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二章教訓一下這個小副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教訓一下這個小副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4更點,更口續求月黑!,「回來吧齊天。..du讀免費提供」後面葉凡那聲音一,猶如天簌之音,齊天渾身一震跑得絕對比劉翔還快,稀啦一下就坐在了葉凡身邊。

嬉皮笑臉的沖梅亦秋哼道:「梅少校,我大哥叫我回去陪他喝酒,沒空陪你切磋了,就你這小身板我大哥沒意思,所以咱們的事就改天吧。呵呵

齊天這話可是很不地道,什麼叫「對你沒意思」這可是一語幾

也可以理解為人家葉凡對你這身子不感興趣,那梅亦秋變成什麼的了。

「這小子真的欠揍,知不幫他了。一得意就忘形了,盡把戰火往我身上澆。真是個不良的小弟。唉。咱命苦。」葉凡也聽出玄外之音了,心裡暗罵道。

其實葉凡也不想想,先前他自己為了看熱鬧要把齊天推上前線去挨不是一樣的不良心思。其實都是同一貨色,都是存心不良的兄弟哥。

「哼!你大哥,他是誰?。梅亦秋當然也聽出了玄外之音,心底里那股子怒火正蘊育著,哧哧著就要冒到百會穴了。

一又寒目前如電光一般彈向了葉凡,在他身上掃了一遍覺得如此嫩的一隻嫩鳥齊天怎麼會叫他大哥。而且好像是有持無恐的樣子,應該不是齊天的親哥哥!

「難道這個所謂的嫩鳥大哥也是位高手。應該不可能,看上去一點國術身骨都沒有的樣子。文弱書生一個」倒像個,網畢業的大學生。如果說他是高官那更不可能,如此年輕會位高到何種地步。能混個正科就頂天了。

不會是都燕京幕的老革命後代子孫吧,不然憑齊天的傲氣怎肯輕易喊人大哥。

不過此人好像沒一點印象,不管了,就是京城來的太子我照樣要修理一番

梅亦秋快地在頭腦中打了幾個轉轉,從水州都想到燕京,從國術大師想到了高官頭上。..覺得都不像,應該不怎麼樣的一個人。估計有某方面的能力。

「梅姑娘,一個女孩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這樣子男人可是不喜歡的。來。坐下,咱們好好喝幾盅,齊天,去準備個酒杯來。」葉凡可不怕她,嘴角一翹,淡淡一笑說道。

「哼!男子喜不喜歡還輪不到你來操這閑心,你不是齊天大哥嗎?報上名來讓本小姐聽聽是何方大神駕臨水州,我也好拜拜山頭。不然我小弟被人整殘了還不知是怎麼回事兒,只會欺男霸女的一色棍有什麼好傲氣的。純粹膿包一個,哼1

梅亦秋毫不留情,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子板栗,聽得齊天在心底里大聲叫爽埃這小子還真是不良。也許是自己被那梅亦秋欺負了這下子看到大哥又被欺負了心底里平衡了一些。

人哪!都有這種心理。如果只是自己倒霉就會覺得特別慘,如果能不能找到幾個同夥一起到霉心裡就會平衡得多。

齊天還有自己的小算盤,希望梅亦秋再罵凶一點,最好是衝上前來打鬥一番。

大哥葉凡肯定是沒什麼事了,挨的鐵定是梅亦秋。而且梅亦秋真的被了還會啞巴吃黃連,連個冤屈都沒地兒訴去。

要知道梅亦秋打葉凡可是犯上作亂,雖說她老爸在軍委,但鐵團長可也是位能人,未必就怕了她父親。

再說在鐵團眼中梅亦秋的地位絕及不上大哥葉凡的。從最近鐵團長對葉凡照顧齊天就能感覺到。

鐵團長甚至有些寵著葉凡,齊天也隱約的感覺到自己大哥葉凡可能還是以後獵豹鐵團長位置的接班人。

到那個時候就是自己的天下了。..所以齊天這小子鬼算盤早就拔得啪啦啦直響了。

「呵呵,梅姑娘,火氣挺大的。你怎麼就知道我是一色棍?事情要先問清楚才能下結論的,從你剛才的態度就可以看出明顯的失了偏頗。

一進來不問青紅皂白,劈頭蓋臉就懂得問候自己弟弟,你弟弟網才可是牛氣得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你也不想想,像你這個驕橫的弟弟有誰敢無故的欺負他。

做人要厚道,不能太失公允。從你的身份來看好像還是軍隊中的一個少校營長,做為一個軍官更應該有一股子正氣才行。你問問你弟弟。剛才他們一伙人都幹了些什麼?」

葉凡正想繼續批判時電話卻是響了起來,原來是縣委書記李洪陽打來的。

「葉凡,你跟志明提過的「林泉大通脈。設想非常的好,昨天志明剛好到縣上彙報工作順便提過。

抓緊時間把此計戈小完善一下送到到縣裡來,暫時此計劃就由你負責了。要盡量從全縣的角度去考慮到林泉這

從經濟、交通、人力、財力、物產、風土等方面綜合考慮李洪陽口氣中含有絲絲嘉許的味道。

「我知道了李書記,這事我已經跟秦書記和繆鎮長以及鎮里各黨委都作過淺層次的探討。

雖說這個計將耗費大量的財力,但如果能實現的話對於林泉周邊幾個鄉鎮的經濟,將會帶來一個利時代的增漲。

從而拉動咱們全縣經濟的展。自然形成一個以林泉為中心的小型的經濟圈小流域。

往大的方面來說還可以輻射到咱們縣鄰近的外省去,形成一個立體的交通網路和經濟時代葉凡快的把情況給彙報了一下。

「好!你在水州的情況如何?」李洪陽又繞到這方面上去了,其實李洪陽的真正目地還在這裡。

「不錯,網弄到了幾百萬,我想再弄一些。最好能弄到上千萬就好了。」葉凡說道,也沒避著大家。

「嗯!抓緊吧」。李洪陽掛了電話。

「原來這小子好像僅僅是一個什麼屁鎮的副職,來水州化緣的破落鄉鎮的小官員。

應該是什麼副鎮長之流,他的嘴裡不是提到向鎮長書記彙報工作。說不準還只是一個小職員。

這般的牛氣,媽的,差點嚇著老子的。剛才聽齊天喊他大哥的,還以為是京里來的太子爺,原來是一個只小蝦米,我呸1

許通差點震落了下巴,心底里大喊晦氣,為自己剛才的一絲懦弱感到羞恥。

這個時候真有一股子立即衝上前去立馬把葉凡給扇成豬頭的衝去。

不過許通也覺得奇怪,一個鎮里的副鎮長為什麼齊天肯叫他大哥,這也太匪夷所思了。想了想覺得也有可能是這個叫移旎蛘咚凳怯卸饔諂爰搖;褂幸恢摯贍芫褪撬本身就是齊家的什麼遠房親戚。

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比如是齊天母親的娘家人,齊天這小子叫大哥也正常,所以許通儘管窩火,但還是在冷眼旁觀,並沒有冒然惹事,反正有梅亦秋頂著,自己也樂得看熱鬧。

梅亦秋的臉色變了幾技心裡跟許通的想法也差不多,更是不屑的哼道:「我道是誰,一個小副鎮長也來教刮我。你小子沒喝醉吧!咯咯咯,,

給本小姐站起來,天傑,你過去扇他幾巴掌出出氣。我梅亦秋的弟弟怎能讓一個破小官給揍了。

這要是講出去人家得笑掉嘴裡的大牙,不過天傑,你下手得有分寸。別幾巴掌下去扇死了他,哼1

梅亦秋權衡利弊,覺得如果直接拿齊天開刀也不好下手,畢竟大家同在一個團,如果真被自己打傷了鐵團長面子上不好看。

所以思前想後只好捏軟飾子了,那該死的倒霉蛋就是葉凡大大了。一個副鎮長,還真沒什麼好瞧的。梅亦秋覺得自己出手的話太掉價了。

「對!梅姐英明。天傑上,好好的扇,扇個豬頭出來沒問題,哈哈哈」許通感覺特別是解氣。他那一夥全狂笑了起來。

只有黑貓尚天圖心裡一陣子欣喜著,心道:「這葉哥其人聽齊哥網才是吹得玄乎其威的,剛才我好像也試過了,應該有點根底子,比我還強。這個叫天傑的小子這下子可是要倒大霉了

擔心的也有,就是雲天豹楊雲天了,他不知曉葉凡的身手,不過見老大黑貓都沒動作所以自已也站著沒動。

心裡一直在嘀咕:「奇怪,人家都要下手了怎麼老大和齊哥都沒動靜?難道就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人被欺負。唉!咱力量太弱,想幫也插不了手。

也許那位葉哥還是位隱藏的高手,是龍是蟲讓那小子試試也好。

是條蟲子的話以後就沒必要來往了。還到他那破紙廠去進什麼貨,白白可惜了老子的舊o多萬塊,是龍的話就得加緊結交」

「嘎嘎嘎。謹聽老姐號令,我下手絕對有分寸。不會死人的,打殘就是了,哈哈哈,」

梅天傑得意地嘯叫著,還轉頭沖許通、付勇志等人打了個,「叭。地一聲響指,笑道:「許哥,看我如何收拾這孬種,給大伙兒出出氣。沒屁本事還敢出來表演英雄救美,我呸!雜種!狗娘養的1

不過那「狗娘養的。四個字噴出口時只感覺一陣風刮過,眼前人影一晃,還沒鬧明白怎麼回事兒。

「啪啪啪啪,」

一連串甩耳光聲音響起過最後外帶著一聲巨響,是「」地一聲梅天傑整個人飛到了四米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