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二章齊副省長拍桌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齊副省長拍桌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清豹是個最注重紀律的部隊。..不能講的秘密就是夫妻父映哪小譴說的。這一點齊天做得很好。

剛才妖棍范網和曹萬年以及於建臣等人都小小的震憾了一翻,想不到葉凡一個鎮里的小副書記,居然跟能與齊副省長並肩的鐵團長稱兄道

的。

這鐵團長到底是什麼人?估計是軍隊中的高官之流。所以葉凡在曹萬年和於建臣心底的位置又提高了不少。覺得葉凡的直就是一個隱藏不露的潛力股。

昨天曹萬年迫於形卑不得不與葉凡墊定了圈內兄弟關係,那個時候曹萬年還覺得十分的委屈,說白一點就是感覺掉價。

自己一個堂堂的市委組織部的常委副部長跟一個鎮的黨委副書記折節結交是有些想不通。不過現在曹萬年心裡還暗暗有些慶幸當時拉下了臉來。

當曾萬年和於建臣在葉凡招呼下坐在了齊振濤身邊時不由得更是拘謹。

好像身邊蹲著一猛虎,能噬人似的。兩個有點像是一乖寶寶坐那兒只有陪笑的份頭了。

齊振濤只是淡淡的掃了他倆人一眼也沒問,認為是葉凡的什麼朋友也正常。

「趙丫頭,好久沒看見你了。怎麼。鐵叔都不懂得叫一聲,是不是我這個葉兄弟惹著煩著你了?」鐵團長笑面彌勒一樣。

「哼!人家是大神,堂堂的鎮黨委副書記,大官。我這小丫頭哪敢惹鐵叔的拜把子兄弟,不然回去鐵叔給:伯一說,我又得挨罵不是?」趙四小姐一點不給葉凡面子,當作鐵團長面嘎著反語損著他。

「呵呵呵,趙家四丫頭的嘴皮子到是利索了不少。葉凡,我給你說一下,你可能還不知曉,趙括將軍可是四丫頭的二伯父。」

鐵團長點明了趙佳貞的身份。葉凡倒真給嚇了一大跳。

心道原來人家背後有這麼過硬的靠山,水州藍月灣基地的趙括司令是她的二伯,人家是中將。..估計這個趙家是軍方一系的,背景深不可測。

難怪齊天連個屁都不敢放,想在軍隊里混得罪了有軍方背景的趙家還了得。咱剛才好像惹著她了,不過趙括司令很好,大人有大量應該沒事。

一大盆香飄飄的狼鼠肉湯端了上來,大家開吃了。

這狼鼠湯肉被這「老王獸記湯。加工一下后那口感更是獨特,的確好吃,比葉凡單獨搞的那種湯味道更好了不少。

開始的時候水城四美中的葉可可和趙佳貞還有些矜持,不過蘭閱竹和宋貞瑤早就食髓知味。

所以也沒客氣,伸出碗去搞了整整一碗。趙佳貞看了還有些奇怪。心道平時這兩個,丫頭吃飯是很文明的。今天怎麼變性了似的,一下子這般猛起來了,像個男人一樣,太丟臉了。

後來一嘗那湯,頓時暗自嘆息道:「果然獨特,難怪閱竹和貞瑤像是打仗一般拋去了女兒家的羞澀啃了起來。」

鐵占雄更沒客氣,為了一隻狼鼠的小腿居然跟齊振濤鬥了幾筷子,筷來筷往的像在行軍打仗。

,石

看得桌上的曹萬年、於建臣以及一幫小輩差點掉了眼珠子。最後葉凡趕緊叫老闆一下子弄了二根腿子上來才平息了筷子風波。

「老鐵小葉這狼鼠草藥湯配得的確爽勁,唉!彷彿又回到了軍營時代。」齊振濤嘆了口氣,對軍旅生活蠻留戀的,有股子難捨的感情。

「老齊,你當初就不該離開部隊,咱們一起海碗喝酒,大口啃肉多麼的爽勁。特別走到西北去拉練時整上蒙古肉,馬腿子啃著。

喝著網擠下的羊奶。那滋味,哈哈,沒得說的。唉!這政府的一個破官有什麼好當的,條條框框太多。不自由,不爽勁,沒搞頭,」鐵團長一邊啃鼠腿一邊說道。

「唉!現在說這個還有啥用。不說了不說了。」齊振濤有些失落

。..

葉凡隱隱的感覺到了齊振濤心裡的苦澀,彼有一股子身不由已的感覺。估計當初他不怎麼願意離開軍隊的,也許有什麼原因逼得他離

「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齊振濤貴為一省常務副省長,對南福省的十幾萬官員來說那隻能用仰視來形容。

可是他照樣子有許多的煩心事,也許比我還不自由。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煩惱時凡心裡也有些隱然。

半個小時過後,大家也有些醉了,說起話來也放開了一些。曹萬年一直沒找到機會跟齊振濤拉上話。或者說是他根本就沒敢開口。

冒然搭話怕引得齊振濤反感。的不償失,所以只能跟於建臣有時嘀咕一兩句,其它時候都是在陪笑臉。當然,那笑也是擠出來的,而且還要表演得十分的正常才行。

葉凡杜了他一眼覺得也該為這位曹老哥出點力了。

「齊叔,坐你身邊的那兩位是我的鐵竿朋友,一個是曹萬年,現正在墨香市組織部任職。另一位是於凡口,墨香市公安局局長,呵呵葉凡笑著舉起了杯子對,年和於建臣說道:

「兩位老哥,咱們三位都是從墨香市來的,齊省長也算是咱們的領導。當然是隔了幾層山的那種。我想曹老哥,於老哥,咱們三人是不是要敬領導一杯,就借這酒算了。」

「那是應該的,齊省長,我跟建臣敬您一杯。」曹萬年知道葉凡在找機會,這種機會可是稍縱即逝的。

所以也顧不著太多了,硬著頭皮子跟於建臣趕緊舉起了杯子,人當然也是恭敬的站了起來。

「墨香市來的,嗯!喝一杯吧!你們在下面也很辛苦的齊振濤淡淡的掃了兩人一眼,也得給葉凡一點面子,畢竟是鐵占雄的兄弟。

再說自己兒子齊天整天也在一旁嘮叨個沒完沒了的,所以也舉起杯子淺酌了一口算是回禮。

「鐵團長,我跟建臣敬您一杯。」曹萬年和於建臣又敬起了鐵占雄來

「你在市委組織部任何職?」鐵占雄問道。

「鐵哥,他是任常務副部長。」葉凡代為說道。

,王琺比北

「呵呵呵」常務副部長,位置很重要的。干吧。以後小葉在你手下你得多給他加加擔子,這小子。玉不琢不成器,哈哈鐵占雄爽笑著一口乾了。

這時齊振濤大有深意地掃了一眼曹萬臉,臉上似笑非常,估計也猜出了曹萬年今晚坐在這酒席上的目的了。

因為墨香甫組織部部長人選最近可是有許多人找上了齊振濤的,所以一眼就明白了。

心道:「這小子,原來安排的還是鴻門宴,有點意思,哪裡是請我來吃狼鼠肉,根本就是拉關係來著。不過這關係拉愕很自然,這小子心裡鬼點子不少

「墨香市公安局的,前次天水壩子那案子辦得漂亮。

」齊振濤突然冒出了那麼一句話來。

「齊省長過獎了,這是我們公安局應做的事。不過葉凡在此案中卻是表現突出,還獲得過「華夏傑出勇士獎。以及「三等黃龍勳章。這案子一半的功勞應該是屬於他的。」於建臣趕緊微躬身說道。

「葉幾」葉幾」是不是當時在天水壩子那個葉凡?」齊振濤突然問道。弄得一桌子人都成丈二和尚了,摸不著頭腦。

「是的1於建臣也搞不明白齊副省長想些什麼,只能老實的回答道。

「好小子!敢罵我,終於給我想起來了。說說,你子當時吃了熊心豹子膽是不是?」齊振濤突然一拍桌子,把全桌人都給嚇了一跳,指著葉凡厲聲喊道。

「老齊,你這是幹什麼?我兄弟葉凡跟你八竿子也打不著,今晚好像還是頭次見面,他怎麼罵你了。你給我說說。」鐵團長也是給弄得莫名其妙的,笑著問道。

「老鐵你可能不知道,你這個兄弟牛氣啊!幾個月前好像還是什麼天水壩子那村的一村官。

那天不是有什麼級犯人搶古董。聽說是從什麼墓裡面挖出來的寶貝。

這個二愣子不要命的追了上去,當時都上報到省委了,我當時也是臨時頭受省委委託時刻關注著這件事。

當時墨香幣市委書記打來電話彙報說是有個叫葉凡的村官不聽勸告。執意要去送死。

所以我就在電話中命令他迴轉天水壩子,你知道這小子怎麼說的,叫他自己說說給大家聽聽牛不牛氣?」齊振濤煞有架勢的擺了出來。

葉凡心裡一涼,腦門上那條黑線非常的粗大。心道:「奇怪!我當時有罵過齊副省長嗎?我想想。」

嘴裡當然趕緊詭辯道:「那個時候糊塗了,我想想,有些記不清了。」

「別給我打馬虎眼,老老實實把你當時講的話擺出來讓老鐵也聽聽。該不該罰齊振濤直逼了過來,大有絕不放過葉凡的架勢。

「爸,當時葉大哥也許是追兇犯給追糊塗了,胡言亂語的。」齊天趕緊為葉凡解釋道。

曹萬年和於建臣腦子上也隱晦地爬滿了黑色,估計這次要糟了。還想什麼攀上齊副省長交情,如果葉凡真的罵了齊副省長,連帶著自己兩人估計都會被他忌恨上去的,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

感謝一下幾位兄弟的月票,希望大大們乘著這最後的三天能把狗子的月票漲到四去。狗子就心滿意足了。月為號時如果月票到,四狗子舊月,號連更更,絕不失言,豁出去了。

九天翔鷹投了票

6小豬漫步6投了票

絕殺升哥投了票

風雲雷電投了票

流浪小道士投了3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