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章強龍斗地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強龍斗地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願賭服輸,舊月,號狗子更謝書友。..希望大權雪票。因為有雙算的。狗子希望這個,月的月票能漲到勁票。看兄弟們的了。,

「哼!還有點道道。」後面一道冷哼聲響起,「勇志,回來。」

「兄弟那個道上的?」尚天圖也不想隨便得罪什麼人,所以話語中還是較和緩的。

這省城水州也是藏龍虎之地。能到「勁炸歌舞廳,頂層消費的全是一些貴人。

不是有錢人就是有權的人,說不準到霉就會撞上某位大佬的少爺什麼的。燕京來的紅色子弟也經常會光顧水州這個名城的。

「道!什麼道?咯咯咯」許通,看樣子別人還是道上的朋友,你可是要小心喲,別碰上什麼大把頭就要到大霉了。」一隻母雞在背後顫笑個不停。

葉凡施展鷹眼術掃去,因為這包廂中較暗,不容易看清面容。現是個剪著比耳朵稍長點短的脫俗女子。一雙眼眸特別的大,睫毛也十分的長,高高地向上翹著,像她整個人一樣顯得艷傲異常的。

「道個眼球,咱們許哥混的是官道,媽的,這小子一小混混頭簡直是欠揍。」

這時一旁有個整得個亂毛頭的新潮青年哼了一句側身一轉撲了上來。飛起一腳踢得快一人高了,直接踢向了楊雲天。

那度的確快,葉凡暗技里掃過,估計有著二段身手。楊雲天絕不是他對手。

果然,「啪!,地一聲過後,楊雲天已經被踢得連腿了七八步差點摔倒在了茶几旁。

「媽的巴子!老子操了你。」楊雲天爆怒了,彈身而起飛起一米多高再次回踢了回去,想搶回面子。這豹子一威也的確有點威力顯現。

「來得好,還有點點小玩頭。」亂毛青年得意地陰笑著身體一個螺旋轉體來了個快勁度,影子晃動間連出了幾腿,屋裡頓時旋轉起一股子腿風。..

「啪!啪!啪」。

楊雲天整個人被踢得飛滾在了地板上猶如一滾地葫蘆轉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

頭一片狼藉,後背重重的撞在了牆上身體癱軟了,估計是有些蒙蒙的了。

旁邊的楊經理趕緊跑過去扶住了他。

「哼1

黑貓尚天圖忍不住了,也是個螺旋飛起幾腿就踢了過去。跟亂青年在空中對扛了好幾腿。這樣子硬頂下來是相當耗費力勁的,而且人也相當的累。

「啪啦,一聲,最後一腳被那小子給踢到了茶几旁壓愕整個茶几啦啦直顫響,處於碎裂前奏曲。牽好還沒碎了,不然還得賠錢。

「咯咯咯」天傑,最近身手進步不少呢。是不是大姐給了你什麼藥丸突破了。」

另外一個披肩長女子也嬌笑如鳥鶯啼叫,聲音還是挺好聽的,就是這個時候感覺特別的扎耳。「哼!這路小貨色也敢在咱們面前叫囂,真他嗎的晦氣,沒搞頭亂青年叫天傑的人得意地拍了拍頭,好像上面粘染上了尚天圖的衰氣似的,趕緊得拍拍走。

小娘們,上前來,給許哥陪個不是?」這時先前被棄天豹給踢得後腿了幾步的那個平頭青年見同夥來的那個亂毛青年得勝了。

此刻又囂張了起來,手上抓著酒瓶子指著正坐在葉凡身旁直抖的梅子喊道:「媽的!一個浪中蹄子,也敢抓了許哥的臉,不拔了你人皮老子就不叫付勇志。」

平頭青年剛才丟了臉,這下子敢情是要找回面子,所以衝上來吼幾句泄一下。

「咯咯咯」許通,乾脆叫那個妹子給你那抓傷了的地方舔乾淨就是了,也別太埋淘人家了。..」

短妹妹大有深意地掃了一眼葉凡和梅子,情樣笑道,滿眼堆滿了不屑。9u免費提供

「老子跟你們拼了,大伙兒上。」尚天圖一聲大吼,操起酒瓶就要衝上去。

身旁幾個手下也全行動了起來。全操起了酒瓶子,今天要不放點血估計自己這「黑貓。的名頭得全完了,還敢稱什麼屁的水州四鷹,水州四條蟲還差不多。

梅子早嚇得身體顫如打擺子。一直往葉凡身上擠依而去。覺得好像還不夠安全,不知不覺中居然整個人都擠進了葉凡懷裡。

香嫩的翹屁股都緊緊地貼在了某豬哥膝蓋一側,整個人好像是半依在葉凡身上似的。

「葉」葉老闆,你」救救我」我,陪你喝酒」。梅子身體顫慄著低聲哀求道,一雙眼睞中露出的可全是受驚后的絕望和無助。

葉凡只覺一股淡淡香味兒夾雜著少女的體息直撲將而來,樂陶陶差點迷醉了,隨手輕輕的撈起梅子那如水般秀伸鼻了聞了一下,安慰道:「沒事梅子,有葉哥在沒有人敢動你。」

「哼!六費幾,辛了聲。尚天圖心甲一陣欣喜,開始朴數代賺了就知道自己一夥不是人家對手,對方那個亂毛青年天傑好像是個高手。

不過尚天圖也知曉齊天和那位葉哥肯定會出手的,所以剛才氣沖斗牛要打群架其實也是裝出幕的。所以葉凡一哼他也使了眼神大家又停住了腳步。

「梅子,說說剛才怎麼回事?」葉凡淡淡的說道,渾沒在意樣子。這種太過於然的表情惹得有些人可是不滿了。

對面那傲冷的孔雀姑娘斜掃了葉凡一眼,哼道:「許大公子,看樣子人家並沒把你放眼中啊?你那臉估計是得被白抓了,哧哧哧哧,抓了也好」那姑娘現在改「哧哧,笑了,另有一番惹人風情。

「一個。沒用的混蛋,站都不敢站起來踢兩腳的蠢貨還淡定個屁。這種人我見得多了,屁本事沒有,只懂得裝!老子一巴掌可以扇死一打。哈哈哈

亂毛青年梅天傑狂妄得很,擺譜擺得是口沫橫飛。

「啪啦啦1

一陣猛響,齊天再也忍不住了,合身一竄就像只蒼雕撲了上去幾個,連環腿下來。他那鐵腿子也的確有兩把刷子。

不過也是最後一腿把那個梅天傑給踹到了地下,連翻了幾個跟斗雲背撞擊在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格娘老子的,也敢罵老子大哥。你小子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毛都沒長齊也敢來這裡瞎嚷嚷齊天朝那小子「呸。了一口痰妹辣的罵道。

「天傑!你是誰,敢打傷我弟。你」你」那短妹妹慌亂地沖了上去扶住了梅天傑指著齊天大喊道。

「姐!沒事,我要還鬥鬥他。不掏出他的卵蛋蛋老子不叫梅天傑。」梅天傑哼聲著爬將了起來,怒目而視齊天,看樣子也是個狠角色。可以玩命的人,也許是個好鬥份子。

「姐!你快來,勁炸歌舞廳。天傑被人打成重傷了。」那短女子騙都不感臉紅,打起電話搬救兵了,梅天傑明明只是受了點輕傷在她嘴裡變成快死了似的。

「我道是誰,原來是齊天大大。」許通終於是認出齊天來了。

「呵呵呵」許通,怎麼啦?耍不咱哥倆玩玩齊天陰聲乾笑著。

「你」許通給一句話就塞哽住了,心道:「玩個球,你小子是獵豹的牛人軍官,還號稱什麼屁的鐵腿子,老子這小身板跟你玩,那不是找死。」

「許通,他是誰?」短妹妹站起來,雙手叉腰兇巴巴的逼問道。

「齊天,太子爺。咱們省城齊副省長公子。獵豹特種兵團少校營長。牛逼得很,咱可是惹不起他。哼」。

許通陰陽怪氣的搗鼓了幾句,心中暗暗得意,想道:「獵豹就牛了。等下那梅大小姐一到有你子夠受的。

平時在老子們面前牛牛還行,在梅大小姐面前你還不是一條小蟲蟲。」

「惹不起!今天咱們就拔了他這身人皮玩玩,咯咯短姑娘不服氣地掃了齊天一眼,並沒被那句齊副省長嚇著了。

要知道大家各有家世,誰也不輸誰的。都是太子爺千金的,背底子

實。

「葉老闆,我剛才去洗手間出來就被他們攔住了硬給拉進了號包廂。被灌了二杯酒後乘機逃了出來。那個」那個許通簡直是個牛氓,幸好我跑得快,他居然要摸我那裡。後來被我抓了一下可能抓到臉上了梅子哽嗯著把話給說了一遍。

「許通,他是什麼人?齊天,你給我報來聽聽。」葉凡皺了皺眉頭。雖說自己同樣的好色,但君子好色也要色之有道才行,怎麼這樣子要牛氓,強行索取,這可不是君子本色。

「太子爺,省委組織部部長秦浩然公子。呵呵」旁邊那女子就不知是誰了,至於那位平頭的是審計廳廳長付居林兒子,叫付勇志。全是省城公子哥圈內的,也可以說是省級太子爺,呵呵。」齊天淡淡笑道。

不久。

從外面撲將而進兩個英武女兵。肩佩一枉一星,是兩個少尉兵。在獵豹兵團正宗的勸名特種兵中處於最底層軍銜了。

獵豹跟普通兵樣不一樣,全員都是軍官,什麼意思呢?

就是那如名正宗的特種兵最低層次的都是一個少尉。所以根本就沒有士兵。其實相對來說她們就是士兵了。

當然,那些搞後勤的,比如通訊、醫療,工程等方面就有兵蛋子了。不過他們不算是獵豹的正宗編製的,只能說是協助。就像是警察里的協警差不多牌頭,當然,在外面掛的名號也叫獵豹兵團了,唬人還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