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五十九章蘭闐竹發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蘭闐竹發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子然泣個本事並不單指武力蟲方面。..葉幾目前不過一個賠。女副書記,如果是縣長還差不多,值得自己尊重。目前嘛就太嫩著點了,還引不起自己的興趣。

范剛認為自己的姐姐太易上當,一個小白臉有啥好處的。所以今天范網也存著給葉凡下馬威的想法,如果能鎮住這小子以後他對姐姐也會好些。

「怎麼?想脾氣了?那就嘛!聽你姐姐說你好像跟天水壩子的李炎亭族長練過幾手,算是一個小高手了。我倒真想稱稱你有多少斤量。」

葉幾還是不等不慢的說著,隨口叩了口茶贊道:「這藥味茶很苦,苦中溢甜,不錯。」

「哼!就你,還想跟我玩,我怕一不小心扭斷了你那小胳膊我姐還得嘮叨半天,那可就煩死了。」

范剛針尖對方芒一點也不示弱。真稱得上是石坪塞子的妖棍,果然有些妖孽本性。

「有種!咱們還是掰掰手腕吧!如果你能掰過我我叫你剛哥,掰不過那就不要在那裡嘰嘰歪歪的,給老子老實點,恭恭敬敬地叫聲大哥。」葉凡故意有些張狂勢頭,差點沒把范剛給氣暈菜過去。

「啪1地一聲。

范剛身旁的一張木椅子顫慄了一眸子差點解體了,出啦啦痛苦的呻吟,撒氣來著了。

,萬

「開始吧!不要說掰過我,只要你能掰動我的手腕從此後,我石坪塞的妖棍范剛就服你了,恭恭敬敬叫大哥。一點不含糊。你叫我走東我絕不會往西。」

說完后范剛更是張狂,這下子兩個狂人倒是昂上了。如果齊天在場估計會笑掉大牙,肯定會豎起大拇指大讚道:「高!大哥就是高人。這扮豬吃土壞虎的噱頭玩得是快頂到天了。」

「行1葉凡點了點頭,兩人的手掌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葉凡當然是輕鬆寫意,范網開始也是極為輕視。..也是呈著玩弄的心理的。不過不久后那臉色開始變了。

感覺葉凡的手立在椅子上穩如磐石,無論自己如何使力就是無憾動。

這下子范剛可是有些吃驚了,心道莫非葉大哥還真是一個隱藏不露的高人,是自己看走眼了。

不過范網有些不信,因為李炎亭去年也跟他說過:「范網,以你不到刀歲的年齡居然能達到國術二段的純化之境,那是非常不簡直的事。估計咱們華夏像你這種根骨的練功者絕對不多。」

范剛很是崇拜師傅李炎亭的。當然相信李炎亭的判斷了。

十成力度都使出來了,范剛失望透頂了。葉凡還是面帶微笑,好像根本就沒使什麼力,顯然人家是在陪自己玩弄的。悠閑得很也!

范網生氣了,妖棍的牛脾氣也爆了。冒然行氣于田,想使出李家的絕技一一暴勁!

當時李橫山跟葉凡掰手腕時也使出過,後來照樣子輸了。聽說李家這「暴勁。雖說瞬間力度可以增加一倍左右。

不過此術後遺症較大,經后十來天人都有些疲軟。

葉凡已經感覺到了范剛行氣的狂燥,他當然不會讓範圍剛犯渾的。當即施出化音迷術。出聲喝止道:「范剛,給我停止行氣「暴勁」

范剛經他這麼一聲輕吼一下子泄了氣,嘴巴嘔巴了一下忍不住問道:「葉大哥,你怎麼知道李家的獨門絕技「暴勁,的?」

「這有什麼希奇,幾個月前李橫山跟我掰手腕時也使出過葉凡笑笑。

「那」橫山哥輸了是不是?」范剛有些吞吐樣子,有點失落,因為他的功力跟李橫山伯仲之間。

如果李橫山使出李家絕技「暴勁,都輸了的話那自己還有什麼可掙扎的。..

「呵呵,李宣石你能掰過他嗎?」葉凡不答,反而談起了李宣石。

」宣石哥。我哪是他的對手。聽師傅說他是三段頂階高手,再過的七八年有可能突破到四段初階的強高手。

可以達到師傅的水準了,我估計還得磨練舊幾年能否行都難說。」范剛老實的搖了搖頭。

「呵呵,李族長我也跟他掰過。」葉凡淡淡一笑呻了口茶不再說話。

「卑傅!大哥贏了他?」范剛心裡突突一跳,如果連師傅都給整倒了還真是強高手了,難怪范網連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呵呵!我沒贏,他也沒輸口」葉凡笑道。

「難怪!大哥,我服了。從此後我聽你的,絕不失言。不過我有些不明白,大哥這樣的級強者為什麼肯投身官場,要是在江湖上混混不是更自由更風光。」范網有些奇怪。

「人各有志,范剛,不要認為學過幾手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了。你這點小身手真的

還是老老實實作人吧,現在已經是新時代了,不過江湖照樣子存在的。

比。,可

也許比古代的爭鬥更為激烈。古代是冷兵器時代,那個時候最多整幾隻飛鏢。刀槍砍殺。

現代社會要為複雜,國術高手們也鳥槍換炮,用上了洋槍洋彈的。

那些個威力奇大的新式手槍在國術高手手中更能揮出威力來。

所以現代江湖更不好混,也許人家躲在暗處一槍就結果你了。」葉凡彼有股子前輩風範,以一個大哥的口氣教著范剛。

其實他比范網還要小上一歲的,只不過葉凡此人臉皮厚,當大哥給當上癮了。

就連比他大三四歲的盧偉、齊天都稱他大哥。有時葉凡都有想:「咱是不是有香港影片中的「大哥。情結。」

「我知道了,生活本就平常。我聽大哥的。」范網點了點頭。

「呵呵呵,,太平常你不習慣的。因為你是妖棍。跟我的人生理想不一樣。

這樣吧,大哥給你兩條路。一個是畢業后直接去市刑警隊報道,我一個哥們在墨香市刑警隊當隊長。

他也會照顧你的。混個兩三年弄個副隊長噹噹不成問題。另一條路就是參軍進入獵豹,」

葉幾網講出「獵豹,兩字范剛失聲叫道:「獵豹1

「怎麼啦?聽說過吧?」葉凡問道。

「聽說過,傳說是嶺南軍區的神秘部隊,一個個都有著國術的三四段身手。權力非常的大,有殺人執照,殺個人跟殺只雞也差不多。」范剛眼中露出了極端渴慕之情。轉念間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一把抓住葉凡的手問道:「大哥難道是獵豹出來的高手,遊戲人間的隱士能者?」

「哈哈哈,,你小子腦袋真會想啊,純粹是異想天並。其實獵豹並不神秘,也沒你說的那般全是三四段高手,也不可能隨便殺人的。不過殺壞人也正常,當然是在執行任務時。怎麼樣?想不想進獵豹混幾年,嘗嘗參軍的滋味?」葉凡問道。

「當然想,作夢都想。不過我這身手太低了,估計人家看不上眼的。」范剛心裡有些忐忑,認為自己不夠格。

「只要你想進去,大哥就弄你進去。我有一拜把子兄弟在裡面任團長,所以這事兒好辦。

橫山已經去了,一進去就升了個拉風的上尉連長。不過現在正在基地刮練,練合格后才能上任的。」葉凡拉出了李橫山來。

「啊!橫山哥升上尉啦!我的哪個乖乖,不得了。大哥。你可得幫幫我,好歹看我姐份頭上也得幫我。也得弄個上尉不是?」范剛眼神火熱火熱的能融化冰雪。

「呵呵呵,沒事,包在我身上,就上尉了。我打算讓你一畢業后。也就是今天的6月進入獵豹試刮,合格后就是上尉了。

好好乾,為你們范家爭口氣,混過幾年弄個少校服裝穿著回家讓你姐瞧瞧,美死她,哈哈哈,」

葉凡開懷得很,想不到范剛這妖棍一聽說獵豹那雙眼中早就放電了。

根本就不用自己勸說,看來獵豹在南方這一帶傳得挺邪乎的,人云亦云啊!

居然傳成了三四段高手在獵豹中如土雞瓦狗般遍地都是,真是可笑

極。

不久於建臣和曹萬年也到了。葉凡先前還邀請了蘭教授,不過挺沒運氣的就是蘭教授還在燕京出差,樂哈哈倒是把女兒蘭閱竹妹妹給推出來說是叫她代自己吃大餐了。

而且還神秘的補了一句,說道:「閱竹最喜荒綠毛狼鼠湯了。前次吃過後我的耳朵都快被她嘮叨成繭子了。

她自己又不好意思跟你說,這次逮到機會了她估計又得失態地大吃了。小葉同志擔待著點。

不過還得麻煩你打個電話給她,相請一下,不然她肯定不好意思來的。呵呵樂」蘭教授話中充滿了一個父親的慈愛。

時凡一聽心裡一涼,頓時就傻眼了。臉上爬滿了條條妹網式的黑線。掛了電話後來久久沒吭聲,足足三分鐘過後才嘆了口氣又打起了

說道:「是蘭姑娘吧?我是葉凡,呵呵,」

「是你!有啥事求本姑娘快說。本姑娘沒空要趕時間赴宴去。」蘭闃竹估計是要去赴什麼破宴會。所以心情還不錯,沒甩冷臉子給某豬哥嘗嘗。

「既然晚餐有著落了咱就別自作多情了,呵呵,掛了。以後有空再聊。」葉凡聽了心裡一紮扎的驚喜,鬆了口氣,猶如拔開黑雲見艷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