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七章自討苦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自討苦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可大哥那女人家世可不薄,聽說老爺子環是軍委蜘四…員。..9u免費提供

就是鐵團長對她都是另眼相看的。說起欺負我」我當時還真被他踢了一腳,媽的,就那麼一下我這鐵腿子就坐地下了。

大哥,你看看,你的兄弟受了此大辱你這個,當大哥的總得幫我突破

我要的是力量,不是報復。如果能趕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齊天都喊出聲來。看來壓抑許久了。

「好!有志氣,今晚就幫你突破,治不了她還了得。」葉凡突然輕拍桌子王八之氣盡顯。

「真的!老大,你不是說那藥丸還沒配出來?」齊天那眼珠子快凸丟掉了。

「先配了一顆,那老前輩說沒空。盧偉的和鐵團的就得等以後了。

葉凡笑笑,轉眼掃了齊天一眼又說道:「不過這事也有些難辦,盧偉也在催了。而且盧偉出的藥材可是裡面的主葯。最珍貴的,沒他那份藥材這藥丸不可能配出。再說盧偉可是你二哥,你最小了,要不等下次了。」

說完直搖頭,好像很為難的樣子。

「不行!老大,那藥丸我耍定了。大哥有什麼條件提出來,不就是幾百萬嗎,我當乞丐去討也得討到手。」齊天並不笨,也猜出了葉凡的一點小心思。

「好!我也不矯情了。你不是說那黑貓尚天圖是擁有引乙資產的集團公司的大老闆。

乾脆把他叫到景陽林場的狼鎖谷去打獵。像他們這些以前混過黑的人肯定喜歡玩刺激的是不是?天水壩子那路如此的破,叫他獻些愛心嘛,呵呵呵,」

葉凡也老著臉了,逼向了齊天。心道:「這小子就像是一塊強力海綿,不擠不出油,一擠也許就能擠出點奶出來。」

「行!等下來了我拋除這張老臉不要了也愕討點。」齊天捏緊了拳頭,還示威性的葉凡面前舞了舞。

不久楊雲天陪著一個肩寬體闊。濃眉如刀的老成男子走了進來,其人身上一股隱隱的霸殺之氣葉凡早就感覺到了,似乎隱隱的有點血腥氣味。

「齊哥,是你,哈哈哈」好久不見了。」那男子緊走了兩步,上前跟棄天親熱的打著招呼。

「黑貓,你小子盡玩失蹤埃是不是怕我借錢躲起來了,哈哈哈」只齊天也很痛快,一拳擂到那男子胸脯上叫道。..

「我哪敢,你齊哥要就是把我給賣了也能湊足了,呵呵呵。」兩人盡情的笑了幾句。

「來!黑貓,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拜把子大哥葉凡。」齊天帶著黑貓尚天圖到了葉凡跟前。

「葉哥好,網好聽雲天說過了。齊天的大哥就是我尚天圖的大哥。哈哈,」尚天圖笑著一手熱情的握了過來。

「尚老弟那黑貓的名頭很威風1葉凡也樂呵呵地伸過了手。怎麼感覺手勢一緊,尚天圖的手就像是一老虎鉗子夾了過來。力度慢慢的,越來越緊了。

知道尚天圖這隻黑貓心裡不服,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也不生氣,微笑看著尚天圖。無論尚天圖如何的使力,葉凡還是淡然面對。

,正

捏了十來秒后尚天圖感覺葉凡的手怎麼越來越硬,都快變成鋼夾子了。

在葉凡漸漸的加大力度下尚天圖已經開始吃不消了,拚命地鼓著勁力想相抗下去,可惜螳臂何以擋車,那也是自討苦吃。

齊天見尚玉圖那眉頭開始跳動了。知道剛才尚天圖不知天高地厚去找葉凡試手,這下子估計是惹出麻煩事來了。

心道:「黑貓啊黑貓,葉凡沒點真本事我齊天會拜他為大哥嗎?真是豬腦子啊,腦門子沒給驢踢掉吧!讓你小子吃吃苦頭也活該。」

隨即也不理會,掏出一根煙自顧自的抽了起來。

「老天!老子的手快變成麻花了。」尚天圖感覺自己的手骨微微震響,已經出了碎裂前的示警信號,眼神亂轉著一直向齊天擠著眼珠。

「呵呵呵」尚老弟很有力氣。」葉凡見示威的火候也差不妾了。隨即笑著鬆開了手。尚天圖趕緊直搖手,就差吹氣了。

「葉哥才是神人,黑貓我失理了。我先敬葉哥一杯。算是陪罪。」尚天圖說著就要去拿酒杯。

「老尚,我大哥那手骨炒肉絲的味道還不錯吧?」齊天嘿嘿陰笑著湊近了尚天圖的耳邊笑道。

「齊哥,你大哥到底什麼級數的啊,就是你們所說的啥國術層次。前次你說我練的那屁功法到現在也練到了二段的開源境。」尚天圖心有餘悸的小聲問道。

尚天圖小時候去一廟玩,看到一老尚居然能一掌擊碎三塊紅磚。頓時驚為天人,天天跑去耍賴,最後倒真給他賴上了。

老和尚也傳了他一套心法,練了出來年了也不過到國術二段的開源之境。..

後來在一次酒會上遇上了齊天,當時見大家齊哥齊哥的叫著心裡就是不服。

因為齊天年紀太小了,當時也不過力出頭。所以就走上前去來了個握手式下馬威,結果的境況跟今天差不多。所以就結交了齊天。兩人倒是成了好朋友。

尚天圖這人以前是混黑的,所以一直都崇尚真漢子般的力勁。

想不到今天又陰溝里翻了船。還是氣盛給惹的禍啊!

「什麼級數,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知道四段高手在他面前都沒討到過好處的,人家像玩皮球一般踢來踢去的。

哈哈哈」老尚啊老尚,這叫我說你什麼好。這回踢到鐵板了吧!要不我叫大哥傳你幾手怎麼樣,那對你來說絕對是受用無窮的。」

齊天乾笑著開始拋出一今天大餡餅了。剛才在葉凡面前誇下海口要討些錢,不動點歪腦子的怎麼行。

當然,齊天直白的叫尚天圖捐個幾十萬給天水壩子那破路尚天圖絕對二話不會說。不過齊天不想那麼去做,即便是好朋友也沒什麼意思。

「真的那麼厲害,四段高倒了?還當皮球踢。」尚天圖嘴裡有些苦,不過還是有些不信。

要知道在尚天圖心目中那四段高手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了。聽說能

峨一塊重疊青磚,估計一腳就能把人給活活踢成重傷其劍臨

自己苦練了刀年了,也不過才到國術二段的初級階段,四段,那基本上沒什麼指望,在有生之年能突破到三段的「開源。之境尚天圖就該叭著嘴笑了。

「嘿嘿。一個四段,三個跟我身手差不多的獵豹鐵團長親衛,被我大哥三拳兩腿就全踢趴下了。玩個屁,我大哥估計是有著五段身手。不過他不說,我是猜的,知道他才多少歲嗎?」齊天湊在尚天圖耳邊還搞神秘。

「多少歲,看上去挺年輕的。應該」尚天圖有些不確定樣子。

「舊歲,呵呵呵」齊天得意的差點笑歪了嘴,而尚天圖卻是嘴巴張得能塞下一個肉包子,都快掉下來了。

心道:「我的娘,舊歲的五段神人,咱剛才還想給他一個下馬威,這跟找死有啥分別。

萬幸啊萬幸,剛才幸好沒惹毛這種少年高人。不然人家一使力嚓一下老子這手就報廢了。真可以去參加殘奧會了,恐怖1

「那齊哥能不能幫我介紹一下。求葉哥指點幾下就行了。太大的方面我也不敢奢望什麼?」尚天圖小聲的說道。

「坐下,咱們先陪葉哥喝幾杯慢慢聊。」齊天鬼鬼的一笑兩人坐下了。敬了葉凡幾杯後走進來幾個漂亮的小姐。

「葉哥,這幾個妹子可是網到的。絕對清純貨。聽說有一位還是來自咱們水州讀大學的姑娘。」

尚天圖呵呵乾笑著沖其中一個最清純,當然面相也最好,特別是那雙如月芽狀彎眉的姑娘使了個眼神兒。

那姑娘羞怯怯的挨著葉凡坐下了。

看上去還是挺純的一對朦朧的玉峰劇烈的伏著有柚子那樣大,看來很緊張。手腳修長纖細嫩白,滑潤的鵝蛋臉非常的漂亮且性感。身著杏黃裙,白色鑲花邊輕盈上衣。不過那清純就不知是不是裝的。

葉凡對這種事也看得淡,想試試那姑娘,隨手向她那潔白的手腕抓去。那姑娘條件反射般的回縮了一下。

「嗯!看樣子說不準還真是大學生,唉!這水州的大學也挺多,五花八門的。其實好多不過是大專院校。外界統稱大學生罷了。」時凡心底里嘆了口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梅子。」那姑娘低著頭盡看著自己的小腳。

「估計是個假名。哪有叫梅子的人。也難怪。來這種場合誰還願報真名。」葉凡心裡想著也挺理解的。

「聽說這裡面就你是大學生。什麼大學我也不問了。咱們水州的大學也挺多的,你是第一次來吧?」葉凡問道。

「嗯1梅子點了點頭。

「為什麼要來這地方?難道你家裡沒有寄生活費?」葉凡有些好奇。也想了解一下這方面的事。

「以前有寄一點,今年我爸,,我爸斷了腿。家裡沒錢,還有弟弟和妹妹要讀書,現在都是借來的。

比。,石比

我爸那腿還需要錢治療。我想給家裡寄點錢,所以」所以就來了。」

梅子小聲的說著,害怕的掃了葉凡一眼突然又說道:「不過老闆,我只是陪你們唱歌,酒我是不喝的,先前有跟這歌舞老闆講好的。」

「唉!講好的,天真得可以了。講好有屁用,到時遇上幾個蠻橫的公子哥要你陪夜來個霸王硬上弓不就完了。」葉凡心底里暗暗的嘆息了一聲。

「你這梅子的名也是假的吧?」葉凡笑笑直盯著那姑娘。

「真的,不騙你。我想只陪著唱唱歌也沒什麼?所以這名也沒換一下。」梅子很乾脆的說了。

「嗯!你先唱歌來聽聽。」葉凡點了點頭也不想再問什麼,這世若像這種苦難家庭還很多,同情也同情不過來。只能是難得糊塗了。

「齊哥,你說,要我怎麼做才能的到葉哥的指點?」尚天圖跟齊天一邊喝著一邊聊著,手當然也沒停歇過。在那個陪唱陪喝的姑娘身上盡揩油著。

「其實葉哥現正在一個叫林泉的鎮里任副書記,不要問他為什麼,他喜歡干這個。現在正在搞交通大建設,那鎮很窮,路破得能把人給抖死掉。

不過那地方有個叫狼鎖谷的老林子。聽說封山已經幾十年了。裡面牛犢一般大的野豬都有,山雞野兔更是不在少數,要不什麼時候帶你老弟一起去打幾槍,肯定刺激。」齊天神秘一笑。

「打獵當然好,我最喜歡了。如果能搞來真的步槍就更妙了。我想這個對齊哥不是件難事兒是不是?」尚天圖笑道,轉念間把齊天的話給捋了一遍也就明白了齊天的意思。

「沒問題,到時弄二把過來還是有的,讓你老弟過過癮,那可是最新式的步槍。輕便威力可不」齊天呵呵笑道。

「中1尚天笑著突然又說道:「齊哥,既然去那地方打獵,那路太破的話車可是不好開。

要不我以公司名義捐點錢給整理下路面不是更好,咱們行車安全可是最重要的。別野豬沒打著倒把自己給摔死到山下去了可就不划算了。」

「行!反正你老弟有鈔票,做點好事更好。不像我們每個月就領了點津貼,口袋乾癟癟的,估計還不夠你老弟抽煙玩。

不過那路可是相當長,有三四十公里,稍微整理一下沒有個幾十萬弄不下來。」齊天連數目都給引了出來。

「三四十公里,我想想,一公里最少也得三四萬的,這樣子一算下來可得一百來萬才能捋一遍。

那就捐四萬算了。湊個整數圖個吉利是不是,哈哈」尚天圖眼皮都沒眨一下就甩出了一百萬。

心道:「只要能讓老子突破到第二段的,煉勁。境界咱就走出二百萬也樂。到時他娘的在陰家山這老鼠面前當堂踢斷二塊磚多他娘的威風。

看他還敢不敢整天在我面前表演啥的屁氣功,一腳下去踢斷兩塊子紅磚。老子要踢就踢斷兩塊青磚。一定要勝一疇才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