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四章惹不起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惹不起的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宗成。..狗子點現了各位大大的承諾,節日愉快,票,卓心健康,哈哈,,

「哪裡去」。梅亦秋身了一側睹在了門口,胸前兩隻竹筍狀乳峰就像是兩門小鋼炮,劇烈起伏著對準了葉凡。

「不識好歹1葉凡根本無視她的存在,走上前去輕探手一撞,「啪,地一聲微響梅亦秋已經被一柔軟的大力扯到三米開外。張大著小嘴唇疑似作夢似的作不得聲來。

這下子那一扯倒真是徹底震憾住了梅亦秋,要知道剛才梅亦秋可是氣定神閑,猶如蹲馬步一般橫在門洞里的。

作夢也沒想到那姓葉的小子輕輕的一扯自己就飛走了,差點摔在地下來了個狗啃泥。

幸好自己腿功不錯,峨嵋派以輕身提縱術著名,身體才穩住了。不然一屁股坐地下那臉子真是丟大了。

也許是人家高手留了面子給自己一個小女子,不屑為之。不然估計很難看的。

葉凡也不理她,帶頭走了出去。

當然,許通早就讓開了門道,哪兒還敢去阻攔這樣的殺神。

「你給我站住1梅亦秋緩過神來揚起一拳,風勢過後撲將上去。直往葉凡的後背劈擊而去。

「哼1

葉凡一身冷哼,側身抬起右手從側面對準梅亦秋一個大橫掃。這次力度較大,因為葉凡有些惱了。

梅亦秋在大慣性作用下像只坨螺樣子在地上旋轉了好幾圈子,最後歪歪扭扭,腳步踉踉蹌蹌,拼了命地沉氣才穩了下來,已經是香汗飄飄。喘氣如牛了。看來耗費的體力不少,強度夠大的。

待得梅亦秋緩過神來時葉凡早就沒影了,連那一伙人都走*光光了。..不過齊夫卻是偷偷返了回來。9unet一臉嚴肅的說道:「梅少校,你今天撞大禍了。」

「天塌下來我也不怕,姓齊的。你今天也是一個可惡的幫凶,幫凶!我梅亦秋記下了

梅亦秋憤怒的揮了揮拳頭倒是沒打過去。剛才跟葉凡對了兩手后感覺手根子有些軟,也不知怎麼回事。

感覺當時那姓葉的手好像特別有力勁,自己在他的手勢之下猶如汪洋中的一條破船根本就掌控不了自己的命運,猶如風中的一片敗葉只能可恰的等待著秋風把自己給掃走。

梅亦秋說實在的心底里沮喪極了。現在的堅強表現只是一種表面現象。此剪的她最想扎入師傅懷中好好痛哭一場,師傅不在只好蒙被子哭了。不哭的話太難受了。就快炸了。

「我只說一句話,你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算我沒說。」齊天走近了梅亦秋身旁,口氣嚴厲,湊在她耳旁低語道:「知道不!如果這事鬧到鐵團面前你絕對被開除,是絕對1

「不可能!那姓葉又不是國家主席,我不信!誰能開除我,本姑娘就不信」梅亦秋條件反射般就搖頭反駁出聲了。

「不信!那就再告訴你一句話,聽好了。我大哥名葉凡。你回去查查基地的軍官記錄。

不過要注意保密,他可是鐵團的拜把了好兄弟,早上我老頭子跟他一桌吃飯硬是被鐵團逼著叫我老頭子齊哥了,哼,你自己想想吧,咱們跟他斗,檔次太低了。層次太次,我走了,好自為知。哼!到時被踢出去時別哭鼻子,唉1

齊天昂揚著走到了門邊,心裡那個暢快得只想哼著「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不採白不採。這歌兒了。從來沒這般子揚眉吐氣過,以前所受的氣這下子全散了。

心道:「梅家妹子,誰叫你狗眼看人低,去惹我大哥那煞星。..你可能不知道,他才畢業半年時間,已經有二個副處級,一個副科級的實職副局長被他整進了大牢。

現在還在牢中唱著《鐵窗淚》呢!嘎嘎嘎痛快啊痛快!總算是找到了治你的人小娘皮,治不了你了還了得,這就是剋星知道不?

唉!老子啥時有大哥一半的威風就牛了,老了這好像有點狐假虎威的味道,是有點可惡,可惡

齊天心底里又有些遺憾,遺憾的是為行那牛人不是自己。

望著齊天那得意的背蘇梅亦秋終於憋不住了,眼淚順頰無所的流了下來。心裡喃喃道:「難道齊天講的是真的,我得馬上問問。」「姐,我的臉」梅天傑把自己的豬頭給湊了上來,網講出這幾個字就被梅亦秋劈頭蓋臉的罵道:「臉!你還要什麼臉子,乾脆打樣了才好,給我滾到醫院去包一下。放雪,你送他去。」

說完后冷冷地瞪了許通這惹禍精一眼,瞪得許通這公子哥汗毛都豎灶不,條件反射般的捂住了襠下那玩意兒六心道:「我的姑奶奶,你千萬別動手,這玩意兒就一根,真割了沒力法補的,不然就慘了。」

隨即趕緊擠了點笑說道:「梅姐,我送天傑去醫院了。」

趕緊扶著人走了,有點像逃命。心底里憤憤然罵道:「姓葉的,老子不把你皮拔了就不姓許,媽的!你等著,來日方長。」

「楊姨,你好,麻煩你給我查查,我們獵豹基地是不是有個叫葉凡的軍官,好像年紀不大。」

梅亦秋電話直接打到了基地管資料的楊練芝主任處,梅亦秋跟她關係很好,叫她姨,放下電話后心裡有些忐忑。

心道:「酗蘭葉的不到。歲。即便是獵豹的秘密軍官最多一個少校頂天了,跟自己差不多。

這點到不怕,就是另一點有些滲人,好像聽齊天說他是鐵團長的拜把子兄弟,屬於鐵竿的那種。如果等下他回去把此事在鐵團長面前一嘮瞌我就惹麻煩了。」

一想到鐵團長那種藐視天下的梟雄之臉,梅亦秋都有些打冷顫,不怕是假的。

要知道前次海軍雷令員郭大川中將的侄兒郭真奇原本是獵豹的一名少校軍官,管的是情報搜索。

後來不知怎麼的惹著了鐵占雄團長。一句話就把他給踢出了獵豹,叫他去花州,市的嶺南軍區總部報道。

當時郭家聽說自己父親梅長風跟鐵占雄關係還不錯,就把他請了出來說情,不過鐵占雄沒賣賬,照樣子甩臉子。

氣得當時父親在家裡大牛脾氣,茶几都給一腿踹散了架,說是自己一個堂堂的嶺南大軍區中將副司令員。

還耐何不了軍區下屬的一個大校團長,這獵豹到底是誰的兵。這獵豹到底還是不是屬於軍委……

不過父親過脾氣過後再沒提這檔子事兒,採取了個折中的方式。把郭真奇就近安排在了水州的第二集團軍任一名少校營長。

當時自己正好在一旁聽見了,還咕嚕著說是為什麼不直接撤了鐵團長的命令?

你可是嶺南大軍區的副司令員,獵豹也是你的兵,鐵團長再怎麼說也是你的手下,誰知父親一句粗話甩了過來罵道:「你懂個屁,小孩子的,沒事別瞎折騰。」

當時安排郭真奇去第二集團軍報道時顧天棋軍座可還是咕嚕了半天。說這樣子會不會引起鐵團長的不滿。意思是怕鐵占雄說老子把他給趕了出來,你倒好,又拉回來了。整天在老子門面前逛來逛去的看著就來氣。要知道獵豹跟第二集團軍也是合用一個藍月灣基地。

第二集團軍在獵豹的外圍,郭真奇到了第二集團軍不是等於在獵豹的門口駐紮了。

雖說僅僅一洞之隔,那待遇卻是天差地別的。郭真奇到現在一見到梅亦秋都直掉眼淚。

嘴裡直嘆道:「梅少校,你以後千別得注意,別在獵豹裡面要大牌。咱們身後人再硬在獵豹裡面也不抵什麼事的。唉!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個大男人貓尿直流當時差點笑破了梅亦秋嘴巴。其實郭真奇當時也是挺冤的,也沒犯啥大錯犯。只能說是網好遇上鐵團長心情不好惹著了他。

當然,也有一點工作上的失誤。這個「東東如果鐵團長心情好時最多關幾天禁閉落下處分就了事。

只不過那次他該死罷了,網好撞槍眼上了。郭真奇那是非常舍不的獵豹的,現在天天無精打採的。整天獃獃在站在進獵豹的那個洞子前一陣子,好像在回味著什麼。

有時梅亦秋從門洞里出來看見郭真奇的痴迷樣子都有些心兒酸,可是自己想幫也是無能為力,地位太低了,搞不好把自己都給搭上了。

現在倒好,一下子居然把鐵占雄最好的拜把子兄弟給得罪了,如果真給鐵占雄知曉了那自己估計也會落的個跟郭真奇同樣的下場了。

儘管自己梅家的爺爺現還在軍委。可是對於鐵占雄這個人,軍隊里一些人士背後都叫他幕坑裡的臭石臭又硬的,未必肯賣帳。

梅亦秋可是捨不得離開獵豹的。打定了主意,就是死也得賴在獵豹有。哪怕是給鐵占雄下跪一哭二鬧三上吊也不離開。

其實在獵豹的軍官兵丁們心中都有此等想法,沒有一個人願意離開的。

有的軍官升了官外放去其它兵種當官了,可還是久久不願離開獵豹。這裡有太多的驕傲和神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