年都有幾十萬人光顧那裡求聖水喝,從來沒喝傻過人。檢驗人員說金光寺的聖水完全符合飲用水質標準,而且是很優質的自然。泉。」南宮鴻策也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這個倒真有些奇巧。」葉凡想了想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那個胡重之的癥狀如何?」

「也沒什麼癥狀,開始時人顯得呆愣,不喜歡說話,一個月份還沒說上幾句話,跟啞巴也差不多。

不久后就吵著說頭痛,胡家人四處求醫,從華夏到歐州,都治遍了。花的錢估計都能幫你們林泉紙廠操倒了再重建

講到這裡南宮鴻策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