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百六十四章知道這廠子是誰開的嗎

「算了算了,今天倒霉。遇上了你這猴子,平分就平分。不過那剩下的兩個腿兒可得全給我,老齊,這點沒意見吧。」鐵占雄大手一揮說道。

「老鐵,那腿兒可是好貨,一人一隻,沒得商量。」齊振濤跟鐵占雄耗上了,一腿必爭。

「你……算你狠,就這麼辦。葉凡,下次有這等好貨色配了葯咱們去基地啃,不給老猴子佔便宜。」鐵占雄笑道。

「呵呵呵……葉凡,以後遇上關鍵的時候記得來家裡坐坐。」齊副省長這是一語雙關啊,也是提醒葉凡,你身在政府,想陞官的時候還得我提襯著。

「謝謝齊哥!一定來。鐵哥,下次有我搞兩隻算了,你們兩哥一人一隻。不過那葯不好配,現在基本上快耗盡了。」

葉凡苦笑著,心裡直嘆倒霉。這夾心餅乾的確難做,搞不好兩頭不是人。

終於席散人也散去了,曹萬年和於建臣都非常的興奮。匆匆趕回墨香估計在盤算著如何去拜訪齊副省長了。

經過葉凡這麼一牽線。曹萬年已經算是初步達上了齊振濤這條線。其實齊振濤也有這個意向,作為一個身居高位的常務副省長,肯定有自己的小圈子,也可以說是班底子。

在葉凡的肉湯牽線下,曹萬年現在算是納入了他的視線之中,如果能在墨香市安排一個組織部部長職位對於自己也有許多好處。

當然,墨香市市委書記楊國棟的意見也非常重要的,這些道道齊振濤自有安排。

「齊天,跟我走,晚上有件事去辦辦。」葉凡笑道。

兩人駕車直奔楚天閣.葉府。

當一眼見到融古代與現代完美結合的楚天閣.葉府時,齊天也是微微愣了一下。

張口問道:「大哥,你啥時候置了這麼大一座老宅子,這宅子現在水州可是不便宜,估計得上千萬,這麼大的地盤。」

「呵呵呵,小時候跟一個草藥郎中學了點金針刺穴術,前段時間救了南宮家的那位少爺,就是那個南宮錦辰,所以就落下了這個宅子,他們說是抵藥費手術費了。」

葉凡顯得輕描淡寫樣子,好像根本就沒當回事,其實心底里還是挺激動的,略顯得意。

「落下,我怎麼就沒這種好運。這老宅是翻建的,比那些個新式別墅可是古雅得多。在古樹中散散步多好。唉……大哥就是大哥,咱們不能比的。」齊天直嘆氣,摸著那些個雕得有山水蟲魚的下等玉石柱子就差流口水了。

「嘿嘿。大哥,能不能分我一個房間,就一間,大一點就是了。」齊天貼了上來嬉皮笑臉。

「想幹嘛,金屋藏嬌。你小子,家裡省委建得好好的高官樓不去住倒想在我這裡來打秋風,不行1葉凡搖了搖頭。

「不是,我爸不住政府樓,他是住在我們齊家老宅子的,不過沒你這裡大,估計就一半大校」齊天嘀咕道。

「還是不行,回自家住去。如果給你爸知道了還不把我這身人皮給撥了。你小子估計也很少回水州是不是?

我看你是不是想來我這裡避難,那趙四小姐給逼的是不是?所以,那個我更不能同意了。

還是回家去吧,有老爸老媽疼著多好。真不喜歡趙四小姐就乾脆直接拒絕,男子漢大丈夫的別婆婆媽**。

女人不是老虎,不過那趙四小姐長得可是天仙化人啊,你小子還看不上眼。那趙四小姐是不是很有來頭?」葉凡彼為怪氣的笑道。

「家裡人多,可不止我老爸老媽,有十來口子。趙四小姐來頭當然很大了,藍月灣基地司令趙括中將是她二伯。

他們趙家這樣子的中將還有好幾個。就是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少將也是他們趙家的人,好像其家族裡還有個上將。

在軍方一系很有話語權,我爸現在脫下了軍將在地方發展,有時也離不開軍方的支持,所以……唉……」

齊天苦瓜著臉一副可憐樣子。

「唉!你老弟也有身不由已的時候。我原本還以為像你們這些有著強大靠山的公子哥那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知比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還要不自由。」葉凡興哉樂禍了。

「沒辦法!不過大哥今天可是把趙四小姐可得罪慘了,你可得注意點。

那妞聽說極為霸道,傳聞說視天下男人如糞土。大哥惹到她以後可是有得樂子撿了,哈哈哈……」齊天也是一副興哉樂禍樣子,氣得葉凡真想一巴掌把他給扇到山腳下去。

「呵呵,我有啥好怕的,咱窩在林泉那個旮旯地方,難道趙四小姐天天往林泉跑?再說咱不喜歡混軍隊,他家那些個將軍也不抵屁事。」葉凡裝得渾不在意樣子。

「裝!你就裝吧!軍方不光會影響到軍隊的,照樣子在地方上也有一定的背景。大哥,你自求多福吧,兄弟我是不陪你了。到時別來煩我。」

齊天在心底里直偷偷笑,覺得現在趙四小姐好像對葉凡有了點興趣。女人這東西對你產生興趣后估計就是麻煩的開始了。

不過大哥葉凡才19歲,趙四小姐聽說可有25歲了。作大姐還行,這男人娶老婆一般來說都喜歡找個比自己小一點的。

因為女人易衰老,年花易逝。如果娶個比自己還要大得多的等自己40來歲時女人已經到了50歲。

那個時候人老珠黃的有啥意思,躺床上整天抱著一株老黃菜那個滋味可就不好受了。

而且像趙四小姐這種權貴之家自己想去外面找幾個相好都難。得罪又不能得罪,發狠更發不過她。

趙四小姐這種女人的獨霸性肯定很強的,那種日子想想齊天都會直打嗦,頭皮子陣陣發麻,發誓就是打一輩子光棍也絕不娶這種型號的女人。

像她這種王熙鳳型號的太厲害了,最好還是林黛玉型號的比較好。放家裡也對得起觀眾,自己去外面鬼混她估計也管不了。多美好的未來啊!

剛才桌上那個外號『飛紅巾』的葉可可雖說有些像童話里的布娃娃,但其人真是可愛,作老婆的話倒是味道不錯!

水州隆興紙板廠就建在竹江河畔,一個中型廠子,也有著幾百名職工的私營廠子。

晚上8點,葉凡和齊天開車到了隆興紙板廠,聽說紙廠也是執行兩班倒,所以晚上紙廠還是燈火通明,許多工人正在忙碌著。

在門衛室葉凡裝著一老闆樣子來談生意,終於見到了紙廠廠長楊志平經理,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人。

「楊經理,我是林泉紙廠的。幾個月前那筆款子你們可不能再拖欠了。3月份就給你們欠到年底了,咱們紙廠工人都快鬧事了。所以還請楊廠子把剩下的款子拿給我帶回去。」

葉凡出示了身份證明,當然,也給自己假造了一份林泉紙廠副廠長的身份,上面還有林泉鎮政府的大紅印以及林泉紙廠的印章。

看了證件后楊經理問道:「葉廠長,我記得好像你們不叫林泉紙廠吧,你們是縣辦企業。」看來還有些不信樣子。

「呵呵,最近我們廠子已經從縣經貿委所屬的縣辦企業調整為了林泉鎮所屬的鎮辦企業了。這是上面發的紅頭文件,你看看。」葉凡笑道。

「呵呵,你們廠子的事跟我沒關係。」那楊經理嘴上說著,眼光卻是沒有放過那份縣裡發的文件。此人經驗老道,一眼就能看出是否作假了。

「唉!葉廠長。最近我們隆興紙板廠也給果品公司欠去了一百多萬,所以一時資金有些周轉不過來。

再說我們欠你們的55萬款子在今年的12月份已經分兩次付了總計45萬了,現在不過欠你們10萬。

就這麼小的一筆款子你要還來催,咱們可是老客戶了,你們黃廠長那人也不錯。我還想在年底前再到你們廠子進一批貨,等下一批貨進來時這10萬再付給你們可行。」

楊經理有些為難的說道,估計是在『裝』。

「已經付了45萬,這就奇怪了。我可是聽黃廠長說還欠著55萬的,難道昨天晚上黃廠長喝得有些醉了記錯了?」葉凡故意裝作非常驚訝樣子。

「肯定記錯了,一個月前我親自把款子交給你們萬剛科長的。等一下,我叫人把發票拿來給你瞧瞧。」楊經理立即拔了電話。不久一個女子拿了兩張收條過來。

葉凡細掃了一下,發現果然是魚陽紙廠的收據,收款人就是那個萬剛科長。

「楊經理,能否把這兩張收據給我帶走,拿回去給黃廠長核對一下。不然又得罵我忘事兒了,唉!我可以開個正式收據給你們。」葉凡說著從皮包里掏出了公章憑證等物。

他是想把這兩張收據騙走,這可是響噹噹最直接就可以證明黃海平一夥虛報貪污公款的憑證。

「有這必要嗎?我直接打個電話給黃廠長不就結了。」那楊經理淡淡一笑,突然轉了顏色。

冷冷笑道:「哼!膽子不小,說吧,你兩個騙子到底想幹什麼,查帳都查到老子頭上了。是不是想整人家黃廠長,今天不給老子說清楚你倆小子就橫著出去吧1

這時門『』地一聲被推開了,衝進來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子,手上全操著厚重的鐵板條,一下子就把葉凡跟齊天包圍了起來。

顯然人家早就發現了,根本上就是在陪自己玩的。葉凡心裡嘆息著自己還是太嫩了一些。乾脆拉過一把椅子大馬金刀的往上一坐。笑了笑說道:「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矯情了,說說吧,黃海平都給你多少回扣或者說是其它什麼名頭。」

「哈哈哈……給你說說也不怕。黃海平每次一噸紙的價格都會七折給我們。」楊經理根本就是有恃無恐樣子,渾沒把葉凡和齊天這倆個毛頭貨色放在眼中。

「怕不會那麼簡單吧!黃海平又不是傻子,幹嘛要把白花花近三折的大把子鈔票往你口袋裡塞。」葉凡冷冷笑道。

「很簡單,就拿95年3月份那批貨來說吧,實際貨款是65萬,當時我們當場就付了10萬。剩下的55萬在魚陽紙廠的帳面上其實僅剩下5萬塊還沒收回。呵呵呵……」楊經理得意的說著。

「那就是說另外的50萬都被黃海平給黑了是不是?」葉凡還是不慌不忙樣子,兩人倒像一對老朋友一樣閑聊了起來。

「這我哪知道,咱們紙板廠根本就沒提65萬的貨嘛,提的是15萬貨,不是15萬塊是什麼。」

楊經理真是猖狂,這些事一點也不怕葉凡知曉,估計已經想好了對付葉凡的陰手。

「你是說黃海平瞞報數字。」葉凡搖了搖頭真想立即衝過去踹那楊經理一腳,狗日的,合夥起來把魚陽紙廠的錢全給黑了。黃海平讓利三折,而紙板廠收到了貨也僅在數字上顯示三成左右。

「你想什麼就是什麼了,哈哈哈……」楊經理使了個眼神一聲大喝道:「張勝,把這兩個搶劫咱們紙板廠錢財的強盜給整殘了,等下把周所叫過來,不關他幾年**不解氣。膽大包天了。」

合圍葉凡和齊天的幾個壯漢直逼了過來。楊經理還挺殘的,一出手就是要致人傷殘。給葉凡按了個強盜的罪名還要整進大牢。難怪先前什麼都不怕給葉凡知曉。

這是因為楊經理這些年來跟黃海平做的交易可不少,估計有個二三百萬了。兩人都賺了個盆缽滿盈的,也難怪他會下狠手。

「哼1齊天一聲冷哼搶先下手了,『啪啪啪』幾聲過後又響起了鐵板撞擊在地板或牆壁上的『鐺鐺』聲。接下去就是人肉撞擊在板的亂七八糟聲音夾雜在一起。

轉眼間幾個壯漢已經倒在了地下痛叫成一片。齊天彈了彈身上衣服嘆道:「唉!就這等貨色也拿出來顯擺,還要整老子大哥進大牢,我呸!你他娘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臭德興。」

說完后一臉詭異的直逼向了已經開始抖瑟的楊經理,戲謔樣笑道:「楊經理,咱們玩玩,你那身胖肉可不怎麼夠看啊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