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三章罵了這個破省長又咋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罵了這個破省長又咋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罵得好,老弟。..大膽給鐵哥說說。不用慌張。罵了老齊這個破省長又咋的?這才是好漢,有種。我鐵占雄的好兄弟罵了就罵了,罵誰不能罵,罵了也活該。哈哈哈。

鐵占雄倒是得意不已地掃了微顯怒氣的齊振濤,心裡暢快得很。

「大哥,你還這麼說,叫小弟今後還怎麼混,齊叔要是一怒咱這毛蟲早就飛到不知何處了葉凡趕緊裝可憐想矇混過關。

「呃!不對!你怎麼叫他齊叔。你可是我鐵占雄的兄弟,叫齊哥,不能白白的把咱的輩份也連帶著降了一輩鐵占雄突然想到這岔事上來,趕緊叫葉凡改口。

「這這。葉凡喃喃著心道完了,這文心撣干還怎麼過。想不到又會生出這麼一檔子事來。

「哈哈哈!沒錯!老鐵。這小子可是叫得沒貸跟我兒子齊天可是拜把子兄弟,我當然就成他的齊叔了。沒錯的,這輩份一點沒亂,就這麼叫。哈哈哈。老鐵,你也叫一聲齊叔來聽聽,哈哈。

齊振濤也給逗得想起了這事兒,樂不可支了,得意地掃了鐵占雄狂笑不已。

「不行!得馬上改過來齊天這不算。咱們就是一個輩份的鐵占雄可是不依了,立即反駁。

「那那這樣子算了,有鐵哥在的時候就叫齊哥。沒鐵哥在的時候就叫齊叔了。咱們分兩塊走怎麼樣?」葉凡喃喃道?

「煎這麼辦吧」。鐵占雄也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立馬瞪眼道:」叫聲齊哥再說,得把老子的輩份整回來

「齊哥好,我敬你一杯葉凡舉著杯子網鬆了口氣,心道總算是利用輩份問題矇混過去了。

,正

「齊叔,剛才有個破村官罵你的事還沒解決掉呢?。這時蘭閱竹居然冒出了這麼一句狠話來。..

氣得葉凡直瞪眼,心裡罵道:「這女人就是陰,要命啊,好不容易混過去了這下子又被她找了回來,關鍵時亥盡給老子掉鏈子找事。沒法子活了

「對呀,我也想聽聽葉凡大大怎麼罵齊叔的。他可真牛氣。連省長都敢罵,厲害宋貞瑤在一旁也來助威了?

「你是我想想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齊振濤掃了宋貞瑤一眼一時想不起來了。

「齊叔叔,我爸叫宋初傑,上個月不是一起吃過飯宋貞瑤趕緊解釋一下,人家一個大省長貴人多忘事也正常。

「噢!我記得來了,原來是組織部的宋副部長千金,叫貞瑤吧!嗯。不錯,幸好你提醒一下。不然真給這小子矇混過關了

齊振濤也舉起酒杯乾了一杯后逼著說道:「看老鐵面上我就應了這聲齊哥。不過你小子罵我的事還得擺出來。說吧

「宋初傑,南福省組織部常務副部長。聽說是省委組織部長的不二人選曹萬年和於建臣心裡一激靈,倒抽了口冷氣。

暗道:「娘也!怎麼又是一尊大神的千金。這桌子上到底有幾尊神埃剛才那趙四小姐的二伯估計還是個將軍,也是一尊大神。

就不知那蘭閱竹和葉可可家世如何了。葉凡還真不簡單,認識的全是省委里那些個大神的千金公子們?

這小子踩狗屎啊!如果撈到其中任一一個當老婆的話,娘的。這小子這革子將受用無窮

這一刻曹萬年和於建臣是終於全面認可了葉凡這個兄弟,並且暗自更是慶幸不已。好像是自己好運了。

「我當時急糊塗了,好像齊哥您說:小夥子,氣沖斗牛!我是省委的齊振濤,馬上離開神女嶺回去,這是命令。

然後我答道:不行,不要說齊振濤!就是齊天大聖來了都不管用。..

後來您又命令道:再不回來老子叫軍隊斃了你這不守紀律的小兵蛋子。

我也氣糊塗了。狠話道:斃就斃!麻煩您老跟省廳的李隊說一聲,等我殺了歹徒回來撈個痛快再拉上刑場槍斃不遲。

我,我當時好像也沒罵人的話

葉凡早就想起來了,只好把那天晚上講的話給重複了一遍。

齊振濤逼得緊,再加上一旁的水城四美虎視眈眈的,不說肯定走過不去了。乾脆把心一橫什麼都給招了,想到鐵哥在此應該也沒什麼事兒。

「還沒罵人,你說齊叔是齊天大聖,那不是已經把齊叔比作猴子啦!咯咯。趙四小姐很惱跟齊天同穿一條褲子的葉凡這個大哥。這一句話那是講得狠啊,連猴子都給擺出來了。

「哈哈哈趙丫頭,我兄弟罵老齊猴子也正常,罵得好啊!不要以為常務副省長就牛逼

咱兄弟當時就是一個破村官。厲害,罵人那是有一絕,鐵哥支持你,罵得好哇趙丫頭,你是小輩,別亂摻和進來。

按理說你還得叫葉凡一聲葉叔呢!哈哈哈不信你去問問你二伯,他肯定也這樣子說。還有那個什麼宋丫頭。也一樣的鐵占雄倚老賣老,一下子壓得趙四小姐以及水城另外三美是啞口無言了,狠狠地瞪了某倒霉的豬哥一眼。

眼神中的意思就是咱們走著瞧,秋後再算賬。居然敢當我們長輩,這不是亂壓我們一頭

「好好好!你小子有種,咱就不計較了。哈哈哈老鐵,我倒是真想去作孫猴子。有那本事翻江倒海好。一個筋斗雲就到了燕京。一根大棒打盡四海,唉。齊振濤樂呵呵。他的話終於讓葉凡鬆了一口氣,連聲說以後不敢了。

後面氣氛很是融恰,曹萬年也逮到機會跟齊副省長拉上了幾句話。這邊本想跟宋貞瑤也拉上幾句話的,不過別人一個女孩子畢竟不方便。

找不到下嘴的話頭子,看來得等以後慢慢來了。其實就是葉凡也不知宋貞瑤父親宋初傑的真實身份,這下子一曉得後背上冷汗倒是冒了一些出來。

想起來前段時間在蘭教授家跟宋初傑這個管一省官員帽子的常務副部長還談談笑笑的渾沒當回事。

這下子一曉得后估計經后再想如此隨便談笑是很難了,心裡總有一股子壓力在。

鐵占雄一聽說對面坐的是范網,那雙眼睛開始眯眯了,細細的觀察了一眸子。

琰葉凡說道:「嗯!不錯!你儘快求那位前輩把「雷陰九龍丸,搞出來,如果能多弄幾顆就好了。能用錢買就更好了。我們獵豹願意一顆藥丸出到萬左右。唉!良藥難求啊!不是金錢能衡量的

講究后鐵占雄自己也一直在搖頭,估計錢是無法打動那位葉凡杜撰的隱士高人了。

葉凡心裡卻是暗暗一凜,想道:「娘西皮的,想不到那藥丸還如此值錢。要是配製上二三十顆不就是三四百萬了,財了。

可惜那藥丸需要盧偉家的陰靈性太歲果汁合葯,我這株太歲又沒果子,就是那樹樁里的樹液也不能亂取用。取太多搞死了就可惜了。這有錢都沒藥材配製,可惜

葉凡心裡可是有些肉痛不已,還真想多配製幾顆「雷陰九龍丸,出來,可惜沒藥材。這眼巴巴的望著大把的票子沒辦法賺,不上火才怪。

吃過晚飯後,走時鐵占雄厚著臉皮問道:「老弟,聽說你那狼鼠湯整整燉了一大鍋,一百多斤。這味兒的確夠勁。

剩下的老哥我打包走了,隨即對站門口的手下張強喊道:「張強,叫老闆搞個保溫的鐵桶來全裝了。回去給大夥嘗嘗

「慢著老鐵,你可不能全打包走了,咱老齊好歹也是葉凡的齊哥,剛才這小子就叫了,呵呵。齊副省長雖說只說了一半但意思較明顯,肯定也要分一股走了。

「老齊,你不會這麼小氣吧,就剩一點肉湯了也要來分。」鐵占雄鼓起了雙眼。

「呵呵吼。齊振濤乾笑不答。

「葉葉大哥,我爸說明早回來,叫我也給打一份回去,我媽也說那味道好

蘭閱竹居然也開口了,不過聲音有些底氣不足,畢竟在鐵團長和齊副省長再前有些心慌慌的。

「我也要葉大哥,我爸前次吃過後還一直念叨著呢」。宋貞瑤親熱的叫著葉凡。

趙四姐和葉可可當然也想打上一份回去,不過她們跟葉凡的確網認識。

剛才還譏諷了幾句,這時不好意思開口。不過那眼神卻是在鐵團長和齊副省長身上掃來掃去的。

「完了,這點湯肉還不夠分,哈哈老齊,看見沒有,這就是跟我爭的下場鐵團長哈哈直笑。

「鐵哥,齊哥。乾脆每人一份算了。

」葉凡轉頭問一旁的經理道:「還剩多少湯肉?」

,…萬

「葉先生,你那頭狼鼠有一百三十多斤。剛才上桌了的斤。應該還有剩下們來斤。」那個一身古代長袍子的王記老闆說道。

「那這樣,這四位姑娘每人一份給打6斤。齊哥的給打舊斤,剩下的全給鐵哥了。他部隊人馬多,少了不夠分的葉凡說道。

「好小子,厚此薄彼呀!不行,剩下的我跟老鐵平分了,一個子兒也別想多給老鐵子。咱可是熟人多著呢,一點不比部隊的戰友少的。」

齊振濤橫眉一笑下了命令,這次講話就是以副省長的身份下的命令,完全把葉凡當作自己的手下官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