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一章四美狂毆三男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四美狂毆三男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怪!嗯。..是有點。好像做賊似蘭閱竹點了點頭對可憐的齊天評頭論足了起來。

臨了還補上一句問葉凡道:「嘿!那位是你朋友吧!賊眉鼠眼的」

當然,蘭閥竹這半句子話齊天也聽見了,頓時差點就給氣蒙了。不過齊天此刻好像定力如山,渾不當回事兒。

葉凡當然知曉其內心的真實想法了,趙四小姐這隻母貓到了齊天這隻小公鼠當然得溜了。

「呵呵呵」我兄弟,叫齊天。他可是一少校,別講得那般子難聽。什麼賊眉鼠眼的這是什麼話?人家可是很強的,才二十來歲就掛少校軍銜了,而且是實職的。」

葉凡故意不理一直朝他擠眼殊的卒天,而且立即就暴了齊天的老底子。暴得還很詳細,有點像是在寫自白書。相信冰雪聰明的趙四小姐聽說后應該會聯想到一些什麼了。

果然來事兒了。

「哼!好威風啊齊少校,一個自殘的可憐蟲罷了。」一聲冷哼出自趙四小姐櫻桃小嘴中,指向非常的明顯。

令得另外三美頓時來了精神,三人互相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兒。

「四姐,到底怎麼回事。誰自殘了?」宋貞瑤純純的問道。

「還有誰?齊大俠唄!咯咯咯」蘭閱竹母雞又開始下蛋了。

「真的嗎?齊大俠,你能談談怎麼樣自殘的嗎?為什存自殘,為誰而自殘,自殘的味道如何,殘的是什麼地方」可可好想知道。」葉可可妹妹像只布娃娃,嬌嫩的操著聲音一連串為什麼問了下來差點沒憋死葉凡嚇死齊天。

「汗!媽的,這水城四美的確不是蓋的,幸好把火引向了齊天,不然咱就慘了。

真是邪氣了,早知道乾脆把盧偉的水城四秀也給請來,四美對四秀那肯定有得玩了,哈哈哈,」葉凡心底里直冒冷汗,為兄弟齊天默默

禱。

「我」我」齊天喃喃了一句臉都給憋出紅線來了也沒憋出一句屁話來。

倒是身旁的妖棍范網初生牛犢不怕母大蟲,挺身而出笑道:「自殘誰沒玩過,我們在學校里經常這樣子玩的。」

「是嗎?怎麼玩。說出來給我們水城四姐妹開開眼界。」趙四姐有點抓狂了。

這個時候誰敢站出來為齊天說話就是她鼓勘甑摹6且絕對屬於狠辣級別的。..不把來人整殘了絕不罷休。

葉凡早就看出來了,所以一直做作壁上觀,找了把大鐵鎖。鎖緊了嘴巴,這個東東現在絕不能開嘴。一開就是找抽。

也難怪趙四小姐火起,前次家裡人逼著自己相親,其實自己也是不願意的,心道都什麼年代了還興相親這一舊法子。

不過胳膊難扭過大腿。大家族的人就是有這般子不容易。最後也是被母親硬壓著去相親,結果齊天玩了一招自殘傷了腿什麼的,這下子可是令得趙四小姐很丟面子。

雖說自己不願意相親但被相親的對手蔑視,這一向自視其高的趙四小姐怎麼受得了,誓不報此仇誓不姓趙。

「嘿嘿,那都是在學校玩的一些破事兒。」范網好像也聞出一點味道了,心裡後悔得直想撞牆玩,所以也想儘早脫身跳出這個母大蟲包圍的是非圈去。

不過人家各位妹妹們是不肯放過他了,槍殺出頭鳥,誰叫他是一

「破事兒也是事,我們想聽聽。」葉可可追補上道,她倒是不知曉齊天跟趙四小姐的那檔子犯渾事兒,只是覺得好玩和新奇罷了。

「無非就是某些長相對不起觀眾的一些美妹相約我們去看電影,逛街什麼的。

我們同室的幾個哥們全都玩自殘了。整些紅藥水自手上一塗就了事了,還真是靈念。

妹妹們一看也就算了,誰願跟一個傷殘人士逛街。如果遇上打劫的話還得妹妹保護傷殘人士。

不過估計那些個妹妹也沒什麼人願意劫財劫色的,除非瞎了眼,呵呵聽」范網的妖性作了,不管不顧直統統的給撂了出來。

「哼!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們水城四姐妹會長得對不起「觀眾。?」趙四小姐差點氣炸了肺。認為妖棍范網是在故意貶低自己等人。暗喻自己等人長相對不起觀眾,也就是恐龍級別的美女了。

其實范剛挺冤的,他講的是實情,沒想到趙四小姐聯想到了齊天的自殘和自己身上。

這樣子巧合的事也太吻合天意了。也活該範圍網倒霉。

不過齊天暗中卻是對范網豎起了大拇指,心道:「他嗎的爽啊!老子就是這個意思咋的了?」這廝只有暗中爽勁了一下,真刀真槍時又啞

了。

比。,石比北

曹萬年和於建臣兩隻老狐狸早就躲角落處喝茶去了,靜觀好戲鳴鑼開場子。9u.net

兩人心裡也是暗暗吃驚,感覺葉凡的能量好像不來的這些個朋友男的不凡,女的也絕不簡單,似乎都有著極好的家勢。

不然憑什麼敢自誇為「水城四美」那不被水州城的千萬美女們一人一口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葉凡,他是誰,怎存說話的。我們真是恐龍嗎?」蘭閱竹矛頭突然轉向了正躲一旁涼快的葉凡同志。

這廝心裡一涼大喊:「苦矣!躲來躲去的還是轉到俺身上了。」

把臉一放故意叱道:「范網,你這是講什麼話?四位美媚賽天仙,怎麼會成為恐龍?

即便是恐龍也是級美少女恐龍組合是不是?呵呵呵,大家坐。先喝杯老王記的葯湯茶,味道很純正的,有利於美容的。」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送了。

「不行!非講清楚不可,不然咱們四姐妹跟你沒完。」蘭閱竹撒起潑來,葉凡可是有些惱火了,轉頭瞪了她一眼道:「怎麼?是不是還想玩洗腳。」

「你」你」蘭閱竹的老底子被人揭了,猶如耗子被人踩中了尾巴,一下子差點跳了起來。橫眉冷對千夫指了。

「洗腳,什麼意思?誰洗腳了?」葉可可好奇勁來了,直逼問葉凡

志。

「這個好像有點」葉凡當講出了這麼幾個字蘭閱竹真的跳好了起來,指著葉凡生氣的帆進一「姓葉的,你敢亂說我跟你沒…※

「對不住了飛紅巾妹妹,不是我葉凡不說,是你們四美中的一美不

我這人一向尊重女士的,特別是姑娘了。

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好兄弟叫范網,目前在水州警專讀書,快畢業了。

他有個外號俗稱妖棍,所以你們千萬別惹出他的妖孽來。」葉凡打趣道。

「妖孽,我們還是降妖的。畢!那孫猴子即便有刀般小變化也上不的什麼檯面的,咱們四姐妹照樣子拿的他呱呱直叫喚。」

趙四小姐意有所指,輕瞥了齊天一眼,這齊天估計是因為跟老吳同志的《西遊記》中的美猴王齊天大聖扯上了關係,所以趙四小姐矛頭直指齊天大大了,自己到成了降妖的觀世音菩薩。

「哼!白骨精還差不多,妄想作觀音。」齊天忍不住了,終於站出來冷哼了一聲回應去。

葉凡感覺到他彼有一股子「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味道兒。

「那是骨感美懂嗎?我的少校同志。」葉可可撅著小嘴兒哼道,「哼,老土一個。」

「土鱉有什麼不好,至少一口能吞下綠豆子。」范網插話道全是在打啞謎。

把自己貶成土鱉。水城四美當然就成了小綠豆子」王八對綠豆嘛。這句話講得實在是妙,昂得正巧。

四位姑娘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這不是罵我們是「小綠豆」這還了的。咱再怎麼也是顆大豆芽級別的。怎能跟小綠豆。相比。

「孫猴子,你說說,我們怎麼成了「小綠豆。了?」趙四小姐直對齊天飆了,估計是快抓狂了。

這個妖棍也是不怎麼好對付,那嘴皮子利索著呢。更厲害就是那個葉凡,不顯山不露的就把人給貶低到底了。

「哈哈哈」四丫頭教得對,這子就欠揍。哈哈。成孫猴子了。那咱不成老猴子了。趙丫頭。你給說清楚,怎麼解釋我這個老猴子來著。」

門突然推開了,走進來一個濃眉大眼。額角分明的中年人。此人身上一股凌利氣勢逼人而來。

葉凡心裡一凜,嘆道:「果然,人家堂堂的常務副省長,不同凡想啊1

比。,石比北

趕緊迎了上去,當然,於建臣和曹萬年也早就聞聲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人堆後面,今天他們可是來蹭飯的。不是主人。

「齊叔,我」我哪敢講你,只講哪只小猴子了。」趙四小姐也有些膽怯,聲音小了許多。畢竟齊振濤是跟她父親一輩人的。那股子氣勢的確壓人,不得不有些心慌害羞了。

「爸,這就是我的好兄弟葉凡。那特級狼鼠肉那草藥就是他專配的。級秘方的。」齊天趕緊上前介紹葉凡道。

「呵呵呵」葉凡」不錯的小夥子。齊天那兔崽子在我耳旁都嘮叨了上千遍了。不過看上去也挺平凡的,沒什麼出奇之處嘛1齊振濤這時倒是非常的和藹,還開起了玩笑。

「呵呵,名字就叫葉凡了,當然是凡人一個,您是大人物,我只是一隻子里嗡嗡直響。

「武說是誰?原來是你這隻「鐵扇子,到了,呵呵呵,老鐵,最近過得還不錯吧。」

齊振濤轉頭一看,現是鐵占雄,也是爽朗的豪笑開了,想了想好像不對頭,又問道:「不對!小葉怎麼成你的好兄弟了,這裡面有問題。

鐵占雄的外號就叫「鐵扇子。傳說是內勁全開時一巴掌扇下去就像一面展開的用鐵鑄的蒲扇一般。

威力十分的嚇人,聽說他光是再一隻巴掌就曾經扇死過兩個級犯。所以得了外號「鐵扇子」在軍隊圈中名頭非常響亮的。

齊振濤也是軍轉幹部,轉業前還是位少將,跟鐵占雄也是非常的熟悉。直打哈哈來著。

「拜把子的,小葉跟我投緣。」鐵占雄親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估計也是乘機向齊振濤這個常務副省長推薦一下葉凡。

如果混官場只要他這個大佬在關鍵時刻稍微提點一下,葉凡同志將受用無窮的。

當然,葉凡目前還不能入齊振濤的法眼,人家層次太高了,不過是打基礎罷了。

「齊省長,鐵哥,咱們入席吧。那狼鼠湯保准夠勁,夠味兒,夠爽的1葉凡連說三個夠字吹噓著自己搞的狼鼠湯,招呼著大家入座。

「好好好!今天你是主人,咱和老齊都聽你的是不是老齊。等下酒桌上可沒什麼省長不省長的,只有食友。哈哈哈,全是一堆子食客。」鐵占雄笑道。

「那是,咱不是什麼副省長。老鐵也不是什麼神秘的團長,到這裡來就是一個食客。」齊振濤掃了葉凡一眼微笑道。給足了葉凡面子,估計是看在鐵占雄面子上的。

鐵占雄的神秘身份就是齊振濤這個位高權重的常務副省長也不敢輕視。齊振濤可是最清楚鐵占雄是幹什麼的。人家可是直達,天聽,的秘臣。

真要比起來憑自己的身份想直達,天聽。那是較難的,在華夏像齊振濤這樣子級別的副省級幹部,沒有上萬也有幾千。中央各部委的副職全是這路貨色,走到京城去也不咋的了。

鐵占雄可不一樣,整個國安特級龍頭也不過十幾個,遇到重大事件是可以直接去見「主席。的牛人。所以齊振濤對鐵占雄甚至懷著微微敬畏。

當然,齊振濤的家世也是深不可測的。跟一般的副部級要員又不能等閑視之了。

其實齊振濤心裡微微有些驚訝。對於鐵占雄對葉凡的如此親熱他可是看出了其中的一點點不尋常來。

不過只能是有點異外,他絕想不到葉凡是憑自己本事才贏得了鐵占雄的認可的。

對於葉凡的身份就是齊天也沒給老爸齊振濤透露的,這是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