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六十九章金錢換力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金錢換力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9unet在現代社會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在古代葉幾宗壬叫…砸下幾千兩娶上一堆的老婆,利用「扁鵲手札。上記載的「明陽合融法,就解決了。

在現代社會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此等美事兒,那只是全天下男兒們的一個美麗的丫丫夢想罷了。

葉凡這個時候倒是有些羨慕起林泉鎮石坪寨子的那個村長馬蓋天來。聽說此哥們就整了一個飲事班的女人,據說還全是人家的老婆。

當然葉凡不屑去整人家的老婆。全天下美媚多得海里去了。葉幾沒那種臭毛病的。

梅子網溜出去齊天就過來敬酒了,跟葉凡碰了幾杯后淫笑道:「大哥,那妞很「正點」估計還是個處。」

「正點跟咱也沒屁關係,人家是大學生,別去糟芥人家了。唉!來這地方都是為生活所迫,有幾個清白女孩子沒事肯來這種地方。聽說她只陪唱不陪酒,就更別說陪夜了。」葉凡很是理解。

「清白,再清純的女孩子在這裡面久了都會變成蕩婦。有的也許不是自願的,但老闆會讓你變的。

天下苦難者比比皆是,同情也同情不過來。這隻能說是天意使然。誰叫她們命運不好。」齊天卻是這種事見得多了,也沒引起一絲的同情。

「唉!老弟你講得對,我並不是同情她。不過至少我們要做到不去做那些強逼人家的勾當是不是?如果我們的政府能多為老百姓創造些機會,讓他們生活好一些。福利體制完善一些,這種事也會少生許多次了。」葉凡有些失落。

「那當然好,不過這事兒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登天之難,方方盾面的事太多了,國家如此之大,十幾億人口,一時之間想改變也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來了,逐步逐步的來。」齊天喝了杯酒也是直搖頭。

「我曉得,不過我有自己的想法。..比如我現在就職於林泉,我就讓林泉人民生活得好一些,各方面條件充實一些,也算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雖說集這人算不上一個海瑞那樣的好官,但也不能做一個不作為的懶官。」葉凡也幹了一杯有些苦澀。

「嗯!大哥其實算相當盡職的好官了,不貪不搶盡干實事。」齊天也難得的恭維了一句,轉念說道:「大哥,時下有個賺錢機會你願不願聽聽,你可別生氣。」

「賺錢,當然想了。是不是你小子又在那個什麼黑貓面前賣弄國術了,難不成他也練過兩手?」葉凡猜也能猜到這小子幹了什麼。

「嘿爆,是有關係。

黑貓也練過幾手小時候賴上一個和尚跟著學了幾年,現在也不過剛到2段的開源之境。

只能踢斷一塊青磚,前段時間跟人打賭功萬,為了稱什麼貓哥、鼠哥的」齊天把尚天圖和陰家山打賭的事給說了。

「那什麼飛老鼠的陰家山難道也是個練家子?」葉凡到是彼為好奇。要知道現在電視中偶然之下也會棒棒國術什麼的,但真正的國術武者基本上都在軍隊中。

在外面民眾中到真沒見過幾個。見過的也只是幾個不入流的花把式。稱不得國術者,只能說是練過幾年拳,就像是黑貓尚天天圖之流。

要稱得上是正宗的國術練功者至少也得有2段身手,困為一段身手的許多普通人也能做到。

只要有蠻力拚了命踢斷一塊青磚還是有相當多人能做到,就像是時下許鈉功大師就能做到。

「陰家山倒是一正宗的國術練功者,聽說來自神秘的「地趟門。

不過他估計也算不上核心弟子。學了一點偏門的把式。不過他那腿功的確了得,跟我比只是稍差了一點。..

估計也有著國術境界的二段的截流境功力。他號稱飛鼠,跟黑貓尚天圖、鬼手羅邁,錦毛兔萬東泉三人合稱為水州四鷹。

當然這只是再內人士人起鬨造的,就像是我這鐵腿子外號一樣,難登大雅之堂,跟大哥一比就成泥腿子了。」齊天講述著。

「你的意思是想叫我助力尚天圖突破到第二段的截流或者煉勁之境。讓他贏了飛鼠陰家山,那如萬就歸我了。」

葉凡淡淡笑道,心道,好像挺刮算了。不就是幫人提了一二個小階段。估計半顆「雷陰九龍丸。就能辦到。

不過也得看尚天圖的根骨級別了,如果是級牛顆能行,如果是級就要一顆了,如果是幾十顆都沒指望,但願這小子的根骨會好一些。

老子也該賺點錢把「林泉大通脈藍圖。完成,是為林泉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為民做事用藥丸換錢師傅總不能說是我利用國術手藝賺錢謀利了。為官一任總得做點什麼,不管什麼路數了。日o8姍旬書曬譏芥傘

是國術高手,做官!路為何就不能從國術方面尖打此剿墜默一

偉人不是說過:不管白貓黑貓能抓住老鼠的都是好貓。咱也正有此等想法,不管正道旁門,只要能為地方經濟建設做出貢獻,為民眾落下一點實惠就要去做,,

國術救國,國術興國也許還真能走出一條不同尋常的陞官之路。

「嗯!不過我有給他警告過,這事兒就限他知曉就行了。那小子更是激動,一聽說能提功那幼萬一眨都不眨的就同意了。

不過他是想先提了功才付款的,這小子把武功境界跟鈔票掛勾了。簡直就是一菜農,論斤出賣了。」齊天感覺有些好笑。

「人家講得在理,不能幫他提功為啥人家要白白花出勁萬。那可是如萬,咱們縣全年財政純收入的2o分之一。

想想,能養活多少個拿工資的國家幹部。一個四千塊,差不多能養活咱們整個合併后的林泉大鎮幾百號人了。利益跟效益掛勾,這就是時代的脈搏。」葉凡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

「那大哥是同意了。」齊天小心地偷掃了葉凡一眼,他還真有些怕葉凡生氣自己那大嘴巴,分給自己的那顆「雷陰九龍丸。都給搞黃了的話就太慘了。

「行1葉凡回答得非常的乾脆。轉念一想嘿嘿乾笑著道:「齊天。大哥給你打個商量,要不你那顆先借給他用了,勁萬先弄上手再說。不然世事多變,過段時間等下一顆配製好后再助你功力突破。」

「不行!咋的要我那顆,絕對不行」。齊天一蹦三尺高,一下子激動得跳了起來,聲音又大。倒是引得幾個人都是驚詫地望著了過來,見齊天臉紅脖子粗的好像一鬥雞。不知道生了什麼事。

「呵呵呵」講到高興事有些失禮了。」齊天掃了一圈大家有些不好意思咧嘴笑笑,轉眼間想到自己的藥丸快沒了。

趕緊又坐了下來湊近了低聲哀求道:「大哥,你可不能過河拆橋,那如萬也是我給拉來的。你剛才可是說了只要尚天圖肯捐就先給我提功的,所以這事你是老大,絕對不能失了承諾。」

「好了,你小子煩不煩。你給尚天圖講一下,過段時間到林泉來我助力他突破。

順便捐款給「林泉大通脈。捐款時叫他以法律文件形式申明,那勁萬全權交給我獨立作主。任何人不得干涉。

否則違約要收回款子追糾違約責任等等。」葉凡心想得很細,這關於「林泉大通脈。的事一定得抓在自己手中。

不然如果錢給別人挪走還搞屁的「大通脈」只能是鏡中花水中月了。時下國家的蛀蟲是十當多的。幾百萬巨款他們只要一天一夜就能搬空空了。

「嗯!我去跟他說說齊天站起來正要走動時突然門被推開了。梅子慌慌張張跑了進來,頭有些蓬亂,衣衫也是亂亂的。

上身那件白色繡花邊輕盈衣服連袖子都給扯破了,好像臉上隱約還看見有指印印在上面,微微有些腫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恐怖到了極點,她現葉凡好像現了大救星,一下子撲進葉凡懷裡大哭道:「一夥牛氓,要我陪陪」半天沒扯出話來。

葉凡正想問時門「,地一聲被人粗暴的踢到了牆壁上彈得

「媽的!小娘皮,敢抓破許爺的臉,不想活了是不是?」一個如雷的聲音大吼著沖了進來。後面嚨咕一陣雜亂聲一下子衝進來了五六

人。

「別慌,有我在葉凡安慰著梅子讓她坐在了身邊,而齊天也坐了下來。因為晚上是雲天豹楊雲天請客。他跟著的領頭大哥黑貓尚天圖就是半個主人,當然先就站了出來。

「各位,到底怎麼回事?。尚天圖冷冷的瞅了幾個衝進來的年青男女一眼哼道。

「媽的!你是哪裡來的鳥,給老子滾開。」前面一個平頭青年猛地出手一拳就搗向了尚天圖。

「哼」。站冉天圖身邊的雲天豹楊雲天二話沒說,一腳直踢了過去。

「啪1

一聲悶響過後那平頭青年被踢的連退三步直撞在後面同夥的身上還站穩了腳根子。

這公子哥平時只會狐假虎威一下還行,真要說動真格的耍起拳頭來就是草包一個了。以前為啥很威風。那是因為人家怕他讓著他們的。他們還自以為自己還真有幾手,遇上真貨就癟了。

「你媽的!老子劈死你這龜兒子的。」被震退的平頭青年感覺太丟臉了,隨手搶到一個酒瓶子就要上前行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