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八章貓鼠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貓鼠之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一狗子眾次輸了。..巳經突破了大關,狗子睡更。從零點后開始。為什麼只到!票。兄弟們就不能顯顯神威推向凹票,再加一更不是更好,哈哈哈」祝大家國慶快樂」

其實黑貓尚天圖和飛鼠陰家山是一對好朋友,不過幾個月前在一次酒桌上有位哥們無端的開了句玩笑道:

「黑貓,這世道按理說應該是貓捉老鼠的。可是你看看,你目前只能踢斷一塊破磚,人家陰老哥一腳下去兩塊紅磚就碎了。我看你這隻黑貓是不是真的雙眼黑蒙了,哈哈哈」連只飛鼠都搞不定。」

「呵呵呵」那是因為我是會飛的鼠嘛,貓再厲害最多嘎起幾米高,跌下來說不準還得給摔成一殘腿貓了,哈哈哈」飛鼠陰家止當時是陰陽怪氣的講完后那是倡狂的大笑不已。

「唉6七俠五義》的翻版啊1當時桌上外號「錦毛兔。的兔哥萬東泉搖頭嘆息。

萬東泉其人自號「錦毛兔。不要以為他是一隻可愛的兔子,其人陰起來的時候那可稱得是是霸主見跟陰家山、羅邁、尚天圖四人合稱為「水州四鷹」

隱隱然他還是這四鷹中的老大。不過這四鷹暗地裡都較著勁兒,誰都想做那名頭上的老大。其實無非一個臉子罷了,並不是像以前黑社會裡面所講的霸頭老大。他們之間沒有什麼利益糾葛。是圈內要好的朋友。

華夏人最愛臉面的,有時為了一個臉子也許拔刀見血的事也是屢見不鮮的事,一個破臉子二條人命的事生過多次了。

說起萬東泉這「錦毛兔。的外號得來還有點味道,因為其人常常自號風流不下唐白虎。當然,從才方面來說萬東泉其人不敢跟唐白虎相比了,他只是從女人那方面去比。

萬東泉一句口頭禪就是「網盡天下極品,但絕不吃窩邊草」再加上他並不喜歡穿黑色衣服,倒是經常穿著暗紅或帶色的衣服,所以就落下了個「錦毛兔。..的好名聲。

意思就是「兔子不吃窩邊草」從女人方面詮釋了他的君子風範。

「哈哈哈,兔哥講得實在太形象了。當年展昭得到了「御貓,封號,聽說激起了「錦毛鼠,白玉堂的不滿,最後生了「貓鼠。之爭。

難道這故事今天要重演了,就生在咱們黑貓尚老兄和飛鼠陰老哥

不會這般的巧吧!咱「鬼手。羅邁倒真想看看「貓鼠。相爭的結果啊!哈哈哈,有趣!有趣」講完后羅邁那是一陣子乾笑。

這下子卻是越激起了尚天圖的好勝心,也半開玩喊笑道:「好個。陰家山,老子什麼時候就表演個貓捉你這隻死老鼠來,你等著,給老子二年時間,不就兩塊破磚嗎?老貓踢給你看,哼1

「准了!老貓,只要你能在二年內踢斷兩塊破磚咱就反過來叫你一聲貓哥。外帶著一張勁萬的支票。哈哈哈,可敢賭了」萬老哥可以作證。」飛鼠陰家山也是半開玩笑。這一對朋友倒是昂上了。

「1

尚天圖一掌重拍在了桌上大喊道:「准了!老鼠。你等著,咱就喜歡你喊貓哥。」

回家后尚天圖越想那是越不是個滋味,覺得這口氣非爭不可,雖說是朋友,但這臉子一定得拿回來。不然在這圈內還真是呆不下去了。這成了他的心玻

十幾天後,把公司的事交待好后這廝一狠心背上一個特製的大背包,學著一些喜歡旅遊的驢友開始在華夏大地上逛盪。

他去的地方多是一些名山古剎。甚至一些深山老林子都帶著手槍等用具鑽了進去。這樣子折騰了幾個月下來祖國山山水水倒是欣賞到了不少。..

黃山、華山、泰山、嵩山都鑽遍了。當然武學名山少林、武當、青城、峨嵋更沒放過。

不過那些個什麼的隱士高人那是一個沒見到。倒累得是腰酸背疼腿抽筋和一肚皮的怨氣打道回府了。

最近幾天躲家裡正覺得無臉見人時福星卻是到了,這齊天不是就送來了一個級高手,聽說還是五以尚天圖這隻黑貓想都沒想自動送錢了,心裡還有些擔心這錢人家隱士高人瞧不上眼。

「小貓,你又來忽悠你齊哥了。」齊天是毫不客氣地小貓。叫著。在這個特殊的圈子內實力就是老大,跟那什麼破歲數沒關係。

沒實力虛長上百年也是白活了。還得自稱小弟。有能力十幾歲的少年郎也可稱老大,人家有本事。

「齊哥。這話兄弟我就不懂了。難道齊哥還不相信我黑貓的話。我這人雖說臭毛病不少,但只要是芯不會打閃兒的。不信那一百萬我立馬開張支

「打住!小貓,不是怕你不給。是你這話里有出入。」齊天乾笑著直盯得黑貓尚天圖有些毛,乾脆問道:「齊哥,你直說算了,黑貓我粗人一個」實在繞不過那道彎來。」

「好,那我就點點,你跟「飛鼠。打賭的事在圈內可是傳得很邪乎。咱好像也耳聞過了,呵呵」齊天一臉的鬼笑,有些得意。

「完了,難道齊哥是嫌少,好像有道理。那天打賭是勁萬,齊哥的意思肯定是想說,葉哥幫助指點我之後功力突破到了二段的「煉勁。境界就能踢斷兩塊青磚了。踢斷了就贏了。贏了后就得到了助萬。得了如萬這功勞可全是人家葉哥的,」

黑貓尚天圖並不傻,人家能撞下億這麼大的家業來。絕對是屬於特聰明和膽大得異乎尋常的那一號人。並不像他自己所說的粗人一個繞不過什麼彎彎來。

其實他一繞就已經明白了,隨即開口道:「齊哥,我也不說多的。只耍葉哥能幫我突破境界,用腳能踢斷兩塊青磚,勁萬立馬拱手奉上修那什麼路,當然要我自己踢斷的才行。」

尚天圖乾笑道,他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能力沒有提上去前那是絕不砸鈔票的,這就是典型的用鈔票換力量的事。

「那好,等下有機會我隱晦的給葉哥提提,看看能不能搞個成的法子出來。

黑貓,要知道力量能突破一倍有時用金錢都是換不來的。也許葉哥會不屑一顧的,你那如萬在他眼裡實在不算什麼。

他只是為了當地政府,答應過那村子人,一定要把路修好。

。齊天也說了句心裡話。

「我曉得!他們是高人。視金錢如糞土,不然怎肯去做那嘮啥子的一個小鎮的破副書記,雞毛大的一個小官。

一個月工資拿來還不夠咱幾天的煙錢。唉!高人作風咱們這些莽漢哪能猜得透尚天圖想破腦袋也是鬧不明白壹。

一曲唱完回來,梅子的歌聲非常的甜美,有點像是清純,甜美,深受歌迷喜愛,在啊年代初期曾紅極一時,有「歌壇玉女」之稱的楊鈺瑩。

「好!梅子,你這歌聲相當的甜美,一曲《風含情水含笑》唱下來我都陶醉其中了。」葉凡拍手相稱。眼前又浮現出了葉若夢那純純的笑意。

「謝謝葉老闆誇獎了。」梅子甜甜的一笑,有人贊她的歌聲她還是略顯得意的。

「你是「水州音樂學院,的嗎?」葉凡脫口而出,見梅子臉蛋上紅暈爬上了好像有些難言,隨即笑道:「沒事,不想說就算了。我可也是在水州讀的大學,呵呵,」

「真的,你是讀的水州什麼大學?」梅子脫口而出。

「海大葉凡就回了兩個字。

「啊1梅子突然用一隻嫩白的手捂住了小嘴,那樣子清純極了,有點像只活潑的小白兔。

葉凡看了心癢難止,在昏暗的燈光下一時有些忘情了。鬼使神差的一探手就把梅子給拉到了自己身上。手勢一轉,隨手就要把梅子的臀部托放在自己膝蓋上。

這是葉凡的小慣工

「不!不!葉老闆請您自重梅子嚇得臉都綠了。捎命掙扎著想站起來。

葉凡一愕然鬆開了手,梅子慌裡慌張的說了一聲:「我上趟洗手間。」說完見內室洗手間有人跑外面去了。

「唉!咱這破習慣,心裡總有一股子燥動,好像都想把天下自己中意的美媚,那些子可人兒給抱在膝蓋上坐一坐心疼一下。

這臭毛病一定要改,太丟人了。好歹老子也是一個國術七段的大師了,這要是傳到國術圈真沒臉子見人了。

奇怪,最近好像丹田的燥動又開始了,難道心境磨練還是不夠。什麼時候得找到師傅問個明白。

不然老是這樣子下去遲早得出豐。如果幹出什麼傷天害理的齷齪事來那就罪過了。」

葉凡把自毛給臭罵了一通,心裡有些困惑。其實他想到點子上了。

還是以前吸食的那「火龍翔天。太歲果惹的貨,那東東太過極陽了。沒有足夠的極陰之靈相融合的話估計葉凡隨時都會爆。

因為女人的身體就是屬於陰柔之體。如果是遇上極陰的女人葉凡的反應就更大些了。

很可能就把持不住了,就像是玉夢柄雪就是傳說中的「陰之體。對葉凡的誘惑力是最大的。

這種誘惑就是考驗葉凡定力的時候了。當然,如果能與多個女子融合也能消去體內丹田中一些極陽烈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