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六章官大一級壓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官大一級壓死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弟們,有月票的泣幾天要砸雙算啊!不然可惜山:與天兩更也是一萬字。..

反過來說不準還能把她給揍成豬頭了,那可是我現階段的理想!一個偉大的理想。嘎嘎嘎,,唉!

不過這麼個美人兒給成豬頭也太慘了一點。咱齊天可不是辣手催花的兇手,美人是拿來疼的,嘿嘿,,

唉!想在短時間內過那小娘皮估計是不現實的,唉!老子得再忍忍。忍字頭上一把刀,」

這小子在心底里轉了多少個彎彎誰也數不清了,一會得意一會兒失落。

「謝謝,我知道了。」梅亦秋放下了電話,這破天荒的一句「謝謝。又差點樂壞了齊天這廝。

心道:「我的老天,想從你嘴中漏出一句謝謝來可比登天還難。好像這麼久的時間了就那次顧軍座幫這小娘皮幹了一件滿意的事讓她說了一句「謝謝」咱也算是享受到了這種軍級待遇了。」

「哼!這小子還真陰詐。想從我這裡撈錢修路,虧他也想得出這種餿招來。」

梅亦秋冷哼了一聲,想了想覺的好像目前也只有這種路子可走了,自己是真正的入了齊天的套。梅亦秋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齊天跟葉顧問兩人事先商量好了的,心裡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可是面對滿身長刺的葉顧問這個所謂的長,梅亦秋第一次體會到了人生有許多事也不是自弓能左右的。梅家權大勢大,也不能達手眼通天的地步,縣官不如現管,官大一級壓死人。

葉凡雖說只是一個,少校。跟自己同樣的軍銜。但人家的職務太高了。自己目前只能處於仰視的地步。

單是一個職務方面還不能震憾住梅亦秋。因為梅家出的將軍就有四五個,自己的爺爺更是一位老上將了,在軍委任職,軍勢顯赫。

什麼東西令梅亦秋震憾,而且是差點把她給炸蒙了的震憾,其實就是葉凡的叢級資料保密許可權。

梅亦秋作為獵豹的中層軍官。軍方世家梅家的孫女,最是知曉保密法了。

一般來說國家級許可權的保密資料至少也得是大校或少將級別的對口領導才能翻查,這個對口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說國安的,即便是省廳廳長要查軍中一個具有級許可權的人都難。要先請示通過軍方才行。軍方是個獨立的系統,有著自己的完備的保密系統的。

級許可權的至少得軍級以及中將才能查閱了,依次類推。

可是葉凡的資料可是屬於《級別的,這是一個什麼概念?據說目前華夏國核彈的保密級別就是《級別的。

這葉凡一個,少校的資料居然跟核彈同級別,隱然間他就是一枚核彈的當量,也就是說他值一枚核彈的份量。

梅亦秋還知曉,自己那在軍委的上將爺爺的保密資料也不過才能達到級別的。

從這方面看來好像還不如葉凡一個少校的保密級別,這個可是太駭人了,所以梅亦秋這種出身於軍人世家的紅色子弟是最曉得這其中的份量了。..

當然,這種東西也只是國家的硬性規定罷了,還存在著許多人為因素的,不能定死了。.9u.net

不過從大方面來講那葉凡就是一個可怕的人物,梅亦秋從那《級保密檔案上就隱隱的猜到了一些神秘的端倪。

也許葉凡就是未來的獵豹接班人。不然這理講不通,一個才舊歲的少校,鐵團長為何是如此的看重他?

估計他的資料在水州的藍月灣基地裡面也只有鐵占雄和基地司令趙括知曉了,也許連顧天棋軍座以及基地政委都不知曉其根底子。

這未來的獵豹掌門人自己今晚可是拿著槍指著他的腦袋瓜的,一想到這些,梅亦秋這世家千金已經開始冒香汗了,粉臉上掛上了一粒粒細沙大的香汗珠子。

因為梅亦秋此妹太過於專註於獵豹了,甚至達到了痴迷獵豹兵團的

如果不是有這項愛好在作怪的話。憑著她在軍委的爺爺梅紹陽上將。去什麼部隊當太子女不行?

關於獵豹兵團即便是他的爺爺梅紹陽上將,也是時常搖頭不語,好像也是無可奈何樣子,表現得神神叨叨的。

梅亦秋有時追問了半天最後還落下了爺爺的一頓嚴厲的批評,說是不該問的千萬別問,這不是你這個級數的人能問的東西。

葉凡在楚天閣葉府的第二個晚上就以舒服的大睡而過去了,苦惱的只有梅亦秋。當然還有因「雷陰九龍丸。還沒到手的齊天了。

第二天一大早,齊天就溜到了楚天閣時府。

「大哥。嘿嘿嘿嘿」這小子叫了聲后就是一臉的傻笑。

「幹嘛!一臉的淫蕩,不會是昨晚又泡了一處。」葉凡打趣道。

「沒!不敢!咱還是童子身。」齊天一臉正色,差點把葉凡從虎皮龍椅上笑丟下來。

「就你,童子身,估計母豬都能上樹了,哈哈哈,」葉凡終於憋不住了,狂笑了起來。

「真的大哥,我聽說練功最好是童子身更好。少林的那些個金鐘罩大師不是一輩子練童子功,人家最後把罩門全練沒了,身體就成銅牆鐵牆了。」齊天摸了摸頭說道。

「如果咱們的齊天大大要山知當和尚我眾個當大哥的炮是鼎力支持,以後說不準咱們略則會出現另一個達摩,乾脆就叫齊天禪師了

葉凡譏笑道,拍了齊天一下。刮道:「練你個頭,那些個都是謠傳不知道嗎?什麼童子身練功最佳等等。全是狗屁不通。

《易經》中說:易有大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什麼意思知道不?」葉凡淡淡一笑,彼有股子一代宗師的小小風範了,看得齊天雙眼直閃咪咪。

「好像是講的陰陽之道齊天並不笨,也知曉一點。

「沒錯!浩瀚宇雷無邊,其間的一切事物和現象都包含著陰和陽,表與里的兩面性。而它們之間卻既互相對立鬥爭又相互資生依存的著。..

天地之道,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

天地、日月、雷電、風雨、四時、於前午後,以及雄雌、網柔、動靜、顯斂,萬事萬物,莫不分陰陽。

人生之理,以陰陽二氣長養百海經絡、骨肉、腹背、五臟、六腑。乃至七損八益,一身之內,莫不合陰陽之理。

這些道理在三千年前我們的老祖宗就探索過了,而你作為一個擁有著現代理論的現代人難道還沒想通嗎?滿腦子裝的是什麼?

陽陰只有得到調和才能達到最佳的身體機能平衡,對於練武者來說也是一樣的。

孤陰不生,獨陽不長,陰和陽之間,並不是孤立和靜止不變的,而是存在著相對,依存、消長、轉化的關係。

所以適當的找女朋友交流一下對你來說有好處,陰陽的融合才更有利於功力內勁的練純和增長

葉凡遁遁講道,聽得齊天是一愣一愣的仿似夢中到了武當山正聽張無塵道長講道一般。

「大哥,想不到你能知曉這麼多,佩服。」這小子恭維了兩句后突然嘿嘿乾笑著說道:「不過我還真是童子身。我當初下個宏誓,國術境界不能突破到第三段的純化境決不破身。

這也是我運男愕腦因之一。所以,那個,大哥,你總不能看著小弟我打一輩子光棍是不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1

「哼!你當初誓時咋不改成突破到「先天尊者」那樣子你小子就更牛逼了,打你的一輩子光棍去吧!

說不準到了百歲快入土時還能望見「先天。的一點點門檻,望一望入土躺格材里也沒有什麼遺憾了是不是?臭小子,跟我裝可憐,哼1葉凡沒好氣的罵道。

「嘿嘿,那個目標不現實。我的目標只是第三段的純化之境,連第四段都不敢奢望。

不然還真得打一輩子光棍了,大哥。那個,「雷陰九龍丸。你昨天不是說那位高人前輩已經先配出了一顆。所以,那個,呃呃小弟就來了。」原來這小子的目標在此,葉凡總算是明白了,兩眼一翻白。

說道:「那個黑貓的事擺平了沒有?。葉凡的意思就是黑貓要捐款的事搞定了沒有。

「那邊好說,他當初跟地趟門的那個飛鼠陰家山打了一賭,如果在二年之內不能踢斷兩塊青磚就得認輸。紅貨就是當眾稱呼「飛鼠。陰家山一聲鼠哥。

當然,還外搭上勁萬支票。剛開始時那小子還跟我打馬虎眼,說是如果大哥能助他突破功力到第二段能踢斷兩塊青磚之境,他就捐出

不過當時他打賭的事我也知曉,被我一頓子臭罵過後立即改口了。說是能幫他突破就捐勁萬。其實這兩人之爭就是圈內人戲稱「七俠五義。的「貓鼠之爭,重演了。哈哈哈

齊天把事的來龍去脈給說了一遍。

「嗯!有點意思,一個叫黑貓,一個叫飛鼠。貓鼠之戰。到是有趣。有趣。」葉凡點了點頭。

心道:「從那天黑貓尚天圖跟梅亦秋的弟弟梅天傑硬扛了幾拳的情形來看,此人好像有著國術一段「純化階。身手。

只能說是網初入門,估計是功法層次太低或者說是根骨太次。不過憑他練了十幾年的沉積度來看,內勁應該很殷實了。

有如此殷尖的內勁貯存在我的「雷陰九龍丸。衝擊之下突破到第二段的「截流階。應該不難。

有這境界后踢斷兩塊青磚已經板上釘釘了。這勁萬太值了,也許半顆藥丸就能打通他的一些經絡。」

「嗯!那個地趟門的飛鼠陰家山有著什麼水準?」葉凡問道,這個,當然要考慮,如果陰家山水準太高。是三段高手尚天圖肯定徹底沒戲。

「二段「截流階,差不多,不過黑貓尚天圖不過一段頂階,差距不」

齊天心裡沒底,認為黑貓想勝飛鼠有點難度的。甚至不可能的事,除非大哥葉凡有著逆天本領。不然很難。

「呵呵呵,這個有可能!你給他說說,過段時間有空到林泉來我想想辦法。」葉凡淡淡笑道,胸有成竹樣子,令齊天一腦門子的狐疑。

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慘叫道:「大哥,你,不會是想把三弟我的那顆藥丸先給了他吧,這個可是不行的,如果大哥真要錢修路我去再搞如萬來給大哥。」

「你小子想到啥地方去了,笨蛋。要尚天圖過段時間來不就是說等第二顆配

唉!算啦,煩都得給你煩死了。看在你被梅家那刁蠻丫頭欺負得太慘的份頭上,我打算就在這二天之內給你小子突破。」

葉凡一個暴栗打在了齊天頭上,這小子根本就不知痛了,一臉的狂喜樣子,嘴張得老大,大叫一聲沖了出去。

在葉府的院門外大叫道:「我愛死你了大哥,我要力量,力量。我要突破第三段純化境破掉童子身,我要破幾個處,搞個大鋪,處*女好啊!哈哈哈

當泄完后才現那些花花草草前正有一個嬌好的身子,穿著寬鬆的睡袍正在修理一些花草,頓時愣住了。

定睛一看才現居然是昨晚上陪葉凡唱哥的那個叫梅子的大學生。

心裡頓時惚然,嘖嘖暗道:「難怪大哥精神頭十足,跟我大談陰陽之道,鼓動我破了童子身。

原來如此,厲害呀!畢竟是老大,不過一個晚上又破了一個處。太牛逼了,老子是永遠難以達到老大的這種水準了,唉!人比人氣死人哪1

這小子正胡思亂想著時見梅子一臉的驚愕,目光掃了過來,趕緊訕訕的笑道:「呵呵呵」梅子姑娘。吵著你了,我網」才是有些過了。過了

「沒事,你是葉先生的好朋友,昨晚上的事還麻煩你了,說謝謝的應該是我梅子很有禮貌,如一株空谷幽蘭令得齊天這淫人趕緊逃命似的溜回了大廳中。

心道這次他娘的逑大了,在梅子面前大喊破處,還要整大鋪,破多處,丟人啊!

怪怪的偷瞥了葉凡一眼輕聲笑道:「大哥,那妹子的味道不錯吧?空靈嫩滑的。」

「不錯,這個你也敢想,想啥?人家是我雇的花匠。晚上是跟張姓的女兒一起睡的,真是的,你看看。你都想什麼了,還味道,味道個,屁。老子一點腥都沒沾到,哼1

葉凡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頭問道:「昨晚上那個梅亦秋沒為難你吧,呵呵,的確很傲,桀傲不刮,一隻正宗的母大蟲,估計跟趙四姐有得一拼。哈哈。那個趙四小姐可有得你老弟受了。」

葉凡趕緊也回了一耙子。立即讓齊天的臉苦瓜著了。

訕訕的笑道:「沒事!反正我不跟那姓趙的沾邊就是了。不過談到梅家丫頭我倒有一個喜訊告訴大哥

齊天說到這裡嘎然而止,這小子也學會了吊人味口。

「說吧,別遮遮掩掩的,是不是昨晚上又扯起鐵團長那虎皮去敲詐人家那孔雀般驕傲的公主梅亦秋小姐了。

你小子可得小心。人家既然軍委里都有人,得小心著點,到時別連鐵團長也保不了你的,哈哈」葉凡提點到。

「不是的,我哪敢去惹那隻母大蟲,是她昨晚上自個兒打電話來求我的。嘿嘿嘿嘿

齊天眼兒一抬很是得意,估計是以前常受梅亦秋的氣,難得逮到機會那姑娘也會求他辦事,有一種揚眉吐氣的王八感覺。

「求你,不會吧?」葉凡有些不信,搖了搖頭。心道人家家世不輸給你,要求你幹啥?

「大哥,你怎麼能這般看輕小弟。昨晚上她的確來求我了。不過是為了你的事齊天有些喪氣。敢情人家來求他還不是看大哥葉凡面子上的。

「噢!說來聽聽,求我啥事。我能幫她什麼?」葉凡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自己的確沒什麼能幫到那麼妖傲的一個千金小姐的。

「是她怕了,估計是怕你到鐵團長面前告狀,如果鐵團長聽了一氣之下肯定會把她給踢出獵豹。要知道她可是愛獵豹如命的人,跟我差不多。要是離開了獵豹都不知要幹些什麼的好,生活太無趣了。」齊天也深有同感。

「鐵團長有那麼大能耐嗎?梅亦秋的爺爺不是在軍委,至少也得是個中將級別吧。

鐵團可還只是個大校,大校跟中將叫板,那有什麼可比性。」葉凡十分的不解,直搖頭。這軍隊裡面的彎彎繞繞也多得很,一點不比政府的道道少。

「是上將。軍委里那些個老傢伙哪個不是麥穩加三星的。中將想都不要想,連門檻都摸不著的。

歷年來軍委委員都是各方軍政大員把持著,比如國防部長,陸海空總司令,各大軍區正職,總後,總政。總參等等,全是大神。咱們在他們面前就是一隻可憐的小毛蟲。」

齊天一眼粉絲樣子,對那些軍政大員們充滿著渴望,這小子顯然是個典型的將軍迷,估計作夢都在升少將了。

「上將,來頭還真是不那梅家小姐在獵豹兵團里不是成太子女了,難怪你會如此的慘,被欺負了連個屁都不敢放,哈哈哈。」葉凡興哉樂禍大笑了一氣,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有些懷疑。

問道:「這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梅大小姐家勢背景如此之深,那她為什麼會怕被鐵哥給踢出獵豹?難道鐵哥一個團長比一位上將還牛,而且人家還在軍委裡面。軍委估計跟咱們政府裡面的常委差不多吧,人家估計是屬於中央級別的常委了,那可是軍政一方的實權級霸主